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55、5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5-29 8:46:30pm

奇幻·玄幻


        「你不下來嗎?」黑鎧騎士抬頭看向天空,一頭黑貓從高空墜落,直接踩在黑鎧騎士頭頂,然後靈巧的跳到馬頭後,看著厄臨。

        「黑貓路西里。」認出這隻貓的身分。「所以……」厄臨跟祈冷兩人幾乎同一時間仰高頭,直到看到在天空中偶然露出的那截衣角。

        「綠意清晨之光卡恩達姆,精靈長老,王廷常駐議員。」厄臨深吸口氣。「勞動您觀禮,真是……蓬蓽生輝阿。」皺眉才能擠出一句客套話,不需要說話的厄臨非常不習慣,儘管這曾經是他的生存方式。

        「闇夜聖者,最受冥神寵愛的冥神使者,旋靈王子厄臨‧費齊殿下,卡恩達姆僅代表精靈王廷,帶著誠信與合作前來,以隱夜聖者所託付給我們的聖騎為媒介,向您問好。」與白天見面的和善不同,卡恩達姆依然溫和的微笑,卻隱隱帶著無法忽視的凜然。

        會面的層級突然升高到祈冷無法理解的程度,但祈冷在看到厄臨頭微微往後偏轉了幾度後,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工作:「綠意清晨之光閣下,很抱歉打斷您,但聖者今晚還另有邀約,如果不介意,能否改日再敘?」

        卡恩達姆看著祈冷,讓祈冷一陣發冷後,點頭微笑道:「是我唐突了,闇夜聖者、闇夜聖騎,我就將隱夜聖騎交給你們,改天再登門拜訪。」

        「闇夜聖騎?您有興趣學習精靈語嗎?」路西里輕輕一跳,就跳到卡恩達姆肩上,完全無聲的走入樹林之中,離開得毫無痕跡,就好像從沒來過那樣,只留下了隱夜聖騎。

        「把這搬走,你上去。」厄臨確定那套黑色鎧甲只是空殼後,直接用劍把鎧甲戳下來,不管那些配件上老舊的痕跡,轉頭要祈冷爬上去。

        祈冷連忙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馬鞍等等器具,走到幽靈馬旁邊,深吸一口氣,沒有聞到傳說中的腐臭味這點讓祈冷覺得受到極佳的待遇,厄臨這時突然用力抓住祈冷的頭就往馬砸過去,幽靈馬也順勢低下頭,一活一死的頭就這樣撞在一起!

        "訂立契約!我,闇夜,將替你尋找隱夜聖者的消息,而你則須在找到消息前,成為他的坐騎。"聽到這段話,幽靈馬微微點頭,直視祈冷,而祈冷心中只閃過一句話。

        過了整整五分多鐘後,祈冷從濕潤的草地上爬起,哀怨地看向厄臨:「殿下……一定要這樣嗎?」

        "簽訂契約,必須。"

        「一定要敲頭?」祈冷連忙追加問題,他怎樣都覺得不對勁。

        "……頭部是最接近靈魂的地方,簽訂靈魂契約必須。"

        「殿下,您遲疑了……真的有必要把屬下的頭撞出血來嗎?」舉著手讓厄臨看上面那潮濕微黏的紅色液體,厄臨偏開頭。「殿下……」

        "呃!你、你還是快點準備吧,要離開了。"

        黑暗同盟要去哪裡找,其實還蠻簡單的,厄臨與騎在幽靈馬上的祈冷毫無遲疑,直接來到盜賊公會前,那是間普通的小民房,算是盜賊公會的半公開據點,畢竟在王城中有個長時間不停有不同人進出的小民房,不被注意也難,只是普通人不容易知道罷了。

        祈冷下馬,當頭走進去,而幽靈馬因為夠「瘦」,毫不費力的也進去了,最後才是厄臨。

        民房裡早已淨空,而且空間異常的寬廣,雖然說擠下五個人一匹馬很辛苦,但是那麼小間的民房竟然能擠下這麼多人也挺了不起的。

        「亡靈聖者闇夜?請往這邊來。」一個獐頭鼠目的男人佝僂著背,舉起手上的牛皮提燈往屋子一角走去,那裡畫著一個精美的魔法陣,祈冷跟著往前走,察覺少了個腳步聲,回頭,厄臨站在門口完全沒有移動。

        「我拒絕,叫你們的人過來。」說完,甩頭離開民房。

        站在小屋外面,祈冷表面上冷靜自持,實際內心狂風暴雨。「闇夜聖者。」祈冷不敢直接問,只能小聲地呼喚,那正站在街道中央仰頭看著天空那輪明亮的月亮的厄臨。

        「有什麼問題嗎?闇夜聖騎。」厄臨沒有回頭。

        「聖者,黑暗同盟畢竟是諸位神靈的信徒所聚集起來的組織,冥神殿未來也歸屬於此……」是不是要給點面子?

        「聖騎,抬頭,告訴我你看見了什麼?」

        「屬下看見月亮。」清晰、明亮。

        「冥神殿是因為被光明神殿攻擊才被歸於黑暗同盟,但冥神從未宣稱自己隸屬於誰、與誰結黨,因為亡者沒有善良、沒有邪惡、沒有光明、沒有黑暗,甚至,沒有心靈,亡靈聖者服務於亡者,同樣如此。」厄臨很難得說了一長串。「聖騎,抬頭看著天空那輪明月,那就是我們之所以存在的原因,僅止於此,其餘的都是多餘。」

        祈冷苦笑,厄臨這樣說的霸氣,現在確實全世界都需要亡靈聖者,但等到世界不需要的時候呢?現在得罪的人恐怕會馬上反撲吧!

        「聖騎,亡靈聖者會消失,但絕不會滅絕,即使有人自作聰明毀滅冥神殿,最終同樣自食惡果,世界需要亡靈聖者,不是一人兩人百人千人就能改變的,這是鐵律。」

        說到這裡祈冷也明白了,厄臨很少說話,就算用亡靈勝者的身分可以說話也很少開口,現在卻說了這麼多,是要說給黑暗同盟聽的吧,雖然收集資料,也從神僕口中得到些許情報,但厄臨說出來的卻簡潔明瞭,非常直觀的威脅。

        但,黑暗同盟不敢不被威脅。 想到這裡,祈冷露出了一抹微笑,宛若陽光般燦爛無暇,他想起厄臨說的話了。

        「聖者。」

        「還有什麼問題嗎?」

        「屬下會盡全力達成您的要求的。」

        「那本來就是你的工作。」

        「兩位,不好意思,請先用些茶水。」屋裡有人走出來,是個不停流汗的胖子,手上還端著盤子,很快的面前就擺上桌子,桌巾茶具一應具全,比較奇怪的是,椅子竟然有四把。

        「兩位請先用茶,總部那邊已經收到消息,祭司們已經傳訊正要趕來,在那之前先由本地的最高長老來招待兩位,如果還有什麼需求請盡管提出來。」那侍者滿頭大汗,小心翼翼地挑選著字句,謹慎的不招惹貴客生氣,因為他恰好聽到,祭司們生氣的怒吼,但最後祭司們還是選擇過來,這兩位貴客恐怕誰都惹不起,至少當下如此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