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边境之录 - 正式启程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13 12:58:45am

奇幻·玄幻


离开失落遗迹后,回到酒店休息就休息了差不多快三个月,司湫语的情况才总算稳定了下来。所幸的是在这三个月期间里还有友人们的陪伴,不至于无聊。偶尔他们就在西方边境到处逛逛,顺便结交一些外来的游客,甚至无意中认识了来自梦纳城的王级妖魔——待霄草妖,本体是美丽月见草的妖魔。

待霄草妖王夜舞晓得知司湫语灵力耗损过度,外加精神受创,二话不说就提供了各种帮助,甚至愿意自己的一部分身体作为药引,让司湫语可以更快好起来。

原本呢,司湫语要花至少半年的时间才能完全康复。先不说那耗损过度的灵力,精神受创才是问题所在。所谓半年时间,全是为了让精神康复,灵力方面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范蒂雅按照宣清凛所说的,在进入西方边境的失落遗迹后不允许跟着司湫语和谭楚唯出境,只待了二十来天便离开西边境回到东边境去管理她的狼魔群。

这一天,就如往常的夜舞晓跟着不知为何跟他较要好的刘骐亚跑来找自己玩。

“你们俩感情也太好了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司湫语是没有别的意思,他就是觉得这一人一妖魔感情真的好过头了。

“有吗?我跟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啊~~”刘骐亚满不在乎地回道。

仔细一想,司湫语也就笑了笑。的确,刘骐亚真的跟每一个人,每一个妖魔的感情都很好,也不知道是他的亲和力太强还是什么,总之大家都特别喜欢他,还会跟着一起打闹捉弄别人什么的。

“其他人呢?在做学生会的报告?”司湫语转而问起了不在场的另外三人,并没有询问谭楚唯的去向。

因为谭楚唯已经整整三个月不在自己身边,他押着珍妮回到分协会处理这个黑暗教廷的成员,可能有事情绊住了他,所以一直都没回来。

“是啊,他们都在写报告。”

“我记得你也是学生会的……”

“呃……嘿嘿~~”

刘骐亚的笑容出卖了他,让司湫语都无言了一下下。不过,这事情毕竟不是由他管理的,所以他也就不过问。

在旁的夜舞晓无奈笑了笑,旋即把制作好的药物递给司湫语,盯着他好好地把药吃下后才坐在一边,二人一妖魔就闲聊起来。

然后夜舞晓就提起跟自己一样也是植物型的妖魔——蓝叶玉簪妖王蓝霑。

“蓝叶玉簪妖王失踪?”司湫语惊讶不已。

“其实不只是蓝霑失踪,还有一些魔族和妖族也莫名失踪。我记得从四年前开始,就已经有这种情况出现。不过,好像只有原本失踪的狼魔女王奇迹回来,其余的不知所踪。”

闻言,司湫语沉默了一下下。他当然记得四年前的事情,接着才想起狼魔女王失踪的事情有蹊跷,还有他到现在都还不清楚范蒂雅是怎么失踪,又是怎么受伤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于是司湫语就把这件事说给夜舞晓听了,让夜舞晓听了后都深感惊讶,却也同样的无法理解这种怪异的情况。

“喂,夜舞晓,你为什么要把妖魔分成魔族和妖族?”刘骐亚忍不住问道,因为夜舞晓确实没有用“妖魔”自称,而是以“妖族”自称。

要不是刘骐亚好奇一问,司湫语还真没发现夜舞晓的“语病”,于是就跟刘骐亚一起盯着夜舞晓看,似乎是希望他能够好好回答自己的这个问题。

结果夜舞晓叹息一声,“‘妖魔’本就是你们人类擅自创建出来的词,我们实际上是分成妖族和魔族。妖族和魔族并非相同的种族,就拿狼魔和骨魔来说,狼魔和骨魔是魔族,待霄草妖和蓝叶玉簪妖是妖族。”

“原来如此……难怪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找到的记载都没用过‘妖魔’一词,而是以‘妖族’和‘魔族’这两个不同的词来代替。”司湫语总算明白那些竹简上所使用的词语的意思。

估计某个家伙早就知道这件事,但却没有说出来,想必是要由他自己去发现的吧?

