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故友到来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14 12:49:04am

奇幻·玄幻


处理好待霄草妖王夜舞晓的事情后收到来自司湫语的讯息之时,谭楚唯真的很无语却也还是连夜上路来到若月城,找到了他落脚的酒店,一进房间便看见床上躺着司湫语,沙发上躺着一只纯白的狐狸。

好歹也是个享有荣誉之称的特级十阶术士,谭楚唯一眼就认出这只狐狸绝非普通狐狸,而是与一般妖魔不太一样,可以修成正果,羽化登仙的狐妖。

早就注意到有人闯入房里的钥月白睁开了月白色的眼瞳,瞅瞅来者何人,于是就直接化形成人,但不晓得为何每次都没法好好地收起狐耳和狐尾。所以他又维持了半妖状态,九条尾巴颤动着。

“……月白狐妖王。”

“呜……难道我很好认吗?为什么你也能一眼就看出我的种族啊!”钥月白实在搞不懂为何自己都没有说过自己是哪种狐妖,然后对方就认出来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人类术士为何能够一眼就认出他是月白狐妖,因为协会里有个记载妖魔的资料本,上面有特别提到月白狐妖王是唯一拥有九条尾巴的狐妖,眼瞳则是少见的月白色,以及化形成人总是失败变成半妖的妖魔,恐怕也就只有这个明明修为很高的钥月白。

轻咳了一声,谭楚唯原先是想让钥月白轻点声,但司湫语已经醒了,于是作罢。

打着一个大大的呵欠,司湫语毫不意外当他看到谭楚唯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他比较感兴趣的反而是钥月白。这算是他第一次看到活了一万年但化形成人总是失败的妖族,还有就是这个妖族实在蠢萌。

“走走走,去吃早餐~~”司湫语去盥漱之后,一出来就看见不知为何已经聊起来的谭楚唯和钥月白,接着就朝着要去吃早餐。

“待会儿去协会一趟,听说第一家族的继承人捡了个被自个儿的契约召唤师波及的少年。”谭楚唯倒是不忘把昨天收到的消息通知司湫语,而这件事也确实必须通知他。

“为啥我得去?”

“……检查报告出来后,证实那位少年跟你一样。小语,你应该很清楚我在说什么。”

闻言,司湫语愣了好一会儿,旋即皱着眉头也不知在想什么。他接连询问那个少年的检查结果,得知对方的属性是稀有的音乐属性已经其姓氏之后,很笃定那个少年跟自己一样。

另一个失落家族的后人,情况跟他如出一辙,都是仅存的后人,其家人都已经不在。

后来吃过早餐的他们跟钥月白暂时分别去了一趟若月城术士管理分协会跟那个少年见面,司湫语很惊讶对方居然是一年前所认识的西隅高校不良头头——“孤独黑狼”迟明音。

老实说,这名字跟那外号非常的不相衬,天晓得那外号到底是谁取的。

解决了迟明音的事情没多久他跟谭楚唯就到了之前约定好的地方找钥月白,他们三个约好了要调查一下司湫语和钥月白是如何从梦纳城来到若月城。至于原因嘛……

梦纳城和若月城相隔一个城镇,这两个城镇之间可是还有一座异溪城,他们现在的情况是……横跨了一座城镇,来到了若月城。

就算是谭楚唯连夜赶路过来,也是用了传送阵才勉强赶过来的。他们俩却连用都没用到就这样跑到若月城,这怎么想都好,实在很不对劲。

茶楼里,桌上摆着一盘六颗白色馒头,三杯热茶,但他们三个都没有喝也没有在吃,纷纷思考着如何横跨一座城池来到若月城的事情。

就在此时……

“小语~~”熟悉的尾音从后头响起。

几乎是一瞬的时间,司湫语很自然地就避开了来自后头的拥抱,很平静地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那个很直接坐在他原本的位置上,外表永远十六岁左右实际上年龄不详总是自称二十四岁的特殊见习初级一阶术士宣清凛。

满脸黑线走进来的灵竹术士柯水竹咬牙切齿地瞪着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又溜走的某家伙一眼后,倒也不忘跟司湫语和谭楚唯打招呼,最后视线落在钥月白身上。

“咦……?怎么我觉得你好眼熟?”微微歪着头,钥月白好奇地看着宣清凛。

只见宣清凛微微一笑,“月白,咱们好久不见啦~话说,哈奇夫没对你怎么样吧?”

