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VII - XV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5-14 7:37:45am

其他·同人


肚子好饿,哥哥再不回来我就要饿死了。

现在是晚上九点,我和娜资两个人坐在监控室里看着监视器,看到可疑人士的话就直接用通讯器通知正在巡逻的另外三人。哥哥则先把姐姐送回去了,虽然姐姐一开始是不同意但是顾虑到身体的关系只能妥协。现在她时不时就给我打一通电话确认状况。

“小依,妳看起来不太好呢。”娜资看着我说,“不舒服吗?”

“是啊,我肚子不舒服。”我半开玩笑说,“肚子里面的胃袋不舒服。”

一整个下午醒着没吃东西的感觉真的很差很难受,这都得怪那个负责人!说是下午两点会到,结果他拖到了三点半才到。带着我们到处逛又花了一个小时左右,到最后时间已经太晚,是时候工作了。

娜资没有回复呢,真不像她。我往她那里看去,发现她一直在盯着我。

“怎么啦?我们的工作室看着监视器,不是看着我吧?”我打趣地问。

“没什么。”她笑着回应,“只是觉得妳变回之前的妳了,玩笑开得多了。”

“那我以后不开玩笑了。”

“诶?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娜资慌张地解释,“只是……只是……”

“好啦,我明白的啦,这么慌干嘛?”我笑着说。

她听我说完以后松了口气,回复道:“吓死我了。”

“对不起啦,继续工作吧。”我向她道歉以后就继续投入工作中。

果然,娜资她还是比较习惯和这样子的我交流。

下午分配岗位的时候哥哥特地把我和他编进一队时就觉得有问题。果不其然,他带着我进来之后就对我说教。我到今天才知道原来哥哥他妈妈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就逝世了,难怪我只见过爷爷,没见过奶奶。之后他就丢了一堆人生经验过来,我不是很听得进但是他说到最后的时候丢了一句话让我不得不听。‘和妳有关系的人已经不存在了,一个人就得活得坚强一点,难道妳想让妳那在天国的妈妈难受吗?’他是这么说的。他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不听吗?

她生前我就没机会孝顺她,还让她这么担心我了,难道我还要让她死后没得安心吗?不可以的吧,那么就只能把哥哥的话听进去,然后活得坚强一点。所以说,我的弱点只有妈妈一人,哥哥姐姐想要我听话就只要把‘妈妈’二字抬上桌面我就不得不听。

“小依,有状况。”娜资紧张地叫道。

我往屏幕望去,看见灵珑和灵凤她们那里都在和一个人对话。这是哥哥在我们了解完建筑物结构后分配的工作。我和娜资因为一个有病一个易惊所以就安排我们到监控室看着闭路电视的画面,嘉盛和公孙二人则分头巡逻。但是她们怎么同时遇到人?从装束上来看的话好像是嘉盛……

“公孙,妳们那边有一个是假的!”我对着通讯器大声说道。不知道她们有没有听到,戴着耳机的话应该会听到的吧。

“小依,嘉盛没有回复。”娜资说。

“那么……”

“小依,两个都是假的。”通讯器传出她们两人的声音,“我们现在就追上去!”

我不是特别担心她们两个,灵凤会防身术,应该没什么问题。灵珑的话有我借给她的电击棒,必要的时候应该派的上用场。但是嘉盛到底怎么了?

“还是没回复吗?”我望向娜资问。

只见她摇了摇头说:“没有,监视器上也没有他的身影。”

怎么办?要出去找吗?

“我回来了。”哥哥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出了什么事吗?”

娜资听见是哥哥的声音后急忙地打开门让他进来。与此同时,我的电话响了。

“依,妳们那里怎样了?”

这,哥哥的声音?怎么回事?

“喂?不会吧,刚接电话就睡着。”

“小依,怎么了?”站在门外的哥哥问道。

小依?哥哥没这么叫过我的!

“话筒坏了吗?”电话里头继续传来声音,“哈喽?一二三四……”

“哥哥刚刚到。”希望哥哥会明白。

“傻子,我在讲电话怎么可能……对方有没有武器?”

哥哥说到一半,停了一会儿后急忙地问。看来他已经明白了。

“我不知道呢,他会不会藏起来了?”

“娜资还好吗?”

“她很好,在帮忙哥哥呢。”

“听着,我在桌子下藏了一个东西,有危险的话就拿出来用,尽量撑到我回来为止。”

“我会小心的啦,哥哥在会有什么危险呢?”

“嗯,小心点。”

哥哥说完以后就挂掉电话了,大概是正在赶过来吧。但是我们应该怎么撑到他到的时候呢?哥哥说桌子下有东西,是黏在桌底吗?

