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真正绑匪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24 8:48:46pm

奇幻·玄幻


看到有个长相恐怖的家伙紧抱着自己的养子兼徒弟兼同伴不放的谭楚唯当下火了,他几乎是出自下意识的把自身的冰雪天赋给放出来想要冻结这个疯黎过渡执事,但他忘了他的这个该死天赋总是敌我不分。

钥月白和哈奇夫几乎是苍白着一张脸连忙把刚醒过来没多久的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给拉开以免也被冻结起来,可是这种范围攻击实在难以避开啊!!

没想到说谭楚唯居然愤怒至极到连自身的天赋都无法控制住的司湫语脸色苍白,想要开口叫谭楚唯停下这无差别的杀人方式,但是这种情况根本不允许他这么做。

赶紧的拽着疯黎过渡执事闪开那些六瓣雪花、冰蓝雪晶,司湫语能够确切地感受到那冻得犹如钻心刺骨,让他差点以为自己会就此死掉。

“老……谭老师!!快住手啊!!!!!”

一听到司湫语的声音,谭楚唯猛然回神,这才注意到自己都干了些什么蠢事,赶紧冷静下来把自身的该死天赋给收起来。不过,他依然警戒着,深怕司湫语会被疯黎过渡执事伤害。

“喂,冰雪术士,你冷静点!”哈奇夫赶紧抓住谭楚唯的肩膀,深怕这个人类又不小心再次放出那该死的冰蓝雪晶。

“我没事……谭老师,我没事,这家伙不会对我怎么样,所以你就别瞎操心了好吗?”司湫语赶紧解释起来,顺道把疯黎过渡执事给拉到身后。

再怎么说都好……现在的疯黎过渡执事完全无害,而且他们也可以暂时利用这个危险人物索取更多有关黑暗教廷的情报。虽然利用一个本来就毫无心机的人是一件不对的事情,但事到如今,他们也别无选择。

原本充满敌意恶狠狠地瞪着谭楚唯,杀气腾腾的疯黎过渡执事想要杀了他,可司湫语挺身保护了自己,让他的敌意与杀气减少了许多,只是他无法信任谭楚唯。

“得,听你的。那么,这家伙是……!!!”

一开始谭楚唯没有认出疯黎过渡执事,毕竟他看到的只有半张完好的脸孔。

然而就在下一秒看到疯黎过渡执事完整的面容的瞬间,他的脸色当下变得十分难看,差点就要再次发动攻击的瞬间就被司湫语一记飞踢,整个人往后摔了出去。

“不要动不动就情绪失控,您还是小孩子吗!?”司湫语是真的有点火了。

在这一瞬间,众人保持了缄默。

司湫语的火爆脾气并不是完全消了,而是单纯的收敛起来。然而现在他那火爆脾气又回来了,再加上谭楚唯莫名的一直动怒,搞到他想要不爆发都不行。

大家都乖乖地来个土下座,现场一片静默。

唯独疯黎过渡执事仿佛不清楚这现状,还在那边瞅着他们看,像是在看玩具似的……

“那个……我能发言吗?”战战兢兢地举起手,白清蝶承认自己是完全被司湫语的暴怒给吓着了。

已经稍微控制自身怒气的司湫语点点头道, “你说吧。”

“袭击我和黑卡特的不是你身边的那个人,而是另一个人……”白清蝶不慌不忙地把某个实情给说出来。

……诶?

所以说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是被谁抓走的?再说了,疯黎过渡执事看起来不像是会做出绑架行为的黑暗教廷成员,因为他可是出了名的疯子,见人就杀,哪会绑架什么的。

司湫语扶额。他还真是忘了这一点,毕竟疯黎过渡执事的疯狂,可是众所皆知的……

那么,问题来了。

还有哪个黑暗教廷成员混在其中?

