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惊天发现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28 7:43:33pm

奇幻·玄幻


“空境繁……净结白……没想到这里是两个家族的遗迹啊……”司湫语喃喃道,旋即迅速地把竹简上的内容自动翻译了一番,却发现了竹简上的某个记载极其重要。

他下意识地看向繁枫黎,心情有些复杂。

如果这上面的记载是真的话,那么繁枫黎的灵力恐怕是……

把竹简重新卷起来,司湫语很认真、仔细地在地上用手指划出复杂难懂的术式图阵,绚丽的银光一闪一闪的,非常漂亮,并且自带的银色光点与光线。他专心致志地绘制图阵的同时也不忘稍微收敛一下那总是不经意就释放出来的“时间”气息。

坠子虽然有带在身上,不过偶尔也无法完全控制他的“时间”气息。但至少,也可以压制他,不让他暴走。

要是失控暴走了……这个失落遗迹估计会被他破坏得体无完肤,到时候啥线索都会随之消失。

繁枫黎乖乖地站在一边护法,时不时会打量四周,内心深处却不断地被什么东西所吸引,很想朝着某处冲过去。

几乎是出自下意识的他莫名地就看向犹如波纹般徽记,脑海一团乱。他总觉得这个徽记很眼熟,然而他想不起来,完全想不起来。

哪怕脑海深处有一段记忆想要复苏,可总是遇到阻碍,想要忆起那些重要的往事都不行。

“枫黎,你有没有怀疑过你的灵力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变成另一种颜色?”司湫语划好了术式图阵,又把拿到的竹简一一堆在上边,任由那些从图阵里跑出来的银色光线给带入图阵之中,凭空消失,顺便还开口询问繁枫黎。

突如其来的问题瞬间难倒繁枫黎。

说真的,灵力颜色会自动变色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而且还是奇怪到让人有些难以置信的地步。

虽说黑暗教廷的人或多或少都是拥有漆黑灵力的术士,但那也是因为他们都学习了黑暗教廷的术法,导致灵力被侵蚀而变色。

但是……繁枫黎的情况,似乎不太一样。

摇摇头,繁枫黎道:“没有,黑暗术法,忽然,变的!”

把这几个类似关键字的词语串联成句子,司湫语大致上从繁枫黎的言语了解到繁枫黎并没有学习黑暗教廷的术法,而是在某一天就自己莫名其妙变成了这种与黑暗教廷截然不同,纯净得有些不可思议的黑暗灵力。

不知怎么的,司湫语又想起了竹简上的某个记载,顿时感到心烦意乱。

无论再怎么给自己找借口,司湫语也无法欺骗自己,因为繁枫黎的灵力会变色的真正原因,好死不死的偏偏跟竹简上的记载完全一样。但是,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拥有这种灵力的空境繁后人将会……

“呿!该死的!”把那个不好的想象抛之后脑,司湫语不再看着繁枫黎,继续把竹简放在自己的图阵上。

此时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又找到了三份竹简回到这儿,刚好就碰上了这古怪的压抑气氛,只是繁枫黎好像没有感觉到这份压抑,竟然还能神奇般地站在一边盯着波纹般的徽记发呆。

“对了,司湫语,这两个徽记是……?”白清蝶差点忘了问这个问题,虽然五朵不同花瓣的徽记是她的家族代表徽记,但那已是很古老的徽记,基本上只有本家的还在使用,只是那是用在“特定”的“某种情况”。

经白清蝶这么一问,司湫语有些恍然大悟,因为他还真的没有给予任何的解释。

于是他便分别指着两个徽记,很直接地就说:“这边这个五朵花瓣是净结白徽记,那边那个波纹是空境繁的徽记。而所谓的净结白和空境繁是失落家族之一,‘净结’和‘空境’是称号,‘白’和‘繁’是家族姓氏。”

“……咦?你这话中的意思是……失落家族的徽记?”白清蝶震惊到无法回神。

不太明白白清蝶这突然之间的为何如此震惊,司湫语也只能抱着心中的困惑继续翻开手中新拿到的竹简稍微看了几眼就整个人僵在那里。

首先注意到司湫语不对劲的繁枫黎第一时间就是扑到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身前,挡在他们的身前紧张不已地瞪着眼前的司湫语。

他们亲眼目睹司湫语的一头黑发,从发根变成了银色,仿佛背景般的银色光点犹如雪花飘落。

“小语?”繁枫黎很担心,担心又是“殿下”作祟。

幸好这不是“殿下”作祟,这只是单纯的受到了过大刺激才会变成这样,就连灵力都差点失控,唯有那头银发则是另一回事。

紧抿着嘴保持沉默了许久之后的司湫语这时抬眸望过来,银色的眸子隐隐泛着奇异的银芒。

“那个竹简记载了很重要的事情,还是足以颠覆现在的历史?”黑卡特罗杰很擅长观察他人的脸色之类的,故此他把疑虑都给说出来,打算问个明白。

“……失落家族是神族化身……”司湫语目死。

“……诶?”三重惊呼响起。

“失落家族就是神族,传说中的神族……意思就是指,拥有失落家族血统的人,是神族,货真价实的神族。”司湫语到现在还是不太能接受这个劲爆的事实、真相。

最重要的是,他万万也没想到说自己竟然会挖到这么一个足以颠覆现有的历史。

难不成这就是消灭者即使牺牲自我也想要阻止公诸于世,所谓的失落历史?

“等等……等等啊这信息量不会太大了吗?我完全无法接受啊啊啊啊啊!”白清蝶有些疯。

“神……族……”繁枫黎的眼神完全就是空洞,估计是被惊吓到回不来。

“我能当作我啥都没听见吗……”黑卡特罗杰有种想要让时间重来的意思。

司湫语眼神死地看了他们三个一眼后就看回来,有些心力交瘁地把剩下的三份竹简放在图阵上面运到某个地方后,他就把图阵给收起来。

说真的,负责寻找失落历史是一件绝对的苦差,只是当真的找着失落历史的时候却发现原来这个历史隐藏了不可告人的天大秘密,那实在折腾人。

不管怎么说,现在在这里的三人一妖都知道了真相,一个可以颠覆现在的世界历史,颠覆一切认知的真相。

“这种事情不能公布吧?司湫语,现在的你是负责编撰失落历史文献的编撰者,那么你不会把这个不分也写进去吧?”白清蝶这时倒是想起了这么一回事,连忙问道。

闻言,司湫语沉默了片刻。

“不会公布的……有些事情,本来就是不被允许公布的……所以,相对的你们也必须保守这个秘密。”司湫语一改之前的颓丧,沉声道。

没想到白清蝶和繁枫黎还有黑卡特罗杰真的很配合他,并且立下毒誓。

在之后他们便合力离开这个失落遗迹,回到现实,却被一群由一名司铎率领的黑暗教廷成员给包围起来。

那么,现在就先把在失落遗迹里的事情扔一边去,突破重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