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S chapter - Chapter3: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6-11-01 1:13:52pm

其他·同人


“我要去找夏。”

语音落下,原本静坐在一旁的金发女人唰一下地站起身子,就打算离开废墟赶紧去见心心念念的人。

艾芭格林和布兰迪什一听此言先是狐疑地上下打量着露西,像是她说了什么世纪大笑话来着。

布兰迪什无奈地叹息摇头,艾芭葛林则伸出了修长的手指指了指金发女人那赤裸裸毫无衣物遮盖的上身,抽了抽眼角。

“变态。”布兰迪什淡定下结论。

艾芭葛林表示赞同还和布兰迪什愉快地击了个掌。

“啊啊啊啊!”回荡在四周的仅有某女那因迟钝而造成的羞耻感。

“诶你的伤口怎么都不见了?”原本打算为布兰迪什再还好看一次伤口的波流西卡婆婆一看向布兰迪什后正好奇她的伤势怎么都没了。

布兰迪什握紧拳头,随后淡定解释道:“我能改变一切事物的大小,包括我的伤口,不过会留疤就对了。”

“什么?你说夏居然能在静止的时间内移动?真的变怪物了呢!”米拉蹲在失魂落魄的玛利身旁逗着她,犹如逗着一只失神的小猫咪般。

玛利被带上了魔封石,尽管她再想回到陛下身旁告知方才的经历也无济于事,也只能安静地装死。

米拉歪了歪头,见玛利没想理会自己的意思,突然抖S个性就涌上心头。

随后上演了一部悲剧的 攻与伪受的戏码。

“伤口在我身体上出现,我却越来越迷茫,该怎么走下去才是没错的。”她垂下眸子注视着自己手腕处的伤口,涂上指甲油的指甲刺进了肉之中,奈何她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若无其事地思考着。

披着波点外套的布兰迪什此时看起来与初次见面大大不同,如今的她看起来更有人情味,而不是当时那震撼力超强的冷血女人。

银色短发随着她的举动而垂下,她闭上了嘴巴,并不打算再打破这一份宁静。

“正因迷茫,这才是真正的迷茫,放心的迷茫下去好了。”她说完后便拉上了靴子,穿戴整齐后,便打算与大家告别。

甩了甩那头耀眼的金发,露西抱起了沉默许久的哈比,与各位告别。

“露西。”

听见熟悉的嗓音正唤着自己的名字,露西倒也不恼,淡笑着回身看向短发女人。

后者扭扭捏捏地口吃了一整天,最后才对她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闻言的她,笑靥如花,灿烂的笑容在她精致的脸蛋上绽放,与她约定好后便在大家的面前离开了。

“下一次见面,我会告诉你我的答案。新生的我,要以自己为第一来面对人生。”

“谢谢你,很高兴遇见你,待战斗过去,我希望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和 伙伴。”

布兰迪什是初次对人说这样的话,同样的也是第一次展开心胸说出真心话。

说出口,她的心情很好,再看见那比任何人还要兴奋的露西,她突然很羡慕妖精的尾巴。

她们,一定会成为最要好的朋友。

但布兰迪什和任何人却没有想过,这一次的离别居然会是最后一次的见面。

“必须......去到灰大人的身边....”

“可是你的伤势....”

“在这样下去,灰大人会坏掉的。”

温蒂被迫之下只好让夏露露送朱比亚到灰身旁,她的眼皮一直在跳,不详的预感在心中化开,却又不知道该对人如何诉说。

这份不安,夏露露同样的也有。

它拥有预知未来的魔法,断断续续的场景碎片偶尔会反映在它的脑海里,这一次不比上回龙王祭的差。

这次的受害者,为什么依然是她?

反映在他那冷漠的眸中的是狼狈不已的黑发少年,后者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嘴角残留的血迹他也无心思去理会。

眼中只有那渐渐变得冷漠与强大的樱发男人。

一开始和他对招,夏多多少少还是清醒的。

但时间久了,他变得越来越恐怖,围绕在他身旁的黑暗气息越来越严重,扩散到四周围,包裹着他与灰。

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冰冷,也不理会伤口等痛楚反应,犹如一个机械人般只会对人攻击。

重点是,他的攻击各个都是致命的。

若不是灰有灭恶魔法,他的尸体恐怕早已被尘土掩盖在最底部了。

“噗 ” 一口血毫无防备地吐在地面上,因为腹部忽然疼痛的关系让灰不得不跪下,他艰难地抹去血迹,狠狠地看向夏的方向。

他已经疯了,也长出了两个暗色恶魔象征的角,指甲与手指变得有些细长,倒也不是很明显。

果然是最强之恶魔。

灰本想继续使用魔法,奈何完全使不上力,腹部像是有块大石头压着似的,使不出半点魔法。

兴许是使用过度的关系,魔法面临耗尽了吗?

他要死在这边了吗?

远方忽然出现巨大的光芒,引起了夏的注意力,灰同样地也被吸走了注意力,直直地看向光芒的方向。

那道熟悉的光带着淡淡温暖,隐含着家人的爱的金色光芒在天空中散开。

金色光芒碎片从天上缓缓降落,掉在了灰的面前。

那个是,马格诺利亚的方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夏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扰乱心情,又再次对他展开了一连串的攻击,熟练的一个个致命招数都能灰连吐好几口血水。

他不应该因为冲动就孤身一人来讨伐END的。

他再也没力气去闪开以及挡下END的攻击了,就要死在这里了。

临死前仰望天空,金色之光还残留在半空。

“如果让我选择 我还是选择在年少时光遇见你。”语音落下,黑发少年的嘴角微微上扬,再也不躲闪END的攻击了,仅仅是那一瞬间夏给拉回了神,却已阻止不了自己

的攻击。

“不...不....”

