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53、54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5-27 10:52:30pm

奇幻·玄幻


        "跟緊我,要進去了。"說完,厄臨非常自然地從包裹裡拿出勾索,繞到守衛看不到的地方,祈冷正想提醒厄臨,勾索這種工具太常使用,所以校園的圍牆在夜晚時附上了簡易的魔法讓它光滑,厄臨已經迴旋幾圈後用力拋過牆頭。

        然後,祈冷就看到那條繩子明明穩穩地停在牆上,厄臨也不再去操控,繩子開始無風自動,不到半分鐘,厄臨用力拉扯手上的繩索,回傳的力道讓他露出滿意的微笑。

        剩下的事情也不用多說,除了祈冷不擅長做這件事情所以在翻越的時候卡了一下動靜有點大,兩人順利地潛入校園!

        「殿下,若是您去當盜賊或是間諜,肯定會讓很多人頭疼的。」祈冷讚嘆。

        "校園是允許學生住宿的,這個年齡的學生會做什麼大家都知道,本來防衛就不嚴密,尤其附加的魔法並不多,真正防衛嚴密的地方幽靈是近不去的。"厄臨搖頭,這是他在天變前研究攻克的課題,到現在還沒有眉目,現在聽祈冷這樣說,順口回答。

        「呃!難道說,殿下曾經試圖闖入防衛很嚴密的地方?」皇宮裡這樣的地方到處都是,要挑戰確實不缺地方,但是,您有必要這樣挑戰小兵、守衛還有旋靈的神經嗎?只要曾經出現闖入的痕跡,幾乎所有人都會倒大楣阿!祈冷認真地思索該怎樣勸阻厄臨不要再做這種事情,要練習有的是辦法,例如請公爵大人開放某些神祕的地方。

        "恩,我兩個月前曾經試圖闖入卡羅恩伯爵的寢室,但是失敗了。"厄臨認真地回應,祈冷被震驚到停下腳步,卡羅恩伯爵跟殿下有怎樣的關係?為什麼要闖入他家?而且,為什麼是臥室阿!這到底怎麼回事?不明白阿!突然,祈冷靈機一動,想到一個完全不可能的答案。

        「殿下,有個私下四處蒐羅各貴族的罪證,並且在沒人能察覺的時候將資料放到城衛所,讓全城貴族人人自危的神秘使者,從沒留下姓名,只有留下一個神祕、毫無來源可查的徽記的神祕使者,您認識嗎?」

        "我不認識。"厄臨的回答讓祈冷鬆了口氣,想不到厄臨又接著說。"如果你說的是那個把罪證放到城衛所,如果城衛所不處理,就把罪證放到所有小貴族桌上,如果再不處理,罪證就會出現在國王桌上的那個神祕現象,是我幹的,還有,走快點不要停下來,你當我們今晚很悠閒嗎?"

        祈冷滴下豆大的冷汗,原來,放到城衛所的只是小事,真正的神祕使者可是連國王陛下的書房都敢潛近去,而且,那個人還是旋靈國大王子殿下,但不對阿,陛下的書房戒備應該比所有王公貴族森嚴吧。

        「殿下,陛下的書房戒備應該很森嚴吧?」祈冷加快腳步,讓安靜的校園裡出現些許的騷動,不過潛入之後,這樣的聲響就不是大問題,這個時間還在校園亂晃的學生多的是。

        "恩,戒備很緊,以現在的條件完全找不到潛入方法,不過我在某次嘗試潛入的時候,遇到了旋靈,他給了我一塊牌子,我只要走到外面,旋靈就會出來把文件接走,很方便而且沒有任何風險。"好隊友!而且不用處理任何沒來由的情緒,完美!厄臨心中的評分版上旋靈獲得加分,跟在後面的祈冷只覺得頭陣陣刺痛。

        "到了。"厄臨抓住腦中胡亂轉著,沒注意到前方的祈冷。"如果執行任務中繼續走神,你下次就不用來了。"聽到厄臨的警告,祈冷打了個冷顫,徹徹底底的清醒,在校園中太過安全,但今晚可要去見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黑暗同盟阿!

        「是!殿下,非常抱歉。」祈冷收拾好心情,接下藥包,遵照厄臨的要求開始到處噴灑,雖然祈冷今晚已經提前通知,學校也下達禁令,但是半夜偷跑出來約會的年輕男女將這紙禁令當成更有趣的挑戰也不意外阿!

        隨著兩人辛苦的工作,整個小湖也越來越不適合普通人類在此活動,厄臨與祈冷吞服解藥後,一起來到最中央的小湖,開始漫長的工作,完全沒注意到黑暗的天空上,有個熟人正在那飄著。

        厄臨與祈冷緊鑼密鼓的準備著招喚幽靈馬,但就在畫魔法陣的時候,厄臨突然停了下來,祈冷也跟著停下來,兩人一起聽到馬蹄聲。

        「殿下,儀式已經開始了?」關於冥神殿的資料太少,祈冷完全沒有可參照的資料,只能用懷疑的眼光看向厄臨。

        「你有見過,還沒畫好的魔法陣就能發揮作用?」厄臨開口,不管來者是誰,他都不想讓人把他跟厄臨王子扯上關係。「闇夜聖騎,備戰。」

        「是!聖者。」雖然情勢不明,祈冷迅速進入狀態,厄臨這樣稱呼他就代表從現在開始,殿下就是闇夜聖者,而他則是服侍闇夜聖者的聖騎,祈冷冷靜地從騎士袍底下抽出劍。

        馬蹄聲由遠而近,但啼聲輕盈,若不是夜深人靜,恐怕正常狀態下是沒辦法察覺的,祈冷看向厄臨,他需要他的指示,只要厄臨點頭,他保證在三分鐘內可以聚集一隻小隊,十分鐘內護衛隊全員到齊,但厄臨搖頭了,走向祈冷,伸手將他的劍放回腰間,兩人一起看向黑暗的樹林中。

        清風適時的拂去雲朵,讓皎潔的月光露出,映照在兩人身上,也映出那匹純白且過度骨瘦如柴到只剩骸骨的馬匹,還有,馬上的黑鎧騎士。

        「兩位,晚上好。」聲音不大,有著金屬碰撞的質感,這分明就是在入學典禮上看到的那一人一騎。

        「幽靈馬……」祈冷突然結巴了,看著厄臨不知這到底怎麼一回事,厄臨深吸一口氣,慢慢向前走到幽靈馬前,仰頭才能看到馬頭,緩慢地伸出手,幽靈馬也適時地彎下脖頸,讓厄臨將手放到「它」的頭上。

        祈冷屏息,手不自覺的握緊劍柄,後悔明明看到幽靈馬,卻沒去查閱情報,更沒有向厄臨詢問,現在也不知道是敵是友,手握緊又鬆開,心底不斷掙扎要不要求援,又或者說,祈冷在後悔自己過度輕視現在的任務,他的心思都花在即將面對的黑暗同盟,而忽略了現在這件事。

        厄臨緩步退開,直到能清楚的看見整匹幽靈馬後,一扯長袍行禮:「隱夜聖騎。」幽靈馬沒有反應,馬上的黑鎧騎士也沒有反應,祈冷連忙跟上前來行禮,祈冷所行的禮又跟厄臨不同,厄臨只需要表現出亡靈聖者對於其他聖者的騎士的尊敬,祈冷還有面對前輩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