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IX - XIX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5-26 7:16:07am

其他·同人


如果可以的话,谁不想要一整天躺在床上或者是坐着然后什么事都不做,这是多么的好啊。我以前就是这么过的,吃饱睡,睡饱吃,得空就打扫家里然后随手拿本书来读。这种令人羡慕的日子对我来说不是那么有趣,尤其是现在。我们五个人围着会议室的一张圆桌子除了互看以外什么也没做。

昨天晚上回去和小依解释状况以后就陪着她聊到她睡着为止。我因为睡不着所以就到大厅的长凳坐着发呆,一下子就做到了天亮。老师因为起床的时候没有看到我所以就下来找了,闲聊了一会儿以后她才说正事。

我到那个时候才知道酒店每天早上都会固定地送报纸到房间里,但是老师收到的时候报纸是夹着一封信的。不用说,信的署名是二十面相。听老师说内容是预告时间而已,地点还是要我们自己猜。而先生已经事先统计过数据,所以我们大概知道地点在哪里。只是最有可能的目标地点有两个所以必须分散开来。

因此,小依吵着要守着照相博物馆,说她比较熟悉这里的环境,有利于保护这里的古物。先生觉得有道理以后就把我们五个中学生留在这里,离开以前只说了‘这个地方你们负责,安全最重要’后就走了。现在的状况是群龙无首啊。

“娜资,说个笑话。”小依无聊地说。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训斥道,“我们应该要想一下现在应该做什么才对啊。”

小依真是的,现在应该要认真一点 才对啊,怎么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娜资,说一个嘛。”

“气氛太过紧张,说一个来缓解一下。”灵珑灵凤她们也开始起哄了。

“说呗,反正我们现在什么都想不到。”班长说。

怎么都这样!

“娜资,说嘛,我们都同意了。”小依笑着说。

都这关头了还这么任性吗?但他们说的也没错,气氛太紧张了确实有点难想……

“唉……”我长叹一口气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叫我说,但是就只说一个哦。”

“妳吐槽的功力有时连我也会甘拜下风啊!”小依大声喊道,“少年,啊不,少女!说吧!”

为什么会演变到这种地步!突然要我说一个笑话我怎么说得出来啊?这不是在为难我吗?

我往他们的脸色瞟去,一个个都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我。看来不说是不行的了,但是应该说什么?总不能乱说吧,会让他们的期待落空的,就地取材吧!

嗯……五个人,一张圆形桌子,对了!亚瑟王的圆桌骑士!不对!我们什么都没做,怎么能和他们比较,再说,这一点都不好笑啊!

“没有笑话。”我叹气说道。

“怎么这样?”小依抱怨道,“不要那么严肃嘛。”

“怎么能不严肃?我们五个围着一张桌子坐,好像圆桌骑士一样却什么都没做,妳过意得去吗?”我如此训斥说,反正她大概也不会听进去。

“娜资,对不起!”小依突然道歉,吓了我一跳。

“怎,怎么了?”

“没事,只是觉得妳说得那么好,不给个正常的反应好像不是很好罢了。”她笑着说。

果然没有听进去啊!

“好啦别闹了。”

“娜资说得对,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灵珑灵凤说。

终于有人说句公道话了……

“不过就是没办法啊,有的话我早说了。”班长烦恼地说。

确实,我们会什么都不做就是因为没有办法。先生离开之前只是吩咐我们注意安全而已,什么办法或者技巧都没告诉我们,也没说要做什么比较好。这是要锻炼我们的能力吗?但这也太不适时宜了吧?这里的东西一件少说也是十万起跳啊!失败了的话是要我们怎么赔啊?在这里打工十年也赔不完吧……

“有了!”小依突然大喊说,“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啊?”

“说来听听。”灵珑灵凤好奇地说。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难道说妳要伪装?”我问,“但是这又有什么用?”

