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遗迹救命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27 1:37:33pm

奇幻·玄幻


事情发生得有点突然。

原本睡得好好的,却在下一刻被吵醒。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爆炸声不只是把他们俩也给吵醒,酒店里的其他住客也都醒了过来,纷纷跑出来看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忽然之间就传出爆炸声。

司湫语无力地看向繁枫黎,用眼神示意让他到窗口那儿看看外边的情况。现在的他简直就是战五渣,啥都帮不上忙,除了躺在床上休养。

来到窗前,繁枫黎一看到窗外的景色后就整个人愣住。

发现繁枫黎好像全身僵硬,肩膀微微抖动,司湫语就觉得很不对劲想要勉强自己起身下床过去看看。但他才刚坐起身,一阵眩晕袭来,伴随而来的居然还有该死的“预知”。

紧紧抿着嘴不发出任何声音,司湫语不想让繁枫黎更加担心自己。然而,他此刻是真的感到非常痛苦,脑海中混乱的影像更是令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小语!”

恍然回神的繁枫黎一回头就看到司湫语好像很痛苦的样子,惊得他赶紧来到他的床边,手足无措不晓得该怎么减缓司湫语所承受的痛苦。

再说了,他也不知道司湫语到底是怎么了。

此时房门被踹开,衣服好几处被割破,脸上和手都有明显的新鲜血迹的谭楚唯可说是狼狈不堪,他那一头整齐的头发都乱了,甚至喘着粗气。

“繁枫黎,快……快抱着小语迅速离开酒店!”

“怎……?”

“黑暗教廷发动攻击了,我没有余力保护小语。所以……我信你,帮我保护他。拜托了。”

谭楚唯郑重地将司湫语交给繁枫黎,然后露出那一副壮烈的样子离开了房间,离开了酒店,估计是前去帮忙对付黑暗教廷的来袭。

犹豫再三,繁枫黎虽然也很想要帮帮忙,出一份力来对抗昔日所待的黑暗教廷,但他的身份暧昧,再加上司湫语现在这个样子,他也只能听从谭楚唯的话语,用背的方式把他背起来,火速逃离酒店。

从酒店狂奔出来没多久便遇上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的,繁枫黎一时间也不晓得该怎么跟他们进行交流。

结果,白清蝶反而开口问:“司湫语还没完全康复吗?”

稍微愣了几秒,繁枫黎连忙摇头。

“辛苦你了。麻烦你好好保护司湫语哦!”白清蝶温和地笑着,那笑容包含了拜托的意思。

只是他们这边才刚结束了交谈,四周就冒出了疯狂的黑暗教廷成员,而且一冒出来就直接扑上来。

在那一瞬间,翠绿色的漩涡乍现,银色光线交错,类似触手般的东西分别抓着他们四个就把他们给拽了进去。然后,现场只剩下漩涡悬在半空之中,无人敢接近……

***

“碰!”

从某种定义上来说,这算是强制性的被抓进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至少,对仍然清醒的二人一妖而言,这个残垣断壁酷似遗迹的地方就是个陌生之地,当中他们可是还有一个人不知怎么醒不过来。

“我说……这是遗迹吧?”黑卡特罗杰迟疑了一下才说出自己的判断。

白清蝶微微一愣,旋即仔细观察这个地方,结果却看到了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徽记!

她茫然若失的模样是黑卡特罗杰第一次看到的,但毕竟这地方他们人生地不熟的不应该到处乱跑,于是他赶紧冲过去拉住她,不让她继续往前走。

“放开我!黑卡特,我必须过去那里看看!”

白清蝶不断地甩手,执意往前,黑卡特罗杰不太放心,只好跟上去。

另一方面,繁枫黎完全不敢乱动,死守在司湫语身边。虽说他对这个地方萌生一种奇怪的亲近感,也想要像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随意乱跑,但是他要保护司湫语,这是大家拜托他的重要之事。

在他还在那边胡思乱想的当儿,司湫语已经醒了,就那脸色还有些苍白,精神不太好。

一醒过来就看到熟悉的残垣断壁,还有风化的石壁、刻上徽记的巨石……

为什么他昏睡期间可以跑到失落遗迹来……

有谁可以解释一下他是怎样跑进来的?

“枫黎……我可以问一下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吗?还有……那边那两个怎么也跟我们在一块儿?”一边整理“预知画面”,一边询问繁枫黎的司湫语很想搞清楚现状。

至少,他不觉得他们会跑进失落遗迹只是某种巧合使然,这背后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他们四个都进来。

闻言的繁枫黎有些慌。他支支吾吾,比手画脚,很勉强地表达他的解释,然而这很显然无效,司湫语一脸懵圈,完全无法理解繁枫黎的意思。

见司湫语不明白,繁枫黎也就跑到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那边,硬是把其中一个拉过来,让对方帮忙解释一下。

被拉过来的是黑卡特罗杰。

“你醒啦?醒了就好。呃,我想你应该是对于为何会跑到这种类似的遗迹地方深感困惑,但我们必须庆幸我们及时跑到这种地方来,免去了被黑暗教廷围攻的大危机。”

听完这番话后,司湫语便明白了。

他就知道,会来到失落遗迹肯定有原因。也亏得这失落遗迹竟然知道他出事,还会自己移动跑来救人,顺便把其余三个无相关的人物也给拉进来,一并救起。

“首先……我必须很郑重地告诉你们,这里不是普通的遗迹。”司湫语一脸认真地说道,让繁枫黎、黑卡特罗杰包括刚好走回来的白清蝶不由紧张起来。

“别卖关子,快说这里到底是什么遗迹?!”白清蝶迫切地想要知道真相。

没想到白清蝶如此激动,司湫语也就不好卖关子,诚实地回答说:“这里是失落遗迹的一部分。”

“失……失落遗迹?!”黑卡特罗杰都震惊了。

当然,震惊的不只是黑卡特罗杰,白清蝶也惊讶到整个人失神,繁枫黎倒是僵硬在原地。

微微地叹息,司湫语就知道,他们会有这种反应。不过……

稍微扫视了一下四周,司湫语忽然觉得这次的失落遗迹好像跟他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他没有看到自家的神眷司徽记,反而看到了另一个新的徽记,也就是让白清蝶失神的徽记。

除了这个由五朵不同形状的花瓣组合的徽记之外,尚且还有另一个新的徽记坐落在另一边,一前一后,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司湫语沉默地看着这两个新的、陌生的徽记许久之后便拜托他们找找看有没有竹简。他深信,就像往常一样,这里必定也有竹简这玩意儿。所以繁枫黎和黑卡特罗杰当真找到了大约七、八个竹简,全都上交给行动不方便的司湫语。

平静地一一翻开,对照了一下那一前一后不同的徽记一番后,司湫语微微勾唇。

总算……是找到了新线索,失落家族的新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