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上一代的故事 - 3 火患前一天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5-14 12:33:41am

都市·爱情


1992年2月1日

苏紫媚睁开眼的时候,那垂挂着白色纱帘的窗户外已是艳阳高照,天色大亮。

她望了望床头柜的闹钟,再多十分钟便是中午十二点。

这几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常作息——晚上九点到夜总会上班,凌晨三点下班,回到家后卸妆梳洗便倒头大睡,直至翌日中午时分才起床。

屋内十分宁静,除了隐隐约约听到从外头传来行人道上因为修建道路施工中重型机器的响声,就没有其他杂声了。

这个时间,儿子张星宇应该是在楼下周如童家里吧?搬进六福大厦前,苏紫媚每天中午一起床不是听到客厅里的电视机大声作响的噪音,便是听到张星宇自己在扮演无敌铁金刚对抗宇宙大魔神又吼又叫的玩闹声。但是搬来了六福大厦后,张星宇除了中午时分会短暂回家和母亲一起吃午餐,其余时间几乎都呆在楼下她的同乡姐妹周如童家里。

开始时,苏紫媚只是在自己上班时间把他送去周如童那里帮忙照看,后来张星宇说如如阿姨叫他天天都去一起吃早餐,再后来他便索性吃完早餐后都不回家,而是呆在那里和周如童的女儿小希玩儿。张星宇还说吃完晚餐后,如如阿姨还会给他和小希说故事,他每晚都会听完了如如阿姨说的故事,才向如如阿姨一家告别回家睡觉。

这段日子里,儿子开口闭口就是如如阿姨和目文叔叔,而且总是对李家的一切赞不绝口,完全就像是李家的半个儿子。对于这一点,苏紫媚这个亲妈不但一点都不会感觉心里不平衡,反倒更安慰更释怀了。

自儿子出生以来,苏紫媚这个单亲妈妈因为忙于家计,没法给张星宇一个和别的小朋友一样正常温暖的家。因为工作的关系,她的日子晨昏颠倒,她当然知道这样的生活根本就对儿子的身心发展无益,也想过要辞去夜总会的工作,找一份朝九晚五的文职。但是,夜总会的收入比一般文职要高出许多,再加上酒客们的小费和打赏,她才能让孩子过上比较舒服的日子。她可不想每个月只领着区区一千元出一点的微薄薪水,和儿子过着寒酸穷苦的日子,那样的生活未免太卑微太不堪了。以前在家乡她已经穷怕了,她绝对不想再被贫穷困住,更不希望儿子跟着自己受苦。

现在的苏紫媚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怎么也算是夜总会的花魁,拥护她的贵客不少,打赏的小费多,她在夜总会所赚的钱不但能够负担得起像六福大厦这般,比较像样的地方的房租,还能偶尔带儿子上上馆子吃饭,生活尚算写意。虽然苏紫媚至今依旧孤家寡人,固然她也依然还梦想着会遇到一个疼惜又爱护自己的好男人,对于现今的生活状态,她却还是十分满意的。即使不算美满,她也已经别无所求,甚至认为自己可以就这样一直和儿子相依为命,过完这一生。

至少在这一个多月以前,她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这样满足的心态却在这一个多月里改变了。

这一切都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出现了问题。

近来,她开始经常有腹胀的恶心感,食不下咽,此外她的右腹也会时常感到疼痛不适。最近这一个星期,这些症状不但不见缓解,她还感觉到了右肩和右背开始酸痛起来。

苏紫媚因此忧心忡忡,因为这些症状,她再熟悉不过了——患肝癌去世的父亲生前便出现过这些一模一样的征兆。她还记得父亲出现这些症状后就立即求医,一家人原本以为只是不严重的小病症,没料到医生竟然告知父亲已经是肝癌晚期。肝癌起病隐匿,一旦症状出现,情况很快就会急转直下。结果,父亲真的就在不久后病发逝世。

