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3-4 吉爾上場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5-21 7:14:12pm

奇幻·玄幻


剛踏入場地,觀眾席立即爆發出截至目前為止最大的噓聲。

「滾出去!」「骯髒的血統!」「偽獸人!妖精的走狗!」

……混蛋,這些傢伙也罵得太過分了吧!吉爾身上流著德魯伊的血到底和他們有什麼關係?都是一群閒著沒事幹的傢伙!

我把視線從醜陋的人心轉移到吉爾身上。他看似不受此影響,這點從他依然緊緊盯著遠方阻擋魔物衝出來的鐵欄杆,並徑直往前走去便可得知一二。

我禁不住想像,如果場上所有的噓聲都是針對我的話……我未必可以像吉爾把心理建設做得那麼好,甚至很大可能會影響戰鬥表現。

說起戰鬥表現,我到目前為止還真沒有一個底——我真的會用劍嗎?

那天忽然把劍抵在黑鎧甲大漢的頸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都還搞不清楚,只知道當時我對他們的行為感到不齒,回過神來身體已經先做出行動了……嗯……真苦惱。萬一待會我上場只會隨便亂揮亂砍,一個不小心還讓C級魔物追著我跑,那時就真的是丟臉丟到家了。

「吶吶,你有沒有喜歡的女性啊?」凱瑟琳搖晃我的手臂問道。

視線一直放在吉爾身上,都快忘了我身邊還有這麼一個可愛女性的存在。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啊前輩……」

「咦?」凱瑟琳一臉狐疑地歪頭盯著我,晶瑩的大眼彷彿在申訴什麼的,「為什麼忽然叫我前輩?」

「因為……」我稍微用力抽出被她捉得緊緊的手臂,答道:「因為吉爾說過如果順利加入公會,所有原會員都會是我們的前輩。雖然目前我還沒獲得資格,但禮貌上來說叫妳前輩應該是沒錯的……」

她忽然在我面前伸出一根手指,道:「第一,叫我凱瑟琳就好,什麼前輩後輩我根本不在意,一直在意這些繁文末節是幹不了大事的哦。只要互相尊重,大家都是同一公會的同伴、家人,不分彼此。第二,你覺得我怎麼樣?是不是你喜歡的女孩子類型?還是說你不喜歡獸人?」

……

真不明白凱瑟琳怎麼會對我產生興趣……不過仔細一看,其實凱瑟琳長得還滿可愛的。毛茸茸的三角貓耳、甜美可人的臉蛋、直率不做作的性格,加上前凸後翹的體格,無論內在外在,簡直可說是逼近滿分的女孩了……

但我就是……無法動心,總覺得心裡某個角落,已經有人在那裡了。

正當我苦惱該怎麼婉拒時,凱瑟琳突然別過頭去自言自語:「什麼嘛,這時候才來打擾我,就算是一心我也不會輕易原諒你的喔……什麼?怎麼會這樣?好啦,我現在趕回去!」她看起來很著急,雙手啪一聲合起,乍舌說道:「抱歉,我的英雄。一心剛剛用千里傳音召我回去處理一些突發狀況,下次有機會再找你聊。你要記得注意西組的比賽哦,輪到你時直接進場就可以了。」

……我的英雄……算了,不吐槽。

沒等我回答,凱瑟琳像只野貓般飛快地離開——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此時觀眾席忽然傳來爆笑的巨響,將我的注意力從凱瑟琳飛奔的背影拉回到競技場內。

南之場地,鐵欄杆已完全升起,魔物正從幽暗的洞口緩緩走出。那是一隻——這什麼東西啦!

暗沉的鱗片覆蓋它藍得發黑的軀體,一張鮮紅豐厚的嘴唇不時開合顯得尤為可笑,突兀的藍色尾巴在身後無力地左右搖擺。

無論我怎麼看,這百分之百、絕對、肯定、一定是一條魚!這條怪異的魚,其腹部下有一雙光禿禿的短腿,往上看還有兩條從魚鰓中伸出來的長手臂,視覺上整個就很怪異!它一臉蠢樣走向吉爾,名副其實的死魚眼半睜開,像是沒睡醒的樣子,無精打采。

這時,南之場地的倒計時開始了。

吉爾雙手合十,像平常那樣做出準備施展大地魔法的前置動作。藍魚人見狀,一甩那呆愣的蠢樣,邁開腳步忽然往前衝刺!那對短得可笑的雙腿三步並作兩步跑到吉爾面前,一個急剎車甩尾打在吉爾胸膛,使其往後飛噴撞向會場的牆壁。

我心臟劇烈地起伏,腦袋不斷掙扎要不要衝出去救他……等等,冷靜下來,如果插手比賽,搞不好會讓吉爾失去資格……可是我不能這樣放著吉爾不管……嗯?

