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VIII - XVI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5-20 7:15:38am

其他·同人


小依那么呆,大概不会了解我的用意吧。这么说来班长会不会了解?那么我这不就白费功夫了吗?应该也不算吧,从哥哥的课本里看过什么‘mere-exposure effect’的东西。哥哥说那是一个心理效应,重复地面对着某样东西或者某个人的话会使一个人对其产生好感,应该有用的吧?

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灵凤!妳在哪里?”我大喊道。

奇怪,怎么走到现在还没看到她?照理来说她应该已经检查到这个地方了的,她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必须赶紧找到她才行。虽说也有可能是因为某些事情耽误了但是我还是不放心。找着她的同时看一看有没有东西遗失了吧。

就这样,我一个人走了两栋大楼,但是还没看到灵凤。她到底去了哪里?虽然建筑物不会很高但是少说也有四栋楼啊,不可能那么快就检查完的吧,还是先回先生那里看一看好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决定绕远一点才回去,顺道看看有没有失物。也因为我的决定,让我找到了灵凤。找到她的时候她是倒在地上的,好像是睡着了一般。我连忙跑到她身边摇一摇她,看看能不能把她叫起来。庆幸的是她起来了。

“娜资……”她揉一揉眼睛说,“……刚刚发生了什么……”

说到这里,她瞪大眼睛往一个柜子上看。

“灵凤?”我担心地叫道。

“不好了!东西,东西不见了!”她指着柜子惊慌地喊道。

我顺着她的视线望去,本来应该放着移除箭矢的器具的玻璃柜子已经已经被割开一个洞,里面的东西也已经不翼而飞。

“怎么办?”她慌张地看着我说,“被江先生知道的话会不会被认为是我偷的?”

“不会,不会,不要紧张。”我安抚她说,“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努力地回想以后说:“有个人从后面抱过来,然后用一块布盖着我的嘴巴,然后……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看来是被迷昏了呢,这样不是办法啊。对了,破窗逃跑和嘉盛被绑的时候都有留纸条,这次应该也会有吧。

我往柜子里一看,果然有张纸。我把它拿出来后拉着灵凤的手说:“走,回去报告。”

******************************************************************************************************************************

去到大门那里后灵凤就不停地向先生道歉,尽管先生说了这不是她的错,她就这样一直道歉到小依的病发作为止。话说回来,这是小依第一次发作呢,病情有好转了吗?

“你们把纸条拿出来放在桌上。”先生指着后边的桌子吩咐道。

我们听从吩咐,把纸条平放在桌上。三张纸条上分别写着‘4’,‘6’和‘10’的号码。纸条的另一面这是写着‘面’,‘木’和‘目’三个字。我们是看不出什么端倪来,但是先生却一脸惊讶地看着纸条,一句话都不说。

总共有三个人,三张纸条和三个字。难道是犯罪者的代号?4面,6木和10目?话说‘木’和‘目’的发音完全是一模一样的呢,为什么这三个字只有‘面’是完全不一样的?总结……总结!

4加6加10是二十,‘面’应该加不了什么字了,‘木’和‘目’组合在一起是‘相’。二十面相?嗯……好像在哪里看过似的,但就是想不起来,会不会是在哥哥的书里面?

“先生,‘二十面相’是什么意思?”既然不知道,那么就问一问心里已经有答案的人,也就是先生。

“没想到现在的小孩还有看近百年前的侦探小说。”先生抓了抓头说,“‘二十面相’是江户川乱步于1936年的作品《怪盗二十面相》中的反派,以偷窃为业,而且非常擅长伪装。只是小说里的二十面相会先预告,而这次敢自称二十面相的人则是留下犯罪声明。还有就是小说里的二十面相有一个原则——不管怎样都不会杀人,这次的就无从得知了。”

“不,我没有看过,只是觉得很熟但是想不起来所以才问问看而已。”我诚实地说。

“觉得很熟就是有看过但是忘记了而已。”先生长叹一口气说,“这次可麻烦了啊。对方的伪装术已经是一等一的了,这点已经从你们的经历得知。被乔装成我的二十面相骗的有嘉盛,娜资还有依,一个人的话还说可能他是没有专心,但是三个人都被骗的话就代表说这家伙的伪装术是一等一的。”

“但是其他两个假扮成嘉盛的人要怎么解释?”灵珑问。

“二十面相不只是擅长于乔装自己,而且也擅长于改变他人的外貌,这就是问题所在。”先生烦恼地说,“这次不见的只有那个仪器吗?”

