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3-5 初戰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5-24 11:15:04pm

奇幻·玄幻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剛才拐了一個左彎是對的嗎?接下來是右轉?……怎麼距離那麼遠啊!感覺像是跑了一世紀那麼久,這通道到底是有多長!

心急如焚!要是趕不上時限,這樣的落選方式實在很丟人啊啊啊啊!

……誒?我什麼時候開始越來越在意這場公會招募選拔賽了?

好像是剛剛吉爾順利晉級後,這種心情變為越加強烈。

也許,我心裡一直抱著想和吉爾共同進退的念頭吧?既然他成功進入下一場比賽了,我也決不能輸!

不過,要是趕不上這場比賽,什麼都甭提……哦耶!我就知道上天不會這樣拋棄我,前面出現亮光了!

我以要突破光速的氣勢,用盡全力手刀衝刺往出口奔去。

剛踏入場內,耳邊立即傳來各種吵雜聲,吶喊、歡呼、噓聲、怪物嚎叫、也有考生害怕的尖叫聲,當然還有女播報員的聲音。

「三、二……哦?你小子終於來了。各位,讓我們掌聲歡迎31號——江啟人!」

播報員以興奮的語氣介紹我出場,將現場高昂的情緒氣氛再次升溫,並以俏皮的語氣對我的遲到作出警告,說:「再慢個一秒,我就要把你當作自動棄權囉。好的,請走到場地正中央稍候片刻,工作人員將會拉開閘門放出魔物。各位,接下來會出現什麼C級魔物呢~敬請期待!」

咚隆!

和吉爾他們的流程一樣,我看著眼前二十公尺外的鐵欄杆緩緩升起,從幽暗洞穴裡乍現一雙濁綠色的眼睛,但……眼睛的位置似乎有點高,懸掛在將近三米高的洞穴頂端,冰冷視線赤裸裸地停留在我身上。

我握緊掛在身後鞘裡的劍柄,拔劍出鞘時發出一陣刺耳聲音,下盤不自覺地紮好馬步,旋即把青銅劍架在身體前方,等待宣布戰鬥開始的號角聲。

鐵欄杆終於完全升起,我屏住呼吸,緊張得直冒冷汗,手心早已濕透,嘴裡艱難地嚥下一口唾液,雙眸不敢離開那雙濁綠眼眸。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咆哮轟然響起,輕易蓋過競技場內所有聲音,洪亮的吼叫使全體觀眾瞬間摀住耳朵,他們臉上盡是扭曲痛苦的表情,就連隔壁北組場地的考生和魔物都停下了動作,看向這裡。

像是為了彰顯魔物的不凡,天上雲朵驟然散開,陽光一口氣在競技場內爆發,率先映入眼簾的光景是一隻宛如岩石般大小的拳頭猛力打在競技場地面,霎時轟出一個巨大窟窿,接著那雙濁綠雙眸逐漸從黑暗的洞穴中露出其身影。

如小山般隆起的強壯二頭肌和胸前結實又寬大的胸肌,足以說明此魔物的來頭不小。它身披粉紅毛皮,額前的交叉傷疤非常醒目。魔物直立起巨大的身軀,不詳的綠眼俯視著渺小的我——它是目前為止我看過出場的魔物中,身形最龐大、感覺最危險的魔物。

「出來了!竟然在這個時候出來!要知道,運氣也是冒險者其中一項的重要技能,只能說31號實在太沒運氣了!各位觀眾,目前西組場地出現的魔物,便是我們今天C級魔物中的最強者——暴、戾、猿、王!它的實力和之前所看見的C級魔物可是有天淵之別的喔!」

C級裡面最強?我的運氣也太背了吧!388名考生裡為何會偏偏選上我!

播報員絡繹不絕講解暴戾猿王的棲息地、近親是刀疤猿王等的基本資料,還有一堆別名,如C級魔物的頂端掠食者、初級冒險者的夢魘等。

我則像是被播報員遺忘的小孩般站在原地,眼睜睜看著眼前這頭比我高大強壯得許多的魔物。

看似不太耐煩的暴戾猿王頻頻低吼,握緊的雙拳不斷猛捶胸口發出攝人的厚實聲響,細長如鞭的緋紅尾巴正有節奏地一擊擊打在地面。

我試著深呼吸,理清思緒。

怦怦……怦怦……

我聽見了。

怦怦……

自己的心跳聲——規律,且無比清晰。

我的心情意外地異常平靜,最初的緊張情緒在看見猿王的瞬間一掃而空。猿王外表極為兇猛,加上種種的威嚇,確實會讓敵人感到顫栗不已才對。

此時我的身體雖然微微顫抖,但不是因害怕而顫栗,反而是因亢奮、激動而產生戰栗。

播報員的聲音傳入我耳裡,像是為我掀起戰鬥的幕簾,也彷彿為我獻上臨死前的祝福,說:

