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八十一、八十二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31 7:03:23pm

奇幻·玄幻


1-81

不理會劍靈,厄臨繼續看著傲炎,他還在開新的嘗試,在失敗暴怒時抓著扯鈴亂甩,等到傲炎累了,休息的時候,厄臨繼續跟傲炎聊著天,聊著聊著,又聊回了那個話題。

「哥哥,你也想變成像父王那樣偉大的人嗎?」傲炎問,看見厄臨搖頭,有些困惑:「可是母后告訴我,每個人都要像他的父親一樣,尤其是父王這麼偉大,每個孩子都要跟父親一樣才對。」傲炎一臉責備的樣子,活脫脫就是銘泌平常在教訓他的時候的樣子,讓厄臨看了哈哈大笑,笑累了,才搖頭歎息。

「因為,哥哥不適合成為像父王那樣的人,如果小傲炎想跟父親一樣,哥哥以後就跟外公一樣,你覺得怎樣?」厄臨的手下優勢可不少,老早就把很多事情查的清清楚楚,當然包含著刃的工作,當下隨口說說,也不排除真的這樣做,就看傲炎怎麼反應了,這就像是職業病一樣,說出口的話就是簽了契約,簽了契約就要執行,亡靈聖者的職業病,想來也好笑。

「好啊!」傲炎笑瞇瞇的點頭,厄臨看他玩的累了,天色也暗了,宮外侍女探頭探腦就是不敢進來,上次被嚇的到現在還心有餘悸,這座夜宮絕對是許多宮女的噩夢,厄臨把人交給她帶走,見到她鬆了口氣後的模樣,厄臨心中暗笑,一回頭,就看到瑟西拿著剛才交談用的紙看著,厄臨立刻瞇起雙眼,心中怒氣高漲。

「別生氣別生氣,我是來告訴你,新年要記得回公爵府來,一定要喔!」瑟西看見厄臨這樣,哪能不知道他生氣了,連忙開口。「至於這個,我什麼都沒看到,不過外公要說一句話:別擔心,有外公在,沒人能傷害你的。」雖然紙上只是孩子的對話,但想想就知道為什麼厄臨會這樣說,這座宮殿明明是家,為什麼卻讓他這樣恐懼、不安?

厄臨點頭,表示知道了,輕輕的把紙張收好,瑟西看著他把東西全部撕碎後,把他拉起來放到自己肩膀上,直接帶出宮殿去。

到大街上、酒館中,聽著吟遊詩人唱著冒險王的傳說,大口大口的吃著牛肉派,老人豪邁的吃法吃的滿臉油漬,厄臨認真細緻的吃法讓人感覺起來就是嚴謹而莊嚴的一幅畫,同一張桌子上截然不同的畫面調合在一起。

驚濤,踏浪而來

藍衣海子,持戟迎敵

破封而入,攜帶天之聖光降臨

深幽,靜默山林

劍嘯四起,眾獸折伏

領劍傲,劍之鋒芒直指罪惡

黃塵漫天,空漠荒絕

鷹鳴,箭落

困於無邊枯骨,握弓,削骨成箭

清音響徹,戰吼驟停

豎琴、迷霧、幻夢

歌詠者,於弓後唱出平息之聲

鼓譟哀鳴,夜聖音

鼓譟哀鳴,夜聖音

鼓譟哀鳴,夜聖音

邊城,持盾

守衛家園,城破之日

悲鳴之刻,無盡白骨如浪襲來

寂靜高塔,晝夜無分

一杖一卷,一世一生

豈知離塔之日,雷鳴之際

眾王齊……

1-82

聽著吟遊詩人緩慢的唱腔,金屬琴弦帶著一種錚錚的感覺,竟給人一絲金鐵交鳴之感,在這熱鬧溫暖的酒館中帶來一絲絲屬於冒險的氣息,兩人吃著食物,不發一語,突然有人請瑟西離開,酒館老板抬手點頭,瑟西一離開,一個服務生走過來,對著厄臨說:「小朋友,你爸媽呢?家長呢?不要隨便跟陌生人走,知道嗎?快點回家去,那個人我們老闆會處理。」

那個人?該不會是指瑟西吧!厄臨突然有些想笑,輕輕搖頭站起來,走向櫃檯,就看到老闆拉著瑟西不讓他走,還苦口婆心的勸著:「老大爺啊!你年紀都這樣一大把了,不要做這種誘拐貴族家孩子的事情,連累了家裡也不好,若有困難我還能幫的上一點忙。」

「老闆,那真的是我孫子。」瑟西快瘋掉了,這個老闆人也算好,讓瑟西硬來也不是,被抓著也不是。

「老大爺,我看過的人多了,誰是什麼人一看我就知道,那孩子身上的衣服可不便宜,絕對是貴族家的孩子,聽我的勸,還是趕快把孩子送回去,隨便說個理由,不要繼續下去了。」

「我這身衣服就不好?」瑟西已經瘋掉了!

「不是啊!看你剛剛吃東西,老闆我就知道你是在外面跑的,怎麼可能是貴族呢?」老闆還想繼續說下去,厄臨已經走了過來,老闆生氣了:「小曉,不是叫你趕快把孩子送回家去?怎麼還讓孩子過來了?」

「老闆,我怎麼說他都沒反應啊!」女服務員哭喪著臉承受老闆的責難。

厄臨走過去看著瑟西窘迫的表情,嘴角先是微微勾起,最後實在忍不住了,開始無聲的大笑,看著那笑出眼淚的無聲狂笑,瑟西滿臉尷尬:「混小子,還不趕快跟他們解釋!」

厄臨看著他,張著無辜天真的大眼,拿出紙筆在上面畫上一個小小的瑟西正在看著紙的畫面,確認瑟西看到內容後,迅速轉身離開,氣的瑟西火冒三丈,厄臨竟然趁著這種時候報復他偷看他跟傲炎的筆談,真是白疼了這個混小子!

生活就這樣快樂的過去,有些爭吵,有些妥協,瑟西在的這段時間厄臨很開心,開心到幾乎忘記自己的逃離計劃。

年,瑞雪,落成滿地的銀,初次在這個時節走在滿是人潮的大街上,異界的年與家鄉無異,那種程序上的熱鬧底下,是否也是一樣的落寞孤寂?想著這難解的謎,厄臨笑著搖頭打發在路上的時光。

難得可以出門來,厄臨鬆了口氣,平日雖然靠著瑟西給他的令牌,但厄臨依然不喜歡出宮,每次後方跟著的人們總是要看著他步入公爵府才肯散去。即使他已經進入公爵府,外面還是充滿著護衛,讓他想跑出去還要花上不少力氣。

但這次藉著新年的人潮,還是孩子的他就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到街上去玩,混在人群之中除了給他安全的感覺,也有著難得的放鬆,厄臨突然愛上了酒館中的歌者,這個世界稱他們為吟遊詩人,唱誦著各種故事,神、人、歷史、英雄,雖然這些都可以在書本上找到,但聽著那優美的嗓音,叮叮噹噹的琴聲,竟也是一種美,什麼時候,他也學會了感受美麗?是這個時節帶給他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