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45、4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5-19 9:14:20pm

奇幻·玄幻


4-45

剛才這瞬間實在太令人意外、太令人不敢置信,所有學生只來得及嚇傻在地,還有人捂著眼睛不敢看接下來發生的慘案,這點讓安塞爾很不悅,但更不爽的是,竟然有學生砍老師。

「站起來!」安塞爾的聲音很不爽,非常不爽,所有人都聽的出來,也能體諒他為什麼不爽,當然也包含厄臨。身為罪魁禍首,厄臨已經開始在心中構思該如何安撫安塞爾的情緒,他這些年來惹火老師的功力逐年高漲,安撫的本事當然也是同步成長,沒有落後。

雖然腦袋中轉著這些,厄臨還是連忙從地上站起來,轉過身子面對安塞爾,然後低下頭顱準備道歉,當然,他「恰巧」讓安塞爾看到,他也是一臉蒼白而且滿臉冷汗,手還有點抖,劍都拔不起來了。

「把劍拔起來!一個劍士,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將你最好的夥伴帶在身邊。」沒有暴怒,安塞爾的聲音很平靜,只是其中帶著的那絲無法平復的喘息讓厄臨知道,剛才那場意外還停留在他的身上。「拔劍,跟我打一場。」

糟糕!厄臨苦著臉,他知道他已經被發現了,剛才揮劍的時候太順手,鬥氣就這樣直接纏上了劍,要沒發現也很難阿。既然被發現,那就不用隱藏,厄臨平順了氣息,手握上劍柄,灰光一閃卡死在地板的劍已經被輕鬆取區,只留下坑洞在地板,想必過一陣子之後就會消失在學員的踐踏之下。

厄臨回頭,手抬起,劍尖直指著安塞爾,雙膝微蹲,另一手微握。

安塞爾拔劍,手一揮劍指向地,一股純粹的墨綠色瞬間沒入地面,在堅硬的地上留下一條小裂縫,比對著這兩個顏色,其他學員都能看出兩人的能力對比,顏色越純粹越亮,就是越高階的證據。「去把你的全部裝備都弄上!」手一揮,其他小毛頭連忙退開,露出後面的武器架,那個武器架上只有一種東西:小圓盾。

厄臨的灰芒陡然一頓,原來他的判斷沒錯。很久以前,在他每次演練的時候,都覺得這裡面的某些動作特別奇怪,就好像原本他手上該有一面小圓盾的。他跟古‧拉爾詢問,但古‧拉爾卻堅持不讓他拿小圓盾,只說這樣才能負重最輕,最能體現出這套劍技的精隨。

現在,安塞爾卻叫他去拿小圓盾,厄臨面露難色,到底該相信誰?現在不去拿,會不會太明顯?而且之前已經得罪過安塞爾,現在還不聽話,會不會被找借口砍死?

這個老師出了名的不按牌理出牌,他還曾經下黑手弄殘自己的學生,雖然是那個學生也光明正大的想害死他,這件事情算是安塞爾這個人最出名的事情,也是安塞爾這個老師聲名大噪,讓所有人知道他那麼「特殊」的教育方式的起因,光想到這件事情,厄臨頭就更大了。

厄臨收劍,從懷中摸出紙筆,安塞爾這次很有耐心的等待,這絕對是個很特殊的學生,雖然不知道厄臨在幹什麼。

4-46

「不好意思,我們少爺在幼年時受過傷,傷了喉嚨,沒辦法直接說,煩請這位老師稍待。」就在這時候,場邊站著一個少年,每個看到他的人第一印象,就是他背後有把高大的扇子,他走上前來,先跟安塞爾行禮。「學生祈冷‧祭爾帝,是厄臨少爺的伴讀。」接過厄臨手上的紙筆,走上前去轉交給安塞爾。

「什麼時候,我們學校的學生這麼嬌貴,來上學還可以帶伴讀?」安塞爾皺眉,看著祈冷。

「安塞爾老師,少爺沒辦法開口,上課的時候也比較麻煩,與其說是伴讀,不如說我是翻譯,節省雙方溝通的時間,幫助各位老師上課能更方便些,考試的時候我不會在場,我也同時進入另外的班級,除非必要,我不會隨意出現,若是老師不樂意,祈冷就不會出現。」

祈冷這一串話,堵的安塞爾沒地方發作,只能甩手接過那張紙,祈冷回頭接過厄臨手上的筆,慢慢退回場邊,安塞爾已經看完紙上的字。

「繼續。」安塞爾手上的紙變成碎紙,厄臨難得的露出微笑,揮劍衝上前去。

……

厄臨拄劍跪在地上喘息,安塞爾愉快的吹著口哨,回到寫著大家名字的排行榜前,將排行榜轉過去,在後面寫上厄臨兩個字。

「這個人,是你們的頭頭,以後任何考試、任務,他第一個選隊友,第一個選任務,直到下一個覺醒鬥氣的人出現前,都維持這個狀況,不過,他就不跟你們排名了,省的你們永遠追不上。」

「至於你。」安塞爾看了看祈冷。「沒有選修我的課,就不准出現在我的課堂上,這次的目標是讓所有學生畢業,不准有人偷看我的秘訣,要嘛你就重考單手劍士,然後想辦法跳級,要馬就在我的課堂有多遠滾多遠,我的學生我自然會找到跟他『溝通』的方法。」安塞爾嘴角扭曲,揮了揮手上的劍,清楚的表達出他想用怎樣的方式跟厄臨溝通。

  

祈冷想說什麼,厄臨已經拍拍衣服站了起來,對祈冷伸手,祈冷連忙掏出手帕來,厄臨拿了手帕後揮揮手要他走開,嫌不夠顯眼嗎?

  

「是,少爺。」祈冷點頭。「我會想辦法成為您班上的學生的。」丟下這句話,祈冷再次行禮離開,留下頭很大、爆青筋、想把祈冷幹掉的厄臨,聽著安塞爾猖狂的大笑。

  

「好了,你們這群小鬼,一個一個排隊,準備好跟我打一場。」所有人臉色大變,唯一一個有鬥氣的厄臨打完都上氣不接下氣,可不可以學會鬥氣後再來?

  

「你可以回去了,這個月不上課,下個月我要看你更進步,這就是這個月的功課,這個月要找我就來這裡,運氣好我就在,運氣不好就再說,其他的課要記得去上,雖然都是廢話還是要聽,因為考試會考。」安塞爾揮揮手要厄臨滾蛋,但從他口中說出來的話,怎麼越聽越有熟悉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