“呵呵,等着瞧吧。”小依神气地说,“灵珑,我需要妳的帮忙。”

“什么事?”灵珑问。

“帮我乔装。”小依拉着她的手说,“你们三个就想办法把人赶到大门那里,之后喊一声‘别跑’之类的话作为信号。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这什么啊?听起来根本行不通……

“会不会有危险?”沉默已久的班长开口问道。

“一半一半,这要看我的病了。”她摊手说,“相信我,如果他是来这里,而你们又有办法把他赶到大门那里的话我的计划有九成机会会成功的。”

她说完以后就拉着灵珑出去了,完全不等我们回应。话说回来,她有哪次是认真听过我们说的?受不了她啊,明明都这种状态了还要逞强。

“唉……就跟着她的计划走吧,虽然不知道她要干嘛。”班长叹气后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连我姐姐都被拖去了,还能怎样?”灵凤说,“娜资,我们应该怎么做?”

怎么说着说着就推到我这里来了?

“这里妳脑子最好了,由妳来想就万无一失了。”班长说,“如果妳不想一起巡逻的话也没关系,毕竟妳的体能测验没有及格过。”

有必要这么说吗!不过……

“好啦,我想就是了。”我叹口气后瞪着他们说。

******************************************************************************************************************************

所以说,临时制定计划这种工作我实在做不来。我不像其他人一般,就算把某些东西拖到最后一分钟都能游刃有余地处理掉。我的性格不允许我这么做,但是现实却强迫我必须这么做。临时赶出来的计划我不知道会不会奏效,所以我也会加入,体力方面……到时再说。

刚刚花了几个小时,在地图上画来画去,只为了预测犯人的逃亡路线,但是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其实我们连对方会怎么进来也不知道。破窗而入?挖一条地道?通风口?还是和上次一样,从大门大摇大摆的走进来?

完全无法预测对方的行动的话就必须防止所有我们想到的,所以我向灵凤借了电话,打给老师问一问维芯阿姨的电话号码,然后再打给她请她帮忙我们载一些需要的器材。红外线感应器和警报之类的,然后还得让他们装,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之后我们继续花了一些时间讨论什么信号代表什么路线,目前只能这么做了。知道犯人在哪里,通知其他人,然后让第一个找到他的人一路追着他。对方改变路线的话就告诉其他人然后配合,只能试试看这么做,看看能不能把对方赶进那个陷阱里。再来,再来就只能让小依发挥了,她把灵珑拉出去以后就没有再见过她们两个,完全不知道她们在干什么,只知道她们曾经找过维芯阿姨。

“什么都没有。”灵凤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

“这里也一样。”班长回应说。

会不会不是这里?那么我们花了一整个下午做的事不都白费了吗?

“娜资,妳那里呢?”灵凤问。

“也没有,对方会不会不是来这里?”我把我的想法诚实地说了出来,我不希望他们等了一夜才发现原来目标不是这里。

“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有两个地点,我们守错的机会很大。”班长说。

原来也有人是这么想的啊。确实,虽然只有两个地点但是我们守错地方的机会还是有五十个百分比。失败的例子嘛,就在上一个案件中显露出来了,虽然那次是在一个半径三公里的范围找出来两个地方。

“警报响了,在D房间。”灵凤说,“我在路线F,现在就赶过去。”

“我在路线C,我沿着路线到楼梯口。”班长说。

“那么我走路线E,玄关转角处见。”

语毕,我们随即出发。虽然我目前的位置离终点不远但如果我跑起来的话还是挺吃力的,我又不敢放慢脚步,所以跑个几步就得停下来换气。如果对方换路线的话我不就白跑了吗?

“犯人转向路线A,我继续这条路线往前走。”班长说。

还真的换啊!

“我换路线B。”灵凤说。

“我继续这条路,路线A只能通往大门和路线E的终点,这样应该就能把对方赶到大门了。”我边走边说。

路线A只有一条路,如果我不在这里的话对方还可以往路线E逃但是事情和他预想的不一样。看来这次是成功了,总算没有白费心机了,但我还是很喘。

“站住,别跑了!”班长的声音冲远处传来。

计划成功!小依,看妳的了。

“哇啊啊!”

只有我们四人的博物馆突然传来一阵小女孩的哭声,让我们所有的人都停下了脚步。这也太可怕了吧!我没听说过这地方会闹鬼啊!难道是某张照片上的女孩出来复仇了吗?

