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遺產篇 - 第一百一十九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5-08 10:10:30am

奇幻·玄幻


生命消逝的同時

漆黑一片的天空中可看見無數閃耀着光芒的星星,天上見到一頭鷹頭獅飛翔着,其背上坐着一個人,那人就是法西諾,雙手已拔出雙槍警戒着周圍。

鷹頭獅哈魯飛到那古老遺跡入口前的梯級旁的樹林裡,法西諾拍了拍哈魯身體,哈魯像明白的那樣趴在地上把自己隱藏起來,法西諾見後摸了摸它的頭誇獎他。

‘嗯,很乖很乖,等我一下就好,絕對不要出聲噢。’

鷹頭獅哈魯拍動了下翅膀表示明白似的,法西諾隨後靜悄悄的躲在草叢裡望去遺跡門口,看了看那梯級,右手張開着摸着地面。

‘大地啊,請讓我借用你的自然。’

小小的橙色魔法陣出現在他的右手掌處,那是他們鳥族的獨有魔法,把自己融入大地,簡單來說就是把身體和周圍的景色融合在一起,那效果是比潛伏更有效果的魔法,讓人更加難以察覺到你的存在。

法西諾快速的左右快速跑過走到了離遺跡門口不遠的牆壁那靠着,查看了四周確認沒人,他望去遺跡入口,是開着的。

‘是什麼呢?這種感覺...’

法西諾心想後小心翼翼的走到遺跡入口邊的牆壁靠上,他集中視力,也可以說是他的技能【鷹眼】看去遺跡裡面,那裡面就如一個巨大房間那樣,看不到任何東西。

法西諾左看右看看不到東西的時候深呼吸,往上看去,他臉色如被嚇到那樣,睜大着雙眼,天空看到一名男子被六個魔法陣包圍着,六個魔法陣有大有小,顏色也不一致,他們是紫色,藍色,青色,紅色,橙色以及白色的魔法陣。

為什麼會驚訝?法西諾會驚訝的原因是因為他沒有見過人能同時張開那麼多個魔法陣,就算是賢者,最多也只能張開兩個,雖然傳說是有着張開三個的人存在,但是眼前的竟然是六個!

‘喝!!’

見在空中的人右手用力一揮,所有魔法陣頓時發動,射出一條一條鐵鍊往遺跡的四面牆壁飛去,撞進牆壁。就在所有鐵鍊同時撞進牆壁的時候遺跡房間內發生異樣,看見一個三角形的物體飄在空中被扭曲的粉碎了,一陣強風頓時衝出門外,法西諾不禁被吹到,後退一步的時候踩到剛好從裡面滾出來的石頭發出了聲音。

那人一聽到聲音,右手立即伸進衣服內拿出一把手槍往站在門口處的法西諾射擊,被發現了?法西諾立即往後滾動拔出雙槍回擊數槍,只見那人張開左手,一副魔法形成的無形牆壁把子彈全都彈開。

‘守護者嗎?現在來到也遲了,這一道門也被我打開了,剩下的只是時間問題!’

‘哼...完全不知道你說什麼...’

法西諾的羽毛抖着,害怕嗎?不對,法西諾右手中槍了,左手按在右手臂上,血液還是不停的流出。那人慢慢的降落下地上,走出了遺跡房間,看見他那面具就知道他是誰,那個商人...

但是法西諾並不知道他是誰,左手捉着右手傷處,右手還是舉着手槍指着商人,商人看了法西諾一眼,感到無趣的轉身。

‘看來你不是守護者...’

他彈動了手指,他面前頓時張開了一道空間門,他左手頂着面具那樣稍微轉頭望去法西諾。

‘夜...解決掉他吧。’

法西諾聽他說完的一瞬間,腹部噴出了血液,驚訝的望了下自己的腹部。

‘什麼時候!?’

就在接下來的兩秒時間,法西諾全身上下噴出鮮血,無力的他雙腳跪下,口咳出血,緩慢的倒下,倒下的途中他那迷糊的視線隱約看見商人背部的黑影蠕動着。

看到法西諾倒下後的商人,開始笑起來走進那空間門消失了,在笑聲中能感覺得到他那邪惡的意識,那瘋狂的意識...

寧靜的夜裡,風吹了起來,吹到滿身鮮血的法西諾,身體抖動了起來,看他勉強的起身,呼吸急促的他想要站起身,但是卻疼痛得完全起不來。

‘還...還沒...我...刃月...’

