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部 精靈王之劍 - 2-9 精靈的淚珠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05-19 10:01:31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elfworldlove.blogspot.tw

---------------------------------------------------

精靈王紀念公園,位於里德修拉西南方,與南城市集緊緊相連,是個精靈雲集的休閒公園,公園中心有個橢圓階梯型表演露台,場地能夠容納兩千名精靈左右。

一早,許多精靈忙著整理露台,因為馬上就要舉行新科靈劍士的佈達典禮。

「查理德院長、修閣下請這邊走。」

馬車接送剛到公園大門口,便有侍僕前來引導,查理德是靈術士,但是修道院院長更加廣為知名。

艾莉絲跟著進入準備室,細心地幫我再次整理儀容,雖然曾經參與合氣道、劍道的優勝授獎典禮,但是冊封靈劍士這樣的大場面,仍然有些勉強,心頭噗通噗通靜不下來,是久違的緊張感。

「可以了,大家都在觀眾席為你打氣,小修加油!」

艾莉絲穿上長裙禮服,成熟脫俗完全不像小精靈,戴著萍姐送的閃亮珍珠項鍊,吸引不少驚奇的眼光,順帶一提,精靈世界有各種寶石,卻沒有珍珠。

「小艾今天特別美麗,應該是妳上台授勳才對!」

「嘿咕~小修授勳就等於我上台,我是你羈絆者呀!」

「嗯,一結束我就回來。」

查理德也是一身院長禮服,拍拍我的肩頭:「別緊張,我也該和城主會合!」說罷便與艾莉絲一同離開準備室。

席禮亞夫人也在準備室內,身著女性靈術士禮服,比起我更加華麗。

「並非輕浮,請容小修大膽說一句——夫人真的非常美麗。」

「呵~謝謝,你也是英姿煥發。」

「靈術士實至名歸,站在夫人的身邊,在下有點羞愧。」

「那場比賽,表現超出期待,非常精彩,靈劍士也是實至名歸。」

「比賽勝利必須感謝有夫人的鼓勵。」

「你似乎有過比賽經驗,靈力如此充沛,應該是有所保留,用的不只狂暴術吧?視線被封住,還能精確掌握對手,索敵術也有用上吧?」

「暪不過夫人眼睛!小修一直都有發動索敵術。」

「誒!同時發動,還能輕鬆使用破咒術,修為不淺,不比我差嘛。」

「不,只是精通某些咒術,元素咒術完全不行,根本沒辦法與夫人相較。」

「即使通用咒術達到巔峰,專業術士不見得能勝過,別忘了,破咒是術士的天敵啊。」

「查理德叔叔也說過一樣的話吶。」

「機緣巧合,又是一起等待出場。同為靈級,彼此就不用客氣,我還是叫你小修,你也可以叫我席禮亞,自在一點。」

「請容我加上『夫人』二字,撇開實力不談,夫人是前輩,經驗豐富,這是事實。」

席禮亞終究是城主的妻子,再怎麼率直隨意,我也不敢大辣辣直呼其名。

「呵~請隨意,就快輪到我們。很高興能與史上最年輕靈劍士一起出場。」

「能與夫人一起出場,也是小修的榮幸。」

外頭城主與查理德已致辭完畢,司儀宣布城主敕命,請受勳者入場,我們同時起身,離開準備室。

只不過是個受勳儀式而已,我是這麼想的,但是——

還未上台就發現我錯得離譜。

會場居然能夠擠滿精靈,因為管制而無法進入的精靈,站在場外插著空隙遠遠觀看。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理由其實很簡單,只是我一時沒想通而已——

第一:偶像級的城主夫人,第二:有史以來最年輕靈劍士,第三:這點最重要,因為精靈世界沒有電視轉播或網路傳播,想親眼見識就得親臨現場。

順帶一提,精靈生命漫長,工作輕鬆時間又多,因此,『湊熱鬧』已經成為習性。

阿德列斯坐在主位,查理德與靈劍士魯達夫、安流爾斯分坐兩側。

席禮亞在前,我跟隨在後,緩緩進場,向城主與觀眾分別行禮,精靈們掌聲響起。

我們倆轉頭以蹲跪姿面向城主,阿德列斯手持大劍、查理德手握法杖走向前。

查理德將法杖分別輕點我們肩頭,似是某種咒術,瞬時,席禮亞與我全身發出白色光芒,雖然是白天,但是光芒加上華麗的禮服,顯得非常耀眼。

「我以里德修拉大主教之名,承認席禮亞.魯迪因德閣下為靈術士,修.南宮閣下為靈劍士。以遠古精靈王之名,請求榮耀加身。」

接著退後回到阿德列斯城主的後方。

阿德列斯走到席禮亞正前方——

「席禮亞.魯迪因德閣下,以平定巴德草原惡獸群狂暴,拯救三個村莊之功績得封為『火紅鋼鐵』,實力得到証明,今日,以里德修拉城主所賦予的權利,授勳席禮亞.魯迪因德閣下為里德修拉第二位靈術士,稱號仍為『火紅鋼鐵』。」