“疯黎过渡执事,你是跟谁一起来的?”司湫语赶紧询问身边的疯子。

“叫我疯黎叫我疯黎叫我疯黎叫我疯黎叫我疯黎叫我疯黎……”

“好好好,疯黎,你告诉我,你跟谁在一起?”司湫语很有耐心地继续问下去。

毕竟唯一的线索就在眼前。

疯黎高兴地笑了起来,然后紧紧地抱着司湫语,依旧疯疯癫癫地说:“多哥利跟我一起来的哦~多哥利多哥利多哥利多哥利多哥利多哥利多哥利……”

谭楚唯一听到这名字,倒也了然。他知道“多哥利”是谁,因为经常负责看管疯黎这个过渡执事的便是身为一般执事的多哥利·沙耶。这件事基本上不是什么大秘密,只是大部分的人遇上疯黎便是死路一条,故此多哥利·沙耶这个人很容易被忘记。

为什么这种重要的事情他们居然会忘记啊!

“啧,就知道这种性子的人迟早会背叛吾教……繁(pó)枫黎,你给我去死,然后把过渡执事的位置让给我!!!”

充满怨恨的声音来自上空,然后一道黑影从天而降,伴随而来的是满满的杀气。漆黑的术式图阵不知何时已经包围他们,宛若枪口状的图阵齐齐对准了他们,准备发射。

站在图阵包围之外,一身黑的病态男子笑着,不断地笑着,笑全员被包围的他们实在愚蠢。

“……名字不是疯黎,而是‘繁枫黎’……?”司湫语完全不在乎病态男子——多哥利的术式图阵包围了他们所有人,一副游刃有余地模样随意划着看不明白的图阵。

他现在比较在意的反而是他身边的这个疯黎的本名。

繁枫黎,恰巧这个姓氏奇特,再加上种种因素,司湫语会在意是很正常的。

“物转星移!”

纯净的黑暗力量再次出现,一种从未见过的术式图阵忽然漂浮在多哥利周遭,他的周遭更是冒出了类似波纹的现象。紧接着下来,他们便看到了波纹之中有玻璃碎片掉出来袭击多哥利。

这情景看得他们都呆住了,就连谭楚唯都惊讶不已,因为这是从未见过的术式,就如同司湫语偶尔会使用的,属于他的特殊属性术式。

难道这也是特殊属性?

“繁枫黎!!!我要杀了你!!!!!”

“杀不死杀不死杀不死杀不死杀不死杀不死……你绝对,杀不死我!”疯黎特地做了个鬼脸给多哥利看,只是他的鬼脸真的很恐怖,把他们几个都给吓了一跳,唯有司湫语没看见。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司湫语刚好处于在一种看不到的状态之下。

“唉唉,可怜的小羔羊~~”司湫语摇摇头,露出了充满自信的笑。

老实说,他一点都不怕多哥利的包围攻击,因为这真的是小意思。

钥月白和哈奇夫三两下就破坏了所有的图阵,好整以暇地站在一旁护着虽然醒了,却还没完全恢复的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至于谭楚唯更不用说,勿需担心。

好歹那也是个很有名的冰雪术士呢!

“你说谁是小羔羊啊?!”

“我可没有说谁谁谁,是你自己承认了唷。”

“他妈的你给我去死!!!!!”

气炸的多哥利干脆划出自己最强的术式图阵想要杀死他们,司湫语也不甘示弱地正要准备反击之时,疯黎快他一步,一眨眼完成的黑暗术式图阵呈奇异的波纹现象。

据说是黑暗教廷某某重要的巨大白色雕像忽然从波纹之中冒出,仿佛有股拉力正在把白色雕像拉出来,接着就毫不留情地砸在多哥利身上,砸了个粉碎。

司湫语等人可说是看傻了眼。

反倒是疯黎开开心心的,手舞足蹈,丝毫不在意自己毁坏的可是黑暗教廷重要的某个雕像,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黑暗教廷里头,担任重要职位的大人物。

当然,危险依然存在。

既然多哥利已经被解决了,那么现在就来解决疯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