法西諾那傷重的身體站不起,不放棄的他以雙手往梯級那裡慢慢爬去,地面也因為他而被染上了顏色。

到了梯級那裡,他忍痛的滾了下去,血液混合着沙石飛在半空中,傷口也因為那滾動而被沙石沾上。

法西諾一定感到非常的痛,但是他沒有因為那樣而停止爬動,爬到接近哈魯的草叢,他右手指放進嘴裡吹出微小的口哨聲,哈魯聽見口哨聲從樹林裡走了過來,以它的鳥嘴動了動地上躺着的法西諾,法西諾右手摸去它的頭部。

‘哈魯...飛吧...去我們的主人處...’

話還沒說完,手就脫力落到地面上,失去了意識。哈魯以頭部撞了撞法西諾的身體,哈魯覺得奇怪,越撞越用力,但還是沒有弄醒法西諾,它好像感覺到法西諾的生命開始流逝,呻吟起來...

2

回到特約聖城外,那漆黑一片的平原能明顯的見到維多雙手掌上都燃燒着火焰,還能聽到他那興奮的聲音,所站的地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紅色魔法陣,他伸出右手,小小的魔法陣出現在他的手掌前,那就是他們那族的其中一種獨有魔法,增幅魔法。

越多小魔法陣代表着他的破壞力越強,維多只到達兩個小魔法陣,他的手就開始搖擺不已,是魔力不足?還是另有原因?因為原本的主人他可以使用四個以上的增幅魔法。

控制不住自己手搖擺的維多大喝一聲,用力的推進小魔法陣裡,魔力如電流般往維多那射出,同一時間魔法陣前方卻發射了三粒巨大火焰球,三粒火焰球齊中特約聖的巨大城門。

城門並沒有受到傷害似,只是輕微的搖擺了下,城門後就響起了鐘聲,是敵襲的鐘聲,見到城裡許多紅衣士兵拿着弓箭火把走上城牆,人數至少有一百人數名弓箭手點燃箭並往城外射出,照亮了原本黑漆漆的大地,見到那一群不死者的來襲,大喊着。

‘來襲的是不死族!!’

士兵們聽後都紛紛把箭的尖端塗上油,把那塗上油的鐵刺點燃起來,不次序的往不死軍射去。

維多見那一擊沒有造成多大傷害,心有不甘的再次張開魔法陣,但是面對那火箭雨林,他們有辦法集中精神張開魔法陣,只能在閃避中的時候張開比較小的魔法陣投射出細小的火球往城門,那些火球如根本沒造成傷害那般被彈走。

見況的維多不悅的喊了一聲。

‘誒!!這可惡的城門!!全軍!!進軍!!把那可惡的城門拆了!!’

就算他那樣說,但是攻城是那麼簡單的嗎?不,沒有攻城工具,在城外的話只能被射的分。但是維多不知道,不明白,也許這就是不死族的缺陷,就算會死前的魔法,但是擁有的知識還是有限...

眼見刃月給予的兵力慢慢的損失,但是城門還是絲毫不動,維多看着四周的友族一個一個倒下,連城牆都到不了,別說是城門了...

‘這...怎麼會這樣?主人...我...’

維多不知如何是好的望去遠處的刃月所在處,見到奇怪的景色。為什麼主人下來了?在他懷抱裡的是...斯班?為什麼?那三個人又是誰?

維多再次把視線望去目前的戰況,完全處於不利那方,他憤怒的舉起右手。

‘撤退!!’

敗北...也許這就是不死族一直以來的做法,但是今日已不是從前了,數量已經激減,不像以前那樣可以胡亂的攻打城市,這一點在維多心裡深深的體會了攻城,不是說說燒毀那麼輕鬆就能完事的...但是他卻還是不理解,為什麼行不通,他一堆疑問在腦裡想要問刃月,但是...

‘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燒不了?難道我真的那麼的弱?’

維多往刃月那方急速移動中的時候看了看自己那雙骷髏手,在他的有限知識裡尋找着答案,但是他找不到,期待着刃月能給他答案的望去那方。

‘斯班他...生命的氣息很微弱,為什麼?主人?是你做的?為什麼?’

帶着許多疑問的維多心裡有着不安,不,是非常的不安,害怕着,害怕什麼?害怕着主人變了,原本讓他信服的那個刃月才是他承認的主人,但是眼前的這位開始抽象了,他感覺不到以前刃月的氣息,眼前的事讓他更加的感到疑慮...

【他是刃月嗎?】

第一百一十九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