我往桌底摸去……嗯……长长地,好像木头一样,有点弧度……木剑?哥哥什么时候带过来的?但是给我一把木剑干嘛?我又不会……笨蛋!怎么可以忘了这种事情!

前几年事务所开幕的时候爷爷有来过,当时是带着一把木剑过来的,我好奇地拿下来看的时候被爷爷发现了。他问我有没有兴趣学,那时的我心想反正没事做就点了点头。那之后爷爷每次来到事务所看到我的时候就会教我一些剑道的东西,最近一次学的好像是什么居合道之类的。

“小依,先生叫妳怎么不回应?”娜资担心地看着我问,“不舒服吗?”

娜资怎么没有发现异样?这也难怪,娜资和哥哥才认识不久,应该不知道哥哥和我讲话的方式吧。

“没,没有不舒服。”我笑着回应。

不要打草惊蛇,先假装我不知道,不然不止会吓到娜资,连我们也会有危险也说不定。

“没有不舒服就好。”那个人笑着说,“有什么状况吗?”

“有两个人冒充嘉盛跑了进来,灵珑灵凤她们在追。”娜资诚实地说了出来。

那个人听了以后以为我们不会发现到,偷偷的笑了,但不巧的被我看到了。

“没事,这在我意料之中。”

你的出现没在我意料之中啊!应该说根本没有人会想到有人会冒充哥哥来这里啊!话说回来,这人装得挺像的,身高,身形,样子就连服装和声音都一模一样。要不是他说话的方式有异以及哥哥正巧打电话来的话我才不会察觉到。

“没事的话妳们可以下班了。”他说,“接下来就让我来做吧。”

忍不住了!

我把桌子底下的木剑抽出来指着他大喊:“你是谁?”

拜托了,不要在这个时候病发。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那个人后退几步,正好踏出了监控室。

“小依妳干嘛?这是先生啊。”娜资慌张地说,“这把木剑哪里来的啊?”

“娜资,他不是我哥哥。”我说,“把门关上,快!”

“啊啦这就被拆穿了,有点没意思。”那个人突然说道,“柯依,是吧?不错嘛,是我太低估你们了,这种年纪能跟在侦探身边干活确实不容忽视。”

“诶?他,他是谁?”娜资躲在我身后颤抖着问道。

“不是让妳关门了吗?”我大声喊道。

“没用的。”他说,“这种锁我要开几个就开几个,时间问题而已。”

是啊,时间问题而已。哥哥怎么还没到?

“小依,对不起。”娜资道歉道。

“没关系,妳会害怕是自然反应。”我说。

“在我动手之前有一个问题。”他笑着说,“妳是怎么知道的?”

“哥哥不会叫我‘小依’的。”

“原来如此,那么两位小姐,请妳们合作一次,安静地睡吧。”那个人这么说着,拿着两块布走了过来。

“还有,我哥刚给我打了电话,说会赶过来。”

这句话让他动摇了,这是冒险被抓和放弃目的落荒而逃的选择。他想了一想,笑着说,“我够快的话就行了。”

诶!怎么这样!这和剧本说的不一样啊!照剧本来走的话不应该是犯罪者落荒而逃吗?怎么走过来了啊!木剑,对了,我记得要先站稳脚步……不行啊!太慢了啊!

“依,娜资!”走廊传来呼唤我们的声音。

这次一定是哥哥了!

“这么快吗?”那个人打破旁边的窗口后丢下一张纸条说,“后会有期。”

说完以后他就逃走了。那人逃走以后不久哥哥就冲了进来一把抱着我问:“怎么样?有事吗?”

“有,有事。”

哥哥你力气太大了,我喘不过气啊!

“哪里受伤了?”他紧张地问,同时也松开手替我检查。

“刚刚力气太大,我喘不过气。”

听我这么说他才肯放手:“娜资,妳呢?”

“我,我没事。”娜资说。

“没事就好。”哥哥松了口气说,“臭小鬼,还真有妳的,竟然想到要这样来通知我。”

哥哥你语气转得太快了吧!

“当然,我叫你哥哥的,不聪明点怎么行。”我神气地说。

“要神气等抓到人过后再来,娜资,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哥哥看着娜资问。

“对,对不起。”娜资沮丧地说,“我不应该随便开门的。”

诶?她还在纠结这种事吗?

“跟依跟久变傻啦?”哥哥摸着她的头说,“听到是我还不开门的话妳才要道歉。”

“哥哥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抗议道。

“没什么意思。”哥哥避开话题说,“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灵珑灵凤都遇上了假冒的嘉盛,嘉盛到现在还没有回应。”娜资回答说。

“还有这张纸条。”我把刚刚那个人丢下的纸条递给哥哥。

哥哥看过以后想了一会儿说:“通知公孙,叫她们到大门集合。”

*

走到门口处,灵珑灵凤她们正好押着一个人走出来……押着一个人?她们怎么会押着人出来?

