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奇异酒吧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17 1:09:10am

奇幻·玄幻


自哈奇夫和钥月白的事情解决之后,他们俩相处得挺好的,偶尔会到处逛逛。至少有钥月白在哈奇夫身边,多多少少应该可以压制哈奇夫的嗜血之意,至于司湫语和谭楚唯则要开始忙碌他们的分内事。

调查失落遗迹是一件苦差却也是非常重要的任务。

当然,在若月城调查的当儿司湫语还得顺便帮忙解决迟明音这个跟自己同为失落家族后人之一的事情,还有找人暂时担任他的守护者,保护他不被消灭者找着。只是……司湫语严重怀疑,消灭者或许就在他们身边。

迟明音跟他的情况有点相似,不过他们俩不同的地方是迟明音至少还记得父母与其他家人的事情,虽然后来被消灭者给灭个清光,只剩下他活下来,而司湫语则是连父母的脸都见不着,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孤儿院更是因自己的关系惨遭屠杀。

一想起这些事,司湫语就无法好好专心调查失落遗迹,时不时还走神,让谭楚唯深感堪忧。

“小语,要不你就歇息个几天再继续调查,免得你这样精神不好的调查遗迹,很容易出事情。”谭楚唯真的看不下去了,他好几次都得把差点掉下悬崖的司湫语给拉回来。

自从见了迟明音,替那个跟自己有着相同遭遇的少年处理事情后,司湫语就一直不太对劲。

在若月城待了差不多有五天时间了,遗迹的调查仍然毫无进展。

“……好吧,我也觉得我的状态真的不太好。”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就算你这么担心,也无补于事。”

“唉……哈奇夫和钥月白呢?”

“一个在努力赎罪,一个在负责监督。”谭楚唯边收拾调查遗迹的各种工具,边回答他的问题。

于是司湫语便不再多言,乖乖地跟着谭楚唯收拾好东西一起回到酒店休息。然而谭楚唯却不让在房间休息,硬是拖着人往外跑,顺便还把不知为何仍然逗留在若月城里的宣清凛和柯水竹给撂来陪司湫语散散心。

话虽如此……他们四个在街上逛了一会儿后,司湫语和宣清凛就不见人影,只剩下谭楚唯和柯水竹。当然,被留下来的他们两个可以说是深感头疼,因为他们都知道宣清凛很会到处乱跑。

“这一次要是把人给找回来了的话,我会好好‘教训’他。”柯水竹皮笑肉不笑的,温雅的脸孔布满了怒意,只是不仔细一看是看不出来的。

微微轻叹,谭楚唯拍拍他的肩膀,接着两个人就分开去找人。

但愿宣清凛不会带着司湫语乱乱跑……

***

“要是被谭老师知道你把我带到酒吧,他肯定会气得火冒三丈。”

“那么,水竹估计会让我下不了床。”

看着宣清凛那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司湫语深深觉得自己真的是认识了一个不该认识的家伙。现在的他实在很后悔,可是这个酒吧很特别,特别到他感到有些困惑。

这一大清晨的,酒吧自然是清冷,却依然有几个客人坐在吧台前跟老板聊天。前提是这位老板忒年轻,看起来不过是二十几岁,气质很特别。

“唷,凛你来啦?咦……你带了个客人过来参与我们的茶点时间?”坐在老板面前,留着一头雪白长发,看似大学生的青年好笑地盯着跟在宣清凛后头的司湫语,似是想要看透司湫语。

“先坐下,喝杯果汁。”老板轻轻地说道,同时也递上两杯橘红色的饮料,放在吧台上。

宣清凛无谓地走过去坐下,拿起杯子就喝了起来。司湫语也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坐在宣清凛身旁跟着一起喝起了这似乎是橙汁还是萝卜汁的饮料。

然后他就开始思考为什么一大清早的要被人拐来酒吧喝……蔬果汁,甜美至极,甚至有种可以净化人心的蔬果汁。

结果司湫语就从他们奇怪的对话中得知老板名为蓝箬瞑,然后吧台前坐着的原本四个客人,从最左边到最右面分别为拉依米莉、昭织、樊覭鳲以及念司。这些名字听起来,有种很玄幻的感觉,再加上他们的对话……

什么世界等等的,他一个字都听不明白,整个人就是懵圈的。老板蓝箬瞑见他无法融入这小圈子,不由歪歪头,旋即递上一盘精致的水果雕,给了他一抹淡淡的笑容。

于是司湫语就默默地喝蔬果汁,吃水果,努力等待宣清凛,虽然他不觉得宣清凛跟那四个来历不明,感觉上不像是人类的人很快聊完,而且他们聊的事情好像很严肃,因为宣清凛很难得的露出认真的表情,没有那种玩世不恭的模样。

所以说把他带来这里是干嘛的啊……

“你身上有时间的气息?”蓝箬瞑忽然开口这么一问,同时也在用布抹着手中的玻璃杯子。

“啊……?呃,算是吧。”司湫语苦笑了笑,对于自己的情况,他也是无所谓了,反正这是他的命。

沉默片刻,蓝箬瞑先看了看谈得正起劲的五个人,接着就在吧台后面摸索着什么,拿出了一条用红色细绳串起的银色玉坠,直接把玉坠交给他。

司湫语楞楞地接下这隐隐泛着银芒的玉坠,满脸困惑。

玉坠之中,似乎蕴含了某种奇特的力量,而且那股力量跟他的相性很好。

后来司湫语便先行离去,宣清凛也没有阻止他任他离开这个酒吧。他一个人走在街道上,蓝箬瞑赠送给他的玉坠静静地躺在他的手掌心上,让他很犹豫是否该戴上去。总觉得,戴了的话可以稳定他的力量,不至于让失控的情况再从发生。

于是司湫语戴上了那条玉坠,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清净的灵力稳定了他那不太能控制住的时间。

停下脚步,司湫语忍不住回眸看了看那挂着“夜行歌”这三个大字的酒吧,想起那宛如音乐家气质特殊到了极点的老板蓝箬瞑,还有他吧台前的四个奇怪客人。

与这世界格格不入……这是司湫语的脑海之中,一瞬间闪过的念头。

“小语!你还好吧?凛那家伙究竟是带你逛到哪儿去了?”好不容易总算找到司湫语的谭楚唯虽然气急败坏,但更多的是关心。

稍微愣怔了一下下,司湫语看了看找着自己的谭楚唯和柯水竹,却迟疑着该不该暴露宣清凛的所在之处。

可是……宣清凛目前很认真地在跟其他人讨论一些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唯,你带小语回去吧,我已经知道凛那家伙在什么地方了。”柯水竹眼尖瞄到了“夜行歌”酒吧,便对谭楚唯如此说道。

见柯水竹如此的坚持,谭楚唯也就拽着司湫语先行离开,而柯水竹则大步地踏入酒吧。

至于后来宣清凛和柯水竹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人知道。唯一知道的是,宣清凛和柯水竹暂时分开,而柯水竹不知所踪的这件事也是后来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