阿德列斯將大劍輕點席禮亞的兩側肩頭。

「席禮亞.魯迪因德閣下,請站起來。」

席禮亞起身,阿德列斯接過侍從遞過的黃金勳章,並轉交給席禮亞。

「席禮亞閣下,今後,請以靈術士之名,維護本城的安定與名譽,樹立典範。」

席禮亞低頭回禮:「感謝城主厚賜,席禮亞領命。」

阿德列斯突然上前,親吻席禮亞兩頰,壞笑應道:「這是身為汝羈絆者之特別禮物。」

突然的驚人之舉,搞得全場一邊大笑一邊拍手歡呼,席禮亞滿臉紅通通,平常表情超酷的她,也意外得不知所措,滿臉通紅僵在現場。

阿德列斯不理會妻子的彆扭,接著移步到我的正前方,

「修.南宮閣下,代表里德修拉,擊敗聲名遠播持有遠古聖劍的靈劍士,實力不容置疑,完成王室重要任務,內容機密不便說明,我以城主之名做保証,功績確實顯赫。承蒙查理德、魯達夫與安流爾斯三位閣下推薦,立下誓言守護魯迪因德,今日,以里德修拉城主所賦予的權利,授勳修.南宮閣下為里德修拉第三位靈劍士,遙遠的異鄉遊子,手持御龍寶劍,特此封號『御龍劍士』。」

阿德列斯將大劍輕點我的兩側肩頭。

咦?王室重要機密任務?不會是那奇怪的舊礦坑任務吧?還是純粹瞎掰硬推我上靈劍士?我緊張地不得了,一堆問號無暇思考。

「修.南宮閣下,請站起來。」

我起身,雙手接過阿德列斯的黃金勳章。

「恭喜修閣下,王國有史以來最年輕靈劍士。今後,請以靈劍士之名,維護本城的安定與名譽,不辱使命。」

我低頭回禮:「感謝城主厚賜,修~領命。」

阿德列斯調皮的說:「很抱歉,我不能親吻你。但是我很樂意與你『握手』。」

看來,阿德列斯從查理德那兒知道我們人類的某些習俗。

我立刻前進一步與阿德列斯四手相握低頭說道:「在下的榮幸,非常感謝城主。」

精靈們看見城主破格做出與家人同等的『肌膚接觸』,全場又是拍手又是驚呼,艾莉絲當然也在裡頭。

阿德列斯走到露台最前方,席禮亞與我跟隨在後方。

「感謝里德修拉精靈們一起見証佈達儀式。如果對於這兩位的資格有所質疑,請儘管挑戰。不過,面對席禮亞要小心別燒焦。至於修閣下,別看年紀輕輕的,如果沒有聖劍,也沒比風更快,是會栽跟斗的。」

全場又是笑聲四起,似乎又想起迪里特戰敗的狼狽模樣,這位高大的城主,看似高高在上,其實非常親民,與城裡精靈們的互動也很良好。

「修閣下雖然來自異鄉,是里德修拉第一個外姓靈劍士,不過,因為羈絆者是小艾.魯迪因德,可連帶視同子民。至於封賜嘛……寄住修士小屋,實在不符身份,從今天起,梅竹別苑就賜予修閣下與其羈絆者小艾。」

