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47、48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5-21 8:13:12pm

奇幻·玄幻


        不過既然安塞爾要他滾蛋,厄臨也不會留在那裡討罵,如果那裡是兩個有鬥氣的劍士要切磋厄臨可能還有點興趣,看安塞爾在那裡虐菜就半點意思也沒有,不如回家早點睡覺。

  

        厄臨一邊想著要回皇宮還是要去公爵府,抬頭就看到樹林外,祈冷正在等他。

  

        “你怎麼知道我要提前離開?”厄臨沒有停下腳步,祈冷也非常自然的跟上厄臨的腳步,一前一後前進。

  

        「屬下不知道,但是您下課肯定要從這裡離開。」

  

        “你不用上課嗎?”

  

        「屬下那邊很早就結束了,老師只叫我們自我介紹,然後說明上課時間就結束,那邊有不少有趣的人,不過真正的人才果然不會在這種軍事學院的吟遊詩人班裡。」祈冷光想到那群同學的表現就想搖頭。

  

        你錯了,這所學校任何科系都不簡單。”厄臨搖頭,想想從入學典禮開始看到的東西,再想想這裡是旋靈國最高軍事學府。

  

        「是,屬下不該隨意下判斷,屬下回去後會做好詳細調查。」祈冷回答的很認真,似乎這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這點讓厄臨有點驚訝。

  

        “做你該做的就好了。你想怎麼過來這邊上課?”厄臨下意識的尋找其他的話題。

  

        「我可以直接請公爵讓我同時修習兩邊的課程。」祈冷是認真的,但是厄臨滴下了冷汗,他要創造這個世界第一個雙主修的人跟案例了嗎?

  

        “選修這堂課就好了,你們總該有選修課程的空間吧。”厄臨拂去還沒低下的冷汗。

  

        「是,屬下會去取得這堂課程的選修權。」

  

        “那,我有沒有忘了什麼事情?”走到一半,厄臨突然停下來問。

  

        「請等一下。」祈冷停下腳步,從背包拿出一大捲的羊皮紙。「到學校報到,跟刃公爵府回報,寫格爾與銘泌兩位教師的回家作業,舉辦下一次的淨化儀式,向光明教會以及黑暗同盟要求物質協助。」念了一長串後,祈冷終於停下來。

        “那就先去黑暗同盟。”厄臨有信心,他要的東西不用開口光明教會就會幫他準備齊全,而且只會多不會少,但是黑暗同盟恐怕就要親自上門,而且……”祈冷‧祭爾帝,你家有門禁嗎?”

        「只要成為少爺的人,只有少爺說的話才是規矩,這是我們家族的信條,只要少爺有需求,就算違背族規也是允許的,但是請問少爺,什麼是門禁?」

        “就是多晚前要回家。”厄臨漫不經心的回答,滿腦袋都在為「成為少爺的人」這句話泛起陣陣噁心感,這句話怎麼聽怎麼不對勁阿。

        「這是沒有的,而且如果有任何新的需求,我也能馬上通知長老,不需要允許就能自行決定。」這一切都是為了能更順利的當殿下的跟屁蟲。

        “既然如此,去小舅幫我準備的屋子,拿我的衣服出來,然後睡覺,今天晚上我會派人去叫你,跟我ㄧ起去一趟黑暗同盟,記住,帶上武器。”

        「是的,少爺。」祈冷點頭,兩人繼續往前行。

        “另外,去幫我查查這所學校的考試方法。”厄臨吩咐祈冷做這件事情,其實是種無奈,原本他已經派鬼去查了,想不到臨時發生這種事情,那些鬼都昇天了,連帶著所有的情報資料也跟著升天了,剩下的老弱殘兵,不是腦殘就是遊魂,根本不堪大用。

        更慘的是,當初用來儲存情報的靈魂碎片,也無一倖免的全部飛上了天,再找到新的、好用的幽靈之前,只好暫時將希望放在祈冷身上,不過厄臨已經在心底決定,等到招募到全新的幽靈,馬上就要重新開始收集情報的工作,畢竟這是他唯一的優勢了。

        「是,明天就拿過來給您。」

        “你該不會要去找舅舅拿吧?”要不然這個速度是怎麼辦到的?

        「自從知道少爺要來讀這所學校,屬下就將所有學校的資料都收集齊全了,如果有什麼想問的,可以直接詢問屬下。」祈冷帶著淡淡的驕傲,能把那麼多資料全部背下來真的很不容易,讓年紀不大的祈冷忍不住透出不該有的驕傲神情。

        “恩,那就先說說看畢業資格吧。”厄臨轉進一旁的小餐館。

        祈冷連忙去點餐,然後要了一個包廂,將厄臨請入包廂,門關上的瞬間,遮斷了遠處馬車上偷偷尾隨兩人的目光。

        「弄清楚那個人是誰的僕人了嗎?」

        「應該是單手劍專攻戰士班的,看起來很瘦小,皮膚很白,感覺身體不是很好的樣子。」

        「你白癡阿!我是問那個人的身分!身分!」

        被罵白痴的那個人聳聳肩,滿不在乎的躺回馬車中柔軟的靠墊上:「這可能要去問單手劍班的人,還是我們現在去問?」

        「不用,跟他們兩個走,看他們家住在哪也會知道是誰。」

        「我是無所謂,但是你為什麼要去查這個人是誰的屬下?我覺得這沒有意義,不如回家去。」

        「你不覺得,在這所學校裡面,連學生資料都不准查閱的學生,還自稱是別人的屬下,會讓人想知道他到底是誰?」

        「不覺得,我覺得睡覺更實際,被強押著來學習怎麼當吟遊詩人,我臉都快丟光了,我們以後怎麼去見那些小弟弟小妹妹?想當年我們可都說自己未來要當騎士的,現在竟然去當吟遊詩人,我現在只想回去睡覺,假裝這一切從沒發生過。」

        「別這樣,你又不是不知道,聽起來難聽,但其實未來我們會被派去做很重要的工作,這次就當作實習吧,目標就是把這個人給調查出來!」

        「你明明就是太無聊,我才不做這種對畢業沒幫助還有可能惹麻煩的事情。」

        「你惹到最大的麻煩就是從小認識我,你怎麼到現在還不認命?」

        「是阿,吉姆男爵,算我拜託你,好奇心不要那麼重好不好?」

        「偏不!你就給我老老實實在這等著,目標是在一個月內把這個人給調查出來!」

        回到小飯館中,祈冷侷促不安的坐在厄臨的對面,一起吃著稱不上精緻但絕對能填飽肚子的食物,一邊進行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