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三十黑章 黑之慘劇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5-28 12:36:51am

奇幻·玄幻


【解放吧……】那道聲音如此說道

在我回過神來我飄在了一個黑暗的空間中。在這里,除了能神奇清楚看見我自己之外這裡什麼也看不見。

而且還有詭異又不舒服的聲音不斷在我的四周不停迴蕩著。就算我在這里嘗試尋找聲音的來源,也會立刻被無盡黑暗的恐懼嚇得退了幾步。

在眼前無盡的黑暗之中,我感覺到裡面沒有一絲的溫暖、也沒有能依靠的希望。

除了冰冷的空氣以及深沉的黑暗與絕望之外我什麼也感覺不到。

就連自己的聲音也無法聽見。仿佛我的全部已經和這股黑暗融完完全全合為一體。

在這裡我除了一直聆聽那神秘的聲音之外什麼也辦不到。

【解放吧……】

解放什麼?什麼東西應該解放?

【將你所有的殺意……解放吧!】他可怕的話剛說完我次睜開眼已經離開了黑暗中

我已經回到了我家中的沙發上。

原來剛剛的一切不過是噩夢。

一場讓我不想再做一次的噩夢。

在我漸漸恢復意識期間,我聽到了不遠處有兩個人在說話。

聽覺逐漸恢復,我開始能聽見他們說話的內容。

「現在該怎麼辦?」

「只能在被別人發現之前好好藏起來了。」

是旋契和亞晴。我聽不清楚他們兩個在討論什麼,聽語氣好像非常焦急的樣子。

「滅你醒來啦?身體哪裡有問題嗎?」

旋契發現了已經清醒的我,立刻收起話題前來問我的身體狀況。我除了因為剛剛那一場可怕又真實的夢嚇得出了一身的冷汗以外什麼問題都沒有。

所以我單純搖了搖頭告訴了他們【我很好】這件事。

「妹妹!妹妹她在哪裡?!」我想起了妹妹的事情,立刻抓緊亞晴的手臂問道!

旋契長長歎了一聲吸了一口氣之後,用手指指向他身後的沙發。

為了親眼看到妹妹,我立刻跑向那個方向。

見到好好睡在上面的妹妹後,我才得以安心得腿都軟了下來。

「呼…呼……太好了。」對於妹妹沒事心裡頓時受到了巨大的安慰

「說起來真奇怪,如果滅的妹妹受到攻擊的話隊長肯定不會坐視不理的啊?」旋契疑惑

這時我才想起了對隊長說的話。

「啊……那…那個……」我一五一十地將我趕走隊長的事情告訴了他們

他們兩個對我這行為只露出了個苦笑帶過,什麼話也沒說。

為了避免尷尬,我立刻問他們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和妹妹差點就遇害了?

「滅,你聽說過最近的【恐怖攻擊事件】嗎?」

亞晴說的恐怖攻擊事件難道是最近在電視上的新聞能時常聽到的那個嗎?

最近時不時在某些地方會出現大量死傷者。

據說是恐怖分子研究了最新的病毒生化武器進行恐怖活動,搞得人心惶惶。

可亞晴會突然說起這件事,我敢肯定事情不單純。

「如果照妳這樣說的話我和妹妹不就是被幻魔攻擊了嗎?!」

「很可惜答案正好相反。」

相反?不是幻魔的話剩下的不就是……

「和你想得一樣,是【黑魔使】。」

「黑魔使…是清掃組那幫傢伙嗎?聽鐵布拉說已經不會來打擾了竟敢這次還攻擊我還有妹妹!」我非常憤怒清掃組竟是不守諾言的一幫人!

「不是,做出這種事情來的不是我們這邊的人。」

「不是你們這邊的人?什麼意思?」

「就是說他們并不是我們政府機關之下的黑魔使,而是在一個叫做【聖植法律】的非政府組織下專門去犯罪製造恐慌的黑魔使。」

「等等!黑魔使不是為了消滅幻魔而存在的嗎?為什麼會干這種事情?」

「沒人說過黑魔使是專門對付幻魔才存在的!」

旋契用語氣強調并反駁了我對黑魔使的認知,

「滅,你跟我們太久了所以才沒發現吧?黑魔使不單單能消滅幻魔這麼簡單。只要有心黑魔使只要一個人就足夠毀掉一個國家!」

旋契越說越激動,這樣少見的旋契嚇得我一時說不出話來。

注意到自己的失態,旋契回收了自己的感情。

「抱歉,說回正題吧。他們真正的目的不是消滅幻魔,而是消滅所有除了黑魔使以外的人類。因為他們自認為黑魔使是被神選出來的新人類,其餘的人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所以你說這是恐怖活動勉強也答對了一半。雖是這麼說但在我面前看來只不過是個想太多的烏合之眾罷了,我們認真起來的話他們根本就不算什麼。」