精靈們都拍手道好,被提到名字的艾莉絲有點害羞,身邊的小精靈們也紛向她賀喜。

「我將以席禮亞之名蓋一座小精靈圖書館,全城的小精靈們都可以進入閱讀,這也是她的心願。真抱歉,席禮亞,我可不想送新房子,妳要是搬出去,我會很寂寞的。」

精靈們都大笑拍手鼓掌,許多人還大喊「席禮亞殿下萬歲。」「席禮亞閣下萬歲。」

接著宣布一般事項,還有一些愉眾表演,活動延續著直到中午。

從這一天開始,守護里德修拉的靈劍士加上靈術士,由原本的三位,增加為五位。

之後,一干精靈前往城務廳,在會客室一同喝茶,是約定的聚會,有阿德列斯、席禮亞、查理德,艾莉絲與我同席而坐。

阿德列斯:「恭喜修閣下,以後城裡的事還請多幫忙。」

「城主大人,請隨意吩附,修自當盡力。」

「黃金勳章是里德修拉靈劍士的証明,在王國的各個城務廳出示,便能得到相應的禮遇。」

「即便如此,在下必當珍惜不敢隨意使用。」

「以後除了我,沒有其他精靈可以對靈劍士下達命令。閣下也請潔身自愛,不要壞了靈劍士名譽,要是做了有損靈格的事,我也是會取消這個殊榮。」

勳章上有傳聲石晶,連結的是城務廳廳長,負責傳達城主的緊急命令。

「在下會有分寸,不負靈劍士之格。」

「也不需要再接契約工作,不過,約提應該會很傷筋。」

「不,如果大家有需要,能力所及,修不會拒絕的。」

「閣下有什麼問題嗎?」

「如果一定要說,就是一戰成名的理由,實在有點……」

「有點納悶對嗎?打敗靈劍士就升格為靈劍士,的確不太妥當。」

升格是阿德列斯決定的,現在卻說不太妥當,這個矛盾我是一頭霧水。

席禮亞一旁說道:「真的如查理德所說,性格溫柔又謙虛喲。」

「過獎了,是我們受到叔叔的照顧。」

查理德也插話:「不,多得小修幫忙,才搞得定孤兒院那些問題小精靈。」

「那個是小艾的功勞,我只是在旁幫忙。」

阿德列斯微笑看著艾莉絲:「是『公主』的功勞嗎?原來如此。」

我和艾莉絲,吃驚地看著查理德,公主的身份,理應只有叔叔知道。

「鎮靜點,城主早就有所懷疑,畢竟城主也看過小時候的艾莉絲,我已經私下說明了詳情。」

查理德解釋後,阿德列斯跟著笑說:「敢在競技場那樣的大場面,完全不顧現場有多少大官貴賓,豪無懼色衝入場中央,如此蠻橫性格,很容易就聯想到艾莉絲公主啊!」

艾莉絲說:「對不起,是我太隨意。」

阿德列斯:「無妨~那桃紅色頭髮我印象深刻。你們也別慌,就只有在場的知道,如果公主不想公開,我和席禮亞就當作不知道。我和菲立斯陛下、查理德私下也是好朋友,你可以信任我,就當我在幫忙照顧好友遺孤吧!」

「謝謝城主大人。艾莉絲並非故意欺騙,還請見諒。」

「雖說小修劍術了得,但是外族身份實在不能不在意,幸好是公主的羈絆者,這才令我毫無猶豫。」

我開始有點明白,姑且確認問一下:「請問城主,那個『王室機密任務』究竟是……」

「哈~哈~保護公主平安歸來,這可是一件大功勞啊!因為公主想隱暪身份,我就當作是機密任務。」

「小修明白。」

艾莉絲看著我,眼角泛著淚,點點頭,應該是憶起回到精靈世界的艱辛往事。

查理德:「保護公主,靈劍士這個身份也很相襯吧。」

原來如此!曾經對查理德說過,我只是普通百姓,愧為艾莉絲的羈絆者,這次應該也是叔叔在後面大力幫忙的吧!

「謝謝城主大人和查理德叔叔,公主請交給小修保護吧!」

阿德列斯:「我與查理德一起探究你在礦坑裡的奇遇,一致認為所言不虛,或許就是受到精靈王的庇護,才有機會遇見靈龍,甚至予以承認得以使用遠古寶劍。」

「城主大人,小修以性命起誓,遇見靈龍之事千真萬確。」

「很好!你拿著希緹麗亞的寶劍,相當於精靈王的護衛,只給予靈劍士的稱號還算是委曲的。我倒是想問問,查理德說你在比賽裡有保留實力,是真的嗎?」

「大約保留一半實力,大概吧。」龍炎術完全沒用上。

阿德列斯神色詑異:「果然是名副其實的靈劍士,切莫再自貶身價。」

席禮亞:「梅竹別苑有考慮到小艾的身份,就算你不願意,也不能虧待公主,房舍雖然不大,也不算太差,要是再拒絕,就是對不起小艾囉。」

「城主大人、席禮亞夫人,修明白。」

「艾莉絲也謝謝城主大人、席禮亞夫人的厚愛。」

艾莉絲與我相視而笑。一場比賽得到靈劍士的頭銜,又被賞賜一座大宅,我現在才明白其中的不合理,為了保護公主隱私,無法明目張膽禮遇艾莉絲,因此利用升格的機會,順水推舟全部加諸在我身上。

