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上一代的故事 - 4 火患那一天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5-14 11:25:30pm

都市·爱情


1992年2月2日

下午2时55分,苏紫媚开门走下楼想要到李家去找儿子,却与打算出门的周如童遇个正着。

看见周如童一边关门一边咳个不停,苏紫媚关心地走到她身旁慰问:“如如,你生病了吗?怎么咳得这么厉害?”

“应该是感冒了,有点发烧。现在准备去诊所挂号看病。”周如童的声音因为持续不断的咳嗽,已经变得有些沙哑了。

“大概是最近天气不太好吧,我今天也感觉到头一直疼呢,像是也要感冒了吧。星宇呢?你不舒服,我让他自己在家里待着,要不然他这个孩子一玩起来就大喊大闹的,一定会妨碍你休息。”

“目文带了星宇和小希去了公园玩儿,大概不会这么快回来。因为我不舒服,目文请了假。你不用担心,星宇不知道多乖巧,还常常帮我看着小希,才不会妨碍我。”周如童笑着帮张星宇说好话,这么回答道。

“我本来是要下来通知星宇说一会儿他爸爸要来,想问星宇要不要会会他的。”苏紫媚顿了一下,又继续道:“不过,既然现在星宇不在,那也好,这样我和他爸爸说事情比较方便。”

心细如尘的周如童发现苏紫媚说这话时神色有异,正想继续追问,此时楼上五楼苏紫媚的单位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苏紫媚,你在哪儿?为什么门开着?”

苏紫媚一听就认得是张仲明的声音,看了看手表:挺准时的。约好了三点钟,他三点出一点就到了呢。

她立马扬声应道:“你等等,我就在楼下四楼,这就上来!”说完,她又对周如童道:“如如,我上去了。你快去看病吧。”

周如童点点头,目送苏紫媚窈窕的身影急急上楼后,她就乘电梯下楼准备去诊所看医生。她万万想不到这将是她与同乡姐妹的最后一次见面,也怎么都不会料到,待她看完医生回来,心爱的丈夫也会与她从此阴阳两隔。

苏紫媚上楼后,见到张仲明站在她住的单位外面。亚麻西装外套下搭一件黑色衬衫,两条修长的腿上穿着一条米白色直筒长裤。挺拔的身段,冷峻的脸庞,棱角分明的五官,深邃幽暗的双眸,眉宇间蕴藏着的忧郁气质让他更增添几许坏男人的狂野不羁与叛逆难驯,那眼神自然而然就散发出一股让女人难以抗拒的魅惑。

即使到了今时今日,苏紫媚每一次见到张仲明时还是会忍不住暗地里喝彩。这个男人怎么看都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帅。

“进来吧。”苏紫媚说着,自己先进了屋,她身后的张仲明尾随着也进入了六福大厦五楼的三号单位。

住惯了豪宅的张仲明其实很抗拒到苏紫媚家里来。她家的格局狭窄,窗子不只少又小得可怜,根本不通风,而且设施十分老旧,他每次来都会非常受不了那旧水管所散发出来的恶臭味。今天的情况更甚,他一进门就嗅到了一股犹如臭鸡蛋的呛鼻味儿,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用手捂住了鼻子。要不是怕在公共场合与苏紫媚见面会被那些狗仔记者偷拍大做文章,张仲明才不会委屈自己到这个鬼地方来。

苏紫媚窥见他一脸厌恶的表情,知道他是在嫌弃自己的住处,原本想说些什么来嘲讽一下这个富家公子,可是她其实也察觉到了今天家里的确弥漫着一股不知打哪儿飘来的怪味儿,虽然只是似有若无的并不很强烈,但连她都觉得臭了,更何况是像张仲明这样的娇贵之身,肯定无法忍受。于是她把到了嘴边难听的话又咽了下去,直接进入主题问道:“让星宇认祖归宗的事,你能够给我答复了吗?”

张仲明挑眉瞟了苏紫媚一眼:“我爸妈同意先进行亲子鉴定,一旦确认了他的的确确是我们张家的骨肉,就一定会让他认祖归宗。不过……”

“不过什么?”苏紫媚怕他故意为难,紧张问道。

“星宇如果真的是我的亲生儿子,我们张家一定会认他。但是如果你想要以此为借口要我娶你,那就免谈。即使我肯,我爸妈也不会点头,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张仲明脸露鄙夷之色回道。

苏紫媚一听,忍不住“哼”一声冷笑:“所以就是只要孙子不要娘咯。”

她早就料到像张家那样的大户人家一定不会接受她这个出生卑微的酒家女。没想到呀,在这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竟然还会发生这种封建时代的戏码,实在太讽刺太可笑了!

“张少爷,你大可请张老爷和张老太太放一百个心。我有自知之明,也没有当少奶奶的野心,绝不会厚着脸皮攀龙附凤!我只希望星宇往后能有更好的前途,跟着你这个有钱的父亲肯定会更有出息。至于别的事情,我压根儿想都没想过。”苏紫媚嗤之以鼻,冷冷回复。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一阵女人凄厉的吆喝声:“你这个臭男人!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

苏紫媚认得那是住在同样五楼另一个单位的邻居方太的声音。那家邻居的男人完全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家伙,不只成天喝得醉醺醺的,还会经常对老婆拳打脚踢。

这会儿已经再也无法忍受空气中那股恶臭的张仲明一边拿出一根香烟准备用打火机点上,想要借着烟味儿缓解一下让人作呕的臭味,一边不屑地蔑笑道:“还亏你受得了这个鬼地方。不只臭气熏天,貌似邻居也很抢戏,吵吵闹闹龙蛇混杂的,我劝你还是趁早搬走为妙!”

3时25分,就在张仲明点燃打火机的一瞬间,六福大厦五楼三号的单位传出爆炸声,跟着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粗心大意的苏紫媚根本没有发觉到于2月1日下午送来的新瓦斯筒并没有与灶具安装妥当,因此当她在2月2日中午开炉烧菜之后,煤气就开始不断泄漏,逐渐弥漫在空气中,累计到了相当的浓度,在张仲明点燃打火机的时候最终引发了爆炸。

这就是当年六福大厦五楼三号单位发生火患的全部真相。

原本只是一场无心酿成的惨祸,却因为有心人的刻意揣测,真相被扭曲,让无辜的苏紫媚死后蒙上了勒索不遂而恼羞成怒杀害张仲明的不白之冤,更让张星宇一辈子都误以为母亲便是杀害父亲的凶手,让小小的他从此产生了无法磨灭的心理阴影。

不过,这起事件的发展,也应验了一句老话:凡事皆事出有因。

要不是这场大火,张星宇就不会牵着李佑希的手逃离火场,也不会造就了饼干屑女孩一场最美丽的爱情故事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