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边境之录 - 消灭之者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11 7:41:25am

奇幻·玄幻


仿若无视了司湫语的报仇宣言,这突如其来的男人只是默默地看着他,然后就划出对于司湫语而言非常非常熟悉的术式图阵,那远比黑暗教廷还要黑暗的漆黑光芒已逐渐形成某种攻击,蓄势待发。

完全不怕对方的攻击的司湫语当下是张开了那银色的屏障把范围内的其余人外加范蒂雅这个狼魔女王给保护起来。他毫不畏惧地对上那不含一丝情感,没有任何温度的双眼,使用双手划出一个算是挺大又复杂,绝对需要耗费一定时间才能画完的术式图阵。

银白光芒闪耀,却不是很刺眼又不会太显眼的那种。淡淡的银白光芒,带着某种悲伤,逐渐成形。

只是司湫语正在专心绘制图阵的当儿,风巽刻离开了屏障,持着他的刀冲上去打算劈了男人。尤其,他身上带着满满的肃杀之意以及无法忽略的杀意与恨意。

风巽刻对男人保持着的,似乎只有纯粹的杀与恨。

那么,为什么风巽刻会如此强烈地要杀掉男人,又为何如此的憎恨男人?

“巽刻?!”身为风巽刻最亲近的好友,刘骐亚还真没想到他会有这么的一天。

“他这是怎么了?好像是跟那家伙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样子?”李少贞很诚实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反正那也是事实。

风巽刻的确是跟这个男人有着深仇大恨,而这个仇是源自于他最喜欢的叔叔,那个被人一击毙命的叔叔。如今见到了杀害叔叔的凶手,他是不可能放过对方的。

就算他毫无胜算,他也要搏一搏。

“……风葵孤儿院。”司湫语说出了这五个字的瞬间,基本上他们全都愣了好几秒,就连范蒂雅也不例外。

他们都知道风葵孤儿院,更知道大屠杀这件事,不过他们还不知道司湫语是风葵孤儿院的唯一幸存者,甚至还是唯一的目击证人。虽然……他们会死,全都是因为他。

“风……难道巽刻跟风葵孤儿院的院长风葵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但……为何他会对这来路不明的家伙……?”李少贞很努力地在分析着。

于是站在最前线,很努力找寻着机会出手攻击男人的风巽刻答道,“那个院长,是我的亲叔叔。这个男人,就是风葵孤儿院大屠杀的真凶。”

听到这个答案的人们都呆住了,也就只有司湫语啥反应都没有。他从一开始的不冷静逐渐冷静下来,一言不发地继续绘制他那复杂的图阵。

虽然他不太理解为何风巽刻会说风葵是他的亲叔叔,毕竟风巽刻的真实年龄与外表完全不符,但是风巽刻是真的想要杀了这个男人,这个为了磨灭自己的存在,不知是什么来历的男人。

“报上你的名来。”谭楚唯也准备了他的图阵却不急着出手,因为他们总得问清楚一些事情。

比如说……

为什么要屠杀整个孤儿院?为什么目标是司湫语?

男人毫无感情的冰冷眼瞳直直地看向司湫语再看了看一直拿自己没辙的风巽刻,接着他扩大了他的图阵。

“吾等为阻断失落历史回归之者,吾等为斩断失落牵绊之者,吾等为消灭失落历史之者。吾等,乃是消灭之者。”很轻、很轻的一番话却让他们有种骨髓凉透的古怪感觉。

消灭之者……这个男人自称消灭之者。但,他使用的代词是“吾等”,所以消灭之者并非只有男人一人,而是指某个组织。这个组织的存在,就是消灭失落历史,还有消灭与失落历史有着斩不断根源的失落家族。

风巽刻的身躯微微颤抖,眼神之中带着难以置信。

赶紧的他退了下来,来到司湫语身边。

“该死的消灭者。”

“巽刻?”刘骐亚有点担心似乎不太正常的好友。或者,应该说自从踏入这失落遗迹之后,这个好友就已经不太正常了。

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风巽刻隐瞒了很多他们所不知道的事情。

“神眷司,绝不能活着。”吐出如此冰冷的一句话,漆黑的雷击顺即落下。

所幸谭楚唯张开了冰雪结界勉强挡住了霸道的雷击。即使如此,他也撑不了多久,男人——消灭者的灵力在他之上,似乎已经远远超过满阶级术士,随时都可以秒杀像谭楚唯这种阶级的术士。

紧咬着牙关硬扛那些雷击,谭楚唯甚至吐了一口血,血丝顺着嘴角滴落在地上。

“谭老师!”看到谭楚唯居然吐血了,司湫语难免慌了起来。

“放心,我还能再扛一下下。”谭楚唯微微笑道,可脸色却越来越苍白。

看着谭楚唯那苍白的脸色,司湫语已经顾不上所谓的后果。注意到司湫语想做什么的风巽刻仿佛吓了一大跳,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罕见的焦虑。他连忙伸出手想要抓住司湫语,但人已经退出了结界范围。

退出结界范围的司湫语不知何时已经绘制好他那复杂绚丽的术式图阵,银白光芒闪耀,刺眼得让大家都睁不开眼,消灭者的术式更是被打断。

无数的古代与现代的数字符号漂浮在半空之中,银白的光线交错,许多的光点散落。巨大的图阵绘制的是神眷司的徽记,而站在徽记之上,正中央位置的司湫语头发都变成了银白色。

面容平静的他轻轻蠕动着双唇,无声念着发动这个前所未有,无人认识的术式。

风巽刻整个人可以说是呆滞在原地,因为他是唯一一个知晓那个术式的人。

不,消灭者也清楚知道司湫语所使用的是什么术式,要不然消灭者也不可能露出惊愕的表情。

“刘骐亚、李少贞,快点合力架起结界。”神色严肃的风巽刻立刻叫唤这两个城镇守护结界的人柱赶紧架起结界保护他们。

一听风巽刻这么说道,他们俩立刻架起了结界,谭楚唯也因此松了口气解除自己的冰雪结界瘫倒在地,还得靠明梓珩和范蒂雅扶起来站好。

消灭者也想要张开结界保护自己,但是他没有办法张开结界。

银色的光线不知何时包围了他,也限制了他的任何举动。

司湫语依旧平静,他很平静地看着消灭者,勾起了一抹笑。

咒语早已念完的他只需要站在原地,然后依靠自身的意念操控这个术式。于是,那些数字符号尽数冲了过去,被限制的消灭者只能被这些数字符号埋没。

“时滞杀、神眷之时。”

冰冷的字句,让术式格外的躁动。一条条刻满了数字符号的光带将消灭者缠住,仿若绷带般一圈又一圈地包裹起来。

下一刻,消灭者完完整整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