“滚,滚开。”一个中年男子着急地喊。

这声音应该就是犯人的,难道他被缠上了?我赶过去看,只见一个绑着双马尾的女孩抱着一个高大男子的腿放声大哭。

“大叔叔,我打不开门出不去,你帮帮我好吗?”那个女孩哭道。

不会吧?我们已经通知馆长让他提前闭馆了的,怎么还会有人被锁在里面?

“给我站着!”灵凤大喊着冲上去。

那个男子听见灵凤大喊后环视一周,并把背上的背包取下来丢在地上然后用蛮力把那女孩的手掰开。

“痛!”那女孩跌坐在地上。

之后,那男子就推开大门逃之夭夭,而班长和灵凤则追上去。门没锁?不可能,我们应该已经锁上了的。如果没锁的话那个女孩应该出得去啊,怎么会说打不开门呢?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小依人呢?叫我们把人赶到大门那里自己却不见踪影,难道是睡着了?如果是这样的话灵珑应该会通知我们才对的啊。

现在纠结这些已经太迟了,看看那女孩有没有什么事吧。我走向前把她扶起来,却被那张脸吓了一跳。

“小依,怎么是妳?”我惊讶地问。

“不然是谁?妳以为那是谁开的门啊?”她扶着手臂说,“手好像脱臼了,提不起来。”

“娜资,他人跑了。”班长气喘吁吁地走进来说,“那小孩子没事吧?”

“没事没事,手脱臼了,让灵凤弄一弄就好。”小依若无其事地回应。

这个回应可把他们两人吓得不轻,他们就这样站在那里看了许久后班长才说:“柯,柯依?妳怎么会在这里?”

“竟然没人能认出来吗,是灵珑的技术太好还是我太过平凡呢?”她低头嘀咕说。

所以这和灵珑有关系的,我记得她下午说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然后就拉着灵珑出去。对方善于伪装,原来如此,小依拉着灵珑出去是为了让她帮忙乔装打理的。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小依,我姐呢?”灵凤着急地问。

“拿我要替换的衣服赶着过来。”小依说,“比起那个,我的手要麻烦妳了。”

灵凤松了口气以后花了一点点的时间就把小依的手接回去了,只是这期间小依因为疼痛的关系惨不忍睹地大叫着。

“不过柯依,计划得那么好也没用,我们抓不住人啊。”班长叹气说。

“没事没事,要抓人的话我就让娜资上场了,她力气大嘛。”小依笑着说,“而且就算把人抓了他也不一定会说出藏失物的地点的,所以就得放长线钓大鱼。”

“什么意思?”我好奇地问。

只见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仪器,上面有一个小屏幕。屏幕上的红点一闪一闪的,一直在移动着。

“什么时候?”我惊讶地问,“妳什么时候往对方身上塞的?”

“抱着他的时候,不过不确定会不会被发现就是了,姑且跟着这个信号走吧。”她摊开手说。

“哈喽,我回来了。”灵珑的声音从我身后传过来。

我下意识地往那里看去,看到灵珑和先生两人一起走了过来。

“我在外面遇见她,所以就问一问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妳也能想出那么好的计划啊。”先生说。

但被先生那么称赞的小依似乎对先生有些戒备,她想了一想后说:“当然,只可惜没有抓到人。”

诶?目标不是往对方的身上放追踪器吗?

“没事,东西回收了就好。”先生这么说着,拿起被犯人丢下的背包打开来看:“我把这个放回去以后就可以走了。”

“不不不,哥哥你赶过来就很辛苦了,这种事情就让我们来做。”小依说完以后把那个背包一把抢过来,完全没有给予先生回复的机会。

被抢走背包的先生似乎在压抑着脾气,僵硬地说:“那好,你们把东西放回去后在这里等,我待会会过来接你们。”

说完以后,先生就跑了出去。过了半响,小依开口说:“那是假的。”

简短的一句话,把在场所有的人都吓呆了,原因是没有人会想到那是冒充的。尤其是一路跟着先生走进来的灵珑,她紧张地说:“不,不对吧,我刚刚跟了那么久都没事了。”

