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三篇:破灭的前奏曲 - 018.医院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5-31 12:46:28pm

奇幻·玄幻


随着精神僵尸被击杀,僵尸群失去原有的阵型,变得容易被逐一击破。警察与自卫队队员的守护灵进行的歼灭作业,因此变得容易了许多。

半小时后,灿华街的僵尸都被清理了。这一场战役,是人类的胜利。话虽如此,街道却因夕雨使出的“日冕加农”而被摧毁得不成形,要维修想必需要一大笔费用。黎空很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逃跑,可是日冕加农的攻击规模实在是太张扬了,要瞒天过海实在是不太可能。

庆幸的是没有人因此失去性命,只是受到了一些皮肉伤,到诊所包扎后基本上就没有大碍了。至于那位强盗,被警察带往警局归案了。

“你还好吗?”

黎空到附近的杂货店买了一包纸巾,将其递给晓晨,慰问道。

经过了好一段时间,晓晨早已停止了哭泣,黎空送来的纸巾可说是迟来的道具。不过,既然黎空买了下来,晓晨认为自己没没有理由不收下,便接受了他的好意。

“好多了。谢谢你帮我出气,把那只僵尸给击杀了。”

“不必谢了。我要向你道歉。如果我一开始不受它的影响,你也不会遭受这样的经历了。实在是对不起了,我作为你朋友的哥哥,实在是太失责了。”

黎空向晓晨鞠躬道歉。

“不,我也有责任。我醒悟过来的时刻,应该马上就打黎空的。”

大龙加入了黎空,一同鞠躬向晓晨道歉。大龙这番话,让黎空想起了自己的脸的确被打了一拳。多亏这一拳,黎空才没有继续深陷在精神僵尸的陷阱,战斗也没有因此被拖延至对他们更不利的程度。

晓晨在大街上被两个人鞠躬道歉,让她觉得有点尴尬,急忙叫两人挺起身子,免得这一幕被熟人看到并炒作成学校的大新闻。

忽然,一位警察缓步走向黎空。黎空知道,自己要进入警察局的时日已经逼近。

可是一切在他的预料之外,警察竟然立正,对他致敬。黎空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模仿警察立正,摆出同样的姿势来回应他。

“你们就是将强盗缉拿,解决了大批僵尸的勇士,对吧!我是负责这个区块的警察长官阿比里,很高兴见到你们。”

阿比里虽是马来同胞,却能说一口流利的华语。从他的话语中,黎空并不认为对方有意要将他带回警局去,但黎空也不敢轻易下定论,打算先抛出一些问题来探知对方有何想法。

“呃——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我的守护灵将街道给摧毁了。请问这要陪多少钱呢?应该不会要把我送进监牢吧?”黎空骚着自己的头,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

“你们抓到了强盗,还解决了那么多僵尸,我们怎么还要向你索取赔偿费、送你进监牢呢?赔偿费由政府支出就好了!今天轮到上层的守护灵进行训练,因此出来作战的都是比较新手的警员,守护灵不太强,你们能帮忙实在是太棒了!”

“过奖了、过奖了。”

黎空与大龙很稀有地被人如此诚心地感激,竟然害羞起来了。

尔后,阿比里向他们索取了银行账户,打算将捕获强盗的奖励转入他们的户头。这位强盗是一位通缉犯,过去曾多次抢劫银行,更重要的是这强盗属于犯罪组织“多洛博叠斯”的一员,抓住了他能让警察更迅速地将组织一网打尽。

事情看似暂告一段落。再道别之前,黎空对阿比里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你能说那么流利的华语,还真是厉害呢!你从公立中学毕业的吗?”

“你这问题还真搞笑呢!明明是你说得一口流利的马来语,怎么你反而说我在说华语呢?我还想问你是不是就读国立中学的呢!”

出乎预料的回应,让黎空愣住了。他还以为这是险些被精神僵尸洗脑留下来的后遗症,但仔细想这却不可能。看来需要查清楚的事情,又增加了一件。

警车一辆接着一辆驶离灿华街,说明这件事终于告一段落了。三人讨论一番后,晓晨便往下一家补习中心移动去。黎空与大龙本想当护卫送她过去,作为刚才让她想起不愉快回忆的赔偿,可惜被她婉拒了。

目送晓晨离去后,黎空和大龙终于下定了决心,前往医院去为宙扬探病。

*****

黎空其实不太喜欢进入医院。一来是这里充斥着他讨厌的药水味,二来是这里会被一个极度熟悉的人给逮个正着。

“这不是黎空吗?怎么你跑来这里了?难不成被僵尸咬伤了?”

