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3-3 血咒師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5-10 6:09:53pm

奇幻·玄幻


「沒想到凱薩的實力那麼強。」

「嗯,凱薩從小就比同齡朋友強上不止一倍。」

……又來了。

我實在按奈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於是試著提問:

「聽你的語氣加上他昨天在公告板前說的話……吉爾,你和凱薩曾經是好朋友嗎?」

吉爾伏下視線,沉默。

良久,傳來他微弱的聲音:

「我們曾是彼此最要好的朋友,後來因為某些事情大吵一架,便決裂了……」

「發生什麼事?」果然我的猜測沒錯。

吉爾看著我,雙眼充斥無奈與難過。

「……可以不說嗎?」

我猛地閉嘴,看來自己害他在比賽前想起了不開心的往事,於是我轉為苦笑,說道:「抱歉,我不該那麼八卦。等你想說的時候,自然就會說了。」

他揚起嘴角,真摯地說:「謝謝你啟人,總有一天我會克服這段記憶,告訴你來龍去脈的。」

「嗯。」

「歡迎凱薩哥贏得勝利!」

身後傳來這麼一道歡呼聲。回頭看去,原來是凱薩回到休息室了,而狐狸人正用誇張的語氣和略為擾人的鼓掌聲歡迎老大歸來。當然,狼人也做著一樣的動作。

可是在凱薩進來的第一眼不是落在圍著他轉的兩個小弟身上,而是落在我身旁的吉爾身上時,狐狸人隨即停止鼓掌的手,轉而和狼人一起怒視吉爾——更正,我相信狼人怒視的不是吉爾,而是我。

他就是和我有仇就對了!

吉爾戰戰兢兢地露出笑容祝賀凱薩的勝利,可後者看了一眼便轉身離開,回到不遠處的角落坐著。

此時,牆上的大熒幕讓休息室內開始出現騷動,眾人臉上紛紛出現厭惡的表情,交頭接耳,有些人的聲音大得遠在東南角落的我們也聽得見。

「這女孩肯定是血咒師啊!」

「真的假的,我還以為那只是騙小孩的傳聞!」

「你看她那種殘忍的戰斗方式,利用自身的血作為媒介,藉此做出變化莫測的攻擊,不是血咒師是什麼!」

血咒師?又是我沒聽過的詞彙。

我正打算瞪大雙眼、像個好奇寶寶望著我的百科全書時,吉爾已經開口為我解釋了。

「血咒師,就如他們所說的,利用自身的血為媒介,做出各式各樣的攻擊。傳聞血咒師每晚都會用大量鮮血沐浴,讓身體習慣血腥的味道,是個極少見、受詛咒的一個種族,沒想到竟然能在這裡親眼看見。」

我環顧四周,大部分考生惡狠狠地盯著熒幕,有些甚至還氣得捶打牆壁。

「大家的反應似乎很激動……」

「血咒師是世人排名第二討厭的種族,第一名是以血液為糧食的吸血鬼。順帶一提,德魯伊排名第三,也有人戲稱我們是三大咒族,也就是被詛咒的三大種族,哈哈。」說出最後一句話時,吉爾露出了苦笑。

也許是因為我失憶的關係,所以對世人討厭的德魯伊、血咒師、吸血鬼等沒有特別的感覺,反而比較討厭賤賤三人組的狐狸和狼人。

我看著熒幕裡的血咒師女孩,她從血紅大衣的袖子中抽出兩張符紙,右手食指莫名噴出血柱,邊用血染的食指快速在符紙上刻下咒文,邊從容躲開類似蜥蜴怪的尾巴橫掃攻擊後,然後順勢拋出的血符隨即幻化出兩顆暗紅色的火球,徑直打在蜥蜴怪身上。

怪的是,火球打中蜥蜴怪後沒有產生爆炸、燃燒,甚至連黑煙都都沒有。只見火球緩緩陷入它的身軀裡,蜥蜴怪僵在原地抽搐無法逃走,表情變得極為痛苦,然後……靜止,不動。

驀然,蜥蜴怪的身體迅速膨脹,腫得像個氣球般……

砰——————————!

