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边境之录 - 奇怪木简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09 2:02:41pm

奇幻·玄幻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差不多近黄昏的时间,司湫语一打开自己的房门,毫不意外的他看到自己的熟人们窝在自己的房里一副等待着他的归来的模样。他默默地进门,然后把门给带上。

“我没事了,不要那么担心我啦。”司湫语笑着说道,尤其那笑容很自然,实在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不是真的镇定下来。

不过他们也识趣的没有去深究太多,然后大家也各自散去留下司湫语和谭楚唯。时候不早了,今日一直都在外边又遇上左护法和石豕妖,他们俩当然是累垮了。

分别去盥洗之后他们就上床,盖好被子,把灯熄了,不知不觉中就进入睡眠。

时钟慢慢地走向三更。

恍恍惚惚的,他好像在行走。有一股力量在背后催使着他继续往前走,神志不清的他也就顺着走下去,走到一个地方就自动停下脚步。他无意识地伸出了手,银白的光芒自手指的指尖慢慢泛起,由弱渐强。

翠绿色的漩涡仿佛受到号召般自动出现于此,许多诡异的触手自漩涡内伸出来,想要把他拽进去之时,他身后也有几个人赶紧抓住他,然后就这样一起被拽了进去。

当脑袋敲到了什么东西之时,他瞬间清醒过来,首先映入眼睑的是熟悉的徽记。与第一次进入的失落遗迹一样,这里也有一块巨型石头,上面刻的正是神眷司的徽记,属于他的家族徽记。

……不对!他不是应该在睡觉的吗?

“果然这里真的有失落遗迹。”熟悉的声音来自身后,惊得他立马扭头望去,却让他又是一愣。

司湫语还没搞清楚自己是怎么进到失落遗迹,结果自己认识的人全都一起跑进来……

“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司湫语扶着额头,试图去理解这情况是怎么一回事。

“小语……你难道不记得了?你是自己走到城门,然后还把漩涡给叫出来,被漩涡拽进去的啊!”一连蛋疼的谭楚唯深深觉得司湫语真的是越来越不对劲。

闻言,司湫语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还指了指自己,不太愿意相信是他本人自己跑进来的。可是,他们没理由骗自己,再加上他也确实没有进入这处遗迹之前的任何记忆。

除了那若有若无的古怪声音驱使着他做些什么事情,一些他根本不记得事情。

难道是那把声音搞的鬼?

“算了吧,都进来了,大家就稍微帮忙调查这个遗迹吧。”此时范蒂雅帮忙圆场,让其余人即使有幸能够踏入失落遗迹也能帮上忙。

对此明梓珩四人倒是不怎么拒绝,毕竟当中有三个人又不是没踏入过失落遗迹,至于风巽刻是个长年不待在学校里的特殊人物,见识多广的他说不定也曾去过某些遗迹。

当然,失落遗迹是不可能进得去的,除非是拥有与失落家族血统的人才能进去。

大家都分散开来各自去调查这算是蛮大的遗迹,只是石柱几乎被腐蚀得特别严重,四周都是碎石,还有石壁上的刻画几乎被风化,只能勉强解读。幸好司湫语即使入眠也会把小本子和笔带在身上,故此他就原原本本地抄写下来,日后再慢慢解读。

“我找到竹简和木简。”风巽刻手里拿着三份竹简和一个看着好像腐朽了的木简走过来,放在地上翻开来让司湫语瞅瞅。

他们当中,也就只有司湫语能够翻译这些东西。

岂知司湫语在看着木简的时候脸色越来越古怪,古怪到让人实在很担心,无奈他们真心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谭楚唯虽然也学过古语,可是这个木简上面的古语太深,他一个字儿都看不懂。

最后司湫语重重地合上那个木简,大大地喘了一口气。

“这个不能记载。”司湫语严肃地说道,那表情是认真的。

“怎么了吗?”见他表情这样,范蒂雅忍不住代替大家询问他。

轻轻摇头,司湫语紧抿着嘴,抓着木简的手指指尖都泛起白色。他没办法说出木简上写了什么,哪怕这也是失落历史的一部分。可是,关键就在于木简上记载的的确是失落历史的一部分,但里面……居然也记载了现在的事情。

木简的主人不简单,因为上面可是写了他们会出现在这处遗迹,然后找到这份木简,同时还留下了一份信息。

这个信息,是给他的。

良久之后,司湫语只能说:“现在还不能说,时间还没到。”

于是大家也不去逼迫他说出来,各自散开继续去调查遗迹的每一个地方。不过司湫语却留下了风巽刻,反正风巽刻本就没有那个打算要继续帮忙调查遗迹,仿佛已知晓自己会被留下而站在这里。

“这不是古语。”

“……你自己写的,你最清楚。”

司湫语此话一出,风巽刻那万年面瘫的脸上倒是露出一丝转瞬即逝的笑。他静静地看着司湫语看了一会儿后,直接伸手把木简拿过去,咬破指腹,一滴鲜红落在木简之上。

妖异的翠绿光芒闪耀着,却不太明显。

腐朽的木简在翠绿光芒之下逐渐修复完成,恢复了原有的状态,上面的一字一句也格外清晰可阅。

丝毫不意外风巽刻能够修复木简的司湫语也没多说什么。他只是默默地再次翻开木简,把上面的东西都记在脑海里就把木简交给风巽刻。

“身为‘幽冥封’的你,一直躲在普通学校是打算做什么?”把木简还给风巽刻后,司湫语就翻开其他的竹简稍微浏览一番,看看有没有其他失落历史的线索。

一听到司湫语用了某个称呼来称呼自己,风巽刻倒也无所谓,反正司湫语不至于暴露他的真实身份。

“鸣术高中是通往幽冥界的路口。”

“……诶?幽冥界?”

“总有一天你会知晓一切的,现在还不到时候。”

“那么,可否告诉我究竟有多少失落家族?”

司湫语最想要知道的是失落家族总共有多少个。好歹,也该让他有个心理准备。虽然他不觉得风巽刻会乖乖告诉自己失落家族有哪些,但问问有多少个家族,不成问题的吧?

毕竟风巽刻是特殊的一个存在。

虽然同为失落家族,却不是后人。

“……神眷司、音灵迟、幽冥封、空境繁(pó)、净结白。”

出乎预料的风巽刻居然告诉了他失落家族的所有对应称号,但这些称号的意义,风巽刻并没有告诉他。

至少……现在心里有底,总好过什么都不知道。

接着下来,还是先专心调查这个遗迹吧。

就在司湫语和风巽刻正打算分别去调查还没调查的地方之时,遗迹忽然震动起来,原本不稳的石柱轰然倒下碎成石块。

一股陌生,令人打从心底感到畏惧的气息正逐渐靠近他们。

然后,一名陌生的,穿着一身黑的人慢慢走过来,停在石阶上。

黑色的巨大术式图阵瞬间展开,古怪的黑雾化为利刃。

不知从何处刮来的一阵风,卷起了黑衣人脸上的纱布,露出了一张苍髯如戟的面孔。

在那一瞬间,司湫语完完全全呆滞住,脑海深处,有一段记忆正在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