阿德列斯:「本來靈劍士都會賦予相稱的高階職務,不過,小修才十八歲,這種負擔實在太重,所以暫時擱下。小修要好好修習知識,等到一、兩百歲夠成熟了,我們自會有安排。」

「謝謝城主大人的周到,以靈劍士之名,小修會努力學習,不負期望。」

很抱歉,我心虛了,這期望肯定會被辜負,身為人類的我,一百歲都活不到。

「靈劍士小修,我現在只下達一個任務,可能會花你一輩子的時間。」

「城主請吩咐!」

「就是好好保護公主的安全。」

「遵命!無論是靈劍士或是羈絆者的責任,小修都是萬死莫辭!」

「喂~在礦坑差點就死了,你可別再來一次哦!」

艾莉絲拭著淚,查理德與席禮亞都笑了。

阿德列斯繼續說著:「這些賞賜,還滿意嗎?」

「實在過於豐厚!別苑對我們來說,似乎大了些。」

「靈劍士除了固定薪俸,還可以對城務廳申報五個衛士兩個管家的薪俸名額,這部份,只要不超過,就隨你的意。」

「謝謝城主,小修會負責照顧。還是說……小艾~妳會有需要嗎?」

畢竟是公主之尊,既然身份暴露,理當優先考慮艾莉絲。

「不,這幾個月來,我們也已經習慣親自整理……」

不等說完,阿德列斯搶過話鋒:「慢著,雖說心甘情願,兩廂廝守也很享受,但是,把我的靈劍士當成僕從絕對不行!聽說小修還救過公主,對吧?」

「我從來都沒有把小修當成僕從啦。」艾莉絲慌忙解釋。

「我們一向平等互助,從未區分貴賤高低。」

席禮亞打趣地看著我們同聲反駁:「不知小艾怎麼找到的,這個羈絆者似乎相當可靠。」

阿德列斯對著查理德說:「你不是有安排了嗎?」

「是的,請城主稍等。」

查理德到門口喚進一位女僕,小聲交代,女僕點頭,隨即離開會客室。

「叔叔?」艾莉絲輕聲詢問。

「別急,馬上就知道了。」查理德仍舊在賣關子。

旋傾,女僕再次回到會客室,隨後跟進來的是——

「蕾菲亞娜!!」「蕾菲亞娜?」

我和艾莉絲吃驚叫著,蕾菲亞娜只是一貫撲克臉,朝向在座各位微微點頭致意。

查理德宣布:「從今天起,蕾菲亞娜就跟著妳們,是別苑的女僕。」

「叔叔,這是怎麼回事,蕾菲亞娜她……」

「查理德叔叔,蕾菲亞娜小姐是負責修道院的才對啊!」

艾莉絲和我驚訝之餘,擔心她是被強迫的,一起提出異議。

「呵~她不是修道院的財產,侍奉靈劍士是出於自己的意願,就算是我也不能隨意阻止。蕾菲亞娜,妳也說句話吧。」

「是的,修閣下,小艾小姐,是蕾菲亞娜親自向院長大人表達,希望能成為別苑的女僕管家,你們對蕾菲亞娜很好,還願意當我是好朋友,拜託請讓我留在你們身邊好嗎?還是說,你們……不願意?」

小艾看著我說:「也不是不願意……怎麼說,這個……」

我也說:「叔叔,修道院那邊……」

「沒問題,排隊後補可多著吶。」查理德搖頭表示沒問題,又說:「依我看,暫且讓蕾菲亞娜先跟著你們,不滿意再送回修道院。更何況,她這兩天獨自忙著重新整理別苑,做了白工然後又被拒絕,未免太殘忍啦!」

艾莉絲對著蕾菲亞娜說:「原來這兩天妳在忙這個,難怪在修道院也沒見到妳。」

我看了看艾莉絲,她微微點頭表示同意。

「那麼,蕾菲亞娜小姐,那就一切拜託,以後要麻煩妳了。」

「修閣下,請交給我吧,請容我告退,蕾菲亞娜在別苑等候兩位歸來。」

保持著面無表情,蕾菲亞娜點頭致意,離開了會客室。

「哈哈~就這樣,全都搞定。」查理德挺得意的。

「叔叔沒有暪著我們,偷偷安排別的事情吧?」艾莉絲問著。

「沒了啦。這種事就算當面問,你們只會客氣拒絕,只好我先做著來。」

果然一開始就打算趕鴨子上架。

城主接著說:「看起來很圓滿。小修,這別苑是席禮亞最喜歡的房子,居然肯讓出來,表示她對你很在意,我還蠻捨不得的。」

席禮亞:「捨不得?如果阿德列斯肯我搬過去,別苑就不讓啦,如何?」

「果然還是送給小修吧!讓席禮亞搬出去,絕對不要。」

在座幾位都笑了,精靈的羈絆果然十份堅強,即使城主也不例外。

「多謝城主大人和席禮亞夫人的割愛。」

「叔叔,也謝謝你細心的安排。」

會談結束之後,城務廳派遣馬車,送我和艾莉絲到梅竹別苑。

剛進前院,艾莉絲調皮地四處跑跳,我傻傻地站在庭院中央——

「這個……水池?」

「嗯!」

「好多竹子。」

「對!」

「院子好大。」

「呃……」

「那邊那個,是馬房嗎?有兩匹白馬?」

「真的……是馬!」

住慣了小屋子,我一時做不出像樣的感想,唯唯諾諾回應著。

梅竹別苑,兩層樓的古式建築,正如其名,前院竹林、後院梅園,滿是綠意,加上院子四周的花圃,就像是小型的花園別墅,房子本身不大,前後院子倒是挺寬敞的。

「小修閣下、小艾小姐歡迎回來!」

聽見開門聲,蕾菲亞娜從屋子裡來到門口迎接我們。

「蕾菲亞娜,這些都只有妳一個在整理?」

「是啊!我不記得小修閣下有僱用其他精靈。」

「怎麼辦到的?太厲害了。」我很驚訝她能搞定這個大宅。

「蕾菲亞娜是專業女僕。」

艾莉絲抗議著:「不要叫我『小姐』,至少私下還是姐妹啊!」

「好啊!小~艾~這樣我也很開心。」

「你也別叫我閣下,聽起來很奇怪啊,我們不是朋友嗎?」

「這個嘛?如果小修不趕我回去,我就答應。」

此時我們走過內門,進入大廳,我接著說:「應該趕不走吧!這裡是……大廳嗎?池畔小屋的客廳完全沒得比。」

艾莉絲看著挑高的屋頂:「哇~~坐上廿幾個精靈也沒問題。」

蕾菲亞娜帶領著我們認識環境,從大廳旁扶梯而上。

「整個二樓是主人的空間,前方是兩間書房與一間起居室,起居室外面是個花圃大露台,可以看見前院,後方是主臥房,有獨立的更衣間、浴室,陽台可以看到整個後院。」

看到主臥房,艾莉絲大叫:「好漂亮!」

「主臥房地板有個暗門,向下穿過一樓,再橫向通往外頭倉庫底下的地窖,地窖那頭也是個暗門。好像是以前設計成逃生用的通道,但是兩個暗門都只能單邊上鎖,使用同一把鑰匙,一旦鎖上,只能從主臥室通往地窖,無法從地窖回到主臥房,我已經都確認鎖好了,不必擔心,鑰匙放在主臥房,請你們收好。」