“对,我找灵凤的时候有顺便检查,不见的只有那个。”我回答说。

“那么收拾好我们带来的东西后准备回去吧。我会通知这里的负责人的。”

我原本还想要再问一些问题的,但是看到先生困扰的样子,还是再自己想想看吧,真的想不通了再问也不迟。

******************************************************************************************************************************

根据时间来推算的话嘉盛是在先生离开以后不久就被骗进那间房间里面,那段时间我们没有看到有任何的人从正门进入。这是重点,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人进入但是根据灵珑抓到的那个人说的,他们是从正门大摇大摆走进来的,这个要等小依起来以后再问清楚。

其次是灵珑灵凤那里出状况的时候,大概是先生离开以后一个小时。这么短的时间以内就能让两个人变得和嘉盛一模一样,真的和先生说的一样非常麻烦呢。但是到最后问题还是回到了那个点,他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前门有两个监视器,分别往两个方向照去几乎没有死角。‘几乎’,就代表一定还有,到底是哪里?

“娜资,怎么啦?”

我回过神来往声音的方向望去,看见先生站在车门外头说:“妳要睡车上吗?小心闷死。”

先生说完以后我才发现我们已经回到酒店了。我赶紧下车后向他道歉:“对不起,想东西想得太入神了。”

只见先生他看着我什么都不说,轻轻一笑后说道:“和年轻的我有几分相似啊,如果我孩子也像妳一样就太好了。”

“不好,和我一样的话就不会交朋友了。”

啊……脱口而出……

“说得也是,但妳现在不是交到朋友了吗?这种东西是随缘的。”他抓一抓头说,“对了,妳是在想自称二十面相的那个人是怎么进去的是吗?”

“这个啊……”惭愧啊,看守好正门明明是我们的责任,但是他们却是从正门进去的。

“干嘛?”

“总觉得很对不起……”我诚实地说,“……明明应该盯紧一点的却——”

“怎么都这样?”他抱怨道,“依也是,灵凤也是,没想到妳也是。都这样的话我们怎么放心把依交给你们照顾?”

“对,对不起。”我不经意的又道了一个歉。

“再道歉就把妳炒了。”

诶!怎么这样!

“好啦,开玩笑的,丧气话就少说了。”先生叹气说,“嘉盛和公孙他们说把依扶上去以后就不会下来了,妳呢?这个问题不解开是睡不着的吧?”

“貌似是这样的。”我歪头苦笑着说。

确实,这个谜团不解开的话我大概会因为一整晚都在想着这件事而失眠吧……

“那么就跟我走一趟。”先生打哈欠说,“再去看看我们漏了什么。”

“但是先生你——”

“打哈欠只是因为缺氧,所以才会张大嘴巴吸气。”先生打断我的话说,“当然,妳不要的话也没关系的。”

反正现在上去也睡不着……

“没问题,走吧。”

******************************************************************************************************************************

不管再看几次结果都一样,大门根本就没有被打开过,先生出去以后就完全没有被打开的痕迹。

“不对,这个时间我们应该已经出来了才对,怎么没有我们的身影。”先生盯着屏幕问,“娜资,我们什么时候来的?”

