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篇:圆桌骑士 - 013.擦肩而过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5-10 8:35:05am

奇幻·玄幻


那是一个一如既往的早晨。那一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黎空依旧在树下等待着妍霞的到来,只不过抵达的时刻比以往来得早。至于他如何提早出来,很明显就是靠着翘课这个手段了。

晴朗的早上,微风轻拂着黎空的蓝色头发,黎空脸上的表情仿佛和天气同步了。一想到妍霞到来后会露出何种表情,黎空情不自禁地扬起嘴角了。

“这还真是让人期待,不枉我花了一个星期来准备。”

黎空这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竟能露出这般幸福的表情。也许,能让他拥有这种表情的人,世上只有仅仅数人而已。

风带着时间流逝。因树叶间的摩擦奏起的交响乐仿佛迎来了最终的间奏。最后一个音符随风消逝,留下的仅是一片落叶。离落叶只有一步之距的人,凝视着黎空一会,迈步前进。

“今天你也是很早就出来了呢。”

妍霞的声音明确地带出她欢愉的心情。对她而言,一天仅有一次的见面,是如此的宝贵,如此地让她喜悦。

“老师提早下课,我自然能提早出来了。”

黎空很淡定地说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谎言。妍霞心底其实很清楚黎空在撒谎,但没有拆穿他的打算,依然用笑脸来回应。她踏着小碎步走到黎空身旁,两人对望后走向树下的长凳,准备在那儿开餐。

妍霞并没有携带便当盒,毕竟这是黎空的请求。反之,黎空则准备了两份便当,其中一份当然是请妍霞品尝的。

对于黎空竟然会做便当一事,妍霞感到异常惊讶。黎空本是一个不会料理的人,平日的便当盒都是桑晴为他做的。黎空为了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能让妍霞品尝到自己的料理,聘请“专业厨师”桑晴指导他,好让他能在每一个细节倾注一切心思在内。其过程不算艰辛,只是每一次“实验”后都必须耗费近乎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整理厨房,一切都是为了这一餐。

打开便当盒后不难发现,黎空投注的心思并没有白费。鸡蛋卷散发的香味和源自花丛的熏香味融合一体,精致的摆设加上庭院风景的衬托,让这一餐显得特有味道,更难以想象这是黎空第一次正式制作的料理。

风又奏起了交响乐。这回多了小鸟群的伴唱,给他们添加了别一番韵味。

“你……会讨厌笨蛋吗?”

妍霞将最后一口饭收入胃袋,放下手中的筷子,细声地发问。

对于这个疑问,黎空比起思考要如何回答,更是在思索着妍霞为什么会有这个疑惑。妍霞口中的笨蛋,与其说是暗示妍霞自己,倒不如说是其他人更为恰当。

“这倒要看看是那一类型的笨蛋了。如果是不切实际、不求上进的笨蛋,我就不喜欢这类型的人了。话说你怎么突然有这个问题呢?”

“没、没什么,只是因为刚才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不清楚要怎么回答,所以想知道你有何见解。”

仅仅一瞬的慌张神情,黎空当时并没有看走眼。黎空多半是知道妍霞口中所暗示的人,更是知道把这个问题抛给妍霞的人是谁。黎空没有道破,在他内心是如此地深信着他们的关系不会被这个问题所影响。

黎空若无其事地忽悠了妍霞的疑问。新的话题占据了大部分休息的时间,直到宣告休息结束的铃声响起为止。

那一天是6月30日,雷灾前一天,也是妍霞的生日。

*****

“你还记得我生日那天,向你发问的问题吗?”

黎空的记忆非常清晰,不会因为丧失了智力而忘却了那一天的一切。这个时候,黎空可以选择像往常那样撒谎,可是他没有。

“我还记得。那又怎么了?”

“你明明知道我想表达什么,可是你当时却回避这个话题。”

“那个‘笨蛋’指的是大龙吧?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不太喜欢见到他,所以我并没有在与你见面时带他过来,这样你还不满足吗?”