「居然連這個都知道,不簡單。」即使早就知道她很能幹,我仍然非常意外。

「這是專業女僕的基本能力哦!主人如果想偷偷喝酒,走暗門到地窖絕不會被發現。」

「呃……在自己家不必偷偷摸摸吧?更何況我也不太喝酒啦。」

走遍二樓,蕾菲亞娜帶我們從後方樓梯下到一樓,是另一間小客廳。

蕾菲亞娜一邊拉開兩側門板一邊說,「這裡是後院小客廳,拉門完全敞開就是……」

乍現的偌大視野就是梅園後庭,庭園造型樸實美觀,這裡適合私下談話,喝茶聊天休憩也很不錯。

等不及介紹,艾莉絲就跳進後院裡,自從來到別苑她總是雀躍不已靜不下來。

蕾菲亞娜只好對我一個人解說:「小艾真是活潑!小客廳與大廳之間,有迴廊貫通,右側有餐廰和廚房及四間臥房,我住最小的一間就夠,左側是一間大浴室,及一間蠻大的空房間,聽說是劍術練習或比試用的,也可以當作通舖,舉辦一般小型活動也可以,交給小修決定。」

「當是修煉場吧,不需要太多整理,乾淨就好。」我其實相當滿意,怎麼樣都好。

事實上還有好些小房間,像是工具室、被褥庫房等等,若要一一介紹就沒完沒了。

艾莉絲從後院回來,小喘著氣,既興奮又開心。

蕾菲亞娜:「浴室非常值得一提,浴池非常大,我們三個一起泡澡也沒問題。」

「終於能有久違的泡澡——誒~什麼一起洗?再怎麼說也是自己洗吧!」

艾莉絲搖搖頭:「你太認真了,蕾菲亞娜是開玩笑的啦!不管是精靈或魔靈,都不會願意一起洗的。」

「還是小艾了解我。主人連開玩笑都分不清楚,難道說……有在期待什麼嗎?等等,我把主人這個期待記下來。」

「千萬別記下來,我也沒有期待什麼!妳別一臉認真在開玩笑呀……」

艾莉絲笑著說:「某種意義上,蕾菲亞娜和萍姐有點類似。」

「嗯!精明能幹,腦筋清楚考慮也仔細,而且,喜歡捉弄我這一點,特別神似。」

艾莉絲:「我早就知道,你天生對女孩子沒什麼抵抗力。」

「這一點我不否認。」

蕾菲亞娜:「我建議再找一位管家或是衛士。平時我也必須出門添購日常用品或食物,以及城務廳的相關連繫,偶而的話,可以請臨時傭看家,就長期來說並不恰當。」

「嗯,小艾,我們留意點,看看有沒有可以信任的管家。」

艾莉絲:「我也覺得蕾菲亞娜的建議很好。」

「而且,別苑裡只有我一個男生和兩位美少女,我也不太方便……」

蕾菲亞娜:「主人請放心,我會看情況,不會『不識趣』的。」

「喂~我不是那個意思啦。」

艾莉絲:「不如再找一位美少女管家吧。用小修的名義,排隊應徵的應該不少。」

「千萬不要啊~那我不是日子更難過了嗎?」

「小修很容易害羞,真虧你們相處的來。」蕾菲亞娜笑了,是難得的笑容。

「哈哈~從以前他就一直是這樣啦。」

「你們四處看看熟悉一下,我先去準備午餐。」蕾菲亞娜行個禮打算離開。

艾莉絲訝異著:「已經有食材了嗎?」

「嗯,昨天都已經準備好了。」

「真周到,我們一起做飯吧,小修~你自己去晃晃,廚房是我和蕾菲亞娜的。」

「我才剛進門又要被趕出門了嗎?」

蕾菲亞娜:「順便一提~我已經叫了馬車,下午把池畔小屋的東西都搬過來吧。」

「謝謝,有蕾菲亞娜真好,省下不少煩惱。」

「什麼意思?有我在就煩惱很多?」刁蠻公主叉著腰鼓著嘴。

「不是這個意思啦!別生氣,中餐就拜託啦,我四處看看去~」

說完話,頭也不回趕緊離開是非圈——

「呵~小修逃了,我們走吧!先帶妳去看看浴室,那兒好棒!」

「嗯!我也很期待浴室長什麼模樣。」

浴室是整間別苑裡,用最多石塊材料的房間,有更衣間、一個小池和一個大池,供水則是在室外,利用石晶加熱,艾莉絲很滿意。

「以前小修家裡也有個大浴室,我和小修的姐姐常常一起洗澡。」

「和其他精靈接觸,小艾不會不舒服嗎?」

「我只有和小修的姐姐可以這樣,因為很親近,就習慣了。而且小修家鄉的習俗,很親近的同性是可以一起洗澡,是互相信任的表現。」

「好像不錯,雖然與這裡的習俗不太一樣。小艾和小修也有一起洗過澡嗎?」

「才沒有啦!」

艾莉絲害羞的臉都紅了。

「誒~你們是羈絆者的關係吧?至少接過吻,而且也睡在一起了呀!」

「只是……互相喜歡,更深入的事……還沒……」

說完這句,紅著臉的艾莉絲頭已經低得不能再低了。

「我大概明白怎麼回事,算算年紀畢竟還是小精靈。我說小艾啊……」

「咦?」

「小修肯定是喜歡妳的,毫無疑問。」

「我當然知道,不然靈線牽不起來。」

「不過,小修太過正經又害羞。就算裸身面前,大概也只會逃走。」

「他就是這樣,姐姐也說小修是個木頭。」

「所以說,小艾必須主動一點,你們倆個都如此害羞,就沒有以後的事啦!」

「可是,我也……」

艾莉絲別過臉,掩飾著懦弱與煩惱,蕾菲亞娜嘆了口氣。

「妳甘願就這樣下去?」

「才不是,我不知道怎麼做啊。」

「那我告訴妳,只要保持妳的任性就行。」

「那應該……會被小修討厭吧!」

「絕對不會,我很明白,只有妳,小修是完全包容的。」

「我好害怕萬一被拒絕,以後連小小的撒嬌都不敢了。」

「有些話不說出來,對方永遠都不會再進一步。別害怕,他會接受的,肯定。」

「嗯……我努力試看看。蕾菲亞娜是從那裡學到這種事的呀?明明年紀和我差不多,而且又沒有羈絆者。」

「我看過的事不比妳少哦。小艾加把勁,拖越久膽子會越小。」

「那……好吧,就是今晚,我要黏著小修。」

「在那之前,我們可以一起泡澡嗎?」

「可以哦!妳這樣做行嗎?」

「和小艾的話沒問題,我們也很親近!」

「那麼,一起,和蕾菲亞娜我也沒問題。」

「我會好好把妳洗得香香的,頭髮什麼的,全都弄得漂漂亮亮,把小修迷倒。」

「嘿咕~」

後院池塘邊,兩個羈絆者正坐在大石椅上賞月,中間放著兩杯茶,在精靈世界,我在夜晚最常做的事,不外乎就是讀書與賞月,今晚月光很美,大地再次鋪上浪漫紫紗,沒道理窩在書房!