“大概是凌晨两点吧。”

“把录像转到那个时间前五分钟。”

我听从先生的话,把录像转到那个时间点后就直盯着屏幕不放,感觉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录像一分一秒地播放到了我们来的时候……

“怎么会?”我惊讶地问。

屏幕上依旧没有任何变化,那扇门连动都没动。但是我们确实是那个时间来到这里的,我不会记错的。

“我出去看看。”先生丢下这句话后就跑了出去。

因为先生没有给任何指示所以我就只是干瞪着屏幕发呆。过了几分钟,屏幕的画面突然间晃得很厉害,我一度以为是地震,直到先生的脸出现在屏幕上后我才放下心来。

过了一会儿,先生拿了一个袋子走进来说:“难怪妳们看不到,对方除了名字复古以外连方法都很复古呢。”

我打开一看,是两片弧形镜子。

“先生拿两片镜子给我干嘛?”我好奇地问。

“反过来看。”

我把镜子反过来,看到两张照片黏在镜子的另一面,我惊讶地看着先生,希望可以得到一些解答,果不其然,先生开始解释了。

“这不是镜子,只是玻璃,其中一面黏上了大门那里的照片。当然角度和相对应的监视器一样,所以才会产生一直以来都没人经过的现象。”先生轻叹一口气说,“为什么没有被发现到就要问一问负责人了。”

竟然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到,难怪先生会那么烦恼。之前面对杀人犯的时候都还很从容的呢。哦对了……

“先生,我还有一件事想要问。”我说。

“什么?”

“你是怎么知道这间博物馆是这次的目标?”

我问完以后先生就一直看着我,过了一会儿后说:“看来妳真的很少出门玩呢。”

嗯?和先生知不知道这件事情有关系吗?我是很少出门玩,所以不知道某些地方有些什么建筑物……

“这个城镇只有这一间博物馆?”我问道。

“对,但这只是猜中一半而已。”先生说。

猜中一半而已?嗯……犯人是从北往南的方向偷这一点是没错,但是中间似乎跳掉了一些博物馆,是因为没有什么值钱的物品吗?应该也不是吧,那些博物馆都是在我们出生以前开的,而且很出名。

“不要只把重点放在对方的目标地点。”先生给了一个提示。

不是目标地点?但是除了这个以外还有什么可以考虑的?地点,防守等级,物品价值,物品种类……

“知道了吗?”先生盯着我说,“是博物馆的主题,犯人虽然偷了那么多东西但是从来没有一样东西的种类是重复的。”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地说,“那么接下来对方会去的地方我们也已经知道了不是吗?”

“当然,只是……”先生欲言又止。

“嗯?”

“接下来有两个地方要去,而且是同时。”

又是这样吗?多重目标,让我们分散力量然后用相同的方式下手。

“回去好好休息吧。”先生长叹一口气说道,“明天早上我打个电话问过以后就要开车走人了。”

“嗯。”

我回应以后就收拾了我们的东西,准备离开之时先生的电话响了。

“干嘛?”

先生那么回答,应该是老师。

“我会先把妳给卖了。”

算了,是小依。

“她也睡不着,所以就带着一起回去看看。”

……

“我不想背着一个人走。”

……

“要我带点东西回去给妳吃吗?”

差点忘了小依这一整天都没吃过东西呢。

“这么晚了,不要吃甜点。”先生说完以后把电话递给我说,“她要和妳聊,边聊边走吧。”

“喂?”我把电话接过来后说道。

“娜资,我哥有没有欺负妳?”

第一句就问这个吗!妳是有多不信任妳哥啊!

“没有啦,怎么乱问?”

“开玩笑的啦,一觉起来没看到你们两个,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我们还能出什么事?”

“不知道,比如说被我哥骗去卖之类的都有可能发生。”

“正经一点。”我抱怨道。

“好啦好啦不要生气嘛。”她笑着说,“不过有什么发现吗?”

“回去再说吧,会比较清楚。”

“那么快点回来哦,一个人在大厅被柜台的服务员看得有点不好意思。”

“怎么不待在房间里?”

“怕会吵醒他们所以就出来了。”

“唉……那么妳小心一点哦。”

“会的啦,有保安人员在,不会有事的。那么待会见。”

“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