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遺產篇 - 第一百二十一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5-22 9:31:41am

奇幻·玄幻


決斷

回到在特約聖城王國不遠處的刃月那裡,老人一臉懷疑的看了看刃月上下心裡打量着說。

‘你就是統治者?可是你...’

‘信不信由你...’

當時維多發出聲音想要刃月注意到自己。

‘主...主人。’

但是刃月沒有理會,眼睛看向老人身邊的兩人,因為他們俩都沒有什麼動作而感到奇怪,問道。

‘那兩人是...’

懊惱的老人聽他一問,如介紹他們倆那樣伸出右手。

‘他們也是被我治療過的人,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也不想知道。’

‘...’

刃月聽後仔細看了看他們,女的看不出有什麼傷,但是那男的...雙手完全不見了,就如斯班失去左手那樣,他們兩人沒有說話,默默等待着老人家那樣的站在一旁沉默不語。不經意的刃月別過頭,視線轉去斯班身上。

老人見刃月的一舉一動,臉上微笑起來,左手在衣服裡拿出一個鈴鐺,持續搖着他,響亮的鈴聲響起了。【叮鈴叮鈴】的聲音,儘管老人一直在搖,聲音卻是會有停止的片刻然後再響起,刃月看着那鈴鐺不解。

‘為什麼聲音會...’

維多聽到時看去老人說。

‘主人,那是魔法鈴鐺,賢者都是利用鈴鐺釋放魔法的工具,聲音不合是因為魔力的影響造成的。’

‘賢者?魔力?鈴鐺作為施法器?’

‘是的,那就是我們一族最討厭的人類職業。賢者,附有破魔,以及各種令人討厭的魔法...’

‘嗯?不是驅魔人嗎?’

刃月反問,維多搖頭否認,此時老人笑起來。

‘哈哈哈~身為統治者竟然不懂什麼是賢者,什麼是驅魔人,那讓我更難相信你了。’

‘都說了信不信由你,老頭子,沒事的話,不要浪費我的時間,我必須要為那些居民...’

刃月講到居民的時候右手緊握起來,老人感到奇怪的看着刃月,感覺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老人的眼神變了。

‘...’

刃月見老人他沉默不語,轉身走到維多身邊。

‘維多。’

‘是!’

‘兵力...’

‘那...應該是沒了...’

刃月望去特約聖城壁上,看見許許多多的火焰,看了看城外的平原,還殘留有燃燒着的火。

‘強攻嗎?’

‘抱歉...主人,我...’

維多心感害怕,不敢說出自己的失敗,但是刃月沒有責怪。

‘沒關係,以那軍隊的兵種,本來就是不可能做得到,一切都是因為那潛藏在我身體裡的他...’

‘他?’

‘不,沒什麼,一時大意被那意識奪取了知覺,醒來的時候,我竟然...’

刃月心感不悅的同時帶着自責的感情望着抱着斯班的維多,維多望着眼前的刃月,思考了下搖頭。

‘是小的無能,什麼事都幫不到主人...’

刃月吐口氣,看着自己的雙手。

‘不是你的錯,維多,一切都是我的錯。’

維多沉默,主人那自責的心態出現了,不懂如何回答的維多唯有沉默。刃月接著說。

‘在我眼裡,你比我更適合當王啊,維多。’

維多聽後急忙放下斯班並跪在刃月面前。

‘請不要那樣說!主人的實力我們大家都知道,不然大家也不會默默跟隨主人。’

‘你們只是看錯而已,我...只是個喜歡玩遊戲的人,現在變成現實,那些跟隨我的人,那種沉重感...我,承受不來...就如現在失去的士兵們,不是遊戲裡的數字,而是確實的失去他們了,有着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生活的士兵只因為我的錯誤而消失了...’

‘主人...’

自責的刃月,有一段時間沒看到了,維多聽到主人看重每個士兵的生命的心聲,那仁慈之心讓他感到開心,但是失去兵士都會傷心的主人卻讓他感到有點擔憂,因為戰爭一定會有生命消逝,就算是多麼小的戰爭規模...不知怎麼回答的維多只能低下頭。

不遠處的老人聽到他們的對話,心裡的戒心似乎放下了,他舉起左手的鈴鐺,響起的聲音形成了空氣的波紋,一道巨大的光門從地面伸出,發出開門的聲音,見到一個人和一頭鷹頭獅穿過光門來到了老人和刃月的中央處。

那聲鷹頭獅着地發出的聲音和叫聲令到刃月轉過頭來,雙眼孔中的火焰燃燒得很猛烈,是看到什麼東西產生的嗎?