之后他们又继续讨论失踪还有为何狼魔女王失踪后却又回得来的事情,最后讨论不出一个好结果,就干脆的三个一起去外边溜达溜达。

反正司湫语已经康复了,可以到处逛逛,当做是在散散心。

“话说,你何时出发?”刘骐亚不经意地问道,因为他知道司湫语不久之后就要出境,离开鸣初城去世界各地寻找失落遗迹。

“要等谭老师回来才能出发。凛说我必须跟谭老师一起行动,虽然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凛这么坚持。”无奈耸肩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司湫语已经有点挂念他的养父了。

怎么都过了三个月还没回来找自己啊?

“凛……是指宣清凛吗?那个总是自称二十四岁但外表像个十六、七岁,永远都是见习初级一阶术士的宣清凛?”夜舞晓脸色怪怪的确认着所谓的“凛”是指何人。

愣了一下,司湫语点点头,“嗯,就是那个该死的宣清凛。”

“噗,果然就算是人类也觉得他很可恶吧?但是他很受大家的爱戴,毕竟……他是最特殊的存在。”夜舞晓似是有感而发地说道。

司湫语不予置评,却非常赞同夜舞晓。

唯一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的刘骐亚下意识的觉得不要多问那个名叫“宣清凛”的人是谁,大家继续逛着逛着,直到黄昏的到来。

即将西沉的太阳,愣是替他们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回到酒店大门之时,司湫语看到了谋道熟悉的身影,立刻高兴得直接冲上去,扑进对方的怀里。

“谭老师!你总算回来了!”

“……小语,你要不要先松开手?很多人在看?”

“我不要~~~”

“拜托你别用凛的语气跟我对话……我差不多连续三个月要成天跟他面对面,听到这样的语气就好想哭。”谭楚唯真的很想哭。

“凛不是在总部的吗……”司湫语满脸黑线。

“他偷跑出来,然后水竹气得……呃咳,总之有一段时间凛不会再乱跑了。”谭楚唯自动消音了某部分,毕竟那种事情说出来也挺尴尬的。

司湫语也不是不知道宣清凛和柯水竹之间的关系,只能干笑几声。

向刘骐亚和夜舞晓道别之后,他们就回到房里好好谈谈下一步。

“明早出发?”

“凛说尽快出发比较好,要不然会被很多事情绊住。还有……要记得顺便把待霄草妖王给带上,这是他在我离开前顺口补上的。”谭楚唯用着充满无奈的语气说道。

司湫语却在听到这番话后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开始思考宣清凛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会遇上待霄草妖王。谭楚唯还在那边抱怨说要上哪儿去找待霄草妖王之时,司湫语便告诉他夜舞晓就在西边境。于是,谭楚唯无语了。

翌日,司湫语和谭楚唯毫不意外当他们整理好行装退了房踏出酒店就看到早就在等待他们的夜舞晓。就算没有司湫语的介绍,谭楚唯也能知道会在这边等待他们的,除去另外四个人,也就只有这个陌生的美丽青年最有可能就是待霄草妖王。

“又要说再见了呢。”李少贞有点不舍地说道。

“总会再相见的。虽然,我们多了个新伙伴一起上路。”司湫语很温柔地安慰道。

“夜舞晓你要好好照顾小语哦~~”刘骐亚还是那么的不正经,但语气之中带着“珍重”的意思。

“我会的。”夜舞晓用力地颔首,保证会好好照顾司湫语。

“珍重。”明梓珩只能说这两个字。

“……”风巽刻直接用省略号表示自己的道别之意。

于是,司湫语和谭楚唯外加新加入的伙伴待霄草妖王正式启程,继续司湫语所肩负的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