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要交给谁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20 3:15:13pm

奇幻·玄幻


在司湫语还需要冷静思考的当儿,谭楚唯和另外两只已经在讨论该拿凯瑟琳怎么办,也很纠结该不该替她治疗。要是替她治疗后她立刻反目成仇……不对,凯瑟琳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毕竟这里还有个神眷司后人呢。

于是他们三个就愉快地决定了先把凯瑟琳带去若月城术士管理分协会,然后把她交给据说还留在若月城的宣清凛处理。

一听他们计划着把凯瑟琳送到宣清凛那儿处理的司湫语立马将其他事情给抛开连忙阻止他们。

“不、不行!暂时不可以去找凛!”知晓某些事情的司湫语拼命摇头阻止他们。

“为什么?”钥月白不解地看着他,实在感到困惑至极。

“说起来……凛明明有在,为什么水竹却不在……?他们吵架了?”谭楚唯这时倒是想起了近来他完全没见着柯水竹,但偶尔会看到孤身一人的宣清凛。

这状况看着很不对劲,却让人说不上到底哪里不对劲。

“……谭老师,你不知道吗?柯大哥他……在那次凛带我去酒吧之后没多久就失踪了。”司湫语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谭楚唯,他还以为谭楚唯知道这件事,但现在看来他好像不知道柯水竹失踪的事情。

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的谭楚唯扶额,让自己稍微镇定下来。作为享有荣誉之称,是拥有与分协会长权力相等的荣誉满阶级术士,谭楚唯很清楚知道宣清凛身边绝对不能没有柯水竹,因为少了柯水竹的宣清凛会出现“不稳定”的超级糟糕状态。

沉吟片刻,谭楚唯便打消了把凯瑟琳送到宣清凛那儿,免得到最后凯瑟琳或许会因为宣清凛的“不稳定”而疯掉还是死掉什么的,那么就真的不太好。

“灵竹术士失踪之事,只有极少数人知晓。夜舞晓那家伙会在这儿,估计是那位宣清凛找来帮忙的。”哈奇夫倒是说出了事实,毕竟夜舞晓也确实来得太突然,而且还说什么是来还恩情之类的。

先暂时把柯水竹失踪的事情放在一边,他们必须想办法处理凯瑟琳。把人送去分协会那儿实在不是个明智的好方法,因为他们差点忘了那里有个音灵迟后人,是凯瑟琳要消灭的对象。

当然,凯瑟琳看起来比较像是要消灭司湫语多一点,毕竟司湫语可是失落家族之首,神眷司后人。

良久之后,谭楚唯忽然看向司湫语问道:“小语,你觉得第二临这个女人,还是第五素筠那个女孩会比较好?”

闻言的司湫语愣了一会儿,“……诶?第、第二临会比较好吧?虽然她是有点怪怪,好像也很工口……但总比第五素筠好。”

“是吗……那么就这样吧。我们把凯瑟琳送到第二临那儿去,看看她能不能帮忙暂时收押凯瑟琳。”

谭楚唯看起来很开心,毕竟他想出了一个很不错的方法,因为他方才就觉得第二临或第五素筠说不定会愿意帮忙他们。只是找上他们的话可能会被要求付出代价之类的,所以他们得小心选人。

幸好他们选的是第二临,因为第二临这个贵为若月城五大古老家族,居于次席的第二家族,再加上身份还是个若月城术士管理分协会最高执行长的女人虽然很怪,又带给人一种变态感觉,但实际上她办事能力真的很不错。

“嗯……钥月白、哈奇夫,你们拿着这个去找第二临,让她立即过来。”司湫语掏出了他的术士证明,连忙嘱咐他们不要被发现,要多多注意安全等等重要事项。

“可以的话我真不想再见到那个女人……”

“呃咳,如果她想乱来的话,用这个。”司湫语干咳一声,转而取下挂在脖子上的银色玉坠交给钥月白。

于是,钥月白和哈奇夫直接化为原形从这地方迅速离去前往若月城术士管理分协会那儿找第二临。

见他们都走了,司湫语便看向凯瑟琳,二人就这样面对面,互相看着彼此。

“那所谓的殿下……是消失的神族,对吧?三万年前的历史,我虽然还没完全搜集完毕,但也能大致上猜到一些。如果说这位‘殿下’就是一切的起源,是你所谓的世界的黑暗的话,那么……殿下的死,就是世界的黑暗。”司湫语很冷静地道出长久以来他一直很怀疑的这件事。

根据那些竹简上的记载,他发现基本上每一个竹简都会提到殿下,再不就是神族少年。那时候在雪虎神兽瓈辥的遗迹所找到的其中一块历史拼图碎片也记载了神族少年,让他不得不用“殿下”、“神族少年”这两个关键字串联在一起,去揣测那其中的连贯性。

凯瑟琳依旧保持沉默。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压抑,一股冷风徐徐刮起。站在一旁的谭楚唯倒是静静地观察凯瑟琳,时不时会看看司湫语,顿时犹豫起来,不晓得该不该告诉司湫语曾经发生在鸣初城西边境的民宿那会儿的事情给说出来。

然而直觉告诉他,绝对不能说,时机还不到不能说。

“神族,已不复存在。”

“你何不干脆点说其实失落家族就是神族后裔?!不要当我是白痴!”司湫语直接炸毛,愤懑地叫道。

凯瑟琳在那一瞬间呆住了,两眼楞楞地瞪着司湫语,仿佛是从他身上看到了什么。

“喂喂,小语你冷静点!”谭楚唯赶紧抓住有点失控的司湫语,语气颇为无奈地安抚他。

“我是要怎样冷静?!我现在脑子一团乱,什么都搞不懂了!这突然间说什么我跟那个失落历史里的殿下长得一模一样,我能不乱吗?还有……还有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这么伤心……?我不懂……我真的不懂……”有点语无伦次的司湫语在最后忽然哭了出来。

看着这个外表看似坚强,实际上很脆弱的少年,谭楚唯叹息。他轻轻抱着他,像个慈爱的父亲安慰他。

凯瑟琳看了他们俩一眼,却不再说任何一句话,索性将视线移开,不想继续看着司湫语。她身为消灭者,有些事情,她知道的比一般人还要多。

只是这一次她任务失败了。上面的派她过来,为的就是对付某个人,但现在她无法执行这项任务。

冷静下来后的司湫语深吸一口气,接着狠狠地抹掉脸上的泪。

“小语?”

“谭老师,请让我一人独处一会儿。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司湫语微微一笑,然后就从谭楚唯和凯瑟琳的视野中消失,整个人没入黑暗之中。唯一剩下来的二人倒也没有什么交谈,直到钥月白和哈奇夫把第二临请来,再到凯瑟琳一脸惊恐地被男女通吃的第二临调戏带走,他们三个也没有多说什么,默默地回到酒店。

这一夜,注定无法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