暗紫色的鮮血和肉塊在北之場地濺得到處都是,就連血咒師女孩身上都……

不對。

女孩身上非常乾淨,連一滴血都沒沾上。她的面前有數片血塊在半空中暈染開來,就像是……就像是血塊打在什麼東西上而粘住了。

這時,血咒師女孩面前的空間開始扭曲。她伸手一揮,扭曲的空間出現一道屏障,下一秒連屏帶肉忽地消失。

「剛才是她在蜥蜴怪爆炸的瞬間做出隱形屏障,擋下往四面八方飛濺的血塊,所以身上才那麼乾淨。動作很利落,快得幾乎看不見。」吉爾讚歎道,同時也扮演好百科全書的身份,省下我問他的必要。

血咒師女孩在競技場邊的觀眾與休息室內透過熒幕觀看直播的考生的咒罵下通過魔物戰,費時40秒。她像是沒聽見周遭的嘲諷聲般,若無其事離開競技場。

由於限時一分鐘的關係,至今為止通過魔物戰的只有五個人。許多過了限制時間依然還沒打敗魔物的考生,在計時結束並被宣布試驗失敗的同時,一名高級冒險者便會介入到考生與魔物的戰鬥裡頭,由他負責安撫或吸引魔物的注意,而考生則在另一名公會的工作人員帶領下,強制退場。

休息室的門扉咔一聲打開,血咒師女孩就站在入口處。她無視眾人投來的厭惡目光,朝無人的角落走了過去。她所經之處,眾人紛紛往後退開,彷彿她是什麼致命病毒般,一碰便會死。

將這些看在眼裡的血咒師女孩不以為意,似乎早就習慣這種情況。

她選了北邊的牆面處就地而坐,附近的人一邊暗自咒罵一邊慌忙地離開自己座位,移動到別處。這時,那名契約師女孩走到她身邊和她說了些什麼——距離太遠,我沒辦法聽見——然後坐在她旁邊,開始和她聊了起來。

忽然又碰的醫一聲。可憐的門,今天都不知遭遇多少次的粗暴對待而且兇手幾乎是同一人——貓女凱瑟琳。她站在門口,大聲念出手中綠色板夾上記錄的編號。

「東組28號!南組25號!西組29號!北組24號!以上四人,準備入場!」中氣十足的洪亮聲音與她矮小可愛的外貌完全不符。

「吉爾到你了!」我拍拍他的肩膀提醒他該動身前往南組場地準備第二場考試。

他略顯緊張的表情掛在臉上,僵硬地點頭回應。

見狀,我捉緊他雙肩並用力搖晃,亞麻色頭髮被我晃得亂七八糟,說道:「別緊張,你可以的。就像平常練習那樣就行了,振作點啊!」

吉爾生硬地再次點頭表示知道了,然後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凱瑟琳。其他三名考生也陸續從休息室各個角落站起身,往出口走去。

腦袋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我湊到凱瑟琳面前小聲說:「我是西組31號,可以讓我到競技場入口觀看他的比賽嗎?」我指著吉爾。

「可以啊~沒問題的~只要不影響流程,你想怎麼做都可以,英~雄~啟~人~~~」

全身的毛孔瞬間站立!我臉頰止不住地抽搐,「別、別這樣叫……」

她忽地勾住我的手,整個人貼在我的左臂上,手肘處傳來某種軟綿、富有彈性的感覺……

我們倆互相對望。她的臉離我好近好近,隱隱聞到甜甜的香味……她的嘴唇看起來好誘人……她朝我笑了笑,再把我的手臂拉得更貼近她的身體,剛才軟綿的感覺又來了,我的手臂整個都陷入了她的……

她的?

我低頭看向自己的手臂。

……

「哇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自覺地叫了出來,雙頰瞬間漲紅發燙,趕緊抽出左臂,可凱瑟琳卻捉得更緊,使我碰觸到更多不該碰觸的部位,情急之下我轉過頭去向好友求救。

他先是一臉錯愕,隨即噗的一聲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沒想到啟人你也會害羞的嘛,哈哈哈哈!」

「這樣靠近一看,你還真符合我心目中理想男友的形象呢。我更喜歡你了,英雄啟人~」

聞言,我用了生平最凶狠的目光瞪了吉爾一眼,再以眼神示意他趕快救我!但吉爾似乎不想這麼做,反而笑得更大聲。

他拭去眼角因大笑而滲出的淚,緊繃的肩膀垮下,呼出一口長氣,說:「託你的福,現在感覺沒那麼緊張了。」

我沒有要以這種方式舒緩你的緊張啊!

在我獨自尷尬的期間,另三名考生早已離開休息室,往各自的場地入口處走去,此時門口只剩下我們三人。

凱瑟琳舉起右手,左手依然用那軟綿的部位死死夾住我的左手臂,興奮地說:「走吧!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