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突破重围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29 8:39:00pm

奇幻·玄幻


接受治疗的当中还要负责指挥的谭楚唯此时倍感压力山大,但偏偏在这里拥有丰富与黑暗教廷战斗知识的也就只有他这个来自鸣初城的坐镇荣誉术士。

可以的话他想要优先保护好司湫语,可现在的状况不容许他那么做,再加上目前也只有他能够指挥若月城里的术士和武者战斗,保卫这个若月城。

若月城五大家族都跑出来帮忙了,奈何黑暗教廷这次像是疯了般居然投注了太多的人员攻击若月城,实在令人无暇顾及。

“谭老师,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隶属第五家族的少女术士第五素筠忍不住抱怨道,手上的动作可没停下的意思。

瞥了眼这个从某种定义上来说其实非常恐怖的女孩好一会儿,谭楚唯再看了看现场,不由深感头疼。他完全搞不懂黑暗教廷大肆进攻若月城的目的是什么,但再这么下去若月城恐遭屠城之灭,成为另一个萍幽城。

话虽如此,那个时候的萍幽城并没有多少伤亡,因为几乎被黑暗教廷笼络,而若月城目前的情况跟萍幽城的情况是天差地远,完全不一样。

黑暗教廷……是真的打算屠杀这整个若月城。

难不成当时鸣初城鸣术高中的大战是一场单纯的预演?黑暗教廷……那个该死的教皇的目标实际上是若月城?

辉启城是全大陆最大也是最古老的城镇,无论是术士管理总协会,或是武者总部、国际学府管理处、总审判所的据地都在辉启城,唯有前线管理部则不在辉启城里,因为前线管理部是负责监视和护卫四海,擅长水战的特殊管理部,据地也理所当然的必须是在四海。

离题了……

言归正传,若月城好巧不巧的偏偏也是个全大陆最古老的城镇之一,鸣初城也不例外。

谭楚唯一想到这里,就深深觉得这个教皇心机好沉,简直就是个该死可恨的心机婊!

“传我令下,让所有把结界术修炼到最高境界的术士到边境去架起至少三重的结界。另外……素筠,你知道第一惗和迟明音在哪儿吗?”谭楚唯大声地对其他人下达了指示后,转而询问起第五素筠某二人的下落。

“真不巧,他们俩刚好出城了……”第五素筠一脸苦恼地答道。

扶额叹息,谭楚唯还算是有点松一口气。至少迟明音不会被这场战争波及,毕竟人都不在城里,试问怎可能会被波及呢?无论如何都好,失落家族后人拥有优先获得保护的权力,但现在这个保护不需要用到……不对!

还有一个人也需要啊!

再怎么想都好,单凭繁枫黎一人是不可能保护得了司湫语的周全,再加上司湫语精神还没恢复,暂时无法使用任何的术式。尽管说那灵力充沛,精神不好也用不了。

“我们帮你去保护小语吧,这里就交给你负责了。”夜舞晓从暗处走出来,如此地对谭楚唯提议。

瞄了这位待霄草妖王好几眼,谭楚唯便点点头表示全权交给夜舞晓负责护司湫语的周全。当然,夜舞晓不可能只身前去救人,他会顺便带上钥月白和哈奇夫。

呃……貌似有个仙尊就算带着也没用,完全没战斗力的仙尊还真是个废材啊……

***

突破重围是一件艰难的事情。不过,司湫语等人还真的是历尽艰辛冲出了包围他们的该死黑暗教廷成员,然后还得从一名司铎的眼皮底下溜走……溜个屁啊!

“呵呵,你们逃不出去的。”手中已经抓着一颗烈焰熠熠的火球,笑得那一脸贱样的司铎不徐不疾地靠近他们。

白清蝶这个武者挡在他们面前,无奈她就只是个武者,不晓得结界这玩意儿。

繁枫黎空不出手划出结界保护大家,他现在只能抱紧昏睡过去的司湫语,紧张不已地盯着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深怕他们俩会被这个司铎打趴。

虽然……这个司铎确实有那个本事可以把他们俩给打趴,因为这个司铎在教廷里还算是出名人物,就实力比不上身为前三巨头之一的自己。

“你们这群黑暗教廷的走狗,难道就只懂得耍这种以多欺少的把戏么?”白清蝶整个人正气凛然的,实则心里已经有了个计划。

“估计是怕自己实力不够,所以要撂一群小的帮忙或是送他们去死?”黑卡特罗杰猜到了白清蝶想干什么,不慌不忙地迎合她。

他们俩这一唱一和的,倒是有点激怒了对方。那个司铎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甚至面带愠色,根本就是动怒了,但碍于自己好歹也是个统领级人物,故此不好发作。

直到白清蝶说了一句话……

“所以说啊,这个率领差不多就是一个军队的司铎大人,不过就是个孬种,人称小孬孬~”

在听到那最后三个字“小孬孬”之时,司铎就已经发飙了。他放下了统领的身份,愤怒不已地将一颗又一颗的火球扔过去,甚至不管这样会伤及自己的同伴。

见司铎当真发飙了的白清蝶暗道一声“妙”,赶紧让黑卡特罗杰拖着不在状况内的繁枫黎跑起来,为的就是从这里逃脱。

然而他们逃不了五分钟就被司铎的火焰给包围形成一个圈,愤怒的司铎皮笑肉不笑地走过来,不断地发出“桀桀”的笑声,让人听了感到实在可怖。

“血影爪!!!”

不知从何处发来的攻击,毫无预警地就击中司铎的脸孔,更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极深的爪痕,鲜血淋漓。

“呜啊啊啊啊啊!!!!我的脸——————”

“别愣着,快过来我们这儿!”夜舞晓不太敢靠近那熊熊烈焰,只能招呼他们赶紧过来。

黑卡特罗杰赶紧击掌,一道水流凭空出现并浇灭了火焰开出了一条生路。他们赶紧顺着生路逃出司铎的攻击范围来到赶来救援的夜舞晓三个非人这儿,繁枫黎更是直接把司湫语交给钥月白,然后就站在大家面前。

纯净的黑暗席卷而来,来不及祭出防御之力的大部分黑暗教廷成员被卷入黑暗之中,当场消失。其他没有被卷入的成员一见统领的司铎受伤后又被黑暗卷走,当下就怕了,赶紧逃命。

喜滋滋地看着他们像个败犬一样落荒而逃的繁枫黎收回了他的黑暗力量,转过身来,满脸的无辜。

“……幸好这家伙是我们这边的……”哈奇夫都有些怕了眼前的繁枫黎,尤其是那种与黑暗教廷截然不同的纯净黑暗力量。

毫无心机,仿若孩子般的繁枫黎回到司湫语身边,就这样呆呆地抱着司湫语看着他们,等到他们的下一步动作。

既然人找到了,也成功救了出来,那么……那么就先回到若月城术士管理分协会,回到谭楚唯那儿再做打算。

于是他们全都离开此地,一起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