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八十三、八十四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01 8:04:41pm

奇幻·玄幻


1-83

買上零食,看著四周的人逐漸消失,晏了,該是去目的地的時候了。吞掉最後一口餅乾,下次就帶這間店的餅乾去給傲炎吃好了,他應該會喜歡這種充滿蜂蜜的感覺,跟著所有回家的人的腳步。

想到公爵府,厄臨就不免想起上次匆忙見面,卻連那是誰都不知道就走光了的舅舅們,他事後多方打聽,派出了他手下的幽靈四處尋找資料。老大是最好找的,就在他嚮往的冒險業中,有著紅獅之名,屬於風暴吼這個老牌冒險團體中的現任團長雷吼‧艾雅,在冒險業中也小有名氣。

這名氣大多是由他的大劍而來,打聽過風暴吼後,厄臨不敢小看那個傳言上狂傲不羈的大舅,能夠在這樣歷史悠久的冒險團中當上團長,絕對不只是傳言那樣而以。尤其他的姓氏是艾雅。

至於瑟西對他大兒子最大的煩惱,就是這孩子成天滿大陸跑,有時候還不回家,雖然那也是因為自己不回來,所以三個兒子就懶的回家了,但這樣到處跑,怎麼沒見他找個好女人共組一個幸福的家庭?

不會是挑著挑著眼界也越來越高吧!對於老爸這樣的猜測,雷吼只能翻白眼無語,繼續低著頭承受父親的嘮叨,他才不要女人跟著跑,他還沒冒險夠呢,反正他還年輕,40多而已,一面串著肉片,雷吼探頭探腦的往外看,他的小外甥怎麼還沒回來?

老二則在旁邊椅子上坐著,安靜的包著餡餅,還是穿著白袍的他推開過來幫忙的徒弟的手,當年他剛畢業,二話不說直接包袱收拾好,趁著瑟西不在家就跟著一位流浪祭司走,去當他的弟子。

然後成為一名副主祭,而今他已是一個主教,想到當年為了這件事情,老父親提劍闖上教宗所在的聖地,差點嚇壞了接待著人員,幸好父親要砍的人是自己,不是當時已經年邁的老師,否則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雖然對於光明教派來說,不管砍的是誰同樣驚悚。

想起當時拉著長袍在整個聖地到處亂竄,場面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身為劍聖的父親實在是體力充沛,整整跑了半天,最後還是老父親看不下去,叫他停下來的。

也不想想是誰一見面二話不說拔劍就砍,口中還不停叫著不肖子‧這件事情直到現在還是整個聖地的笑柄,他可是未來的教宗人選之ㄧ:慈,一輩子的名譽就這樣被老父親毀了。但現任教宗,當年還要他救濟才能繼續流浪的老師只是笑著聽著他抱怨,一如往常的微笑。

所以他想待在光明教會,那裏的安靜祥和很適合自己,雖然在某些事情上一點也不祥和就是。

1-84

艾雅家現在的兩個孩子都是老三的孩子,那個被業界稱為邪算,吃人不吐骨頭,仗恃著跟旋靈國超友好關係撈進大把大把的金幣的他並不是什麼劍術高手,跟他兩個哥哥差很多的他硬要說起來就是會賺錢,賺進他兩個哥哥這輩子可能都沒看過的數字卻只是他筆下輕輕一個簽名。

但這樣的他,生下的兩個孩子卻走上跟他大哥一樣的路,一個在帝國學院學習軍事劍技,另一個則是學習魔法,對於這兩位表哥,厄臨非常期待。

換上平民服飾,在冒險者公會中處理完今年的最後工作,現在任務數已經滿了的他,打算去取得正式的劍士資格,那就可以升級為D級傭兵,那時候就可以接下真正的冒險任務,雖然進行任務的困難重重,但他還是十分開心,臉上也掛起了笑容。

最大的困難在於如何安排幽靈執行任務,在夜晚的任務,低階冒險者就可以做,例如:去奇怪地方送信。

去了就再也回不來的機率很高,光想就知道有問題。為了別讓自己的完成任務列表顯得太奇怪,厄臨可是煞費苦心。

劍士的考試並不難,對於厄臨這個已經覺醒鬥氣的人來說更是簡單,畢竟有種說法是有了鬥氣就算高級劍士,厄臨只是考了低級劍士,目的只是為了升等,當然手到擒來,終於可以進行離開城市的任務了。

目標完成,真的該回家了,翻翻日記確認今天剩下的工作,抬頭天色真的晚了,路上的行人越來越少,剛才真的在考試的時候等待花了太多時間,厄臨只好抄小路,沒想到一鑽入小巷子,就與一個人迎面撞上。

「唉呀!」一個法師打扮的人和他結結實實的撞個滿懷。「對不起對不起,你沒事吧!我在想事情,沒注意到你。」一個法師力氣真的不大,雖然比厄臨年長了幾歲,還是被撞倒在地,但他第一時間爬起來,好脾氣的跟厄臨道歉,真不像是傳言中脾氣很差的法師。

厄臨搖搖手表示自己沒事,一面撿起地上掉下的冒險者徽章跟本子,站起來後原想掏出紙筆,卻在伸手入懷的時候發現他用項鍊串起來,平時掛在脖子從不離身的戒指不見了!厄臨連忙蹲下開始在積雪中尋找,看厄臨的樣子,那個法師也緊張了起來,蹲在地上幫忙找,他的同伴很快的也發現這邊的狀況,過來後看著兩人在地上雪中翻來翻去,找什麼?大雪天的,積雪中不會有螞蟻啊!

「你在找什麼?」聽完法師說的話,那個人大聲的問,但厄臨遲遲不回答,很明顯的貴族公子氣息爆發:「問話不會回答,你啞了啊!不會回句話喔!」

「你不要這樣子,也許有什麼重要的東西不見了啊!」那個法師連忙拉住身邊的同伴。

終於,厄臨在雪下的磚縫中,找到了戒指,這可是瑟西給的信物,出入宮中使用的,掉了可沒辦法處理,迅速的把戒指套上鍊子放回小包,厄臨這才鬆了口氣站起來,剛才的動作都在他的身體遮擋中,想來這些人也看不到那是什麼東西,只看見他從雪裡掏出什麼,應該沒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