“喂,这家伙谁啊?”先生问。

“假冒嘉盛的人。”灵珑说,“跑不过我就被我电晕了。”

灵珑在学校是常年的短跑冠军,好像经常代表学校出赛呢。

“妳们没有看到嘉盛吗?”我问。

“没有。”她们同时回答。

奇怪,他到底跑哪去了?他应该不会到处乱跑才是啊。

“依,娜资,妳们去找嘉盛,每一间房间都要看,越不显眼的就要检查得越仔细。灵……”哥哥说到一半停下来,看了她们几眼后叹了口气说:“哪个是哪个?”

“马尾在左边的是灵珑,右边是灵凤。”我无奈地说,“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要记住啊?”

“她们有人把头发放下来了,所以想要确认一下。”

哥哥不说我还没发现到,原来灵珑把头发放了下来,难怪哥哥会被搞乱。

“说到这个,小依对不起。”灵珑这么说着便从她的侧背包里拿了一个东西出来,“妳的电击棒坏掉了。”

我接过来一看,是已经变形了的电击棒,按钮的位置绑着一条发带。姐姐送我的东西就这样坏掉了……

“这是姐姐送的……”

“这是抓到其中一个合伙人的代价,案件解决了给妳买一箱都没问题。”哥哥打着哈欠说。

“这话什么意思?”我瞪着他问。

“我们这次的报酬是寻获物品总价值的十五百分比,就是说如果我们找回价值一百万的东西的话报酬就是十五万,你们一个人分两个百分比也就是三千。”

“三,三千!”娜资和公孙姐妹一起喊道。

“说到这个,娜资妳的第一笔报酬已经过账了。”哥哥接下去说,“凶杀案的话警察给的报酬不会很高,但是连环凶杀案的话是翻倍的。那次的报酬是两万,虽说如此但是妳只有四百可以拿。”

“已经很多了吧。”娜资惊讶地说,“再加上薪水的话已经超过一般打工族了不是吗?还有出差住宿也是你们一手包办,已经很多了。”

“所以我们才会只给两个百分比,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怎么会介意!”

“这次的委托完成了的话就比我们哥哥一个月赚的还要多了!”公孙二人说道。

“但是什么都不做的话会被扣掉。”哥哥说,“依和娜资一队去找嘉盛,灵珑留下来做笔记,灵凤去检查看看博物馆少了什么。依那里找到人以后其中一个人把嘉盛带过来,另外一个帮忙灵凤。知道了吗?”

“知道了!”我们齐声大喊。

*

说是要彻底检查,但是这博物馆也太大了吧?虽然说是医院改建的但是这大小太过夸张了啦!我和娜资走了半个小时才检查好第一栋的底层而已,整间医院有五栋楼啊!

“小依,这房间锁上了。”娜资推了推一扇门但是丝毫没有动静。

“娜资,我哥说每间房间都要检查,对吧?”

“嗯,是这样没错。”她疑惑地问,“妳要干嘛?”

我轻声一笑,伸出我的手看着她说:“发夹借我。”

娜资用她那死鱼眼瞪着我,过了一会儿后似乎想不到其它办法以后轻声叹了口气,把发夹取下来交给我。

“只开这间哦。”她再三叮咛道。

“嗯嗯。”

我简单地回应以后自顾自地蹲下来撬锁。哥哥这技能教得好啊,撬锁就是这个时候用的吧!

因为这是旧式的门把,只要解开锁门就会自动打开。而我呢,是靠在门上解锁的,所以锁被解开的时候门因为我的重量而被推开,我也因此摔在地上,发出“砰”的巨响。娜资慌慌张张地把我扶起来说:“小依妳没事吧?”

“没,没事。”我拍拍衣服上的灰尘说道,“既然要改建那为何不把门把也换掉啊。”

娜资找到开关,把灯打开以后看见嘉盛被绑在角落那里看着我们。

“刊伸么,邦茫啊!”他因为嘴巴塞着布条的关系口齿不清地说着。

大概是让我们解开他的意思吧。

我和娜资一起把嘉盛解开后他说:“可恶,被人骗过来后就突然被绑住了。”

“被谁骗?”娜资问。

“江先生,不对,是一个很像他的人。他把我绑起来后往我口袋放了一张纸。”

“和来找我们的人一样呢。”我说,“和哥哥一模一样的人叫我们开门,被识破,哥哥赶过来,他破窗逃跑,逃跑之前留了一张纸条。”

“是同一个人吗?”

“不知道。”娜资突然想起什么,“对了,先生叫妳们去找他,我要去帮灵凤,待会儿见。”

她说完以后就往外边跑了,完全不等我们回答啊。

“走吧。”我轻叹一口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