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H chapter - Chapter8: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7-05-29 10:09:18pm

其他·同人


Starlight Heaven chap8:

记忆有些混乱,过去曾和伙伴们一起的冒险,她也有些不记得了。

不是不记得全部,只是一小部分的记忆如同破碎的玻璃碎片凌乱地掉落地面。

为什么... ...艾特拉斯的大家看起来那么遥远... ...

她到底在死前和夏说了什么?

她到底做了什么事,才拯救了大家?

为什么夏要不顾一切代价的复活她?

她本就是一个已死之人,是强制性被他从地府捞上来的鬼魂。

为什么,夏可以为她不顾一切代价,伙伴之间应该不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吧。

丽莎那过世时,夏也很伤心,虽然只是听米拉说过,但也只是短短时间,他就恢复成那个呆子夏了啊。

刚苏醒脑袋还没清醒过来,还有太多的疑惑在胸口就快要炸开了,像是囚禁在牢笼中的庞大龙只想挣脱这窄小的笼子般。

奈何却无能为力。

在不知不觉中,汗水染湿了她全身上下,手抓紧了布料,秀丽的脸蛋上的表情也不怎么好看。

夏微微皱眉,下意识握紧了眼前趴在自己身上睡去女子的柔夷,不能理解为何她会有这样的表情。

“... ...”

“什么?”

“... ...”

“露西... ...”

细微的嗓音从她薄唇中传来,耳力较好的夏也听见了她的梦话。

“到底是什么... ...”

一头雾水,夏也不知露西究竟在疑惑什么,更不可能瞧瞧她的脑袋让她醒过来为他解惑。

这小女人才刚睡下,一声“我回来了”后不久,便因疲惫过度趴在他胸前就昏昏睡去。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的自己居然害怕太大动静会吵醒露西,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夏这回也会为人考虑了,就连他自己也为自己感到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不过也就是那短短的一瞬间。

“夏... ...”怀中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早已苏醒,虽然寝室中未开灯,但夏还是察觉到了不对劲,她脸色苍白得吓人,薄唇也被她咬得出血。

那抓紧着他衣角的柔夷依然没有松开,而且身上有着不属于露西的味道... ...

那是... ...死人的味道。

“你为什么要复活我?”简单的一句话便把他拉回思绪,夏闻言后微微一愣,也很认真地思考了一秒钟。

没错,仅仅是一秒钟。

因为答案早就从她假死的那次烙印在他胸口,在他死后每天每夜都不断提醒着他。

为什么要复活她?因为他不想失去她呗,不想在下半人生没有露西。

因为他喜欢她啊,虽然是建立在她的死才清楚自己的心意。

因为他想好好的和她一起持续不一样的冒险,尽管不是冒险也好,平淡的人生也好。

身边最想陪伴的,是她。

她死前曾说最后的遗憾是没能找到阿葵亚、想和他还有哈比一起去钓鱼,以及和艾尔莎去甜品店。

他想带着她完成她所有的心愿。

在她死时所留下的泪水都不是白流的,那都是证明着他以后要对她的好。

他那个时候已经决定好要复活她了,尽管花上十年、五十年也好,他都不打算放弃。

只是没想过会这么快,就能再次拥抱拥有体温的她。

那个时候他意识到,当初和他约好要守护未来的时候的少女。

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是伙伴的存在。

在他正打算回应露西上次的告白时。

却见她一脸茫然地开了口,熟悉的嗓音缓缓地传入他的耳中,却让他怔到了原地。

露西不以为然,狐疑地看了看夏。

“我们不是伙伴吗?我也不希望你为了复活我而遇到危险啊。”

表情不像是撒谎 。

她忘了临死前和他说的话吗?还是说,是他自己幻想出来的?

不对,他一直都很记得那个场景,也在露西的房间,她也是躺在他的怀中虚弱地微笑对他说出那样的话。

「那样我就不用怕被拒绝了呢」

历历在耳,绝对不是他记错。

而那位被他抱在怀中的女子也只是微微别开了视线,对他为她不顾一切代价的付出微微脸红。

心里也只是让自己强力压下那种不被允许的情感。

喜欢在妖精的尾巴是不被允许的,大家虽然是家人,但绝对不会是恋人。

「就算夏对她再这么好,也只是因为她是最强小组中的伙伴,如同家人的存在。」

虽然很开心,很开心能再次见到夏和大家。

也感到很喜悦,复活自己的人是他。

不知不觉依赖上他了呢。

夏皱眉,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

谁来告诉他现在搞得是哪一出戏来着?