“娜资的话肯定知道为什么我会说那是假的。”小依避开灵珑的质疑说,“总之先把东西还回去,我把衣服换回来后就可以通知哥哥叫他过来了。”

我的话肯定知道?什么意思?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啊。

‘如果往可能的方向想不到东西的话,那么就往不可能的方向想。’

先生的话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这是先生在给我们练习的时候所说的话,‘往正常的方向思考是对的,但有时候必须打破常规,不然的话妳永远都打不破现状。量子力学就做到了这点,打破了普通的物理常识,从而解释了许多由普通物理学所解释不了的东西。’他是这么解释的。

我听了还是不懂,回去查了以后才知道原来还有个物理和量子力学之间的辩论。爱因斯坦代表物理方而一个叫做波尔的人代表量子力学,出人意料的是那个叫波尔的人赢了那场辩论赛。

所以如果我现在遇到了瓶颈的时候就应该要想一些不可能的东西?不对不对,怎么先生的话那么难理解啊?不可能不可能,有什么东西是不可能的呢?哦对了,我们根本没通知先生,他应该不会过来才对啊。再仔细想想的话其实还有一些疑点的,比如……

“娜资。”小依摇一摇我的身子说,“在干嘛啊?”

我回过神来,发现其他四人一直都在盯着我看。

“有,有什么事吗?”我慌张地问。

“娜资想东西的时候会把想法说出来呢。”灵凤笑着说。

是这样的吗?诶!这不就代表我刚想的他们都听到了吗!

“脸好红,怎么啦?”灵珑担心地问。

“没,没什么。”

“喂,我叫你们来工作,不是欺负人。”先生大声地说,“给我滚上车,不然就把你们留在这里。”

先生你来得正好!正好把我从这地狱中解救出去!

******************************************************************************************************************************

“所以,你们谁要来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先生绷着脸问。

“.…..”

“说啊!”先生大声地骂。

“好了明治,别这样。”老师劝说。

“妳还说,他们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也不阻止他们!”

先生把我们送到名宿以后就把我们叫到饭厅里审问我们。小依因为回来的路途上又睡着了所以免了这一难,但也因为如此我们不知道应该要如何解释。想出这个点子的是小依,但她从头到尾都没和我们说过,连一直跟着她的灵珑都不太理解了。

“灵珑,妳今天一直跟着依的,妳先说。”先生依旧大声地说。

“明治,够了。”老师也按耐不住了,大声地训斥先生:“他们也只是想帮忙而已,要怪就怪你离开之前没有给他们下清楚易懂的指示。你现在是想把你的过错怪罪在一群小孩子身上吗?”

老师一口气骂完以后瞪着先生一声不哼。过了几分钟,先生放软态度,叹口气说:“好,好,我的错,妳不要生气。”

“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一定要用骂的吗?如果对方是个成年人做错了事情我还能理解但是他们只是小孩子啊,又没做过这种事情他们怎么知道应该要怎么做啊。”

“是,是,息怒,息怒。”先生低声下气地道歉说,“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刚刚还怒发冲冠的先生突然变了个样我还真不习惯啊……

“你,出去买宵夜,我来和他们谈。”老师吩咐道。

“但是——”

“我说了我来和他们谈。”老师打断先生的话瞪着他说。

先生听老师这么说,瞪了我们一眼以后就出去了。好像还是很生气的样子……

“好了,别理他了,待会就消气了的。”老师说,“但我——”

“全员集合!”先生突然在门外大喊,把老师想说的话打断了:“千夏,妳的枪给她们用。”

诶?这么说是成功了吗?不会吧?

“干嘛?”老师疑惑地问。

“那群小鬼的自杀式袭击有成效了,姐打电话来说信号停了所以就叫人去看看,是一间空房子,因为已经被银行拍卖的关系所以不可能有人进得去。”

还真的成功了!不过用自杀式袭击会不会太夸张了点啊!

“快点,我请你们来不是摆美的。”先生催促道。

是时候工作了,打起精神来,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