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3-2 凱薩的戰鬥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5-07 10:13:27pm

奇幻·玄幻


直徑全長150、寬120公尺,據說可容納十萬人的亞尼競技場,橢圓形狀環繞場地的觀眾席,中央諾大的沙地劃分為東、南、西、北四部分、佔據競技場八成空地的,便是我們今天的舞台。

由世界公會組織派來的三萬精英魔法師散佈在觀眾席各個角落。在比賽開始時負責施展強力防護罩,避免魔物失控或參賽者攻擊落空打向觀眾席。

記得黃髮男剛才是這麼說的,而且還特別加重語氣說出以下這段話:

「天齊之羽是世界四大私人公會之一,擁有許多實力強勁的冒險者自然不在話下,我們不需要弱者,更不需要連自己的攻擊軌道也無法控制的冒險者。公會的宗旨是為市民解決他們無法解決的煩惱,同時確保他們的人身安全,且本公會一年一度的招募無不吸引大批民眾到場觀看,保護措施當然也有。但是,如果讓魔物自由攻擊場內的觀眾席,或考生發出的攻擊落空打向觀眾席,讓民眾受到不必要的驚嚇甚至是生命受到威脅,無論該考生實力多強大,一律取消資格。」

當時我默默在心裡叮嚀自己:「千萬不要打觀眾千萬不要打觀眾。啊不對,我是劍士,觀眾席那麼遠就算我想打應該也沒辦法打到才對。」

注意事項和比賽規則說明結束後,凱瑟琳和雪繪同時拿出一個正方形的黑色箱子,說是讓我們抽籤。

進入第二輪選拔的共有388人,分成東南西北四組,一組97人。我是西組31號,吉爾則是南組25號。各組的1號參選者已經進入競技場內,距離觀眾席有點偏遠的選手休息室也依稀可聽見現場的歡呼聲,似乎非常熱鬧。

正當我想著在等待的這段時間要幹嘛時,休息室內那面格格不入的白色牆壁突然投射出平面影像,畫面分成對等的四份,各別直播東南西北四組的現況。

「感覺大家都還蠻強的……」吉爾邊環顧四周邊說,不安兩個字全寫在臉上。

我安慰道:「看起來是這樣沒錯,不過你也別妄自菲薄,你的大地魔法運用得非常純熟,發揮平常練習的實力就可以了。」

他點點頭,表情稍微舒緩了些,好不容易鬆開的眉頭卻又再次緊鎖,問:「你沒問題吧?」

「我?能有什麼問題?」我挑眉回問。

「至今為止我都沒見你練習劍術,你確定自己真的是劍士嗎?別小看C級魔物,D級以上的都是首領級魔物,一個不小心真的會死人的……」

「我不會輸的,放心。」

「你到底哪來的超強自信啊?我要是有你一半的自信就好了……」

我一手繞過他脖子,搭在肩膀上說:「擔心也沒用啦,做好自己能做的就好,要是你遇上什麼危險,我會去救你的!」

吉爾甩開我的手,雙手環胸,一臉狐疑:「我連你是不是真的會戰鬥都不知呢,應該是我救你才對吧?」

「反正,不管情況多惡劣,誰有危險就去救對方啦。」我揮揮手敷衍回應。

「就算賠上性命我也會去救你。」

面對吉爾突然的認真,我愣了一下。

真有必要賠上性命來救我?我們不是才認識一個月多而已嗎?話雖如此,但如果吉爾真的遇上危險,我倒是真的會不顧一切去救他。

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明明一個月前彼此都還是陌生人,現在卻發展成如此親密的友誼。

「啟人你在發什麼楞?」

吉爾發現我目光呆愣地看著他,搖了搖我。

「……啊,沒什麼,你看,那麼快就輪到12號了。」

我倆雙雙看向巨大熒幕,東組的12號是……

「賤賤三人組的老大!」我驚呼。

凱薩一臉平靜地站在場上,雙眼緊閉,看似正醞釀戰鬥的情緒。他面前二十公尺外有座粗厚鐵欄杆關住的洞口,裡頭有雙飢渴的紅眼。這時,鐵欄杆發出沉重的聲音緩緩往上升,還未完全升起,那雙紅眼便迫不及待從底下鑽出,逃離囚禁它已久的漆黑洞口,沖向凱薩!

空中霎時閃過一道黃黑影子,只見凱薩幽幽地側身一躲,輕易便躲開那魔物的衝刺。魔物直飛十公尺左右才緩緩降下速度,讓眾人看清它的身影。

那是一隻巨大蜜蜂,目測至少有80厘米身長,頭上觸角不規則地晃動,鮮紅複眼發出攝人的殺氣,熒幕幾乎沒辦法拍下它以超高速拍動的翅膀,其胸部裹著一層毛茸茸的毛髮,腹部以下纏著黃黑條紋,尾端有根閃著銀光的尖刺。

我轉頭看向同樣也盯著熒幕的吉爾。

他回望我,隨即嘆了一口氣:「知道了知道了,我就是你的百科全書就是了。」

我點頭,理所當然。

「這是奇拉蜂王,C級魔物,俗稱殺人蜂王,顧名思義是殺人蜂的首領。血液是它們的主要食物,個性兇殘,喜歡攻擊人類,蜂王的翅膀可發出高分貝的聲音呼喚蜂群,尾部的針刺雖沒有致死的毒液,但會釋放出讓人無法行動三小時的強力麻痺汁液。」

我邊聽邊點頭,視線回到熒幕上,說:「果然是100分的吉爾。」

「你現在是在挖苦我嗎?」

我哈哈哈含混過去,專心看凱薩的戰鬥。

東組的場地上方憑空出現一道計時一分鐘的虛擬倒時影像。當數字開始變化時,凱薩便徑直往前急奔,瞬間來到蜂王下方,強壯的雙腳用力往下一踩,腳下的沙子立即凹陷成一個窟窿。他跳躍至半空時,我注意到他那雙精壯的雙手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不是人類的手臂了,取而代之是毛茸茸的、帶著殺氣的老虎利爪。

蜂王反應慢了一步,它全力往上飛想要躲開敵人的猛擊,但凱薩的利爪還是及時在蜂王巨大的腹部劃下一道醒目的抓痕。蜂王看準凱薩往下掉落的期間無法自由活動,挺起屁股散發惡寒的尖刺,往他刺去。

場內觀眾的驚呼聲此起彼落,甚至聽見凱薩不耐煩地啐了一聲。

戰鬥中,凱薩的表情從頭到尾都沒變,還是那副第一次見到他時全世界欠他好幾百萬的臭臉。他微抬頭往蜂王看去,在蜂王接近自己的剎那,全力轉動身體一百八十度翻身,避開尖刺的同時抬起右腳順勢往蜂王的頭部轟下。

砰的一聲,蜂王重重摔落地面。凱薩不讓蜂王有再次飛向空中的機會,腳下一蹬便來到蜂王的墜落點,虎爪氣勢洶洶撕開蜂王每一寸肌膚,不出三秒,蜂王便化成耀眼的碎片往空中飛散,消失無踪。

戰鬥結束,觀眾席傳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掌聲甚至蓋過播報員報導凱薩順利晉級至決賽的消息。同時,他也是目前為止第一個通過限時一分鐘魔物戰的考生。

我看著熒幕上凱薩戰鬥所花費的時間——21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