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51、52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5-25 8:45:53pm

奇幻·玄幻


        看著吉姆狂熱的眼神,雷克斯實在不願意告訴他,他如果自己訓練手下,出來的也會是一堆笨蛋,絕對不可能比他父親的那些手下強,那些才是真正的情報專家。

        「我想,還是先找到這兩個人的名字吧。」

        「喔,我記得……雷克斯,你還記得他自我介紹的時候說自己叫做什麼嗎?」

        「不知道,我睡著了。」攤手,不是他不幫忙,他已經幫忙出主意了,是吉姆自己忘記的。「你知道的,我有嗜睡症。」

        「你真的很沒用耶!一直睡。」發現身邊默默無語,吉姆無奈的幫瞬間就睡著的雷克斯拉好毯子,對車伕下令:「出發,先送雷克斯男爵回他家。」

        從窗戶的縫隙確定馬車離開,祈冷立刻拿起蠟燭,打開二樓地板,順著垂直踢直接抵達地下密室跟厄臨報告:「殿下,他們離開了。」

        “恩。”厄臨點頭。”你先回去睡覺吧。”厄臨鋪好床,倒頭就睡,讓祈冷頗為羨慕他這麼迅速入睡的本領,但是看看這地下室的環境,祈冷真的不明白,明明有寢室,為什麼厄臨硬要睡在這裡,這裡比較陰冷潮濕,而且太過狹小,這樣不會睡久了不舒服嗎?

        帶著淡淡的疑惑,祈冷還是在行事曆中加入定期曬厄臨的被子,而且頻率比原訂的還要高的備註,然後小心的吹熄蠟燭,躡手躡腳的爬上踢子離開,他還要去買今天晚上偽裝用的衣服,這可是件大事,要跟厄臨的衣服能相襯才行,可能還要先跑一趟刃公爵府找到厄臨工作時穿的衣服,確認款事後再去找自己穿的僕人服,順便把身分的痕跡抹的更乾淨些,還要做好戰鬥準備,離開前先幫殿下把劍上油好了。

        是不是該多準備些保暖又輕薄的衣服?夜深露重若是殿下感冒就糟了,如果這樣的話,順便連暖手晶石小爐也帶上好了……

        祈冷像個管家婆一樣羅列好所有需要的物品,慢慢的做完所有事情,而厄臨卻在他一離開密室就一骨碌的爬起來,換上外出服走密道離開,去為了自己的冒險者資格而努力!

        夜半時分,兩人再次會合,厄臨已經換上亡靈聖者的法袍,把劍繫在腰上,拉起法袍上附帶的帽子,同時帶上面紗,對此祈冷不是那樣開心,因為原本的衣服上沒有這條面紗。

        厄臨也在打量祈冷,他穿著深黑色的勁裝,背上是他不離身的巨大扇子,但是……這身衣服怎麼看起來那麼像是騎士裝?只是變成黑色的,這布料也太精緻了吧!該不會祈冷真的去拿旋靈騎士團的騎士服染黑改造?

        「你……」

        「殿下,要不要換用面罩?面紗感覺起來太過女性化了。」祈冷開口詢問,讓厄鄰吞下要問的話,轉為點頭,他其實也比較想用面罩,但是東西不知道丟到哪了,以前都是叫管家幽靈負責拿東西的,現在沒有管家幽靈,光是找齊這些東西就差點遲了。

        祈冷非常快速的取來面罩,讓厄臨換上的同時,把自己準備好的保暖衣物藉機套到厄臨身上,才滿意的點頭,厄臨則是拉扯這件衣服,仔細的研究起材質跟效果,還沒研究完,祈冷又塞了一個東西過來,只有一顆高爾夫球的大小,看起來紅通通的,摸起來還蠻溫暖的,裡面好像有火系的晶石,一看就是高價品。

        「大人,雖然今天難得沒有下雪,外面還是很冷的,這個可以替你暖手,若是真的要戰鬥,手僵掉了可就不妙了。」祈冷拿出另一個,證明自己也有使用這東西,這不是什麼怪東西,也不珍貴,厄臨只能翻翻白眼,這玩意裡面有魔法晶石,怎麼可能便宜阿。

        不過用這玩意也不是什麼大問題,祈冷說的也對,保持最好的戰鬥狀態絕對是有好處的,好東西免費送上來不用白不用,沒壞掉以後逃跑到外面去住的時候也能拿去換錢。

        「你……」厄臨開口,用他沙啞的聲音問:「你該不會去拿騎士團的團服吧?」

        「並不是的,殿下。」祈冷連忙解釋,雖然被主人懷疑自己這麼弱智這點感到難過。「這是坊間賣的仿騎士團團服,這種衣服的料子更好些,穿起來也舒服,畢竟是要賣給有閒錢的人的東西。」

        「……改天也帶我去。」厄臨說完,打開門大步走出房子。「藥。」厄臨伸手,祈冷連忙把東西交出來,袋子裡已經裝了祭爾帝最常用的變裝藥劑,例如吃下去後讓聲音產生變化但是隔天就完好如初,還有可以抹在臉上製造陰影,稍微改變外貌,不靠近就看不出來,當然,還有滿滿的精力藥水,光看就有股熟悉的噁心口感在嘴中迴旋,至於迷幻藥也是天變那時候厄臨順手叫比較大膽的幽靈去「順」回來存放在夜宮的高級貨色,看著這些東西,厄臨滿意的微笑。

        "走了。"

        「是!殿下。」

        主僕兩人快速地通過密道,從一個陰暗的小巷鑽了出來,這條小巷只是他們租處後方的小路,防衛不怎麼嚴密,但應付現在的需求綽綽有餘,跟看守的幽靈點頭後,厄臨直接大步走上街道。

        「等、等一下阿殿下,天變之後夜晚就暫時禁止閒人隨意行走。」祈冷連忙追上來,厄臨卻完全不等他,快步地往前進,但說也奇怪,明明很嚴密的巡邏圈,他們卻從出門到抵達校門附近也沒有遇上半個衛兵。

        祈冷心中暗自叫苦,雖然不知道厄臨是怎樣做到的,但這代表要掌握厄臨的行蹤絕非易事,恐怕真正能依靠的還是他那個神祕的感應能力,也就是說,就算真的出了事,能不能發現也要被動的等待他那神秘的感應能力……呸呸呸!這種不吉利的話光在腦中轉過就讓他滿身哆嗦。

        「祈冷、祈冷‧祭爾帝。」過度沉浸在可怕的未來中,祈冷結結實實的吃了厄臨一拳頭,直接打在他頭上。

        「啊!痛……是!殿下有什麼吩咐?」發現厄臨面露不愉,還在試用期的祈冷連喊痛的時間都只有那短短的幾秒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