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四黑章 黑之基地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6-10-30 12:43:15pm

奇幻·玄幻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注意到自己的雙手被捆綁在椅子上。周圍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見。連續喊了幾聲求救聲都無人回應。

再次掙扎發現雙手被綁的很緊根本無從下手解脫。

難道我被綁架了嗎?

看來現在的我根本什麼也做不到,我只能不斷思考。

嗯嗯,最先想起的事情是在夜晚去還DVD的時候,遇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嗯嗯,原來是夢啊?

不對那不是夢!!我很清楚每一個細節。黑衣少女變出了鐮刀和那怪物作戰的身姿也記得非常清楚!雖然我幾度懷疑我是不是瘋了。但果然那還是現實。因為差點被怪物殺死的感覺還殘留在身上遲遲未能散去。

像這樣單純思考就度過了很久的時間。應該說我現在只能做到思考這件事而已。我思考了各種事情。從想要做的事情、回憶到夢想、甚至是無關緊要雞毛的事情都想過了。我想應該有幾個小時吧?也可能連一個小時都沒有。畢竟在這封閉的空間時間的流動當然不會很好地感覺到。

又渴又餓完全沒有人回應。體力也差不多見底了。我會就這樣死了嗎?

「你醒過來了吧?」

就在我覺得要不明不白地等死的時候,一道聲音在黑暗中和我說道。呆了這麼久總算聽見個人聲,這讓我非常興奮。我馬上叫喚那個人。

「有人嗎?!可以幫我解開繩子嗎?!」

可是仔細想想,該不會那個人就是綁架我的人吧?!

黑暗中,一盞蠟燭在我的面前燃起。這微弱的燈光將那個人給照亮,無論是他的面孔還是這房間。

那人是一位大約年齡和我相近的男性,他有著一雙怠惰的眼神。銀白的短髮還有就是不滿的表情。仿佛我做錯了什麼事情那樣讓他非常不快。被這樣盯著連我的內心也不是滋味。

還有一點,他身穿的黑色衣服好像夜晚那時候遇見的那位黑衣少女一樣。說不定他和她有關係。

幸運的話可能還可以從他的身上了解到一些事情來。

「那個!我有事情想要問……」

「幻神•滅。今年19歲。身高171cm,體重56kg。興趣是……」

他開始說些我聽不明白的事情。不,正確來說是不明白他為什么在說我的個人資料。也不明白他為什麼知道我的個人資料。他難道是我的跟蹤狂嗎?!呀~太受歡迎也不好啊。

……根本沒有這種可能吧!!

「雙親在外地工作,幾年才回一次家。非常喜歡欺負自己的妹妹。對自己的妹妹還有過非分之想,但一直沒有像個男人一樣有勇氣和毅力去跨越那條禁線。如果到了那時候……」

「才沒有非分之想!!」

「沒錯,後面的事情是我亂說的。看來你已經完全恢復過來了吧?」

搞什麼啊?這個人……

「怎麼樣?」他問

「什麼怎麼樣?」

「覺得自己的人生有意義嗎?」

「什麼奇怪的問題啊?不過要說的話其實蠻不錯的。」

「是嗎?就是說現在死掉也死而無憾了吧?」

「………………哈?!」

在我還沒能理解他的話時,他的手中黑光一閃閃出了一本古老的厚書本。那本書的封面還有一顆看起來像是活生生的惡心眼睛還緊緊盯著我,好惡心。

他將書本打開的瞬間,書頁中不斷冒出一根根的蔓藤觸手向我伸來。

觸手開始將我的全身緊緊纏繞。

「等等!這是什麼?!」

「你都覺得自己的生活非常有意義了。不如現在就死去吧,免得生活變得無意義的時候死掉就後悔為什麼這時候沒死而後悔莫及。」

「……!?」我被緊緊勒得發不出丁點的聲音。連呼吸都做不到。再過幾秒沒有吸到氧氣的話就真的會掛彩的!

「旋契,你在做什麼啊~?」一道銷魂的聲音突然說道,我好奇睜開眼睛見到了一個人的出現

由於他進來時強烈的燈光從他的身後照射進這個房間。所以背著光的他使我無法看清他的臉孔甚至是性別。不過聽聲音大概是女性吧?

也因為這個人的出現,這打算用神秘蔓藤將我勒死的男人也乖乖將蔓藤收了起來。我暫時得救了,要是我能活著離開這鬼地方的話一定要好好地謝謝那神秘人。

「沒什麼……媽媽。」眼前的白髮男子這樣和那神秘人說

不過媽媽?!

那人按下在門旁的開關。這房間頓時亮了起來。雖然很刺眼,但在幾秒后習慣了燈光的我終於能看清周圍的事物。

那位剛剛進來的人是一位動作非常妖艷的男人!!!!!

塗了口紅還化著一臉濃妝。簡單來說是一位人妖。不!是人妖叔叔!

真是,這里怎麼這麼多古怪的人啊?