苏紫媚身上开始出现与父亲临死前相同的症状虽然已有一个多月,她却迟迟不敢求医。一来,她未曾投保医药保险,若是真的查出患病,也根本没法支付治疗的医药费。

其二,如果调查呈现阳性,确定了自己患上晚期肝癌,这样的结果她真的无法面对。

要是自己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儿子该怎么办?虽然她知道自己一旦有事,同乡姐妹周如童一定会好好照顾张星宇,可是苏紫媚还是希望张星宇得以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基于这样的想法,她决定联络张星宇的生父,更要求让儿子认祖归宗。

在这之前,她从来都没跟任何人提起关于张星宇生父的事,因此根本没有人知道张星宇的生父就是本区域大财团张氏集团的三少爷,张仲明。

苏紫媚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女人。在她看来,所谓的好女人,应该像周如童那样身家清白,端庄贤淑。

虽然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女人,苏紫媚却自问不是一个贪钱的女人。没错,她的确不想再过苦日子,但不表示自己是个贪慕虚荣或贪得无厌的淘金女。对于苏紫媚而言,自尊心比钱重要多了。她宁可出卖色相在夜总会陪酒自力更生,也没想过要去找张仲明撒野,逼他娶自己。

反正在大家眼里,她只不过是一个贪恋张仲明家财的坏女人。

反正没人相信她当初是真的爱上了高大英俊的张家三少爷,才会委身于他还珠胎暗结。

反正连玩世不恭的张仲明也不会相信,她干嘛还要厚着脸皮找上门自取其辱呢?

怪只怪年轻的苏紫媚太过天真,以为张仲明真的爱着她,完全没想过他只不过是一时的贪新鲜而已。他和她之间,不就是另一个俗不可耐又老掉牙的爱情故事而已吗?或许连“爱情”这两个字都称不上!他们之间的事情,就像那种七八十年代粤语残片的老套剧情,说出来还会被人嫌烦。到头来,大家只会骂她下贱又不知廉耻,却不会有人谴责张仲明那种有钱哥儿的风流习性。

既然早知道结果,她又何苦自己搬石头砸脚呢?

因此,当年生下儿子的事,张仲明也不知情。要不是现在苏紫媚怀疑自己的健康出了问题,她也不会想要张星宇认祖归宗。

躺在床上的苏紫媚这时想到凌晨临睡前给张仲明的传呼机留了言约他见面谈判,他似乎还没回复,于是伸出手取了放置在枕边的传呼机查看。

真的有一则留言。

于是她拿起床头柜的电话播电到留言信箱听留言。只听到张仲明在留言里说道:“你说的那件事,明天下午三点,我到你家找你,我们到时再详谈。”

不错呢,至少张仲明没有找借口推三阻四。希望这件事情会顺利进行,那样的话,即使自己的身体真被验出有什么问题,她也不会再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当她放下电话后正欲起身梳洗时,电话又大响了起来。

她拿起听筒:“喂?”

“苏小姐吗?我是董太太。”

啊,怎么是房东?她问:“董太太吗?找我有什么事?应该还没到交租的时候啊?”

电话另一端的房东太太回应:“你今天下午会在家吧?那天听你说瓦斯用完了,我已经安排今天下午让人送两桶上去,大概一点多吧。”

原来是这件事啊。苏紫媚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就在这时,她听见外面的大门打开,接下来听见儿子大声说话的声音:“妈!我带小希回来了!昨晚你买回来的那些巧克力在哪儿?我想请小希吃!”

接着,她又听到儿子像是在对小希说话:“你不哭了对吧?不哭了星哥哥就去拿巧克力给你。真的很好吃呢!”

在房里的苏紫媚一听,脸上浮现一抹微笑,心里想:这孩子一向来不是最吝啬的吗?尤其是对于巧克力啊,无论如何都不会与人分享,连她这个亲妈都免谈!昨晚给他巧克力时,他明明就说要收起来自己慢慢吃呢,没想到今天竟然大方地拿出来哄小希?可想而知,他对小希是多么地疼爱呢。

“好好好,你等等,妈妈这就出来给你们拿巧克力!”苏紫媚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房门,微笑着走了出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