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少年时代 - 5 我想念的你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5-23 9:36:23pm

都市·爱情


城中的黄金地段,在一栋老式的超级豪宅的其中一间豪华睡房里,有一个人正紧闭着双眼,大字型地躺在舒服的大床上。

尽管晨光已经透过半掩的纱窗投射在他身上,他依旧酣睡。这时,床头柜上放置的闹钟铃响大作,划破那原本只有他鼻息声的空气。

他吓了一跳,立刻睁开双眼。

虽然已经被惊醒,他却像是没有打算起床的意思,只是翻了个身,用枕头盖住头,企图掩盖刺耳的铃声,继续睡觉。

可是那铃声还是持续大声响着,完全就是在催促着他赶紧起床的节奏。

他厌烦地低吼了一声,终于自床上坐起,用力拍下闹钟上的按钮,铃声才终于停止。

他瞄了一眼闹钟上显示的时间——才不过七点,不如再多睡十五分钟?

这么想的他整个人又往后仰,躺回舒服的被窝,正想再多眯一下下眼,这时却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星宇!快起床了!训导主任已经对你下达最后通牒了,今天一定要在八点之前到办公室报到,要是再迟到就一定会被记大过!快点换好校服出来吧!”门外有一把男声这么叫唤道。

床上的张星宇理都不理,索性缩进温暖的被褥下,准备蒙被大睡。

但是门外那个敲门的人却依旧不屈不挠,不只是继续“叩叩叩”不停敲门,还一边敲一边大声喊道:“星宇!星宇!快起来!”

终于,张星宇再也忍不住,大吼了一声,愤然自床上跳起冲到门口打开房门吆喝:“够了吧,林志伟!一大早你就不停像叫魂一样碎碎念,烦死啦!”

门外站着的正是早已经换好了白衣白裤整齐校服的林志伟。对于张星宇的出言不逊,林志伟早已经习以为常,他轻轻叹了口气,既不回张星宇的话也不发火,只是转身自言自语着一边下楼一边嘀咕:“你以为你我想管你吗?”

到了楼下,一个四十几岁的妇女自厨房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两包东西交给林志伟:“志伟啊,你们俩今天不是要提早到学校吗?应该来不及吃早餐了,妈帮你和星宇包好了两份三文治,你们在车上吃吧。你爸已经让司机准备好车子了,等星宇换好衣服下来就出发吧。”

林志伟接过母亲准备的早餐,正要回话,楼梯间传来一阵脚步声,跟着就看到张星宇不情不愿地背着书包下楼来。

张星宇身上的校服也顾不得整理好,胡乱地穿着,衣角也不塞,而是随性地垂在裤头外面,白色校服衬衫最上面的几个钮扣也不扣。他这身穿着再加上他那张神情高冷的脸孔和修长的身形,吊儿郎当又痞帅痞帅的,那副玩世不恭的气质简直就是浑然天成。

他虽然瞥都不瞥林志伟,对林妈倒是很有礼貌:“林妈早安。”

“哎哟,星宇啊,你的校服怎么不穿好一点?来,林妈帮你整理一下。”

林妈说完正要上前去帮张星宇弄衣服,却被他举起手阻止。他牵起一边嘴角坏坏地笑道:“林妈,不用了。反正一会儿到了学校干一场架又会打回原型了,就直接这样穿省点儿麻烦。”

语毕,他就自顾自大摇大摆走出大门口,理都不理明明就是要一块儿上学的林志伟。林志伟向母亲道别后,就尾随着张星宇上了停在大门外的黑色劳斯莱斯幻影。

上了车,林志伟把一包三文治塞进张星宇怀里:“我妈准备的,吃不吃随你。”

张星宇拆开纸袋,咬了一大口三文治,嚼着满嘴的面包和鸡蛋,口齿不清道:“吃!当然吃!怎么不吃?林妈做的三文治最好吃了。更何况要吃饱了,等会儿才有力气打架!”

他接着挑眉瞟了一眼林志伟:“你这个跟屁虫,我们打架的时候你最好躲得远一点,要不然拳头不长眼睛,不保证不会伤了你!”

林志伟翻了个白眼:“你好像忘了那个柔道黑带是我不是你。”

“你那种在柔道场上甩人的伎俩,打架还不一定管用呢!拽什么啊?”张星宇当然知道林志伟的柔道很厉害,但是从没见过他出手和人打架,即使自己被人揍得鼻青脸肿也没见过林志伟帮过他一次,一想起这一点他心里就有些不平衡和不服气。

车子一开始还很正常地以平时一贯的车速行驶,可是大约十五分钟后就慢了下来。张星宇感觉到车子慢了,有些不耐烦,就问司机:“堵车吗?为什么这么慢?”

司机立刻回答:“哦,有学校在这里附近的国家公园举行越野赛跑,赛程也包括了这一小段路。因此这一段的公路一部分关闭,车道减少,所以稍微慢了一点,过了这一段路就能恢复正常车速了。”

张星宇听了,好奇地望出车窗外,真的看见一群又一群的国中生在路旁奔跑。

就在这时,他们乘坐的黑色劳斯莱斯幻影缓缓驶过 一个背向着他们蹲在路边的国中女学生,眼尖的张星宇视线立马被紧紧牵引,一双眼睛像是黏在那个女生身上,怎么都挪不开!

“马上停车!”他大声叫嚷。

司机被他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不知所措吞吞吐吐回应:“可是……可是这里不准停车……”

张星宇见车子驶离那个女生越来越远,心里焦急得不得了:“无论如何都给我停车就对了!”

司机没辙,车子再开了大约五十米后终于找到了可以停下的路段。

车子一停,张星宇二话不说就立刻打开车门冲了出去,然后眼睛锁定刚刚那个女生的位置,想也不想就朝那里飞奔。

不明就里的林志伟不知道张星宇为何突然冲下车,只能紧紧跟在他后面飞快追赶着。

张星宇穿梭于一堆正在进行越野赛跑的国中生之中,好不容易才排除阻碍的人潮,来到了刚才他看见那个女孩蹲下的地方。

只见那里的确有个身材娇小的国中女生背对张星宇站立着。张星宇认得她身上穿着的那件印着“辅仁国中”的黄色运动汗衫和绿色运动裤,最重要的是他记得她头上戴着一顶写着“值班急救员”的棒球帽,然后帽子下面就是一头俗称西瓜皮的短发!没错!适才看到的应该就是她!

张星宇终于找到自己想找的人,兴奋无比,马上奔过去站在那女生身旁开口问:“请问,刚才蹲在路边捡蜗牛的人是你吗?”

那女孩闻声转过头来,一看见有个陌生的大帅哥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惊讶得睁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粉红的薄唇,这女孩虽然并非张星宇见过最漂亮的,却也长得非常清秀可人。尤其当下不知道是因为艳阳照耀抑或被张星宇的帅气迷倒,一脸羞怯的模样,更是娇羞可爱。

张星宇见她好像没听清楚自己的问话,又重复了一遍:“刚才那个在路边捡蜗牛的,是你吗?”

那女生还是一头雾水:“蛤?”

难道不是她?还是自己思念太甚,产生幻觉,看错了?

我想念的你,到底在哪里?

张星宇见那女孩像是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心里陡然失落,丧气地摇摇头:“那就算了。”

他失望地转身正欲离去之际,那女孩说话了。

“对,捡蜗牛的就是我。”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