岂知钥月白整只妖脸色苍白地站起来,浑身颤抖着,蠕动着双唇却说不出一个字儿来。靠近他的谭楚唯可说是吓了一跳,连忙安抚情绪突然不太对劲的钥月白,然后又看了看一脸自责懊悔的宣清凛。

“哈奇夫?这名字听着很耳熟……”司湫语总觉得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这个名字,但一时间想不起来。

“血狼魔王……比起狼魔女王还要强上一倍的魔族。”宣清凛淡淡地回答了司湫语的疑惑。

“为什么钥月白看起来很怕他?”毫不容易让钥月白冷静下来的谭楚唯直接询问很显然知道某些事情的宣清凛。

再说了,方才也是宣清凛的错,所以也必须让他亲自解释一下。

略略迟疑了一下下,宣清凛轻声一叹。他把柯水竹叫过来把钥月白给带出去溜达一会儿再回来,很显然是要支开钥月白。无奈柯水竹也只好听他的,反正这里还有两个人可以帮忙看着他。

见柯水竹把钥月白带走之后,宣清凛也就喝了杯热茶,开始说起了血狼魔王哈奇夫和月白狐妖王钥月白之间的秘事,听得他们俩都怔住,久久未能反应过来。也难怪钥月白会突然间露出那种恐惧的表情,哪怕钥月白的修为可是在哈奇夫之上。

活了万年之久的妖魔并不多,雪虎魔兽算是其中之一,只是雪虎魔兽情况特殊,不完全是妖魔。

“先不说这些……凛,你不是应该还在辉启城的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谭楚唯先将钥月白的事情抛之脑后,转而询问宣清凛和柯水竹出现在若月城的事情。

按理说这两个人不是应该还在辉启城的吗?

再说了,辉启城距离若月城至少有万里路,从那里来到这儿需要花上至少三天的时间。哪怕是传送阵,也不可能轻易就抵达这儿,因为若月城的防御结界过于强大,即使使用传送阵也无法直接踏入若月城,就连边境都进不了,顶多就是被传送到靠近若月城或若月边境的某个地方。

这个问题,宣清凛很巧妙地转移开来,很显然他不愿意透露自己是如何办到从短时间内跑到若月城来的事情。

“咱们就先聊到这儿,有机会再聊。”宣清凛起身,在司湫语和谭楚唯盯着之下一起踏出茶楼,刚好柯水竹自个儿走回来。

“钥月白呢?”见钥月白不在,司湫语关心地问道。

“他说你会知道他去哪儿。”柯水竹直接转述钥月白拜托他传递的话语。

于是司湫语和谭楚唯也就了然,因为他们确实知晓他上哪儿去,也晓得要去哪里等他。而宣清凛和柯水竹先走一步,他们俩还得去若月城这边的协会一趟。

趁着他们还没走远,司湫语忽然叫道,“去看看迟明音,他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闻言,宣清凛摆摆手。

所以说,即使迟明音的事情还没上报给总协会那儿,宣清凛也会知道他的事情。司湫语并没有多言,毕竟他跟其他人一样,深晓宣清凛的本事。

目送宣清凛和柯水竹离去之后,司湫语和谭楚唯便分开去调查失落遗迹。反正都来到一个新的城镇,那么就顺便调查呗。

只是司湫语在调查的当儿,好巧不巧偏偏就遇到了麻烦,哪怕他早已知晓这儿有危险却还是继续调查这个地方。明知虎山行,偏向虎山行,司湫语这样根本就是作死。

所谓的危险,指的便是……血狼魔王哈奇夫就在他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