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H chapter - Chapter9: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7-05-30 3:57:48pm

其他·同人


Starlight Heaven Chap9:

一瞬间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凝重许多,眼力较好的夏就连波流西卡婆婆额上的汗珠也捕捉在眼里。

躺在床上已渐渐好转的露西睁大了那双褐眸盯着两人看,却看不透波流西卡婆婆的意思。

哈比也在,此时正趴在露西的肩上静待波流西卡婆婆的治疗结果。

一大清早的夏便起了床,去到波流西卡婆婆的家猛敲门恳求她来看一看露西。

经历了被扫地出门上N次,波流西卡婆婆终于妥协随着他来到镇上为露西看病。

波流西卡婆婆一开始是无表情,到最后脸色却越来越难看,还给了露西一个意外不明的眼神。

夏抿抿唇,多少猜得出露西究竟发生了什么意思。

「她现在,只是一个活死人。」

简单来说就是他复活仪式没做到底,又或者是灵魂不完全,所以复活了的她身上并没有活人的味道。

(这里是参考东京暗鸦的夏目活死人,春虎很帅)

露西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只是保持着沉默是金的美德。

“复活得不完全,有一部分的灵魂都不在了,所以会导致一部分记忆流失。身体健康方面还好,只是因为灵魂问题偶尔会头疼。”

(其实我真的没有打算和tsubasa翼一样寻找羽毛QAQ)

波流西卡婆婆边说道边收回了手,并看向站在她身旁的夏。

她也无能为力,毕竟露西算是正常人中唯一一个成功被复活的例子,她也没办法为她找全灵魂。

再说,人死后灵魂会飘散到各个地方又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就算复活了人,灵魂找不全,也不是什么能大惊小怪的事情。

夏的事情她略有耳闻,杰尔夫复活他时并没有把他过去的灵魂植入身体,而是利用了另个身份和空白的记忆。

所以复活起来毫不费力。

(指的是复活方面而不是制作恶魔方面)

露西听后微微垂眸,心忽然染上一丝惆怅,白皙的柔夷瞬间化为粉拳。

她也不是不知道自己身体的状况,记忆会模糊,头会疼这些事情早在昨晚她就体会过了。

对了,昨晚她想什么来着?

(这里记忆流失指的是过去的记忆,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并不会忘记)

夏也握紧拳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注视着倚靠在床头的露西。

再一次厌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无法保护到重要的人。

明明经历了很多事,都在学会要变得更强,却一次又一次地让自己与身边的人失望。

每一次,都保护不了。

尽管让她起死回生,但还是美中不足。

是不是报应呢,因为恶魔不配和天使在一起。

而她,是那个在繁星夜空下,不介意他恶魔身份的天使。

糟糕,情绪好像有点波动,斑纹又出来了。

在这短短的几个月内,他也能控制自己END的力量,但这黑斑还是会因为他情绪而出现。

“夏,斑纹出来了哟。”露西笑着打趣道,随后又敛起笑容,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的样子,扬起头看向波流西卡婆婆。

她不想要失去自己和大家的回忆,也不想忘记过去的点点滴滴。

她很贪心,就连一丢点的记忆她都不想要丢失。

因为,那宝贵的记忆中有大家啊。

有伙伴们、有艾尔莎、有温蒂、有灰、有朱比亚、有哈比和夏。

只有这个,她拼死都不想要忘记。

也不想忘记自己的家人。

就连酸涩的记忆也不想要忘记,因为。

那些都是属于她的东西,原本都是属于她的啊!

“波流西卡婆婆,我想要去寻找自己的灵魂。”

“我不想忘记掉那些回忆,也不想放手任由自己的东西不在我的体内。”

语音落下,坚毅的目光落在波流西卡婆婆身上,那副清秀美丽的脸蛋上慢慢浮出的是那璀璨如星光的笑容。

因为她,不想要放弃。

即使眼前有很多的冒险,她也不愿忘却曾经的冒险。

那些都是她生命中的资本!

语音落下,波流西卡婆婆微微一怔,回过神来也只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妖精的尾巴向来不是什么正常的公会,听见几句比登天还难得言语也无需大惊小怪。

只见波流西卡婆婆拿起东西便回身准备离开,却在门前停下了脚步,也不知在思虑些什么。

露西歪了歪头,正疑惑波流西卡婆婆怎么了之事,却见她回过身来对他们说道。

“记得带上温蒂,她的银河(Milky way)对你们会有帮助。”

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确实点醒梦中人啊。

夏和露西听后恍然大悟,要不是波流西卡婆婆的提醒,他们都快忘了温蒂有这么好的技能呢。

温蒂的天龙魔法灭龙奥义.银河就是把灵魂召唤来的一种特殊魔法,本来以为只能召唤龙之魂,却没想到连人的灵魂也不在话下。

见两人都知道后,波流西卡婆婆微微勾起唇角,连个话也不留下就推开了房门离开了。

剩下孤男寡女空守一室,听起来好像有些猥琐。

露西撩开被单,再一次体验双腿触碰地板的感觉,摇摇晃晃地走入浴室。

从醒来到现在就没试过步行,夏像是把她当成了个公主来对待,什么也不让她干。

这种感觉有些别扭,前所未有的感觉,比过去更在乎她的他,让她的心墙又再一次被攻破。

有时候仰首便会对上他那温情似水的眼神,虽然很不协调也很不科学,但是她还是惊呆了!

夏那单细胞居然会有这种眼神!!!

阿不对... ...不该纠结这茬事。

梳洗完毕后,露西换了一身衣裳,看起来清爽无比,恢复了过去的机灵的模样。

金色的长发被高高扎起个旁马尾,依然是那身水白色的上衣搭配露肩单袖以及褐色短裙。

白蓝色的长筒袜搭配褐色的帆船鞋,看起来无比可爱漂亮,唯一改变的是她却没带上钥匙。

对,钥匙。

她一踏出浴室时,先是看见夏那惊讶的目光,接着便瞧见他从包里不知翻找着什么,接着朝她扔来。

露西狐疑地挑了挑眉,接过不知名物体后,才看见静静躺在自己手掌中的钥匙包。

钥匙... ...都还在?!

一直想隐藏自己的心情,作为一个星灵魔导师,她清楚着魔导士死亡后代表着什么。

星灵会与魔导士自动解除契约,不在是她的星灵。

但是为什么,她在阎罗府上走了一圈,回来之时却发现她所珍视的东西其实都没离开她身边过半步。

因为清楚自动解除的契约,所以自从醒来后就一直告诉自己不能表现出半点伤心,否则大家会担心的。

而从头到尾,她都没看见自己的钥匙。

所以就更加确定了,星灵们都已经离开她了。

但是,现在... ...

盯着自己手掌紧握的钥匙包,露西的眼眶不知不觉中湿润了,脸颊也随着她的情绪波动而变得红润不已。

一滴又一滴泪珠从她脸上滑落而掉地,她却止不住自己心中慢慢散开的喜悦而落泪,蹲下了身子放声大哭。

大家... ...大家都还在。

只有她离开了,但是她所珍视的人们以及宝物... ...却始终坚持不离开。

从钥匙上传来的热量像是在安慰着哭泣的她,而她也感觉到了肩膀上传来的热量。

那是,夏的怀抱。

把脸蛋埋在他的胸膛不断哭泣,而他也不嫌烦地轻拍打着她的背,安抚着她、给予她温暖。

如同昨夜的她。

“夏,谢谢你。”

“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