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误入若月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13 7:07:03pm

奇幻·玄幻


月夜之下,沙沙作响的树丛忽地窜出一道影子并迅速跳进草丛里隐身。接着,又有什么缓缓地从树丛里走出来,伫立在月光之下似笑非笑地打量这四周,最后目光锁定在方才那东西隐身的草丛。

拉开挂在身上的斜挎包包的链子,他伸手进去从里面掏出一把折扇,“刷刷”一声打开扇子迳自为自己扇风,一边很有耐心地等着那躲起来的家伙自动现身。

他很有把握对方会自动现身,毕竟他手中的折扇对于对方而言相当重要。

现在,他更是擅自用来扇风,想必可以气死对方。

打开的折扇上,扇面绘制的一幅风景画,但这风景是从未见过的景色,而右下角有几个朱红字迹,用的还是古代文字。不巧的是,他擅长解读古代文字,因为他精通古语。

失落历史的相关文献与记载,目前为止都由他这小年轻负责,试问这扇子上的古语他又怎会不晓得。正因为这把折扇来头不小,他也很想知道扇子究竟从何处来,故此捉弄一下折扇的主人。

没想到那个主人胆小如鼠,一看到自己就跑得没影子,害他从另一个城市追着跑到这不知道什么地方。

司湫语叹息着,最后把折扇轻轻地放在地上,退出十步。

“好啦好啦,我还给你就是了,显得我像是在欺负老人。”

就单单只是这句话,躲起来的折扇主人立刻暴跳如雷从草丛里窜出来,借着月光化形成半人半狐,龇牙咧嘴地瞪着他,同时也不忘把折扇捡起来护在胸怀之中。

微微勾着一抹笑,司湫语的表情写满了“终于把你引出来”,一副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长相妖媚的美丽青年的头发里长着一对毛茸茸的白色狐耳,淡色的短发十分柔顺贴在脖子和脸上,身后的九条狐尾微微颤动,也不晓得究竟这只狐妖青年是害怕还是兴奋又或是恐惧等等的。

身为月白狐妖王的他此时此刻实在狼狈不堪,就因为他遇上了最近在他们妖魔之间流传的一名奇特人类少年术士。与这人类少年术士纠缠了好几天的他是为了夺回不小心弄丢的重要折扇,结果就跟这术士纠缠起来,甚至被迫边逃边想办法把东西夺回来。只是他不明白为何司湫语并没有真正动手,仿佛只是逗着玩。

“你究竟有何目的?夺我扇子又想做什么?”

“因为扇子看起来已经有万年之久了,所以我就怀疑这是不是赃物。”

“去你的这哪是赃物!这是我亲手制作出来的耶!”

“哦……真的吗?”司湫语一脸不信任,毕竟扇面上留有名字,而且那还是个人类的名字,绝非出自于一只狐妖的手笔。

气急败坏的月白狐妖王跺跺脚,修长白皙的手指紧紧抓着怀中的折扇,然而即使他如此用力也不会把折扇给弄坏,似乎这折扇有特别之处。

折扇,真的是由月白狐妖王起手制作出来的,只是扇面上的风景画倒不是他的手笔,而是昔日人类好友替他绘制的,上面还有那位好友在病逝前以精血写下的名字。

“不信拉倒!扇骨我做的,画是朋友绘的!”

“……月白狐妖王……你活了一万年啊……”司湫语眨眨眼,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让月白狐妖王的心“喀噔”一下。

“为、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活了一万年!?我应该没有暴露不是吗?没有暴露吧我?”月白狐妖王有些慌乱,那表情还挺可爱的。

此时司湫语可以很笃定这位月白狐妖王是个虽然活了一万年,修为也是一万年,但实际上非常单纯的妖魔……更正,是妖族才对。

“那幅画有写时间,我刚好是古语方面的专家呢。”司湫语露齿一笑,旋即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司湫语。”

“司……?神眷司?你是神眷司后人?”月白狐妖王眨眨眼,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看来你晓得神眷司的事情呢。不知,你能不能告诉我更多有关我家族的各种事迹?”司湫语倒是挺开心遇上了知晓他家族的妖族。

过去了两个多月,他是找到了更多的失落遗迹,但可惜资料不齐让他都有点懵了。再加上原本暂时跟自己游走世界各地中的待霄草妖王出了事情,亦师亦父的谭楚唯只好先帮夜舞晓,而他自己就随意。

捡到那万年折扇只是个偶然,于是也很偶然的就遇到这位月白狐妖王。

是说……他好像跟某些妖族或是魔族的王特别有缘?

“真要说的话,神眷司的事情去问范蒂雅不是比较好吗?狼魔一族跟神眷司比较熟,我月白狐妖族倒是不怎么熟,而也只有我才晓得神眷司。”放下了戒心的月白狐妖王收起了狐耳和狐尾,站在月光下静静地看着司湫语如此说道。

“范蒂雅说她不清楚,只告诉过我狼魔一族曾是神眷司的契妖……”司湫语皱着眉头说道。

“不可能的啊,范蒂雅跟我一样都活了万年,怎会……不,不对……难道是记忆封印?”

“记忆封印?”司湫语可是很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重点。

“是啊,记忆封印。老实说,我的记忆也有点问题,老是不记得万年前的事情,只记得失落家族有哪些。我想,万年前绝对是发生了某个大事件,导致我们妖族和魔族都受到牵连,记忆也可能是在那个时候被封印又或者是弄丢了。”

月白狐妖王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眼神非常认真。司湫语不知怎么的就相信了,哪怕他知道狐妖通常很狡猾,但是他打从心底就觉得月白狐妖王与众不同。

于是一人一妖缓缓走出这树丛……好吧,这是树林。然后,他们俩都愣了好一会儿才回神过来,月白狐妖王甚至满脸黑线地看向站在自己旁边,一脸尴尬的司湫语。

嘛,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他们俩居然跑到了其他城镇,虽然这不过是个其他城镇的边境。

稍微观察了一下四周,司湫语便掏出在上一个城镇砸钱买下的新款触屏手机,定位查询自己的位置后,倒是惊讶了一下下。

“钥月白,那个……我们现在是在若月城的边境。”

“……为什么我们会从梦纳城跑到若月城的边境……”

“初步估计是误入传送阵……唉唉,我先通知一下我的伙伴,免得他担心。”司湫语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先通知另一个同伴先会比较好。

用通讯器发了个讯息出去后,司湫语和月白狐妖王钥月白一起穿过这个边境森林,终于踏入城镇之内。

不是很亮的灯光之下,寂寥的街道显得阴森森,像是随时都会发生灵异事件的样子。他们俩倒是不太在意,找了个酒店开房休息。至于柜台的人那一脸狐疑的表情,他们自动无视。

嘛,钥月白太漂亮了,又是两个男的,再加上只开一间房,柜台的人产生某种误会也很正常。

首先,去洗澡,然后……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