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二十九黑章 黑之剝奪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5-15 12:28:27am

奇幻·玄幻


「是時候該叫妹妹起身了。」

現在是早上六點三十分。

偶爾這段時間基本是我將還無法自己起身準備上學的妹妹喚醒的時間。

為什麼是偶爾?

很簡單

因為妹妹的鬧鐘響的吵醒我了。到底這鬧鐘是給她用還是我用啊?!

但真正的試煉挑戰才剛剛開始。

因為在叫妹妹起身上學之前,要從妹妹床上那無數的布偶中找出妹妹的身影。順帶一提這些布偶都多得都掉在地上了。

布偶的種類基本上是動物類的較多。比較篇多的是海豚、麻雀還有小雞這三種。可以從這看出妹妹特別喜歡這三種動物。

而且貌似還比之前還增加了些。

除了這些誇張得數不清的布偶,妹妹睡覺時還會因為覺得太冷而使用三張被子外加兩張枕頭。

如果說給他人聽的話那個人第一反應應該會先問為什麼要使用兩張枕頭?

因為一個枕頭是用在頭上,而另一個是用在腳上取暖。

雖然不想承認。

不過妹妹應該是我這一生中見過睡覺睡得最奢侈的人了。

就算妹妹說她是偏冷體質。但在這麼多的布偶壓迫下難道就不辛苦嗎?

「啊,找到了。」

在攤開一些布偶之後,總算發現到睡相一臉幸福的妹妹。

雖然不想破壞妹妹的美夢,但如果再不弄醒妹妹的話上學就要遲到了。

「喂,醒來了。」

「嗯……給人家睡多一下啦……」

「不行,再睡的話就遲了。」

「嗯……那哥哥…我要抱抱。」

「……如果妳現在立刻起身的話。」

「嘿嘿嘿。」

妹妹得到我的允許后,立刻爬起身緊貼著我的身體磨蹭。

體貼妹妹的我就這樣直接將她帶去浴室。

「到了,快點洗澡然後吃完早餐哥哥就送你去學校。」我放下了半夢半醒的妹妹邊說道

「一起洗。」

「哈?」

「我要和哥哥一起洗。」

還在說夢話嗎?!

「這…這種話還是別說了吧。都多少歲了。」

「誒?難道哥哥害羞了嗎?」

「誰會因為自己妹妹的裸體害羞啊?」

「就算人家是個漂亮的大姐姐哥哥也不會?」

「不會。」

我才說完,妹妹立刻在我的眼前脫下自己的上衣。

「喂!妳…妳在做什麼?」

妹妹沒有因為的我話停下動作。如果她再不停止的話我真的會看光的!

她很快就脫下了上衣。在那一件睡衣下面還穿著一件無袖的吊帶上衣真是出乎我的預料。

不過說真的這讓我鬆了一口氣,但又有點感到無比的失望。

「妳穿兩件衣服難道就不熱嗎?!」

還是忍不住吐槽了。

「啊,哥哥害羞了。哥哥輸了。」

「……你再說下去的話哥哥我真的生氣了哦。快點去洗澡然後吃早餐。」

「哦!」

她得意地進了浴室中。

而我正為我剛剛不潔的思想深深反省中。我竟然會對自己的親妹妹起了些許的邪念。

「哥哥,哥哥。」妹妹在門後探出頭來輕聲呼喚我.

「有什麼東西要說的話等妳洗完澡之後再說。」

「就算是最近總感覺好像有視線一直盯著人家看這件事也只能洗完澡之後說?」

「……真的嗎?」

她輕輕點了點頭。

我聽了她說完這番話之後立刻告訴她這一切都是自己心裡的錯覺之後她放心相信了我的話洗澡去了。

而我趁著在她在洗澡的時候,簡單做了一道美式的早餐。

火腿、香腸、雞蛋、麵包、黃豆還有沙拉。全都是簡單就能做好的食材,而且只需要隨便煮煮煎煎之後放在一起擺放好就能上桌享用。

簡單、快速、還有美味就是美式早餐的精髓。

如果說要我每一天都吃這個的話……

還是會膩的吧?

說起來還是先說回剛剛妹妹的那個問題。

妹妹她感覺到的那個視線毫無疑問一定是隊長。

從這看來隊長真的二十四個小時一直在暗中保護妹妹。

等等

如果是這樣的話無論妹妹她上廁所、洗澡還是換衣服的時候隊長都在暗中看著妹妹嗎?!

