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八十五、八十六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02 7:42:16pm

奇幻·玄幻


1-85

厄臨從懷中掏出紙筆,寫下句子。「抱歉久等了,我沒事,邊走邊想事情我也不對,你沒事吧?」

「沒、沒事!我什麼事也沒有。」法師尷尬極了,剛才說話的那個人張大的嘴。不會吧!說什麼就剛好是什麼,真有這麼準?幾人就這樣默默的看著厄臨走過身邊,進入另一個商店街中。

「哥,怎麼了?」一旁,有個一直默不吭聲的人走到法師身邊,輕輕拿過那張紙,指頭在上面畫過,感覺那種細膩的質感,沉思良久,才慎重的開口:「這種紙,你有沒有印象?」上面美麗的花紋,如此昂貴的紙張竟出現在一個身穿平民服飾的小孩身上,還有厄臨那永遠淡漠,不屬於人間的神情,那是誰家的孩子?看著手中的紙張,或許這裡面就藏著答案。

厄臨不知道這件事情讓他露出馬腳,他正心情愉悅的走在路上,看著手中灰色勁裝,這是他剛拿到的劍士服,完全灰色的衣服很符合他的心意,一面與蘭交談,詢問著還有沒有沒處理的事情,一面與劍靈聊天,當然這次已經小心的不在路上撞到人了。

“闇夜聖者,時候不早了。”在酒館逗留太久的時間,以至於現在厄臨拼命趕路,蘭還是不斷提醒他時候不早,厄臨難得出現這樣的狀況,以往他可是極度守時,蘭與劍靈兩人幸災樂禍的催促。

“我知道。”厄臨有些煩悶,這兩人打的主意誰不知道?若不是現在正忙,沒辦法騰出手來,否則一定要他們好看。”蘭,把衣服放回密室裡。”進入一個沒有人的空房中,厄臨換下平民服裝,換回他該穿的衣服後,吩咐著,頭也不回的往外跑。”然後帶著大家躲起來,該怎麼做你們知道。”

“是,祝您新年愉快。”蘭笑著祝賀,不再折騰厄臨。

“小子,有人過來!”劍靈的聲音難得沉了下來,語氣中還有著一絲厭惡,厄臨迅速的整理好自己,奔跑的腳步也緩了下來,變的不疾不徐,換上衣服之後就該有貴族風範,那種優雅而緩慢的步調雖與這條破敗的小巷格格不入,但絕對沒有迎面而來的那女人奇怪。

女人,或者說是女精靈,由她那細長的尖耳可以知道她的種族,但在人類都市之中,竟有一名精靈沒做任何遮掩就走路上,厄臨已經可以想像這女人身後必定充滿著貪婪的捕奴者。

精靈族特有的美麗,卻被包覆在一層淡淡的霧中,一雙冰冷的藍眸隔著霧氣看著世界,最奇怪的是,她的懷中抱著一個小男孩,走近後,厄臨這才發現那不是孩子,只是一個做工非常精緻的人偶,只是那個材質怎麼看都像是……

“小子!不要亂看,這個女人你現在最好別惹上她。”劍靈的聲音響起。”以後我是不介意,不過現在最好別惹她,現在的你還太弱了。”

原本依厄臨的個性,聽見劍靈的警告後絕對會立刻將這女人排除出他的世界,做到不看不聽不想,但這次厄臨沒辦法做到,即使不斷克制,他還是忍不住多看兩眼,看的不是女人,是那人偶。

1-86

女人不悅的停下,恰巧停在厄臨正前方,將手中人偶藏到身後,厄臨這才惋惜的抬頭看她,厄臨也不知道自己在惋惜些什麼,仰頭看著那女精靈,猩紅色的華麗長裙,精緻的作工,翠綠色的胸針,無處不見的魔紋,光看這身裝備,敢打她主意的人想必非常有勇氣,奇怪的是,這精靈美麗的棕色長髮竟然挽上了髻,酷愛自然的精靈怎會忍受自己的頭髮被綁起來?而且那還是人類社會中,代表結婚婦女所挽的髻。

沉默的對望著,厄臨不清楚自己為何停下,為何直勾勾的盯著這個女人瞧,這樣直接的好奇一向不屬於他,他的好奇是隱晦、窺視的。

「人族的孩子,你是元素的眷顧者嗎?」突然,那女人用著略顯喑啞的聲音開口問,那聲音帶著魔力,一種血的氣息,額頭的髮飾叮叮噹噹的輕響,雖然看不清,但那應該也是強力魔法物品吧!這樣的聲音令人感到寒入骨髓的危險。

厄臨只能伸手指了指腰間的劍,心中不停催促自己離開,劍靈突然沉默了,不再開口,若是這時劍靈開口,應該就可以打破這樣的困境吧!是的,他被困在這裡,困在那女人身上,無法離開,因為有種呼喚,不知道是什麼發出的,渴望的呼喊,非常非常輕微,也異常平和,不似平日厄臨聽見的那種瘋狂、用盡全力的嘶吼,反而非常細小,卻是那樣吸引他。

厄臨緩緩伸手,女人立刻迅速後退,避開那隻身到一半的手,背後的人偶重新回到懷中,愛憐的理順那人偶的頭髮後,女人問:「你…想看我的孩子嗎?看他跳舞?」這是蠱惑之音,這種略帶興奮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時,竟帶起血液的腥味,厄臨立刻警醒,搖頭行禮後迅速轉身離開。

“小子,跑快點阿。不然老頭子又要重新找個人搭檔了。”劍靈的聲音現在才響起。

“剛怎不出聲?”厄臨不滿的問,現在回想起來,剛才他一定不知不覺著了那女人的道,若非那女人後來太急了,帶起的殺機太過明顯,讓他即時醒來,否則他一定會沉淪。

“為什麼要出聲?”劍靈的聲音非常冷漠。”你只是我的其中一個使用者,又不是我的誰,更何況,她沒有對你使用任何力量,是你的靈魂太過敏感了。”

驚。

不管是劍靈突然的冷漠,還是他透露出來的消息,厄臨只能皺眉,臉上平靜無波,心中卻是翻起一絲漣漪。

由於這個小插曲,厄臨到的時候真的有些遲了,所幸還沒到晚餐時間,一進屋中,卻沒見到平日隨處可見的僕役,這裡可是刃公爵府,不會發生什麼事情吧?一面這樣想著,厄臨警戒著走到大廳,卻看到瑟西一臉悠閒的坐在那裡吃著零嘴,之前見過的幾位舅舅也一起吃著,主桌上倒是放了不少菜,有些賣相很好,有些看起來就像毒藥,一群人再另一邊的小桌旁,見厄臨到了連忙招手要他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