‘法西諾!?不可能!!’

話還沒說完刃月已經往鷹頭獅那方向跑去,並且拔出刀指着抱着法西諾的人,那人全身穿着漆黑盔甲,沒錯,他也是刃月...

‘放下他!’

‘...’

守護者刃月看了看真身的自己,轉頭望去身後不遠處的老人。

‘強制召喚我回來是為了見他嗎?老爺爺。’

老人收起鈴鐺,瞄着他手上的法西諾吐出口氣。

‘你又多管閒事了嗎...?’

守護者刃月點了點頭轉身望去自己。

‘你說他是法西諾?’

見到刃月敵視着自己,守護者唯有輕輕的把法西諾放下地面,雙手放在頭盔上,脫下了頭盔。

‘還不明白嗎?我是誰。’

‘你!’

脫下頭盔的他露出了和刃月一樣的骷髏頭骨,右眼部位的裂痕和他一模一樣,那身盔甲和他一模一樣,漆黑之主的盔甲。

‘明白了吧?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不過...我只不過是你的一小部分而已,原本是打算使命達成後才獨自找你的,但是...老爺子,為什麼?’

守護者望去老人,老人閉上眼睛走到兩人面前,看了看兩人,摸了摸下自己的下巴。

‘嗯,同樣的氣息,同樣的盔甲,不過...性格卻完全不同是為什麼?’

刃月收起刀蹲在法西諾身旁,伸出右手觸摸他的羽毛,感覺羽毛因為染上了鮮血而僵硬了,看見他那身傷勢全身抖動起來。

‘為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法西諾會!?’

刃月望去守護者,同時老人也望去守護者,守護者搖了搖頭,老人則問。

‘應該是遇到那傢伙吧?’

‘封印怎樣了?’

守護者聽了搖了搖頭,老人見後視線轉去刃月。

‘看來沒有什麼辦法了,名叫刃月是嗎?’

刃月抬頭望去老人,視線內有着傷心,也有着乞求感情,老人嘆氣蹲下伸出左手在法西諾身上慢慢擦過。

‘...’

‘可以治療嗎?’

刃月擔憂的提問,老人右手靠在嘴邊思考着時看了看刃月,法西諾,以及守護者,發現守護者並沒有擔心法西諾,為什麼呢?

‘很難。’

刃月聽後激動的握着老人的雙手,老人驚訝的睜大眼。

‘拜託!一定要...絕對要救活他!他是我...珍惜的友人,就算要我付出什麼代價都可以!拜託!’

老人點了點頭,轉頭望去守護者,守護者沒有任何動靜。

‘你們兩個...真的是同一個人嗎?完全看不出啊。’

守護者走前來。

‘我知道自己是什麼後已經拋棄了那些多餘的思想了,也可以說我就是,原本的我。’

老人聽後看去刃月,刃月望去守護者,思考了數秒說。

‘的確,不管他人,做好自己本分,但是卻還會心軟幫助他人,就算那是沒有任何回報,都會去幫忙他人,那世界的我。’

守護者點頭接著說。

‘嗯,就是那個我,但是你...’

刃月看去維多等人。

‘他們跟隨我,因為我而受傷...因為我的無力,現在...連自己心愛的人都保護不了。’

‘素麗嗎?別擔心,她沒事,等待着你,就在特約聖王國裡。而我...丟棄了那份羈絆,成為了現在的守護者,但是卻阻止不到那傢伙的行動...’

老人聽了後閉上雙眼沉默一陣。

‘那麼...不死族的統治者,刃月。為了特約聖王國,為了守護先祖留下的遺產,請你跟隨我們到封印之地,阻止那些人的野望。’

刃月不理解的問道。

‘為了特約聖王國?野望?什麼?以我的能力能幫得上什麼?’

‘先祖留下來的話,遺產是可以毀滅世界的武器,同時...五個封印解除的時候,混沌會再次現身在這世界上,擁有毀滅世界意志的那位混沌。’

‘混沌?那是什麼?’

‘魔神,企圖毀滅世界的魔神。而你,異世界的居民,傳言上你的實力是非常的強大,目前我族人已經非常少了,我就賭上傳言的可信度,拜託你幫助我們這一族完成我們古老的使命,我們這古老的納沙一族的使命...’

第一百二十一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