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35、3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5-09 6:43:57pm

奇幻·玄幻


4-35

在天空中發生的事情勉強能看到的,就是卡恩達姆抱著路西里飛離禮堂,留下那個囂張的羅納校長坐在椅子上,而且還不停亂動讓幫他拉椅子的那三位非常辛苦,終於,羅納校長開口:「感謝神,讓我們能在此相聚,尤其今年來了這麼多身強體壯又活潑可愛的孩子。」

「我再介紹一次,我是校長羅納,雖然本校有很多優秀的老師,可是一次全部介紹實在太難了,所以就省略只介紹我就好,我想他們應該是不會介意的。」聽到這句話,所有人不由自主的發出輕笑,這校長真是太有趣了,不過會覺得他有趣的人,應該不包含那些被直接省略掉的老師們,萬幸他們都不在現場。

「現在,我宣布今年的入學典禮開始,那個……誰告訴我今年是創校第幾年了?」羅那突然這樣問,讓人錯愕後,某個抱著比頭還要大的書本,長得有些瘦弱的小女孩小小聲的說:「今、今年是第1530年,我們是第1497屆的學生。」中間少了幾年沒招生是因為遇到了戰爭所有人都要上戰場所以停招,這些東西能成為這所學校的學生的人都知道,不知道校長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

「很好!一分!」校長突然的大叫讓所有人嚇了一大跳,這時候校長藉機大聲地宣布:「第一屆機智問答新生入學典禮開始!」隨著他的聲音落下的,是大量的木板,而且巧妙的一人分到兩個,一黑一白。

「疑?」「什麼?」「發生什麼事情?」看著手中的板子,所有人都傻眼了一下,但羅娜可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快速地繼續宣布下去。

「雖然原本想要舉辦有獎徵答,可是新生人數實在太多了,只好先進行是非題篩選,現在所有人聽好,我會問問題,然後是正確的就舉白色的板子,錯誤的就舉黑色的板子,直到剩下最後一百人,最後獲勝者一年學費全免!」羅納笑得很開心,但下面的新生們非常錯愕,完全無法理解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不管他們在想什麼,校長已經自己將現況往前推進了:「現在所有人聽好,從我開始出題後,所有人都要回答,隨便舉也可以,錯超過3題後你就會被我旁邊這三個不成材的學長帶到屋頂上坐著觀賞比賽,等到剩下20人之後,就不使用這個牌子了!」

事態往奇怪的方向發展,但是厄臨跟祈冷卻非常的冷靜,在他們的資料中早已記載了更多羅納校長幹過的好事,這只是小意思而已,不過學費免費聽起來真不賴,畢竟厄臨只賺了一年的學費而以,以後的學費還要自己去賺來,而祈冷也只有一年的學費,這還是莫資助的,雖然應該是可以申請經費,但是厄臨不想讓他來這裡念書的事情曝光,導致祈冷的學費也要自己去賺,現在有機會一年免費當然令他眼睛為之一亮。

4-36

「另外,剛才這位可以有一題不必作答,當你決定要使用這項權利的時候,請同時高舉妳的雙手。」聽到這句話眾人嘩然,不過剛才沒膽子站出來說話,只好帶著忌妒的眼神看著幸運的女孩,讓她悄悄地將自己縮起來,卻沒辦法躲開大家的視線。

「第一題:本校全名為輝煌榮耀旋靈帝國軍事統帥培訓學院。」羅納的聲音響起,厄臨跟祈冷同時滴下了冷汗並且舉起白牌,這當然是正確的,可是這名字實在太長太難記而且充滿沒什麼意義的形容詞,所以大家通常都用軍事學院簡稱,在空中幫厄臨觀察的幽靈就發現,在場絕大多數的人都不知所措的亂猜或者是乾脆來不及舉,第一題就慘遭失敗,頭上頂著一個虛幻的光圈表示他錯了一題。

「哎呀!有好多人不知道呢,連我們學校叫做什麼都沒記得的孩子要多加油了!」羅納笑瞇瞇的說,讓那些答錯的人羞愧地低下頭。

「那我們繼續。第二題:本校共分八個年級。」這題幾乎沒有人錯,全部的人都高高的舉起黑色的牌子,只有幾個戰士部的人愣了一下沒舉被記錯誤。

「接下來這題最後一句不用在意。本校創校已久,而本校的創校校長室一位精靈族的劍聖,傳言中他還活在世上。」這題有點像是秘辛,所以知道的人很少,不過大家舉牌子的速度變快了,反正不知道就猜!厄臨跟祈冷則是一個將所有紀錄記在靈魂上隨時查閱,另一個早就將軍事學院所有的大小事全部背熟,這題雖然偏冷門但還在他的記憶範圍中,所以兩人毫不猶豫地舉起白牌。

這題的答案沒人知道的原因多半還是人類越來越多後,希望能夠成功爭取屬於本族的助力,拉來原本在精靈國度中居住的人,所以這種事情是絕對不會告訴別人的,就連那位校長當年也是偽裝成人類,只不過時間久了,精靈跟人類還是有很大的不同,這個祕密還是被發現了,。

至於一個精靈來創立在人類國度中的軍事領袖培育講座─當年只是一個小小的講座─的原因,就永遠冰封在歷史中了,成為一個頗有趣的秘密,歷年以來軍事學院都有一個懸賞,能夠給出這個問題的解答的人可以在學校中就讀期間學費全免,若是年齡已經超過招收標準,也可以將這個福利轉給其他人。

「下一題:本校一直有著優良的傳統,以入學時的特色命名本屆屆名,上一屆屆名為繽紛。」這題讓所有人面面相覷,厄臨跟祈冷也是互看一眼,不過祈冷已經果斷的舉起白色牌了,厄臨則是還在查閱靈魂碎片中的紀錄,最後他也是舉起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