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追踪技能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22 5:52:03pm

奇幻·玄幻


“下落不明?”

“对,失踪了三天,直到今天为止也找不到人,人也联络不上。”

“……再说一次那个失踪的人名字,还有给我她的相关资料。”

“白清蝶,赛彭城术士世家之一,白家出身的武者。”

接下了这个任务的司湫语揉揉额侧,心里却涌现更多的自责。要是三天前的那个夜晚他可以多加留意为什么人会突然不见的话,说不定白清蝶就不会过了三天都无消无息。

但重点就在于白清蝶为何会失踪?

苦恼地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一边用手指敲打着桌面,司湫语依然想不通白清蝶失踪的原因。还有就是……跟在白清蝶身边的蓝蛟妖黑卡特罗杰又去了哪儿?会不会也跟白清蝶一起被抓走……

咦?等等……被抓走?

司湫语像是想通了什么,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起来。

刚从外边回来的谭楚唯一看到司湫语这个样子,不由深感疑惑。

最近这三天他都不在司湫语身边,反而是跑去协助宣清凛好不容易找到了柯水竹的下落并帮忙把人救回来,只是那场面让谭楚唯有点被吓到……好吧,是完全吓傻了,就连被威胁过来帮忙的哈奇夫和钥月白,包括夜舞晓都被宣清凛给吓呆。

没想到宣清凛发怒的时候会如此恐怖,还有那绝对压倒性的灵力……差点让他这个大叔都倒下去。

这个时候应该说,真不愧是宣清凛吗……

“唉……”

谭楚唯发出的冗长的叹息声让司湫语稍微回神过来,立马看过去,正好对上谭楚唯的视线。

然后他立即开口问道,“情况怎么样?”

把外套脱下挂好,谭楚唯疲惫地躺在床上,“总算是把人救回来了……不过,我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凛动怒,而且动怒起来居然那么可怕。”

“啊……嘛,再怎么说都好,他是‘特殊’的存在,一旦动怒的话应该会很可怕。至少,终于找到柯大哥,这样就已经足够了。”司湫语有感而发地说出这番话。

“我们会有一段时间都不会见到水竹了,他这次受的伤很严重,估计必须在辉启城休养好几个月才能完全恢复。凛已经带着水竹离开了,他离开之前说直到水竹康复为止,他都不会离开辉启城。”谭楚唯倒也不忘把这讯息带给司湫语。

闻言,司湫语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反正现在可以安心了,不需要担心柯水竹的安危,因为人已经被救回来,平安无事了。那么,就把心思先放在这个新任务上面吧。

司湫语将资料直接抛在谭楚唯身上,接着便解释了白清蝶的事情,顺便把三天前的事情给交代清楚后,谭楚唯皱起了眉头,同样的也陷入了思考之中。

良久之后,谭楚唯便问:“当时的你有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

“不好的感觉……嗯……那时候我确实心底忽然闪过一丝不安,所以才会下意识的回头。看来那个时候的不安,就是指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的莫名失踪。”一想起这件事,司湫语就感到非常的自责。

要是那个时候他好好地确认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突然不见的事情,有去相信那份不安,去把他们给找出来的话,说不定就不会拖到现在人和妖魔都找不着。

如此沉默的气氛,显得十分压抑。谭楚唯实在不怎么适应这种气氛,却也只能轻轻一叹。

“要我教你如何使用‘追踪’吗?”

“咦……?谭老师,你说的‘追踪’该不会正好是猎人的‘追踪’吧?”司湫语可以说是瞪大了双目,一脸的难以置信,因为所谓的“追踪”是一种招式,但这是猎人的技能,术士是不晓得这种古怪的招式。

嘿嘿一笑,谭楚唯从床上坐起,翘着一只腿等待司湫语的答应。

他完全没有想要解释为何明明是个术士却懂得使用猎人的“追踪”的事情,反而还很期待司湫语可以学习这种技能……

犹豫再三,司湫语忍不住举起小白旗投降。

“那么,我会好好教导你的。”谭楚唯笑得很开心,让司湫语深深怀疑这会不会是坑人游戏。然而,他从未见过谭楚唯坑人……至少这三年以来都没见过,反而是他自己坑过很多人,而且还是被宣清凛给带出来的。

专门坑人的他,现在是被别人坑了吗……

这感觉挺新鲜的,毕竟他没有被坑过,哪怕是在孤儿院或是被领养或是还是个普通的不良少年时,他都没有被坑过。

啊……除了那一次被自家分协会长周琴坑去鸣初城东边境调查,然后还遇上全村被屠、红眼白魔,再然后就是失落遗迹。

那天,就是一个开始,也时他第一次被坑,虽然那是任务上面被坑,但这一次不是因为任务。

至少司湫语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他这一次是真心想要以朋友的身份帮忙把人找回来。他不想失去这个认识不到一天的女性友人,毕竟他本来就是一个没有多少朋友,偶尔还是会感到寂寞的孤独之人。

于是今天一整天谭楚唯没有休息,精神奕奕地把“追踪”的本事全都传授给司湫语,而司湫语也出乎预料的完全学会……用一天的时间把猎人的技能给学会……恐怕猎人们会羡慕嫉妒恨,因为“追踪”可是最难完全掌控的技能,即使是谭楚唯也花了将近一年时间才完全学会这个本事。

嘛,年少轻狂,谭楚唯那个时候也确实挺疯的。

那么,现在可以好好地使用“追踪”来找找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

***

日近西斜,司湫语和谭楚唯外加义务帮忙的哈奇夫和钥月白就站在若月城酒店附近的某个店铺门前,但并没有想要敲门叫门或是砸门踹门的意思。

挂着“奇珍水族馆”这五个大字的招牌的店门完全从内锁死,不过司湫语等人依然没有想要闯入这店铺的意思。

“小语……你真的很确定人就在这儿?”谭楚唯忍不住开口询问道,他还是有点不相信司湫语竟然可以在一天之内……好吧,半天之内就把“追踪”这个复杂又困难的猎人技能给学好。

半天内学好“追踪”的人是不存在的,因为如果真有这种人的话,那么那家伙根本不算是天才,而是怪物级别。

“先不说我的追踪技术,就直觉来说是这儿没错。”司湫语没好气地说道,然后又开始继续“追踪”。

“我相信你,小语。”这是单纯的钥月白。

“月白信,我也信。”这是跟风的哈奇夫。

无语地看着哈奇夫好一会儿,司湫语就直接无视他,然后开始聚精会神地继续追踪白清蝶的气息,最后还真的是追到了某个地方,再加上直觉,他认为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平安无事。

之后司湫语就拼命地追踪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的气息,直到夜幕低垂之时,司湫语总算真正地捕捉到他们的气息,连忙招呼其他人跟上,从另一边潜入。

他的直觉告诉他,必须从上边潜进去,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任何的异状。

二人一魔一仙顺顺利利地潜入这个水族馆后就赶紧找找人会被关的地方,可惜却也是差强人意的事件。

算了,还是先想想看人被藏在什么地方……

下一刻,司湫语打开了什么,里面有两个家伙被绑起来,靠在一起睡觉……

此时此刻,司湫语勾起了一抹笑。

总算是找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