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仙尊在此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15 11:03:11am

奇幻·玄幻


溜回遇到哈奇夫的地点之时,地面上只有一滩血迹却不见狼影。

司湫语和钥月白不敢分开行动,只好一起找找看哈奇夫会躲在哪里疗伤又或者他现在已经开始发飙准备屠城之类的。当然,他们衷心期望哈奇夫不会真的发飙屠城,要不然司湫语会自责一辈子的。

毕竟……祸是他闯出来的,如果若月城真的会因此而被一只血狼魔王屠城,他真的会很自责、内疚。

“钥月白,你觉得他会躲在哪里?”

“这个我不知道啊!不够……大致上应该能猜到他会躲在哪里自我疗伤……”

“好吧,就来看看你猜的对不对。”

“呜……猜错了别怪我……”

“不会怪你的,来来来,指个方向给我。”

怂恿钥月白用猜的方式指出某个方向后,司湫语想也不想的就拽着他一起朝着那个方向——据说是山林之地奔过去。会有如此举动是因为司湫语认为钥月白指的方向跟他的直觉是相同的,所以他现在是靠猜的、靠直觉找魔。

穿越了大片的森林进入这看似危险的山林之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高耸入云的危险山崖,还有正碰到春天才有的桃李争妍的风景可看。温暖的春风吹起了他们的发丝,只是风中夹杂了一丝血味儿。

司湫语和钥月白相互对视,朝着彼此微微颔首,钥月白便站在最前边,后边跟着司湫语继续往前走。由钥月白站在最前边是因为他可以闻到哈奇夫的气味,毕竟再怎么说都好,钥月白也算是一只狐狸,一种动物,尽管他是升华为妖,几近羽化登仙的王级妖族。

越是往前走,越是闻得到那浓厚得血腥味儿,司湫语甚至感觉到了那充满恨意与杀意的气息,只是他没有钥月白那般灵的鼻子,闻不到那快把钥月白熏死的血腥味。

“你还好吧?血的味道很难闻?”司湫语发现钥月白脸色苍白,不由感到十分担心。

他原以为妖族应该不会那么排斥血腥味,反倒是人类才会。

摇摇头,钥月白很努力地表示自己无碍,“没事、没事……我只是不喜欢血腥味……”

“……钥月白,你……该不会是从未杀生吧?你吃素的?”司湫语很严肃地问道,因为钥月白跟其他的妖魔真的很不一样,就算是范蒂雅这个狼魔女王都不会像钥月白这样如此排斥血腥味。

稍稍的迟疑了一下下,钥月白尴尬一笑,“是的,我确实没有杀过生,吃的也是野菓、青草之类的。”

“从一万年前开始就已经是这样了?”

“嗯啊,我还是个心智未开的小狐狸时就已经是吃素的,然后某一天就突然心智开了,却什么都没做,就像平常那样过日子,直到现在都是这样。”钥月白想了想,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司湫语却沉默了。据他所知,无论是妖族或是魔族,多多少少都会杀过生,即使是看起来无害的植物系妖魔亦不例外。就拿待霄草妖王夜舞晓做例子,夜舞晓也是杀过生的,但主要看曾经杀过的是什么。

偏偏钥月白这个算是妖族之中变异的月白狐妖是从未杀生的妖族,也难怪打从一开始他从钥月白身上感受到的与一般妖魔不太一样的气息。

就拿范蒂雅和夜舞晓还有那位不知姓名的石豕妖王来说,他们身上会带有一点点的血味却不重,证明他们并不是那种嗜好杀戮的妖魔,同时也是那种可以羽化登仙的妖魔。至于这个血狼魔王哈奇夫,他唯一感受到的就是嗜血以及疯狂的杀戮,是彻底堕落的魔族,绝对无法羽化登仙。

“为什么你还没羽化登仙?”司湫语很无言地问道,因为按照这情况看来,从未杀生而且活了一万年的话……照理说不是应该羽化登仙了吗?

“啊?你在说什么啊?我已经羽化登仙了不是吗?一千年前就登仙了,而且还是个罕见的九尾狐仙呢。”钥月白笑着说道。

下一刻,司湫语真的很想找个墙壁撞一下脑袋。他真的没有想到说钥月白居然不是妖族了!可是……会误会钥月白是妖族,也不是他的错啊?因为钥月白自称是月白狐妖,司湫语理所当然的就以为他是妖族,再加上他化形成人非常失败。

于是司湫语到一旁去蹲着好好地静一静,努力消化这件劲爆的消息。

良久之后,他闷闷地问了一句,“请问你真正的仙号是什么……”

“呃……月白仙尊。”

司湫语的心脏漏了一拍,他也很肯定自己不是幻听,没有听错钥月白的仙号。

仙尊?直接跳过上仙秒升仙尊?这位置也太大了吧?难不成是因为看在钥月白从未犯过杀生罪还是说他前世把功德给积累到爆?

“我什么都不想说了……继续找人……哦不,找魔。”司湫语摸摸胸口,决定不要再问下去,免得心脏受不了惊吓。不,是钥月白本身就带给他太多太多的惊吓。

于是钥月白也不再啰嗦,继续带领司湫语往前走,直到看到一个山洞,他们便停下脚步,很有默契地对看一眼。司湫语直接让钥月白站在洞外不要进去,自己反而大着胆子走进去。

原本很坚持要跟着一起进去的钥月白是被司湫语直接禁锢在原地大约五分钟左右,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司湫语慢慢走进山洞,直到他的视线再也捕捉不到他的身影。

堂堂一名仙尊被区区的一个人类用术式禁锢起来,他这个仙尊真的是很没用……

“月白狐妖王,你这是……小语的禁锢之术?”

谭楚唯带着若月城术士管理分协会的炎凤术士,一个年纪跟司湫语想差不多的少年,若月城五大古老家族之首,第一家族的正式继承者第一惗赶过来之际,只看到钥月白动弹不得地站在洞外。

无奈司湫语的术式,他们解不开。

“司湫语人呢?”第一惗立刻问道。

钥月白无法开口,只能奋力地用眼神指出方位,不过他的注意力一直被第一惗肩膀上的火红鸟儿给吸引住。说句老实话,他很久没见到凤凰族里,不属于妖魔的另一个种族,归类为神兽的凤凰族。

“呤~~~是仙尊的气味呤~~~~~”火红鸟儿拍打着翅膀,不断嚷嚷这句话。

“我们凡间怎会有仙尊?小凤你是不是搞混了?”第一惗摇摇头,无奈地摸摸这只名为小凤的凤凰族的脑袋。

“呤~~~他不就是仙尊吗呤~~~~~”

在这一瞬间,谭楚唯和第一惗华华丽丽地石化了。

小凤很明确地指着他们面前被禁锢起来的钥月白就是个仙尊。

被人类使用禁锢之术禁锢起来的仙尊?

这要是传出去的话……估计也就是天大的笑话。

然而事实上……

钥月白的的确确就是个仙尊,而且名号为“月白”。禁锢五分钟后,他重新获得自由时便弱弱地报上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而又因此雷到了另外两个人类是另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