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奇葩组合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21 1:32:54am

奇幻·玄幻


仿佛无数次般地做着相同的梦境,无数次地重复梦到的人事物似乎对于他而言是非常重要,像是要他永远、永远都不可以忘记这一切,因为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绝对不能忘记。

梦境一如既往的漂亮、快乐,却也带着某种难言以喻的悲伤。

一开始的快乐变成了悲伤,他的梦境总是到了这一边就会惊醒,却无法把梦境的内容记起来。一次又一次的,这些内容只有入眠之后,再度回到这梦境的时候才会自动想起来,因此他知道这个梦境又要在这个地方,以悲伤划下残忍的句号。

染上一身红,苍白的脸挂着绝望的笑,那一抹淡笑仿若清风,仿若轻轻一捏便会碎的粉末,然后他就在他们的面前逐渐化为银色的光点。

再然后,梦醒。

不知多少次的梦醒,让他又是额头满是冷汗。他用衣袖抹去了冷汗,环顾一下四周,最后视线落在身旁的另一张床上,然而床上无人。

谭楚唯去了哪儿?

坐在床上困惑地思考着谭楚唯的去向,司湫语最终还是放弃思考,干脆拿起外套直接披在身上,里面倒是穿着浴衣……他洗澡之后穿了浴衣,把头发擦干就因为太困倦便倒头大睡。

丝毫不在意身上就穿着浴衣,随意披着外套到处跑的司湫语踏出酒店的房间,接着就离开酒店来到外边。

原本应该明亮的月儿,不知何时被云遮住,将月光给挡了起来。

凭借着昏暗的街灯,司湫语忽然发现,这靠近酒店的街道,似乎泛起了浓浓的白雾。

啊啊……他讨厌白雾啊……这样会让他想起他还是见习初级一阶时,跟随谭楚唯执行的第一次任务,想起那迄今为止依然还是个巨大谜题的大宅。

不过直觉上告诉他这白雾是纯粹夜晚太冷才会起雾,并没有其他意思。于是,他就继续在这附近稍微逛了一下,意外地发现有个一头长发之上,用一条白色丝带随意系在发上的少女正在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妖魔……火拼?

会想到这个词儿并非没有理由,毕竟司湫语看到的情况就是那个上身穿着吊带背心与一件衣领宽阔到露出双肩的可爱T恤,下面穿的是一条热裤,一双白皙纤细的美腿几乎可以把男人的魂儿给勾去,绑着三圈金色结绳的手持着白色柄子,箭头儿时红色的古怪武器的少女跟她身前至少有两个人高度的妖魔厮杀。

司湫语深深怀疑这个目测应该是高级七阶左右的妖魔……智商没问题?

他这是第一次看到高级五阶以上的妖魔如此脑残,只懂得使用蛮力对付术士。

呃,这位少女是术士,没错吧?还是说她其实是武者?

“看我的樱云神箭!”

“这个太过分了吧!不是说好不用招数的吗!”

“哦噢对哦,我忘了……呜哇!快闪开啊笨蛋!”

“你闪给我看看!!”

好像是有着某种交情的人类少女与妖魔突然间惊慌失措的,再加上少女好像动用了什么招式,那妖魔看起来是来不及闪开的当儿,司湫语再也看不下去就索性张开银色屏障替那妖魔挡下。幸好这个招式不是很强,故此他扛得住。

突然冒出的银色屏障让这一人一妖魔有些惊讶,不约而同地朝着司湫语的方向望去。下一刻,那名少女就挡在妖魔身前,整个人浑身发抖,然而脸上的表情很坚定,一副正在保护妖魔的模样。

无奈地看着这名少女好一会儿,司湫语摇摇头轻声一笑。

他试着安抚少女道,“别这么紧张,我不会对你那位妖魔朋友怎么样。”

少女的眼神透着满满的不信任,不屑地说:“术士的话语,岂能相信?”

司湫语哑口无言。

接着司湫语就很认真地劝告她,“这位小姐,你是武者,对吧?武者跟术士天差地远的,你真要跟我斗的话,应该会输得很惨。”

这句话司湫语很有资格说,毕竟他可是荣誉术士,享有“神眷”之称的特级十阶术士,眼前的少女看起来也不过是个五重一阶武者,绝对打不过他。再者,司湫语的格斗也很强,甚至还被谭楚唯抱怨说如果她没有觉醒术士的话,或许可以成为武者。

于是,不听劝的少女似乎被他那最后一句话给激怒,整个人发疯似的冲过来,手中的武器隐隐泛起了樱色的光,如同剑气的东西化为樱花图案袭向从容不迫,淡定得很的司湫语。

这道攻击是不会致人于死地,却也会令人受到某种程度的伤。有很好地控制力度的少女并没有想要伤害他人的意思,她很小心地控制了这个攻击,为的就是把人给打发离开。

岂知司湫语连闪都不闪地继续站在原地,她看得都急了起来。

终究,少女于心不忍地大喊,“快点躲开啊!!”

然后司湫语再次地张开了银色屏障,在少女和妖魔面前轻而易举地就挡下了少女的攻击。

呆滞地看着自己的攻击如此轻易地便被抵消,少女和妖魔都开始畏惧眼前的司湫语了。

没想到说这两个家伙竟然对自己萌生惧意的司湫语实在哭笑不得,同时心情也好了一些不再继续胡思乱想。真不晓得该不该道谢,毕竟是他们俩让自己冷静了许多。

“我先走了。有机会的话,下次或许会再见面?”司湫语总有一种他日会再见到这对有趣的少女与妖魔组合。

愣怔了一下下,被护在身后的妖魔忽然化成不完全的人形——耳朵与双手几乎布满蓝色鳞片,一头微卷的桃红色半长发绑成乱七八糟的马尾,与发色相同的眼睛十分明亮的青年在此刻的眼睛之中所带着的是某种困惑。

“能否请您告知我们您的名字?”蓝蛟妖青年忍不住提出了他心中的疑问。

闻言,司湫语停下了脚步。

只见他缓缓地回眸看过来,脸上倒是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司湫语,区区一个单纯又普通的术士,勿需添加敬称。”

“啧,鬼才信你单纯又普通咧!嘛,既然你都报上你的大名了,我们也不能不报上我们的姓名。”少女大大咧咧地说了这两句话后,便将她的武器扛在纤细的肩膀之上,“我是白清蝶,五重九阶武者,术士世家白家的异类之一。”

“我是普通的蓝蛟妖……名叫黑卡特罗杰。”蓝蛟妖青年很有礼貌地自我介绍起来。

默默地记下了他们俩的名字后,司湫语也就点点头准备走回酒店。但才刚走几步,他就不由得停下脚步转过身望去,然而少女白清蝶和蓝蛟妖黑卡特罗杰就已经不在原地。

奇怪,怎么突然间就不见了?

对于这情况,司湫语可说是一脸懵圈的。但他也没有多想,继续走回酒店。

殊不知,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早已被捉走,同时也只能等待救援,一个不知道会不会有谁可以过来把他们给救出去的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