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边境之录 - 幼时记忆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10 2:22:07am

奇幻·玄幻


那是发生在他七岁是的事件。直到现在,人们几乎还记得十年前的“风葵孤儿院大屠杀”,包括院长在内总数二十九人活活被杀死,场面可说是惨不忍睹,四周都是鲜红。

由于此事过于重大,所以有些消息遭到全面封锁,就好比……当时风葵孤儿院还有一个人活着,一个七岁的孤儿尚且活着并被养父母接走。

唯一知道风葵孤儿院的大屠杀真相的七岁孤儿由于心灵重创,从而选择性失忆,忘了孤儿院的事情。现在,那仅存的七岁孤儿在十年后恢复了当初的记忆,更想起了父母的死亡,想起了自己的小伙伴们、和蔼的院长是怎么死在眼前这个黑衣人的手中。

十年前——

风葵孤儿院收容了不少的孤儿,院长更是费劲心思地去照顾每一个孤儿。

院长风葵其实是个辞退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的副执行长位置的退休术士,尽管他的年龄并不到退休的年纪,因为他才三十岁左右。会退下那个位置,是纯粹的想要过上和平的日子,并且保护一个孩子。

创立孤儿院并非心血来潮,而是为了掩人耳目,不让某个组织找到那个孩子。

那一天,就如同往常。

“小语,你在那里干嘛?我不是说过很多次不要跑去那边吗?”风葵捧着装着满满的脏衣服的篮子走出来,一看到有个孩子想要跨过那棵开满了绿白色花朵的黑图珀洛,他就深感头疼。

为什么这孩子总是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刻靠近那棵树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那个孩子赶紧把伸出去的一只手给抽回来。他皱着一张小脸,最后还是乖乖地走回去帮忙拿衣服去洗。

一老一少朝着洗衣房走去,分工合作把衣服洗干净,另一个人负责拿去晾干。

风葵在外边晾着衣服的当儿,他瞟见黑图珀洛的叶子莫名落下,散落在地上的落叶形成了各种颜色,非常漂亮,却也代表着某种危险。

“啧,还是找到这儿来了吗?”风葵知晓落叶代表着什么意思,同时也很清楚危险即将找上门来。

“院长……”

“小语,记住我说的话,不要靠近那边。”头也不回地警告孩子,风葵知道,他必须要加快速度把孩子给送走。

孩子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点头帮忙晾衣服。见这孩子保持沉默,风葵微微轻叹,胡乱摸了摸孩子的小脑袋就利落地把衣服都晾好就带着孩子去厨房准备今日的午餐还有茶点什么的。

孤儿院的大堂里,一群孩子在玩闹,风葵把孩子放在那儿让其他人陪着他还有嘱咐他们监视孩子后,这才安心地离开去厨房。

被遗留下来的孩子便跟一群小伙伴开始打闹起来,直到……

某个奇怪图案莫名地冒出来,泛着漆黑光芒的图案仿佛逐渐放大,甚至快要覆盖整个大堂之际,率先注意到这个情况的孩子立刻把大家召集起来,然后以自身挡在最前面,为的就是保护其他人。

“找个人快去把院长叫过来!”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孩子立刻叫道,另一方面比较担心的是护在最前面,他们院长最疼爱的孩子。

他们这群孤儿们都知道,孩子很重要,甚至可以说是院长的宝。

于是,有个比较靠近走廊外边的小孩跑出去找风葵过来,而他们只能继续待在大堂,顺便好好看着那个很重要的孩子——小语。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小语,要不你自己跑吧!我们总不能拖累你。”站在小语身后的女孩一副不畏死亡的模样,很认真地对努力保护他们的小语如此说道。

闻言,小语立马回眸望去,只见每个小伙伴都露出了视死如归的眼神和表情,几乎热泪盈眶。他摇摇头,不愿意扔下他们自己逃开。

“别管偶们了,小语葛格……泥快逃!”有些口齿不清的小弟弟抱着泰迪熊,说着同样的一句话。

小伙伴们都让他逃出去,为的就是保护他,不让他被对方逮住。

此时大堂的门被破坏,碎成两半的门静静地躺在一旁,巨大的图案不知不觉中笼罩整个大堂,把孩子们都笼罩在内。现在,只需要念出几个字,他们就会立即死亡。

穿着一身黑,苍髯如戟的脸孔之上带着的是无表情,无喜无怒无哀无乐,七情六欲似乎全都被剥夺的男人冷冷地看着他们。

然后无情的他在风葵赶到之时,念出了那几个字,发动了那残忍的术式图阵,漆黑的光芒化为无数雷电贯穿每一个小孩的身体其中一个部位,鲜红色的血到处喷溅,唯有被大家保护起来的小语安然无恙。

唯有小伙伴们喷溅出来的血,几乎将他染红,可他就是没有事情。表面上是没事情,但内心却受到了重大的打击。

风葵脸色苍白地看着那一地的尸体,发出了怒吼声,直接划出特级术式图阵攻击对方,接着把小语拽过来交给那个负责把自己找过来的男孩,让他们俩赶紧离开。

可惜,下一刻风葵就被对方一招击毙,尚且活着的男孩奋力地拉着小语朝着黑图珀洛奔去。那里,是唯一能够保护小语的地方,男孩也会尽全力地完成风葵的意愿。

“院长……呜……院长!!!”小语拼命地呼喊着,但风葵再也听不见了。

他已经躺在血泊之中,彻彻底底地被血染红,鼻息全无,心跳都停止了。

男孩护着小语跑到了黑图珀洛那儿,但身后杀害了小伙伴们又杀了他们最敬爱的院长的男人已经追了上来。

一咬牙,男孩直接推了小语一把,愣是把人给推入黑图珀洛的范围之内。

下一秒,一道漆黑的雷枪贯穿了男孩的胸口,熟悉的鲜红色喷溅在落叶之上,小语的脸庞再次沾上熟悉的人的血。

几近崩溃的他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除了那无法抑制的泪水不断流落。对方此时已再次展开攻击,却在攻击之前反而被黑图珀洛的落叶给包围起来,小语身上炸开的银白光芒反过来弄伤了他。

由于负伤,男人只好逃了。

唯一活下来的小语倒在枯萎的黑图珀洛之下,直到警车、救护车到来,他都没醒过来。只有去了医院,在医院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过来后的他失去了孤儿院的记忆,接着就是被领养。

就这样,小语慢慢地成长,然后十年后的现在他再次见到了那个杀害孤儿院上上下下二十九个人的男人,某个执意追杀,甚至想要磨灭自己的存在的组织派来的杀手。

恢复幼时记忆的司湫语狠狠地瞪着男人,同时也准备好发动他的银色术式图阵。

“现在的我,已经有足够的力量为大家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