“你明明什么都知道,为什么假装一副不知道的样子?为什么?难道为了我而放弃一个朋友就那么难吗?难道朋友比我还重要吗?”

妍霞的每一个问题,深深地打入了黎空心里。黎空并不是打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正视这个问题,而是他在心底的某一个角落认为,人是能够改变的。他将一切托付给时间,可惜最终还是失败了。

雷电可能会给人带来副作用,也可能不会。巴卡立曾经说过的话语闪过了黎空的脑海,不由得他猜想,妍霞变得如此偏激,说不定是因为雷灾的影响。

黎空的回应会造成各种不同的结果,他自身非常清楚这一点。最坏的打算是可能会在这里直接开战,故他在回答前斟酌了好一段时间。

“你倒是说些什么啊。变成笨蛋后,连回答我的问题也做不到了吗?”

“为什么非得二选一不可呢?”

黎空的话语勾起了妍霞不愿忆起的过往。尘封的童年记忆一幕又一幕地闪现在她脑海里。她下意识地连续喊出“给我消失”这番话,守护灵静燕从妍霞后方冒出来,迅雷不及掩耳地将夕雨打趴在地上。

其娇小的身躯巧妙地躲藏在妍霞后方,导致黎空完全没有发现这一点。静燕使用的武器是匕首,从这一点看来,夕雨拉开距离作战会比较有利,前提是夕雨必须先做到这点才行。

静燕锐利的攻势,仿佛就像是妍霞之前那番犀利的问题,黎空被那些问题难倒,夕雨亦被这些攻击给压制得毫无招架之力。

“攻击力虽比不上那个暴力女,可敏捷度比忍者还高。这下还真是惹祸上身了。”

正如黎空所言,静燕是敏捷度是夕雨对战过的所有对手中最高的一位,即使每一次攻击对夕雨造成的伤害不大,却能靠命中的次数来弥补这个不足点。更令夕雨占下风的,莫过于是未完全恢复的体力值,持久战更是不利。

夕雨很清楚知道若无法拉开距离,根本就没有反击的机会。可他拉开距离的机会也只有仅仅一次,错过了真的只能等着被解决了。

夕雨的左侧露出了空档,静燕即刻对该处进行强力攻击。

这个瞬间,夕雨笑了。看见这不寻常的笑意,静燕知道自己被夕雨的步调给诱导入陷阱,可惜已经太迟了。

“万一真的被人追打至没有还手的余地,你不妨特地露出一个特别明显的破绽。对方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不放,你就专注于防御那次攻击,反击的机会就来了。”

夕雨一直将黎空这个看似不靠谱的策略铭记在心,实战中竟然真的发挥了应有的效力。夕雨的枪口挡住了匕首,使出零冲将静燕击退,还借用爆炸力让自己退后了。

反击时刻到来。夕雨以游击战的手段牵制着静燕欲缩短距离的举动,可惜能实施这个策略的时间有限,原因在于夕雨能发射的子弹有限,一旦全数射出,等待子弹再使用时间倒数结束将会制造一个空档。

这个时候,就是夕雨展现自己逃跑功夫的时候了。

论脚力,夕雨绝对是比不上静燕。说到底逃跑只是为了争取时间,待能重新发射子弹的时间来临后一切都会不同。

刹那间,静燕出现在夕雨正前方,二度将他打趴在地。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是有‘瞬间移动’效果的技能吗?”

“看来你并没有完全变成笨蛋嘛。你猜对了,静燕就是靠着‘翔步’移动到夕雨前方的。放弃吧,你们是没有胜算的。即使你真的唤醒了奇迹打败了静燕,我们的关系也无法回到过去那样了。”

“无论如何,真的只有这一条路?”