烏合之眾嗎?如果真的是那種小人物就好了。看最近這些一連串的恐怖攻擊沒有停止,想必事情肯對不會像旋契說得這麼簡單。

「等一下,剛剛你說過這是最近的【恐怖活動】吧?那樣的話除了這裡以外不是也……」

「……你去外面看看。」

旋契說完。我立刻走出家門看了看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外面,政府機關派了大量的人員從各個家裡搬出尸體出來,

那些被整齊排列在地上的大量死者們。目前有五十八個家庭總共一百三十六具尸體而且還在增加中。而在這場襲擊中沒有任何傷者存在,除了我和妹妹之外沒有別人。

在這些尸體當中,肯定有許多我認識的鄰居朋友們。

這些人,全都都死了。

這樣猶如地獄般的景象深深映入我的眼簾。一時接受不了這件事情的我,只能抱著自己的頭痛哭。

旋契甚至看都沒看我一眼,和亞晴悄悄說了一句「他就交給你了。」后就離開了我的家。

過了一段時間,我才勉強收拾了自己的心情。

「還好嗎,滅?」

亞晴泡了一杯咖啡放在我的面前。

在我最喜歡的咖啡面前,我連一丁點的胃口都沒有。可想而知這件事對我的打擊有多大。

「他們到底想要做什麼?殺了這麼多人是打算做什麼?」

「……剛剛我也說了吧?他們的目的是將所有非黑魔使給消滅吧?」

「不覺得奇怪嗎?他們可以這麼隨隨便便就殺人!好奇怪…這真是太奇怪了。他們到底把人當成什麼了?」

我還是接受不了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可以不管對方是好還是壞,只要對方不是黑魔使就殺死的行為我怎也接受不了。

「對了……刀…那個犯人一定是使用刀當做武器,我看到了!」

我想起了在我失去意識之前看到一把刀插在我的面前!那個百分百是犯人的武器!就算我沒能力找到犯人,但提供一些線索肯定可以幫上一些忙!

「滅,這件事情你還是別插手比較好。」

「為什么?」

「別問這麼多,總而言之拜託你如果不想死的話這件事情你不要再插手了!」

亞晴拼命阻止我繼續深入這件事情,這點我還是可以看出來的。我真想不通為什麼明明我知道犯人所使用的武器,我有犯人的線索我可以幫到這件事情。亞晴卻極力反對我。

「滅,我是說認真的。如果你再繼續深入這件事情的話,我會毫不猶豫殺了你。」

亞晴冰冷而帶著純粹殺氣的一句話,加上頂在我喉前的黑色巨鐮迫使我不得不答應亞晴,退出了這件事情。

亞晴這根本就不是什麼拜託。

完全就是強迫。

「好啦好啦,我不再管這件事這樣行了嗎?再說,我可不想妹妹再遇到今天這種事情了……」

亞晴瞪了我一眼知道我沒有撒謊,無聲收起黑色巨鐮。

「滅,別怪我不提醒你。你繼續深入這件事情的話……有可能以後你都完全不能再回到平常的生活了。」

亞晴留下這不明的忠告后直接離開。

「妳說的是什麼意思啊?!」

我想問清亞晴說的這句話而立刻抓向了亞晴的手。可惜的是亞晴的力氣比我想象的還要大,隨便就將我甩在了地上。

當我再度追問亞晴時,亞晴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亞晴應該是使用了黑魔使的能力使我再也不能尋找到亞晴的身影,這下子我完全拿她沒轍了。

說到底……果然我對亞晴他們來說是個外人嗎?

難道這件事情我就完全無法插手,無法幫上任何忙?

能做的就只有白白等待。

等待并任由事情繼續發展,接受自然發展出來的結局。

無論結局是好是壞。

我【平凡人】也只能坦然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