艾莉絲沒事總會陪伴左右,即使彼此沈默不語,她也不會走開,既是賴皮也是貼心。

「哦~這不是我送的項鍊嗎?真不好意思,還是姐姐送的比較美!」沒辦法,姐姐是執行長,我只是個學生,幾乎用光了所有零用錢,也還是有段差距。

「不,都是一樣喜歡,姐姐送的適合大場面,平常我喜歡小修送的。」

「妳剛進城賣掉的那些珠寶,明明有幾個比我送的還漂亮,賣了好可惜。」

「心意比較重要,只要有這個,其他都賣光了也無所謂。」

「早上,戴著珍珠項錬的小艾好美~精靈們都被吸引了。」

「小精靈穿成那樣,好害羞,會太過份嗎?」

「完全不會,那時候的小艾看起來很成熟,完全是成年精靈的俏模樣。」

艾莉絲害羞著低頭不語,我繼續說著:「真巧,搬進來第一個晚上,又是兩個月亮同時高掛。」

「嗯啊。在池畔小屋,我們也曾這樣坐在池邊看月亮。」

「那一天,妳還唱著詩歌給我聽。」

「現在想聽?」

「不,今天發生太多事,腦袋還有點混亂,妳能陪在旁邊就已經很舒服。」

「既然這樣,那就~」

艾莉絲把兩個杯子移開,移坐過來,抱住我的手臂。

「我就在旁邊,舒服嗎?」

「誒!不對吧?明明是妳在撒嬌!」

艾莉絲故意借題發揮,我當然看的出來。

「你說過我隨時都可以撒嬌。反悔了?」

「沒呢!儘管來,我絕不會反悔。」

「一直以來都是我在依靠小修,回到精靈世界也還是一樣。」

「事到如今,也沒必要說誰依靠誰,都是孤兒,該說就是互相依靠吧。」

「說的也是。」

艾莉絲已經不只抱著手臂,連頭都靠在我肩頭上,我明白她的心意,雖然不確定究竟是何時明白的,但肯定是更早之前,對感情卻步的反而是我。

之前她還會扭揑,現在根本是戀心全開模式,精靈不擅長隱藏性情,我隨著她的任性沒有拒絕,不對,我也很享受,只不過——

「屋子裡還有蕾菲亞娜喲。」

「一起泡過澡後,我說要找你聊天,她就說今天累了要先去睡。」

要確認並不難,我不語閉起眼:「嗯~沒錯,她在房裡。」

「哇!用索敵術偷窺少女……」

「只是感應生命個體而已啦,必須近距離才有清晰的形體動作。」

事關名譽,得好好說明清楚。

「我們洗澡時,如果你就在門外,那不就……好可怕的力量。」

「我才不會做這種事,拜託你相信啊!」

「嘿咕~我相信小修哦!」

「真奇妙,這個屋子裡頭,住著一個精靈,一個魔靈,還有一個人類。」

「是奇妙的緣份把我們全繫在一起。」

「幸好有蕾菲亞娜,什麼事都妥妥貼貼,不愧是專業女僕,這一點我很敬佩。」

「她說,和我們在一起很開心,比在修道院還棒。」

「這樣就好,即使修道院有許多精靈,也看得出她很孤單。」

「雖然這裡只有我們三個,但我們是真正的好朋友。」

「她也是孤兒,那~我們這裡就有三個孤兒了。」

「那梅竹別苑就改名叫孤兒別苑。」

「胡鬧,那太對不起席禮亞夫人啦。」

「嘿~小修喜歡這間別苑嗎?」

「既漂亮又舒服,生活環境好很多。」

「託小修靈劍士的福才有這樣的宅院。」

「不,追根究底,是城主與夫人送給小艾,算是合乎公主身份,以前跟著我住小屋,委曲妳了。」

我左顧右盼,比起池畔小屋,別苑更美,更多花草樹木,而且,隱蔽性很好,不必擔心被打擾,唯一的缺點,就是後院的小水池比不上小屋旁的大池塘。

「不,我不在意公主的身份,住在哪裡都很好。不過,這裡確實比較舒心。」

「四周都是綠意,和我家差不多吶。」

「那麼一直住下去?」

「能一直住在這裡也很不錯哦!只是人類身份遲早會曝光。」

「小修還在擔心這種事?」

「想到我一旦離開,就很擔心妳又會孤單。」

「我一點都不擔心。我也希望小修別擔心。我只想每一天都快樂的過著,不管是在一起一個月,或是一年,或是一百年,在那之後會如何,不是我們現在能操心的。」

