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41、42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5-15 10:07:00pm

奇幻·玄幻


4-41

希望這次能讓厄臨真的學會合群,至少也要懂得表面上的配合,不要老是做那些讓人瞠目結舌又莫可奈何的事情,挑戰他父親、舅舅、外祖父,還有皇宮裡面數以百計的守衛奴僕的腦血管強韌程度,聽說負責管理皇宮大門的人又換了一批,不過聽說每次厄臨殿下帶著傲炎殿下出門一趟,那些人就會換一批,沒什麼好奇怪的。

就在這時,祈冷聽到自己腦海中的那句話。“從今天起,這些事情都給你處理。”

完全傻在那裡的祈冷暫時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然後他聽見厄臨說要集合了,他們倆人就這樣分開到不同的地方去報到,直到進入吟遊詩人的教室時,才清醒過來,臉上露出了無奈的苦笑,他的主子可真是個懶人,而且還是個很會利用別人的懶人,之前還那麼討厭有人跟在旁邊,現在應該會變成巴不得自己一天到晚跟在他身旁,幫他處理這些事情吧!至少,他終於找到在主人身邊的定位了。

祈冷努力的安慰自己,但是還是對於厄臨人際關係能力低落到令人唾棄這點感到悲傷,主子懶惰,這種事情就只能自己來了,祈冷用力的握拳,告訴自己一定可以讓主人的交際好起來的!就算他沒辦法像那些貴族一樣一天到晚說那些轉了上百個圈子的話,至少不會動不動讓人生氣發火。

「……祈冷,祈冷‧祭爾帝。」老師正在台上點名,現在是自我介紹的時間,祈冷剛結束完那一連串的自我心理建設,根本沒聽到那些人是怎麼自我介紹的,但是老師在台上催著,他也不能不說,只好硬著頭皮站起來。

幸好,某些基本的東西應該都是一樣的,祈冷臉上帶著慣有的從容微笑,內心其實一點也不從容地開口:「祈冷‧祭爾帝,陪同就讀單手劍士的公子一起入學就讀,專精幻術。」說完一個彈指,背在身後的巨大扇子發出了七彩的光芒。

祈冷慢慢地坐下來,他不介意讓人知道他是別人的奴僕,這是他最大的榮耀,也知道剛才那一席話絕對會造成一些問題,例如厄臨的身分非富即貴這點就絕對隱瞞不住,誰叫普通貴族家裡每三年只能派一個人來入學,而他的「公子」還可以帶著僕人一起來,雖然厄臨並不想要身分曝光,但是在這裡沒有身分比身分曝光還要糟糕,這點厄臨不知道,但是祈冷有義務要幫他把事情處理掉。

而且,剛才那個法術至少可以看出,他是一名已經受過訓練的幻術師,而且在這個年紀算是很不錯的程度,但其實他是一名樂師,使用的是樂曲與舞蹈來殺人,同時還是一名受過訓練的劍手,雖然他並不想繼續練劍,當初練劍也只是因為厄臨好像要練劍,所以才學了點,但是普通用劍殺人的方法也是知道的,而這一切還是隱藏了起來,所以他不怕被人責備。

4-42

「祈冷,你忘了說你的主修,還有為什麼選擇成為一名吟遊詩人。」看見祈冷已經坐了下來,老師開口提醒,他並不知道祈冷的身分,但是他有看過畫像,也知道這個人屬於絕對不可以招惹的那部分,雖然他自稱奴僕,但誰知道他是哪家子的奴僕?有些屋子,就算出來的只是掃廁所的,都不可以隨便欺負。

「是的,非常不好意思。」這些是祈冷一開始沒專心的結果,所以他帶著滿滿的誠意道歉,然後從背後抓下扇子:「這是倉冽,我的武器。」說話的同時與身子同高的扇子已經張開,上面沒有繁複的花紋,也沒有漂亮的圖案,但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因為那上面唯一存在的就是國徽,一劍一盾周圍是荊棘圍繞,以劍盾毀去周圍的荊棘,率領人民往前走,這是當初開國國王的遺言,也是旋靈國中所有人出生時就知道的一句話。

「至於我為什麼來到這裡,因為我的主人需要一名能夠代他與其他人溝通,也不失體面的助手,我相信在這裡能學到這些。」其實真的要學這些最好還是去另一間學校,從書記到禮儀全部都有,但誰叫他主人就選擇了這所學校?所以他也只能來這裡了,大家都點點頭表示同情。

老師也沒在說話,祈冷就坐回到位子上,開始仔細的觀察他的同學,不得不說,來這裡的人每個都很古怪,因為都是貴族,他們根本不需要像那些普通人汲汲營營的想學會一技之長,導致他們學習的理由千奇百怪,從好像很有趣、令人著迷,到感覺起來可以騙到很多女人這種理由都有,而且大家講起來一點也不害羞,還得意洋洋,弄得好像理由越古怪就越厲害的樣子,人生百態阿。

祈冷有些擔心,而厄臨卻一點也不擔心,因為他是「啞巴」,根本不會有人要他自我介紹,而且劍士們溝通的方式也不像吟遊詩人那麼溫和,他們根本沒有被帶到教室,而是直接帶到一片空曠的泥地上。

穿過小森林,大約10分鐘左右的路程,全速奔跑前進,對於這些小孩來說一點困難也沒有,最前面的是一個滿臉鬍渣的大叔,他完全不理會後面的學生有沒有辦法跟上,健步如飛的不停的衝刺,讓整個隊伍變成長長的一條。

厄臨跑的並不快,他原本就沒有做過這種練習,奔跑的速度不是他所追求的,而且跑在最前面太顯眼,尤其是不知道終點這點讓他決定用普通的速度奔跑,而其他的小孩害怕跟不上,不停的加快速度後,一轉眼,厄臨已經落到了最後面,濃密的森林讓視線變的很糟,但是順著斷枝殘葉也不難跟上,那麼多人都跑過了,要看不出路徑有點困難。

「最後一個,22號。」當離開森林後,突然出現的陽光令人瞇起眼睛,厄臨緩下腳步,臉色潮紅但是氣息平順,慢慢的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