常常见他展示火的魔法,却没想到这次会是用在自己身上。

“火龙的 铁拳!”语音落下,泪流满面。

“嚓!呲!!”一阵巨大声响传遍各个周围,方才那

恐怖的火之魔法居然在那仅仅的一瞬间被扑灭,但却还剩下零碎的火星燃烧着大地。

灰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本以为自己性命到尽头,他也已经看开了的说。

现在,为什么他还没死?

当他睁开双眸那一刻,适应不了光线的他微微眯起了双眼,一会儿后才适应了光线。

当他重新张开双眼的那一刻,她如女神一样地站在他的面前,单手撑着上半身,驼背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另只手对着夏的方向。

神圣的光照在她的身上,为她制出了一副强大又美丽的背景。

蓝色一字长裙早已破烂不已,血迹染湿了她的手臂,水蓝色的长发静静地披在肩上。

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她背对着自己,犹如她的盾为他当下所有的伤害。

上次也是这样。

他到底要依赖她到什么时候,他已经经历了一次没有她的体验。

那种感觉太恐怖,痛不欲生的感觉,这种经验有一次就好了。

太好了,现在的她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END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火焰被扑灭,自然是有些惊讶与震惊。

他引以为傲的一身魔法居然会被这小毛丫头给扑灭,他个人表示超级不爽。

握紧的拳头与暴跳的青筋,还有那变得越来越冰冷的黑眸,身上的黑斑随着他的情绪波动而移动了一下。

眼前的女人看起来有些面熟,但他想不起这女人到底是谁,但以她会维护那家伙来看,她是个敌人。

水对火,很明显是他不利。

但,也许不一定。

END不禁勾起唇角,形成了个好看的弧度,盯着不断喘着气的女人以及她身后狼狈的男人。

明显是他占着上风啊。

朱比亚没有想到她的预感真的灵了,最震惊的是与灰大人对立的居然会是夏先生。

她在高空看的时候还不怎么相信,直到夏露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让她着落后,她止不住自己的本能反应为灰大人挡下了那恐怖的火焰后,才相信了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而且眼前的这位夏先生,很明显与过去的他大不相同。

若说过去的夏.多拉格尼尔是阳光的化身,那么如今的他便是恶魔的化身。

阴森的气息以及他那冷漠的眼神,在他掌中燃烧着的黑色火焰,都不是朱比亚所认识的那位阳光男孩。

她用尽全力挡下了他的一击,仅仅是一击已经让她耗尽所有的魔力了。

她虽然清楚夏先生是个很强大的人,但不至于会拥有这么恐怖的魔力啊。

她只能保护灰大人这一次,再也挡不下了。

也对,她本来就是濒死之人,是温蒂费心思把她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

失去重心地跌坐在地,石子擦伤了她的膝盖,她疼得倒吸了一口气。

“朱比亚... ...你没死?”身后传来了朝思暮想的男人那磁性的嗓音,虽然好像听起来好像和过去有些不一样。

朱比亚连回身给灰一个笑容这样轻易的举动都做不到,劳累过度的她勉强依靠着双手来支撑自己的身体,否则她将会连人倒下。

“呼... ...灰大人,我,对不起... ...”话刚落下,她失去重心地便要倒下,幸亏是灰及时抱住了她。

朱比亚,还没死?

他到底在干什么,把一切的怒火都出在END身上,以朱比亚死之名义把罪定在夏的身上。

他到底干了什么啊?

朱比亚已昏睡过去,她本来受的伤就很严重,温蒂为她治疗了后,勉强可以活下去,现在魔力耗尽的她,性命已经很危险了。

夏露露咬咬牙,一心只想赶紧地回到温蒂的身边,把她带来为朱比亚治疗。

丢下了一句话后,夏露露便飞快地离开了。

它也得通知大家夏的事情。

如果说方才的灰对死的看法是毫无怨言的话,现在有了朱比亚后,他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下定了决心必须阻止夏的黑化。

可是他也好不到哪里去,魔力仅剩不多,耗下去也只能换来个死的赏赐。

但现在,他必须为朱比亚争取治疗的时间,必须守护着她直到温蒂赶到。

灰咬咬牙,一时半会想不出个法子来。

END直接无视了灰的想法,一心只想杀了这个阻碍他前进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

见烦人的小鱼小虾都走了,END满意地勾起唇角,如野兽般的目光锁定在灰身上。

他,要杀了这人和杰尔夫。

“火龙王的... ...”

灰眼瞳忽然一怔,不可置信地看向夏的方向。

看来他是有想一招置他于死地的想法了,谁不知道他这魔法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但为什么,是灭龙魔法。

“崩拳!”

语音落下,他那带着烈火的拳头一击击向地面,燃烧了大地的火焰随着岩石的崩裂而喷涌而出,形成了壮观的场面。

待魔法消去,END淡定地看向方才男人的所在位置。

“... ...”

空无一人,连留下的尸骨都没有半个。

不可能,他到底是怎么逃走的?

END褪去了微笑,面色苍白地环顾了四周。

突然脑袋蹦出了个想法,迅速地抬头看向天空。

一只蓝色猫咪紧抱着一男一女,另只同样长相的猫咪也抱着一位女人。

她... ...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