「小艾看的比我還開。」

「如果不是遇見小修,我也不會坐在這裡。」

「等到差不多穩定下來,我們就去王城。而且已經有馬了,再想辦法弄個馬車,長途旅行應該沒問題。」

「旅行的話,就讓蕾菲亞娜留下來,也要有人看家吧,不過,說不定她會想一起去!」

「小艾心裡是怎麼想的?」

「如果能帶上蕾菲亞娜,我們會輕鬆許多。而且她也有旅行的經驗。」

「好吧!我們再找一位精靈幫忙管家。」

「我有想到一個,就不知道小修同不同意。」

「我也有想到一個,才正想找妳討論。」

「那一起說出來。」「好!三、二、一」

「伯納登!」「村長!」

我倆相視而笑,「小艾也想到村長,有默契。」

「我覺得很適合,看家的工作很輕鬆,而且,英佳小姐就可以安心追隨羈絆者,最重要的,伯納登知道我公主的身份,也願意幫我隱暪,對我父親也很上心,我本來擔心小修會嫌他老。」

「別說老不老的,就當多照顧一個精靈,找個時間我們走一趟阿爾姆村。」

「小修是好人,羈絆者是你真的太好了。我還可以和你商量一件事嗎?」

「妳就直說吧!」

「我想把我們的事告訴蕾菲亞娜,有關你的來歷。」

「只要不會造成妳困擾,我倒是無所謂,當初想隱暪是因為擔心嚇到其他精靈。只不過,為什麼妳會這麼想?」

「因為她說了,要追隨你一輩子。」

這句話可不能當做沒聽到:「啥?這什麼意思?」

「也沒什麼不對啊!」

「等等,這種話對人類而言是有特殊意義的。」

「不是你想的那種意義。同樣作為僕人,跟著你,比跟著其他精靈要好。」

「我並沒把她當成僕人來看,在我的世界,僕人也只是一份工作,不表示比主人低下,也擁有完整的個人自由與地位。」

「或許因為你就是這樣的個性,才會讓她想要一直跟隨。」

「如果有一天,她能有喜歡的精靈或魔靈,我也不會用主人的身份強留她。」

「我也希望她能找到羈絆者,就不會再覺得孤單。」

「與其說想追隨我,不如說是想跟著妳。妳們都已經是一起泡澡的親密關係。」

「是吶,小修真聰明。」

「不如妳乾脆也過去和她一起睡!」

「不要,我已經有習慣的抱枕。咦!難道因為我們一起泡澡,你吃醋了?」

「為什麼會吃這種醋呀~」

「這種醋……你不否認會吃醋。」

「真是的,雞蛋裡挑骨頭吶。」

「她明明也邀請你一起來?」

「早知道我就答應,看看妳們怎麼辦。」

「不怎麼辦,就一起把你拖進去,到時候看你怎麼辦。」

「連你也一起戲弄我。」

「我知道你不會答應的,我了解小修。」

「如果萍姐也在,妳們三個一起,我大概日子會過得很悲慘。」

「嘿咕~」

「捉弄我,妳也挺開心的。」

「才不會。過兩天,我們把照片給蕾菲亞娜看,她應該就會相信吧。」

「好的,精靈樹和希緹麗亞暫時先不說,那部份有點誇張。」

「我和你的想法一樣。當然,我的身份也會讓她知道。」

「就這麼辦。希望別嚇著她。你們年紀差不多,擔心她經不起嚇。」

「我覺得不會,她說過,流浪過好些地方,甚至有些奇妙的經歷。」

「這麼說,她會比一般的精靈更能接受我們的事。」

「是的,而且,我有著私心。」

「私心?」

「正因為她經歷過許多奇奇怪怪的事,或許……對於你回家的事,能夠有些幫助。比起什麼都不懂的我,腦筋好,又成熟,又漂亮,身材比我更好,說不定……說不定……還更能代替我來幫助你。」

艾莉絲越說越小聲,我愛憐地撫摸她的頭——

「妳說到那兒去了,蕾菲亞娜成熟,是因為經歷豐富,至於漂亮,妳又沒輸,而且是不一樣的漂亮,無法比較的,提到身材什麼的,那更奇怪了,妳們都還是小精靈,我才沒那麼差勁,不會去比較這種東西。況且——」