难道这和露西身上的味道有关联吗?

“露西,你有什么不对劲吗?”

“嗯?”

“身体不舒服之类的。”

露西仔细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她感觉不错。

犹豫了一会儿后,见夏一脸苦恼,眉头都被他皱得快要打结了,露西才叹息缓缓开口说:“记忆有些断断续续的。”

记忆?

夏一愣,见露西有些不安地询问后,前者才摸摸她的发顶安抚着她。

她才刚苏醒,别让她烦恼好了。

夏眼珠子转了转,心里正打着小算盘,明天他可以先去拜访波流西卡婆婆,并让她大驾光临为露西看看身子。

虽然应该会吃闭门羹。

想到这里,夏无奈地笑笑,搔了搔后脑子。

波流西卡婆婆刀子嘴豆腐心,这回露西起死回生对大家都好,应该会来看看的... ...吧?

他都有些不确定。

算了,管他记忆什么的,压根都不重要。

眼前最重要的是露西又再次回到他身边了,这就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他不用每日每夜抱着冰冷的露西,能感受到她的体温,能看见她那长长的睫毛随着她眨眼而撩动,能看见她那双美丽的星眸。

这就足够了,尽管一部分的记忆没有了,那么就在创造更多美好的记忆。

也许露西不记得临死前和他说过的话,那没关系,下一次的告白由他来。

只要她在,一切都好商量。

夏露齿一笑,那阳光似的多拉格尼尔氏笑容再次展现在他脸蛋上,这回是距离几个月来真正发自过内心的笑。

露西这是醒来后第一次见夏笑,突然平复了她心中的不安,盯着他的笑容仿佛有安抚一切的神秘魔法。

不知不觉她也笑了起来,伸出双手捏着他的酒窝不让他收起笑容。

“露西尼座什么啊啊啊”

被他那语音不全和囧样给逗笑了,露西捂唇放声大笑,也松开了手。

楼下的房东太太无奈摇头,虽然很想吐槽现在三更半夜了还在晒恩爱对身体真心不好,但是人家难得回来也就算了。

待露西笑够了以后,夏双眸一亮,扯了被单就直接躺下,笑眯眯地给了露西一个眼神就闭上双眼。

“夏?!”露西完全没有想到方才一脸囧样的某人变脸比翻书还快,趁她不注意就霸占了她的床。

居然还当起了自己家来!

“你给我起来这是我的床啊啊啊!”

“露西很夜了快睡吧!”

吐槽功能并没有因为沉睡了半年而被消除,只见某金发美女正打算一脚把樱毛给踹下床。

“啧啧啧,再怎么说我也修行了很久,不会再被露西踢下床啦”某人一脸嫌弃地看了几眼露西,无奈地叹息,引起了某人的满满不悦。

露西见自己的腿被某人紧握着,抽回又不是,踹过去又不是,只能看了看自己的腿,在看向夏。

“你滚回自己家啊!不然给我睡沙发去啊!”

“啧啧啧露西睡觉吧。”语音落下,男子一只手臂深深地把某女给压下,还慵懒的把被子盖在她身上后就打算睡下。

露西瞪圆了双眼,盯着天花板,逼着自己不去注意那只在自己身上压着的手臂,怎么也睡不着。

偷偷地斜视瞄了隔壁的某男一眼,只见他那双墨绿色的双眸在漆黑的寝室里如同翡翠般明亮,正直直地注视着她。

“你丫的你怎么不回你家睡?!”这已经是她N次的吐槽,还使劲奶力想移开某男的爪子,却见他压根动也不动,她的爪子对他来说也只不过是绕痒痒。

“晚安,露西!”

一天就这样落幕,而她也抵不过睡意的袭击而昏昏睡去,却没看见睡在她身侧的青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在她不在的日子里,她每天每夜都会抱着她入眠,尽管是冰冷的尸体,他也无所谓。

只有这样他才睡得着。

每天清晨起来看见床旁空无一人,而枕头也不是什么时候被染湿的时候。

他就莫名烦躁。

而现在,无法想象他朝思暮想的女子正躺在他身旁,规律的呼吸以及她那终于不再是面无表情的睡颜。

在过去仅是他的梦想,却殊不知他只在短短的时间内把她给带回来了。

他的珍宝,回来了。

伸手把被单给拉上了点,女子皱紧的眉心也松了松,朝他的方向而翻了个身。

突然有点庆幸自己天生一身热温。

“晚安,露西。”

“明天又会是新的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