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引来首脑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31 11:10:57am

奇幻·玄幻


偷偷摸摸的,像个賊一般的某高级三阶术士许昊潜入西隅高校,慌不择忙地掏出通讯器联络了负责跟他交际的黑暗教廷某大执事有关西隅高校的事情后,立刻调查失落遗迹的所在位置。

再怎么说都好,失落遗迹的诱惑力还是很大的,哪怕是黑暗教廷也想要得到失落遗迹,其原因不明,或许繁枫黎这个前黑暗教廷成员,而且还是前三巨头之一,号称“最危险”的疯黎过渡执事可能知道些什么。

无奈繁枫黎的表达能力零分,让人更加摸不清黑暗教廷的目标。

在这附近稍微溜达了一会儿,许昊完全找不到任何跟失落遗迹有关的线索,紧接着看了看手表发现自己离开有段时间了,必须赶紧回到位置上继续奋勇杀敌。

偏偏他才刚要离开西隅高校之时,便碰上了肉眼所看不见的冰冷墙壁。他摸索了好一会儿便感觉到了渗透骨子里的寒冷,脸色刷的变得苍白,浑身颤抖地往后倒退。

中计了……他妈的他中计了!

谭楚唯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他这个吃里扒外想要跳槽跑到黑暗教廷当个黑暗术士的内鬼!

“何必把自己逼成这样呢?明明有大好的前途,却要投靠敌人,真是蠢到了极点。”司湫语从校舍里慢悠悠地走出来,走到许昊面前,似笑非笑的神情让许昊看不出他的深浅。

不过看司湫语这十六、七岁的年纪,许昊下意识的就认定司湫语斗不过自己,毕竟这种年纪的术士顶多就是中级而已,总不可能随便一遇就是个天才级别的术士。

可惜了许昊太倒霉,遇到的眼前这个术士好巧不巧就是所谓的天才级别术士,同时还是个享有荣誉之称的神眷术士。

“啧!苍雷枪钉!!!”

伴随着许昊的术式图阵形成后,由紫光闪闪的雷形成的枪如钉子般在许昊做出了扣下扳机的动作后发射出去,目标自然而然的锁定在司湫语身上。

面对这对他而言完全是不痛不痒,小儿科般的高级术法“苍雷枪钉”,司湫语只需要划出一个似乎写了个“消”的古字银色术式图阵,轻而易举地就把对方的攻击完全抵消。

即使如此,司湫语也不急着出手。

他倒要看看许昊究竟是跟黑暗教廷的哪一位勾搭上,然后顺道解决。

当然,他可不是孤身一人在此,还有两个人……呃,两个“人”埋伏在附近,为的就是等待。毕竟谭楚唯再怎么样都好,也不可能只让司湫语跑过来抓内鬼,肯定会派人暗中帮忙之类的。

谁会放心一个精神力刚恢复没多久,而且还长达五天都处于昏睡状态的术士来处理这种事情?虽然……好吧,这个术士可是满阶级的,然后又是个荣誉术士。

“魂火雷!!!!!”

完全不信邪的许昊再次划出了新的术式图阵,紫色的雷电形成雷火,而许昊更是祭出了自己的一点灵魂力,为的就是把这个雷属性术法当中的禁术施展出来,打趴司湫语。

看到这颜色有点不太对劲的司湫语微微挑眉,眼神倒是认真起来。

他这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术法,脑海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正好就是所谓的禁术。

看来许昊连禁术都碰上了,难怪会想要跑去黑暗教廷呐……

就在司湫语发呆的那一会儿,雷火扑向了他,眼看就快把他给点燃起来再尝受被电到死去活来的那一瞬间,银色屏障自动张开,毫不费劲儿地就挡下雷火,同时也无情地将雷火反弹回去。

脸色由青转白的许昊赶紧闪开,雷火也就扑了个空,击中地面。

浪费了一丁点的灵魂发动的禁术……竟然对一个毛头小子而言完全不带任何的威胁性……

这毛头小子到底是啥来历啊?!

特么的逆天是想怎样?!

“报上你的名来!!”许昊完全不敢轻视司湫语了,甚至有点害怕地叫嚣起来。

无辜地眨了眨眼,司湫语露齿一笑,“我是来自鸣初城的术士,名叫司湫语。”

“听都没听过!!但……你这种实力……你、你到底是什么阶级的?!”许昊是真的没听说过。

丝毫不在意自爆身份的司湫语其实是在怜悯许昊,毕竟在这之后的许昊只有死路一条。

他叹息一声,轻轻地说道:“特级十阶,称号‘神眷’。”

听到前面那四个字时,许昊就已经快要崩溃,但在后面四个字也蹦出来后,许昊的世界观瞬间崩塌。

尼玛的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竟然是个特级十阶?满阶级术士?还享有荣誉称号?

这一定是他今天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司湫语是逆天了,逆到可说是屌炸天。

“杀了我吧……反正背叛了协会,我也活不了。”许昊已经放弃挣扎,放弃逃跑。

反正,他也逃不了。在一个荣誉术士的眼皮底下逃脱成功的,也就只有荣誉术士或者是黑暗教廷的大咖。可惜了……他许昊哪都不是,他就一个小小的高级三阶,连给司湫语提鞋的份儿都没。

又是一阵轻叹,司湫语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凌空划出了一个术式图阵之后,转过身不去看许昊。

红色的术式图阵呈九宫形状悬在许昊的上空,火焰从天而降。

叫喊什么的也只是昙花一现,很快的便无声,而术式图阵也自动消失,火焰却仍然还在。

司湫语再次转过身来,心情复杂地看着那团仿佛浇不灭的火焰,看着许昊焦黑的尸体。

“诱惑许昊加入你们,然后利用他背叛我们,看到他死了,你们也不会伤心吧。”司湫语平淡的语气,透着冷意。

像是被这番话,还有那语气给激怒的黑衣人从某棵树纵身一跃,落在司湫语不远之处,一双带着杀意的眼眸之中紧紧地锁定司湫语,同时眼神更带了一丝探究的意味。

“少年,看你年纪轻轻,恐怕也是个天才的好苗子吧?协会的人派你过来,是想要让你送死么?”黑衣人冷笑道。

“原来你是刚好碰上了许昊被我烧死,所以没听见我之前跟许昊的谈话,真是可惜。”司湫语呵呵笑道,完全不怕黑衣人。

即使他知晓这个黑衣人便是此次负责进攻若月城,甚至想要屠城的黑暗教廷重要首脑。

“挺会说话的嘛~这样还真让人狠不下心杀了你呢。少年,如此伶牙利嘴,对你自己可不太好唷。”黑衣人的杀气已经蔓延开来,恐怕已经按捺不住。

然而偏偏司湫语却遇上了一个大麻烦!!

为什么要在这种关键时刻意识忽然变得模糊?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取代自己,控制这个身体……但是,那另一个意识并无恶意,就是太过紧张,焦急着想要帮助自己……

……不行不行!现在不行,他得好好应付这个黑衣人!

在心里挣扎,脑里也纠结了好一会儿后,司湫语就干脆站着当机。黑衣人见司湫语忽然出状况,便借着空隙袭来。

下一刻,黑发骤然变成银发,再次抬眸的瞬间,强烈的气息爆开,黑衣人更是被弹飞撞上无形的墙。

“嗯……抱歉,有点太粗鲁了?”

“唔咳……咳咳……你、你是谁?!”黑衣人立刻认出这虽然还是司湫语,但绝非是同一个人。

眨眨眼,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随之响起。

“呵呵,我啊,是殿下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