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39、40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5-13 8:51:41pm

奇幻·玄幻


       「原本殿下中意的平武雖然不錯,但是不利於安全上的防禦,雖然殿下並不在意,但您是旋靈國的王子這件事情是無庸置疑的,基於最基本的安全考量,改為就讀皇武是必須的,同時,莫公爵安排了一隻小隊的人手交由您調度,他們同時持有刃以及皇家衛隊的雙重資格,在旋靈城中大多數的狀況都應付得來,是不可多得的好幫手,若是有空閒,將由屬下帶您過去與他們會面。」祈冷看見厄臨興致缺缺的樣子並不意外,不過斟酌過後祈冷決定將另外一件事情也告訴厄臨。

  

       「另外,景于,就是那位在皇宮中負責養馬的奴僕,莫公爵也出資讓他進入皇武來就讀,他是弓箭部的,莫公爵並沒有告訴他您的身分,但由於他也是皇宮中的人,知道一些您的身分,希望他能夠成為您的附庸或者是追隨者。」

  

       厄臨瞪大的雙眼,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會扯上景于,這個人叫做景于這件事情他早就忘記了,更別提他到底是幹嘛的,這個人完全不在他的生命中,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時候,由莫來當橋梁?附庸或者是追隨者更是笑話,整個皇城裡面根本不會有人希望他有附庸或是追隨者吧!就算只是一個倒沒被莫知道的平民,一點身分地為也沒有的無名小卒。

  

       ”這件事情為什麼會跟他有關?”厄臨連忙追問,但這問題問完之後,傻眼的卻是祈冷。

  

       「殿下不是很喜歡這個人嗎?」

  

       ”誰說的,這個人的名字我都差不多忘了,怎麼可能很喜歡這個人?喜歡那匹馬倒是真的。”厄臨給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那……需要請他離開嗎?」祈冷努力的不露出任何失了儀態的表情,繼續問下去。

       “不用,誰叫舅舅這麼愛亂來,跟小舅舅說那筆錢休想我會出,還有,亂請人這種事情也休想我會認,沒跟我談過哪怕是一隻螞蟻我也不會收。”厄臨喝了一口茶,慢條斯理的說,祈冷認真的記下來,準備原封不動的轉述給莫。

       「另外,殿下,莫公爵要我代為詢問,學費是否需要他幫忙?他保證這筆支出絕對不會被國王陛下知道,也不會暴露您的行蹤。」

       “不用,我處理完了,你的學費去找他拿,他把你塞給我,那筆錢也別想我會出。”厄臨認真的翻白眼,藉此向莫表達不滿。”告訴他,有那個空閒還是去找莫萊、莫雅比較實際,我的事情就別館那麼多了。”

       「好的,屬下會轉告公爵。」祈冷盡職的當他的傳聲筒。「殿下,接下來是公爵的要求,希望您能遵守。若是有任何意見,請先與他討論完後再行動。」厄臨的眉頭皺了起來,祈冷想了想補充上最後那句話。

       厄臨默默地放下手上的杯子,意外的沒有生氣。

        “說吧,他要是沒有什麼想說的才不會在這裡留這麼久。”莫這個表面上的大商人這次真的留太久了,很難不想到有別的問題。

        「公爵大人交代,在兩年內請不要離開城市,以免發生危險,但是城市間沿著官方道路的移動是允許的,請不要到冒險區去。」祈冷想了想後補充:「但是學校主持的活動參加是可以的。」厄臨皺了皺眉,沒說什麼。

        「另外,雖然說在外就學,請不要藉此從皇宮裡消失,那樣可能造成極大的影響,請不要做這種事情。」祈冷已經修飾過了,莫的原話是:叫他要跑到外面玩就玩,不要給我搞失蹤,逼的全城的人都去找他,如果發生這種事情的話,我就把他吊起來打!

        「接下來的問題是,請問殿下,有關於冥神殿那邊,您有收到任何消息嗎?」這個問題其實是替國王那邊的人問的,冥神殿的事情最清楚的當然就是厄臨,這也是唯一消息來源,所以其他人的消息都是按照跟厄臨的關係好壞深淺來決定取得的情報數量,要不然就是從遠古到早就發霉的羊皮卷裡找到的蛛絲馬跡。

        “他們不歸我管。”厄臨的回答令人錯愕,只能抱頭哀號。

        「殿下,雖然這些事情確實部是由你管理主持,但是你是目前最了解冥神殿的人,而且大家都在找當時那位亡靈聖者,與其等到被人找出來,然後逼不得已之下在處理這件事情,為什麼您不馬上處理,節省下未來可能遇到的危險與麻煩呢?」

        祈冷的脾氣終於爆發了,對於厄臨這種態度忍無可忍的他,開始他洋洋灑灑的大論,從為什麼要處理這件事情延伸到人類是社會型動物,需要與其他人保有互動,並且同時互相體諒幫忙,到最後還延伸到整個人類社會結構,讓厄臨聽的如癡如醉,從來沒有人告訴過他這些事情,以前的他的世界是任務任務任務,現在則是生存生存生存,社交、娛樂那些是根本不存在的。

        祈冷如果知道,他認真浪費口水說了一大堆,卻只是讓厄臨上了一堂正常人的社交概念概論,其他能獲得的效果幾乎沒有,說不定會吐血吧!因為,雖然厄臨非常認真的聽,邊聽邊想邊想邊聽,但很不幸的那些東西真的不在他的世界範圍之中,所以有聽沒有懂就算了,還誤解連連,幸好他從祈冷的某些反應判斷他理解的應該是錯的,才沒有真的照著他理解的方式去做。

        不過,他也認清了事實,那就是人際關係這種課程絕對不是他學的來的,所以他迅速的做下一個決定。

        “祈冷。”厄臨加重了點語氣來強調他現在要說的話很重要。

        「所以在這種情況……嗄?是的,殿下,屬下失態了。」察覺到自己說的太興奮,祈冷連忙深呼吸冷靜下來,但泛紅的雙頰還是透露出他的興奮,早從認識厄臨開始,祈冷就很想說這些了,由其實合群這兩個字,如果不是厄臨是主人的話,他早就把他吊起來狠狠地念上兩天兩夜,讓他好好的學習什麼叫做群居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