吉爾從煙塵中走了起來,看似嘴角冒出些微血絲。他用手背擦拭血絲,感覺沒受到多大傷害,隨即視線又重新回到藍魚人身上。

藍魚人翹起嘴角,形成一副很討人厭的嘴臉。它以誇張的動作深吸一口氣,雙頰腫脹得詭異,爾後抬起笨重的魚頭,紅唇朝天——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接連噴了八顆巨大水炮以拋物線往吉爾方向落下。

這下不妙,直徑超過兩公尺的水砲幾乎覆蓋了整片南之場地的上空,就算吉爾想要躲開也沒辦法。

水砲如流星雨般以猛烈的氣勢往下墜落,擊中地面後產生強烈晃動並發出巨大聲響。

吉爾往後跳開閃躲第一顆水泡後,旋即雙掌壓地,口中念念有詞。

霎時,吉爾周遭的土地與地面分離,在半空中凝聚成一顆又一顆的大岩石。他右手朝上空一揮,岩石紛紛往餘下的水砲射去,兩股力量猛地撞擊,場內再次發出轟隆巨響。

就算是水砲,終究也只是沒有形態的液體。吉爾的岩石將所有水砲打散,化成無數水珠,造成只有南之場地下雨的奇景。

藍魚人驚慌地看著水砲輕易遭到抵消,連忙再吸一口氣準備再發射水砲——一顆特巨大的岩石飛快地迎面撞上它!

藍魚人霎時雙腳離地,滑稽的魚身軀騰空往後飛。在我以為藍魚人會就這樣被岩石撞到場地邊界壓死時,它身上的魚鱗忽然脫落,將來勢洶洶的巨岩團團包覆,造成飛行中的巨岩明顯地緩下速度,藍魚人則藉此逃離巨岩的攻擊軌道。

藍魚人雙眼充斥熊熊怒火狠瞪著吉爾,卻發現頭上忽然一黑。抬頭看去,三顆大岩石砰砰砰落下,可憐的藍魚人瞬間壓成魚肉餅。

計時停止,費時四十八秒,成功晉級。

我忍不住叫道:「幹得好!」

雖然吉爾打贏了,但觀眾並沒有給予相對應的歡呼與鼓掌。這不表示吉爾的戰鬥很乏味,相反的,我個人認為吉爾精彩的戰鬥和凱薩不相上下,然而觀眾的反應異常冷漠,別說鼓掌了,甚至還有些人質疑吉爾憑什麼取得勝利。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剛才的血咒師女孩的比賽上。

難道他們就這麼厭惡三大咒族?

其實所謂的咒族和我們一樣需要吃飯睡覺、開心會笑、難過會鬧,為什麼非得要如此歧視他們?

聽在耳裡、看在眼裡的一切,讓我對這些人極度、非常、異常反感。

「怎麼了?你的表情好可怕喔。」

在我思緒飛快跳躍時,吉爾已經來到我所處的入口處。

「沒什麼,只是對他們的冷漠反應感到氣憤。」

聞言,吉爾抿嘴一笑:「習慣就好了,要是有人為我歡呼,我才要感到害怕呢。」

我舒緩緊皺在一起的眉頭,轉換心情微笑道:「恭喜你晉級啦!」

隨即伸出右拳到他面前。

吉爾錯愕了一下,數秒後理解我的用意,也跟著伸出右拳碰撞我的右拳,說:「謝啦!還沒輪到你嗎?」

輪到我?我是西組31號,怎麼可能那麼快到我——

會場的廣播響起:「西組31號江啟人。西組31號江啟人。奇怪,是等到睡著了嗎?明明名字和英雄啟人一樣……總之,三十秒內不出現當作你棄權哦。開始倒數,30、29——」

「完蛋了,輪到我了!吉爾我先過去囖!」

我頭也不回地往通道深處跑去,留下仍然站在南組入口的吉爾。

身後傳來「記得別勉強」的呼喊聲後,我再次全力加速往西之場地的通道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