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血狼魔王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14 11:50:44am

奇幻·玄幻


血腥味扑鼻而来,浓厚得让人感到一阵晕眩却又不得不保持清醒,以免被袭击,到时候即便是求救亦不会有谁会好心过来救他。幸好他实力不错,可以跟王级妖魔对抗,但眼前这个他还真没把握。

根据宣清凛的描述,他眼前的这位血狼魔王是一种嗜血的狼魔,跟范蒂雅完全不是同个次元的种族。以魔族来说,血狼魔王:哈奇夫倒是符合魔族该有的特征,只是他那嗜血过度的性子让其他魔族退避三舍。

先不说这个,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如果哈奇夫知晓钥月白在此的话,钥月白恐怕会有性命之忧。虽说即使落到哈奇夫手中是不可能会被弄死,但也跟死没什么分别。

刚毅的脸上,鼻子动了一下,哈奇夫伸舌舔了舔自己的尖锐虎牙,似乎是嗅到了什么而兴奋起来,邪异的血红兽瞳锁定在某处,甚至准备冲过去。

司湫语心里暗道不妙,立刻划出火属性的术式图阵,干脆点使用“灿焰陨落”,让一颗大火球如陨石般坠落砸在哈奇夫身上。

岂料哈奇夫竟然亮出他的血色狼爪,交叉划破火球,丝毫不畏惧司湫语施展的任何术式,表情极为狂傲。

一颗心沉着的司湫语倒退了好几步,想要掏出通讯器联络谭楚唯赶紧把钥月白给藏起来,但他很笃定他的速度不够哈奇夫快。这一次,他是真的遇到一个比起黑暗教廷还要麻烦、危险的家伙。

“打个商量吧!”

闻言,哈奇夫倒是停下了攻击,好奇地盯着这个长相不错,灵力也很充沛的人类少年术士,倒想看看这少年有何打算。反正,他一点都不怕猎物跑掉,因为迄今为止从未有过猎物从自己的手中溜走。

哪怕是那些满阶级的术士都拿他没办法,更别说眼前这个少年说不定都还没满阶级的,绝对打不过自己。

“你倒是说说,你能跟我商量个什么?”哈奇夫真心觉得这个人类少年术士真的很特别,就如同那位他执着很久,与其余妖魔格外不同的月白狐妖王般的特别。

“月白狐妖王。这个、总可以商量吧?”司湫语豁出去了,要想保命就只能用话题转移对方的注意力。他已经悄悄地使用通讯器联络谭楚唯,也很有把握哈奇夫绝对不会发现他暗中做了些什么事。

果然,哈奇夫被他的话题转移了所有的注意力。可见得哈奇夫对钥月白异常执着,而这份执着或许就是哈奇夫唯一的弱点,但绝对不能经常用这种手法对付他。

天晓得这疯子会做出什么事情。

“他、在、哪、里?”

“火气别这么大,他很安全。”司湫语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有点怕这位血狼魔王。

“呵……别想骗我,人类。”

“血狼魔王,我就算向天借十万个胆都不敢骗你好么?再说了,跟你作对的话我也是找死而已,不是吗?所以啊,让我们好好谈谈人生……呃,或者应该说……魔生?”

“不要废话那么多!告诉我他在哪里?!”

某种嗜血感涌上心头,司湫语当下脸色也变得不太好。即使如此他也得撑下去,至少也要撑到谭楚唯赶到这儿,协助自己再不就是救他离开这地方。

完全失去耐心的哈奇夫发出了一声狼嗥,刺耳得让司湫语双耳流血,耳朵疼得差点倒在地上翻滚。他紧紧捂住耳朵,痛苦地看着哈奇夫。

一咬牙,司湫语也无法继续藏着掖着,他迅速划出银色的术式图阵,再张开银色屏障隔开狼嗥攻击,专心致志地绘制他的图阵。

“时轮撚杀!”

“什——”

哈奇夫瞪大双目地看着司湫语的银色术式图阵,当下直接化为原形——血色狼毛覆盖了庞大身躯,泛着血色的锐利狼牙,血色的兽瞳充满了杀气。

“我想,你应该是觉得我这年纪顶多就是中级或高级的术士,对吧?”司湫语一边微笑,一边继续绘制下一个图阵。

“满阶级术士……”血狼魔王是彻底被激怒了,但不知为何它不太敢靠近司湫语张开的银色屏障。

“而且还是被赐予荣誉之称的哦!”

此言一出,血狼魔王更加不敢小觑司湫语,再加上这种从未见过的银色术式图阵,那爆发出来的力量更是令它不敢靠太近。

就在血狼魔王盘算着要以命搏命打破银色屏障咬下司湫语的脑袋之时,六瓣雪花飘飘,冰蓝的雪晶成了漂亮的点缀饰品。冰冷的凉意几乎渗透肌肤,血狼魔王也感到了某种危机。

看到六瓣雪花以及冰蓝雪晶,司湫语便知晓谭楚唯已然赶到,只是不晓得躲在哪儿偷袭血狼魔王,替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逃离此地。

趁着血狼魔王的注意力被转移的当儿,司湫语悄悄地布置好他的“时殗冰蚀”,留下银色屏障就找地方躲起来,暗中观察血狼魔王。等到血狼魔王重新把注意力拉回来之时,它便发现猎物不见了,气得跑过去,不偏不倚地踩在银色的术式图阵之上。

银色冰锥瞬间从图阵里射出,贯穿了来不及闪开的血狼魔王的身体,好几处都淌血。

“吼!!!!!!!”

惨叫声,不绝于耳。

这会儿司湫语已经逃离了血狼魔王的范围,逃出了这小林子跟谭楚唯汇合便迅速离去,同时也不忘通知协会这件事。不过,按照这情形看来,血狼魔王可能会对若月城不利吧?

要知道司湫语可是重创了血狼魔王,算是彻彻底底的把那只魔族给激怒。

直接回到酒店后,谭楚唯辛苦点跑去协会通知其他人要留意血狼魔王,而司湫语则是回房。

看到钥月白在自己的房间里,而且还是以半妖状态坐在床上发呆的他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意外,仿佛老早就知道钥月白一定会待在自己的房里。

“钥月白……哈奇夫被我重创了。我想,我会被盯上吧?”用着有点无所谓的语气说出这番话的司湫语疲惫地坐在钥月白身边,顺手摸摸那柔软的狐尾。

一听司湫语居然重创哈奇夫,钥月白整只妖吓了好一大跳,一脸难以置信地瞪着他。

“你……你真的、真的重创他了?这不行啊!要是把他给激怒的话……这个城镇恐怕会……”

“喂喂,不是吧……他有这么大的本领吗?”

“别小看那只血狼魔王啊!!他是变异的魔族,整个血狼魔族也就只有他一个,就像我也是月白狐妖族唯一的月白狐妖!”

经钥月白这么一说,司湫语顿时感到自己真的是闯大祸了。要是那只血狼魔王真的发狂了……那么这个若月城恐怕保不住。但他却不觉得哈奇夫会屠城,至少他的直觉告诉他不会发生屠城事件。

结果司湫语还是按捺不住想要回去看看哈奇夫的状况,钥月白担心司湫语会有危险,再加上他本身可以稍微压制哈奇夫,只好硬着头皮跟上去,当做是帮忙。

钥月白是真心喜欢司湫语这个人类朋友,虽然他们相识的过程有点糟糕。

当谭楚唯报告完毕回到酒店时,房里已空无一人。下一刻,他就扶额直接掏出通讯器联络某些人。

先把能够帮上忙的人给凑齐再去找那个混小子还有不知死活的月白狐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