我吐了一口氣接著說:「沒有任何精靈能夠代替妳,因為艾莉絲,我才有勇氣一直奮鬥著。我一個人說不定早就放棄了。」

「真的?」

「嗯~是真的,難道我沒告訴過妳?」

「小修都只有嘴巴說說而已。」

「不然要怎麼做才會相信?這通常都只能用說的吧?發誓嗎?」

「發誓是人類用的方法,精靈才不相信這一套,我看過電視,發誓的都會反悔,而且萍姐有對我說過,男人的發誓絕對不能相信。」

「姐姐怎麼這樣教你啦!不過,還真難以反駁,人類的誓言,常常都成了謊言。」

「所以我才不要你發誓,精靈也不是靠這個才會相信。」

「精靈是怎麼做的,教教我吧!」

「真的?」

「只是不曾做過,可能需要練習,不會太困難吧?」

「不難,你做過的。」

「哈~什麼?」

我什麼時候做過?艾莉絲狡詰的神情,我有種不太妙的感覺……

「原來你忘記了,我好難過。」

艾莉絲垂下小尖耳,嘟著小嘴,哀憐地望著我……

「慢著,妳要說清楚,我真的沒印象啊。」

「那個,在你家的時候。」

「咦?那更奇怪了,我什麼時候答應過又做了什麼……」

艾莉絲不說話,抬起頭,臉泛桃紅,睜大溼潤的雙眼望著我——

「誒?不會是那個……吧?」

「就是那個。」艾莉絲眼神很堅定,她確信我想起來了。

果然又是接吻~或者說是更實質的動作。

我難為情地想移開視線和身子,手臂卻被抱住,不只如此,根本是被牢牢拘束著。

「那個時候很緊急,而且妳……」我心虛地小聲說著。

「小修怎麼說我都不管,語言無法讓精靈信任。我相信的是你的心意,所以才會締結靈線,我一直都喜歡著小修,而且小修也喜歡我,肯定是。」

不知道是打那兒來的勇氣,能讓害羞的艾莉絲說到這個份上。

無論是言語或是動作,完全不讓我有機會逃走。

看著她的明眸,在月下更是楚楚動人,

完全不像是小精靈,散發的氣場比萍姐更有女人味。

即使我不曾言語表達過——

艾莉絲卻能信心十足肯定我的心意,在此之上,也說出自己的心意。

完全無法反駁,不想辜負她,也不想扛著未來當藉口來逃避,

精靈在真愛這一方面,有著犯規般的吸引力,但是——

「可是小艾還是小精靈啊!」

「小修問過我會後悔嗎?不會,以後也不會,就算你不在也絕對不會,精靈一旦選擇,就沒有後悔的選項,不因為還是小精靈就有所差別。」

「我們在一起會有許多的問題。」

「不是都一起解決了嗎?以後也會。」

「難道妳一點都不害怕自己的未來?」

「我決定把未來,全部~都交給小修,那你怎麼說?」

稚嫩的臉龐,無比堅定的眼神,一句話就封住我的全部退路,

艾莉絲不是索吻,而是索求著感情,我又何嚐不是如此?

小手輕輕顫抖著,堅定的背後隱藏著懼意,明明承諾過不再讓她害怕的!

握著美麗如玉的小手,擁她入懷,在小公主的耳邊細語——

「既然你把未來當賭注,我就奉上一生來加碼!就算嬴不了也要輸在一起。」

艾莉絲溼潤的雙眼流下淚來,真對不起,答案來得有些遲,請原諒。

一個期待了許久,

一個糾結了許久,

再多的甜言蜜語,始終不及真心真意。

城主的授勳、席禮亞夫人的梅竹別苑,可靠的女僕蕾菲亞娜,賞賜紛至沓來,最為珍貴的,是來自艾莉絲——羈絆者的無價真情。

伸出一手輕撫她的臉龐,試探著,

艾莉絲將臉頰輕輕靠上我的手心,把自己交給了我,

溫煦的夜風吹過,彷彿給予著勇氣,也好似催促著我,

環抱著羈絆者,唇瓣交疊,獻上深情的長吻,

比起第一次的慌張失措,這回是平心靜氣而有餘裕,

溫柔懷抱逐漸成為緊緊相擁,溼潤的小桃唇有著致命吸引力,陶醉難捨,

不可視的淡藍色靈線糾扯難分,胸口隱約發出白色光芒,

兩顆心同時感受到一股暖流,帶著彼此的心意衝擊而來,

如同微弱的電流,竄流全身,癱軟艾莉絲的身軀,眼淚再次泛流而下,

羈絆越深,那暖流越發令人感動,感動越深,就越是戀戀不捨,

原來如此!我終於完全明白,靈線締結的意義。

體會了一次靈線交纏,都會一生渴求著這般感動,

彷彿感動能化為實體,遠比肉慾橫流的快感更加令人沈溺其中,

這個特權,只屬於生命中唯一的靈線羈絆者,如此珍貴,再無其他可比!

艾莉絲~能遇見妳真的是太好了。

月光下的精靈淚珠閃閃發光,托襯著紅潤的小臉蛋,

微微輕喘的吸吮,垂落抖動的小尖耳,小精靈公主閉著雙眼,享受著只屬於她的幸福,

一個藍月,一個紅月,印在水裡,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