黎空尝试挽留,即便他知道妍霞一旦站稳自己的立场,任谁也无法动摇。妍霞一言不发,只是点头表明自己的立场。

“夕雨,停手吧……已经够了。”黎空的声音明显地失去了生气。

妍霞将静燕召回后,迈开步伐往前移动。她和黎空仿佛像是街上遇到的陌生人那般,擦肩而过。黎空清楚知道,妍霞的眼中已经不存在“蓝黎空”这个人物,过去所经历的一切,被现实之海吞没,不复存在。

“话说,我能问最后一个问题吗?”

“……问吧。”

“你是怎么知道我变成笨蛋的?”

“你认识的人告诉我的。”

“是吗?谢谢你,然后再见了。”

沉默成了妍霞对黎空最后的告别。黎空站在原地,背对着妍霞,不敢正视妍霞离自己愈来愈远的事实。心里无限的忧伤,无从解放。

*****

“第五位成为骑士的人是五年理科二班的巴卡立。”

“第六位骑士是黄曼棋。”

“第七位是……”

时间流逝,得到钥匙的人陆续出线,成为圆桌骑士。随着骑士人数的增加,意味着已经逼近圆桌骑士正式成立的时刻,选拔亦即将结束。

黎空正坐靠墙壁,像是咸鱼那般,全身散发出颓废的气息。黎空参加选拔的目的,说不定他自身已经忘却了。在他脑海中重复放映的只有一个问题:接下来的日子要如何度过呢?

夕雨只能静静站在黎空身边,作为守护灵的他虽然有情感的系统,可是没有被注入特别强的语言能力,无法在这个时候说些安慰的话。

忽然,夕雨举起手枪,警惕着接近他们的人。他的行动勾起了黎空视线的转移。黎空侧过头,望着站在他不远处的女生。知晓那是熟人后,夕雨变得不再警戒。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晓晨。话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刚好经过。倒是你,怎么坐在这里颓废?不去抢夺钥匙真的不要紧吗?”

从黎空口中传出的不是别的话语,只是一阵又一阵、连绵不断的笑声。晓晨从这个笑声中感觉到的,只有黎空对现实的绝望,以及掺杂了对命运的讽刺那般的感情。尔后,黎空伸出食指,左右摇摆,表示晓晨的思路走向了错误的方向。其颓废的神情消失了,脸上浮现的是他那一贯的诡异笑容。

“话说,雷灾过后,你有发现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晓晨并不清楚黎空问这个问题的意图,但她还是摇头回应。黎空意味深长地吐气,再度仰望天花板。

“你知道吗?我因此变成了笨蛋,喜欢的女生也变得偏激了。”

“所以这和你不去抢夺钥匙有关系?”

“当然有,但没有很直接的关系。我在这里颓废,只是为了让夕雨恢复体力值,以及盘算着这场战斗结束后的下一个计划。”

“那是什么计划?难道你有办法摧毁圆桌骑士?”

晓晨的疑问,让黎空的嘴角更为上扬。掺杂了怒意的诡异笑容,让黎空展现出与晓晨见面以来,最狰狞笑脸的一次。愤恨的情绪明显地散发到大气中,晓晨不禁打了个寒颤,右脚随即下意识地往后挪去。

“我要打败疯子科学家,把我失去的一切都夺回来。”

黎空站立起来,换上平常的表情后,带着夕雨走向茫茫的未来。

望着黎空离去的背影,晓晨仿佛看见了黎空不为人知的一面。黎空的心情,晓晨此刻能与他共鸣,正如黎空想要击溃科学家那般,晓晨更想要摧毁圆桌骑士。

可惜的是,黎空的眼中只有击溃科学家一事,并没有发现到晓晨眼角的泪痕,因而没有问起为何她会落泪。

“不管你选择什么未来,我都会协助你的。”

晓晨选择将悲伤隐藏起来,跟上黎空的步伐,为阻挡詹主任势力在圆桌骑士里扩展而继续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