順帶一提這里是一間是什麼也沒有的空白房間。……好吧,至少有燈。

「真的沒什麼嗎,旋契?」人妖叔叔再次問道

「嗯,只是在救他而已。」

「殺我算是救嗎?!你叫旋契吧!如果你真的殺了我的話我會變成厲鬼來弄死你的!!」

「是嗎?那就如你所願殺了你吧。」旋契再一次將蔓藤纏繞我的身體。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錯了!」知道了自己的無力我再次道歉

「嗯~,旋契你也好歹給人個選擇吧。像平常我們做的那樣。」人妖叔叔提醒了他某件事

平常那樣?平常是什麼樣子?

那位人妖用尾指指尖在我的胸前慢慢地滑落。再輕輕地親吻自己的尾指,溫柔地在我的耳邊說:「真是強硬的身體呢~。」。

我被玷污了。

「救命啊!旋契算我拜託你了殺了我吧!」我不活啦!!

「ok。」

「好啦好啦,開玩笑就到這裡吧~。」

那人妖叔叔揮了揮手表示讓我們注意他接下來將要說的話。

「你一定很好奇為什麼我們要把你帶來這裡吧?」人妖叔叔對我說道

雖然感到不安,見他這麼正經客氣地和我說話,我的心也暫時安心了下來。

「那個……」

「叫我媽媽就行了。」

真的要這樣叫嗎?有點不好意思。

「……對!對了!我睡了多久?!旋契手上那本書是什麼東西?!還有你們認識一名女孩嗎?沒錯的話她也是和叫旋契這傢伙一樣穿類似衣服的女孩。她有著一頭黑長髮。我和他一起遇到了可怕的怪物還和它戰鬥了!請相信我,我絕對沒有瘋!」我不停述說這當時遇到的一切

「別激動嘛,我們一個一個問題來說。首先是第一個問題的答案,你睡了幾個小時。現在是凌晨兩點。啊啊~,這個時間真的是很想睡呢。至於旋契的問題嘛~。暫時保密。」

又說會一個一個回答,還保持神秘……

「至於第三個嘛……旋契,帶他過來看吧~。直接見到會比較好。來,跟媽媽來吧。」

「能見到她嗎?」

旋契聽話地幫我鬆了綁。我馬上跟上了人妖叔叔的腳步去。不過旋契當時候的眼神好像有點絕望和擔憂,是怎麼了嗎?

出了門,眼前是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旁是一片片大又厚的玻璃。玻璃的另一頭看起來是巨大的通訊基地。這規模非常大。

大得不得了。

我非常吃驚。

那裡還有大量的人員盯著自己電腦前的監視器上,還能見到中間巨大銀幕上顯示的是這城市的平面地圖。不知他們為了什麼原因不停這麼嚴厲地在監視著這城市。

「很驚人吧?不過滅,沒有時間在這裡讓你吃驚了。快跟媽媽過來吧。」

我為了得到答案,繼續尾隨著人妖叔叔。

我們搭了電梯走了長長的走廊最終來到了一間房間前。房間的上方貼著‘醫療室’的牌子。

「進來吧。」人妖叔叔打開了門走了進去

進了去的我見到了繁忙的醫療人員不停在為幾名病人與傷員治療。在這來來往往的人群之中,我發現了她的身影。她滿身是血、痛苦地躺在病床上掙扎。旁邊的人員正幫她止血可是她的傷口上浮現出黑色紋章,這紋章還化成觸手正阻止其他的醫護人員幫忙止血不止還開始攻擊這少女。它化成尖銳的觸手不停貫穿少女的身體。

觸手很明顯沒命中要害,它在折磨少女。

我見情況不對想要過去幫忙。雖然不知道我能幫上什麼忙但總好過在這裡袖手旁觀!

但我很快就被旋契拉著了。人妖叔叔接著說:

「滅,別緊張。你就看著吧。她終於趕來了。」

少女的身旁出現一位女性醫師。她的出現,醫療人員們的眼神好像看見救世主那樣興奮。

她讓其他人疏散。她雙手纏繞著黑色的能量。輕輕一揮,周圍便產生了黑色的半透明結界。原本活躍的黑色的觸手變得越來越不靈活,最後回到了紋章中并消失得無影無蹤。

「應該已經沒問題了,你們快繼續忙吧。我累了。」那名醫生打著哈欠讓其他人員繼續行動

其他的醫療人員聽令后馬上又回到崗位開始將少女被觸手弄傷的部位進行治療。

剛剛那不可思議的醫師走向我身後的出口,人妖叔叔禮貌地和她打了聲招呼。

「嗯~,真是精彩的表演~。要是你是男人的話我已經迷上妳了。」

「少來這一套了。我只是做分內事罷了。然後?這小子是什麼人?」

「哦~,普通人罷了嘛~。別在意別在意。」

「這樣啊,真是不走運的【普通人】呢。那麼沒事的話我先回去睡了。晚睡對皮膚不好。」

她點了一根後,直接離開了。

我有點懷疑她真的是醫生嗎?還在這抽一支煙?!話說醫生能吸煙嗎?!

「滅,再一些時間她就沒事了。放心吧。」人妖叔叔邊摸我的胸膛邊保證那名少女的安全

雖然我知道她脫離了危險是一件好事。可是我還是搞不清楚一件事情。

這也是最接近【核心】的問題。

「你們……是什麼人?」

人妖叔叔好像等待這個問題很久了。

他露出了一臉【你終於問到這個問題了】的表情盯著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