不行!這樣妹妹的隱私不就根本完全沒有了嗎?!

「隊長,你在嗎?」

雖然覺得隊長不可能這麼輕易出現,但我還是試試看呼喚了隊長。

……

過了幾秒還是沒有回應。果然全是我的多餘猜想嗎?

「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婆婆媽媽的一點也不像男人。」不知何時,神出鬼沒的隊長已經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吃著我剛剛做的早餐

更讓我驚訝的是隊長真的回應了我的呼喚出現在我的面前。

「有什麼事情快點說,別讓我說第三篇了。」

無論何時光是聽到隊長那充滿殺氣的聲音就覺得快要窒息,還是快快結束話題為上比較好。

「隊長,你難道二十四個小時都在監視保護妹妹嗎?」

「……說廢話嗎?」

「無論妹妹洗澡還是換衣服的時候都?」

「肯定的。」

我妹妹的隱私絲毫沒有了啦!!

「在這裡聽你廢話真是浪費我的時間,我吃飽了。」

我准備給妹妹的早餐被吃個精光了!?

「停下……」

「嗯?」

「我說停止!不准再接近我的妹妹了!你這變態蘿莉控隊長!」

「說我變態……可以是可以。但能那不是你的【願望】嗎?【保證你妹妹一生的安全】這個願望。」

「是沒錯!但我果然忍受不了你這骯髒男人每天看我妹妹的身體!而且御那那時候你還來保護我幹掉幻魔不是已經違反了這個約定了嗎?」

「你妹妹當時在附近,要不是幻魔有可能傷害你妹妹我才懶得救你呢。有意見嗎?」

「不管怎樣我說取消就取消!以後不准你再接近我妹妹了!」

「…我是無所謂。反正我也覺得很厭煩,一直保護人完全不是我的作風。那這件事情【取消】是你說的,別忘記了。」

「對!快點走吧!」

「是嗎?祝你好運。」

隊長說完就像風一樣消失在我的面前。

這樣也好,我恨不得隊長快點離開,免得妹妹的身體每天被這變態隊長看得精光。

想到如果要是我沒注意到這件事情的話妹妹以後的日子所有的一切都必須被隊長看得精光就起雞皮疙瘩。

一個這麼美好的早晨就這樣被隊長毀了。走前還要吃了我特地為妹妹準備的精心早餐。

冰箱的材料也已經用光,看來不得不去外面隨便買點東西給妹妹當早晨了。

「妹妹還沒洗完澡嗎?都這麼久了。」

是時候去催妹妹了。會遲到的。

正當這麼想時,我的喉嚨突然好像被什麼東西堵著頓時變得呼吸困難。

除了呼吸,身體還變得乏力,頭昏腦漲。周圍的事物變得天搖地晃。力氣被不知從何冒出的力量給剝奪。

更可怕的是還感覺到死亡的接近!

這難道是幻魔在作怪嗎?!竟然在這種時候……

「妹妹……」

我的腦中閃過了妹妹的模樣,我擔心起妹妹的安危提著乏力不穩的身軀扶著墻壁一步步走向浴室。

沒多久我的身體從無力化成了疼痛。全身就像被百只野獸撕咬。稍個不注意就會被吞噬。

我全靠著尋找妹妹的強烈意志忍下了一切,繼續走向浴室。

我用盡全力打開了浴室的大門。

不敢相信第一眼見到妹妹她倒在了浴室的門口。

這可怕的畫面讓我的心臟頓時被扎了一針。我連大聲呼喚妹妹的力氣都沒有、呼吸變得更加急促。

終於我雙腳的力氣也耗盡了。

膝蓋直擊地面。

「…哥哥……哥哥救我…」

我隱約聽見妹妹薄弱的呼吸聲與求救聲。

還有救,現在立刻帶妹妹離開這裡的話妹妹還能有救!

知道妹妹還有救,我催促自己的身體去接近妹妹一刻也不能停下來。

如果不這樣做的話,我的身體很快就會達極限,到那個時候一切就結束了。

快點!必須得快點帶妹妹離開這裡!

離開這里……

必須離…

我的意識快要到極限了。我用所剩無幾的力氣向著妹妹伸出了無力的手。

視線逐漸變得朦朧。

「妹妹……」

在意識消失之前,一道影子插穿了我眼前的地面。

這是……

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