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商量计划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18 12:58:48pm

奇幻·玄幻


预计只逗留在若月城一个月,却没想到已经过了两个月的司湫语和谭楚唯无法离开的原因是他们先后发现黑暗教廷和消灭者的足迹出现在若月边境,让他们不得不留下帮忙找线索,看看黑暗教廷和消灭者会躲在什么地方。

先不说黑暗教廷,这里还有一堆术士可以对抗黑暗教廷的入侵,只要找到他们的躲藏地点。反倒是消灭者,这就不一样了,因为消灭者跟黑暗教廷最大的分别就是,消灭者的目标只有一个——消灭失落历史,也就是说他们的目标是迟明音。

司湫语也是失落家族后人之一,但他已经懂得如何隐藏自身,故此消灭者是不会发现到他的。反之,迟明音跟他不同,因为迟明音刚恢复记忆没多久,再加上司湫语诸多保留没有说明清楚有关消灭者的事情,导致迟明音遇上了这等麻烦。

幸好消灭者还不至于立刻动手,看来消灭者也会顾忌若月城术士管理分协会里的术士们,再加上五大古老家族,还有若月城的结界,消灭者是没法直接对迟明音出手。

保护迟明音的这个任务,当然不可能是由他们两个外来者负责,他们主要任务就是探查黑暗教廷和消灭者的藏身处,结果还真让他们找着了。

只是……为什么这么刚刚好躲的地方都一样?

或者应该说是哪有黑暗教廷会光明正大住在酒店?如果是消灭者的话,他们俩至少可以接受。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黑暗教廷和消灭者恰恰地就是住在他们的酒店里。

这算是有缘,还是所谓的孽缘?

摇摇头,司湫语深深觉得“偶然”真的很可怕,尤其还“偶然”到跟自己的敌人住在同一个地方。

“单靠我们两个是没办法应付两边人马。而且,消灭者比较麻烦,就算是我们这样的荣誉术士都束手无策。”谭楚唯直接挑明这这个情况,说的更是事实。

司湫语听了也深感头疼,毕竟谭楚唯没说错,相较之下,消灭者的确比起黑暗教廷还要麻烦好几倍。就算是他们冰雪术士和神眷术士联手,恐怕都比不上总是单独行动,仿若独行侠的消灭者。

“我先声明,就算你们把我跟月白再加上那只待霄草妖王给拉进来帮忙也没用,消灭者本就是逆天的存在。”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原本预定在某处集合的血狼魔王哈奇夫忽然冒出了这句话。

反正这也是实话中的实话。

跟在哈奇夫身边的月白狐妖王,或者应该说是月白仙尊钥月白也颔首,表示哈奇夫说得一点都没错。

“难不成我们要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消灭者除掉音灵迟后人么!”谭楚唯没好气地回道。

“如果我们的神眷术士可以控制好世界的时间,说不定还会有机会秒掉那个消灭者。”哈奇夫想了想,最后却给出了这个建议。

司湫语立刻摇头,他是绝对不会再使用那个招数了。那个时候在鸣初城西边境用过一次后,他得修养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所以他是不可能会用那个招数了!

再说,现在的他很理智,不至于像那个时候般由于想起了过往的一切而发飙,失去理智动用了他还不太擅长使用的术式。

尤其他差点把所有人给害死……

“可以制造一个空隙,然后我们一齐上?”钥月白眨眨眼,但好歹也是给出了一个建议。

闻言,司湫语倒是考虑着使用这个方法。或许制造了某个空隙后,他们就有机可乘,杀消灭者一个不防。但是问题在于谁要负责去制造那个空隙,转移消灭者的注意力?

“首先,你们确定好消灭者住在哪间房了?如果不知道住在哪儿的话,这计划不也是行不通吗?”夜舞晓从暗处冒出来,无奈地提醒他们另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

确实他们是知道黑暗教廷和消灭者分别入住的酒店正好就是他们住的酒店,可问题在于他们不晓得住的是哪间房。即使靠身份去问柜台的,不知道名字的话是问不来的。

最后谭楚唯让他们都乖乖待在这儿不要乱跑,自己则是到柜台去,也不知道是准备干什么,因为他恰好背对着他们,挡到他们的视线。

接着谭楚唯就拿了一份客人入住的记录备份回到他们这儿,直接分给一人一妖魔一仙尊一张,让大家帮帮忙检查入住时间。

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从入住时间下手,然后想办法从这里找出消灭者的房号。

全都窝在一个房里,疯狂地找出最有可能是消灭者的入住房号,无奈他们缺少消灭者入城的时间,故此无法锁定目标。

这时钥月白找到了一丝线索,他立刻拿着他负责的那张记录放在床上给大家看看,细长的手指指着某一栏。

“凯瑟琳,入住时间是一个半月前。”钥月白粗略计算了一下时间。

“一个半月……看来这个凯瑟琳极有可能就是我们的目标。但是……万一找错了的话,那又该怎么办才好呢?”司湫语担心的是这件事,毕竟他们也只能用猜的。

“我觉得凯瑟琳是消灭者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五十,因为……我这边也找到了几个一个半月前,差不多同一时间登记入住的人。”夜舞晓摇摇手中的纸,顺便指出几个被他怀疑的对象。

“两间双人房,登记时间相差不多,还有一间单人房,时间迟了大约十五分钟。这个凯瑟琳……跟这五个人比起来的话,相差整整三个小时。”谭楚唯也在计算这六个被他们怀疑的对象的登记时间。

“要我潜进去看看吗?”夜舞晓忽然提议道。

然后,他们想起了夜舞晓是植物系的妖族……

于是他们不约而同地颔首,夜舞晓也就无奈地招呼附近可见的月见草,控制它们潜入那四间他们怀疑的房间。

不一会儿,夜舞晓有些慌张地把散开却不明显的妖气尽数收起来,脸色苍白地倒在一边。

“怎么了?”司湫语看到夜舞晓这样,不由担心起来。

摇摇头,夜舞晓先平复一下混乱的妖气,接着便苦笑着说:“凯瑟琳就是消灭者……那种仿佛可以吞噬一切的灵力……我可不想再碰到了。”

一听夜舞晓这么一说,司湫语心里了然。他知道夜舞晓是不会参与他们的行动了,毕竟方才他被伤到了,脸色几乎毫无血色,连人形都无法维持下去。无奈之下司湫语让夜舞晓待在自己房里好好休息,顺便架起一个结界当作保护夜舞晓不会被偷袭。

然后他们就移到哈奇夫和钥月白的房间去,商量作战计划。

现在就等待夜晚的到来,实行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