「由於暴戾猿王的實力不是一般新人能夠輕易與之抗衡的,因此只要在場內撐過一分——」

播報員的語音未落,暴戾猿王早以雙拳代替前肢,飛快地往前衝來。

猿王亮出尖銳的獠牙,雙眼盡是怒火,彷彿恨不得把我撕開兩半。也許被人類囚禁並當作寵物般放到這讓眾人觀賞的感覺,讓它很火大吧。它每奔跑一步,腳下都會傳來一陣充滿怒氣的震動。

眨眼之間,猿王已近在眼前。它奮力往前跳躍,巨大的身軀遮掩我大部分的視線,陽光被阻隔在後,一大片陰影將我整個人給籠罩起來。

這一剎那,歡呼與尖叫聲驀地消失。

四周的顏色倒退般離我遠去,世界成了黑白一片。時間彷彿按下靜止摯,世間萬物停下動作,就連微風捲起的沙子也不例外。

暴戾猿王在我面前宛如雕像般停在半空中,寬闊的胸膛彷彿一片堅硬的城牆,強壯的雙手往左右兩邊攤開,貌似想要藉著合掌把我的頭夾成一團肉泥。

我右腳往後退了一步,右手的青銅劍盡我所能地往後拉——

「流星,轟炸。」

腦袋不知哪來的名字,很自然便說出口。

手中的劍以高速往暴戾猿王的心臟部位刺去,劍尖先是傳來刺中硬物的手感。我快速拉回劍,再精準地刺進同一部位,皮肉的觸感從劍柄傳至手心,同樣的動作高速且穩當地重複了五次。

最後一劍,劍尖刺進了某種用生命力在跳動的東西,然後……沒有然後了。

剎那,顏色和聲音統統湧進我的五官。

時間開始流動,世界慢慢恢復正常。

眼前的巨大身軀在快要把處在下方的我給壓住時,我一個橫向跳躍,避開了泰山壓頂。猿王倒地時發出轟然巨響,引起不小的晃動。

「——鐘,公會也承認考生晉……級……」

對我來說,播報員數秒前未完的宣布,此時斷續地在場內迴盪。

暴戾猿王的身體開始出現龜裂現象,裂痕從心臟迅速往外延伸以輻射狀散開來。

接著,競技場內響起清脆的破碎聲,大量碎片飛散在空中,非常耀眼。

然後,西組場地的上空浮現【勝利】兩字。

這時我才注意到,寂靜再次降臨競技場。我懷疑地淘淘耳朵,以為自己的聽覺又出現問題。

就在瞬間的那一剎那,死寂的競技場轟然爆發出巨大喝彩聲!

如雷的掌聲驟然響起。吶喊、口哨、尖叫、歡呼聲如海浪般襲來,就連播報員說的話也聽不見了,只能聽到麥克風斷斷續續的雜聲。

我茫然看著一切,不知該如何是好,畢竟從沒遇過這種狀況。

騷動大概持續了一分鐘,激動的觀眾席才漸漸平靜下來。

播報員清了清喉嚨,說道:「雖然很不可思議。但如大家所見,31號在剛才電光石火的一瞬間輕易消滅了C級最強魔物暴戾猿王!沒想到今年會有實力如此強大的新人,計時器甚至都還沒開始倒數呢!」

說到這,場內又再起了不小的騷動,紛紛叫喚我的名字。另外三個場地的考生依然在戰鬥中,但場上所有的焦點似乎都放在我這邊……啊,現在全場整齊劃一,呼喊我的名字了。

「啟人!啟人!啟人!啟人!」

感覺怪害羞的……

我舉起青銅劍,試著平緩現場高昂的情緒,卻適得其反引來超巨大的尖叫聲。

正當我嘴角浮起勝利的微笑弧度時,地面忽然傳來比剛才暴戾猿王倒下時的震動還要大上許多倍的劇烈晃動。我頓時重心不穩,腳下一個踉蹌,單膝跪地以穩住身子。

我四下張望欲找出騷動來源,發現十公尺外的地面忽地隆起一座小山丘,接著山丘周遭出現大小不一的縫隙,像蜘蛛網似的迅速往外延伸,甚至延伸至觀眾席高台的牆面。

晃動……不,該說是地震越來越激烈。

突然,某種東西從山丘的裂縫中,爬了出來。

首先是深褐色的……枯枝?

那“東西”從撕開的地面中探出頭來,粗暴地以蠻力將土地往左右推開,直到整個身子鑽出地面才停止。

我呆滯地看著眼前宛如巨人的魔物。

那是一棵,足有二十米高的巨大樹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