黎空的脚才刚踏入医疗楼,马上就遇见了那位“熟人”。她看见黎空,即使穿着高跟鞋依然能迅速地缩短距离,从上到下打量黎空身上是否有伤痕或不舒服。

“老妈,我并没有受伤,如果我真的有伤势,肯定是从另一个门被担架运进来,不可能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走进来的。”

这是黎空母亲一贯关心黎空的方法。黎空知晓这一点,故没有特地去吐槽,只是微笑地望着自己的母亲。打量完毕后,母亲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作为一位护士的她几乎没有什么喘息的时间。只是每次都那么碰巧,黎空总是在她休息时间即将结束之际出现在医院。

黎空与大龙到柜台处询问后,前往一楼的看护病房。病房位于一楼最左侧,只要爬上楼梯,转个弯即可抵达。确认了病房的号码与写有病人名字的写字板,宙扬确实正躺卧在这间“重伤病患”的病房内。

写字板上除了“魏宙扬”三个字,还有两个人的名字,其中一个还是他们曾经见过面,称得上是熟人的人物。

“难怪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在学校看到黄胖子的身影,原来是进医院了。”

“该不会是打僵尸打至进医院吧?如果是这样,我还真好奇他是怎么打的。”

“先进去再说。”

黎空打开了病房的门。里头躺着三个人,一个是昏迷的宙扬,一个是即使受了重伤却感觉还能追着黎空跑三条街的鲁瑟,还有一个是不认识的女性。不过,女性的身边,坐着一个他们熟面孔。

艺朝发现了黎空与大龙的存在。黎空与大龙向艺朝打招呼后,头也不转、笔直地经过鲁瑟的病床,很明显是要将鲁瑟的存在给无视。

“你们两个家伙,别以为我现在重伤,你们就可以无视我啊!”

“受重伤的人是不可能那么大嗓子的吧。话说,这里是医院,要保持肃静。”

黎空用厌恶的眼神看着鲁瑟,将食指放在嘴唇前表示“你还是乖乖闭嘴静养”。他的想法清楚地传达给鲁瑟,使鲁瑟的怒火烧起来,心脏产生激烈跳动,心电图大幅度的变化还险些惊动了医生。

黎空与大龙把鲁瑟晾在一旁,便开始了与艺朝的对话。

躺在这里的女性,是艺朝的表妹。因为他的表妹需要来到这间医疗设备比较齐全的医院接受看护与治理,亲戚与他一家人都搬来这座真云镇落脚,这也就是他转校的最主要原因。至于为何选择了银阳而不是英霸,则是出于他个人的喜好。

这下就完全弄清楚了艺朝转校的目的。黎空与大龙互望并点头,认为艺朝完全能信任,将收集情报的任务交给他可行,只是不懂要如何开口。

“话说回来,让我帮你们收集情报的事,你们考虑到如何了?”

艺朝仿佛看穿了他们内心的想法,故抛出一个诱饵,好让他们能将心中的话说出来。

“如果你认为这不是问题,我们也认为这不是问题啦。多半是没有报酬的,因为委托人除了任务内容就没有告诉我们其他的事情了。”

“有没有报酬也无所谓,我只是对他们的守护灵有兴趣罢了。”

艺朝眼中闪烁着无尽的亢奋。照情况看来,即使黎空不将王老师的委托转交给他,他也会自行去收集情报的。既然将一切托付给艺朝,黎空只好靠自己的直觉去相信他。

眼看这件事处理得差不多,黎空认为是时候去探望宙扬了,毕竟这才是他们来到这里真正的目的。宙扬的病床,位于窗口旁边,他们向艺朝暂时告别后,带着略为沉重的步伐迈开步子。

至今,宙扬已经昏迷了两个月之久。平日的情况,黎空都是通过母亲得知的,现在亲自与宙扬见上一面,发现他的气色都很好,但离苏醒的日子还有多久却是一个未知数。

“宙扬,好久不见了。这段时间不敢来见你,真抱歉。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学校还真是发生了很多事呢。”

黎空与大龙各自拿了一张椅子坐下来,开始在宙扬耳边诉说起雷灾的事、黎空失去智力的事、成立圆桌骑士的事……宙扬仿佛都有将这些事听进脑海里,嘴角有微微地扬起,可是眼睛却没有睁开。

许久未相聚,一旦相聚,则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时间悄悄地逝去,带来了一片夕阳的景色。

黎空想起自己还未买晚餐的材料,方才知道现在是需要离开的时刻了。

他们打算向艺朝道别就马上离开,岂不知艺朝早已经离开了病房,看来他们俩真的很专注与宙扬叙旧,身边事物的变化都没有发现。

“就是这样,我们先走了,你就在医院里吃清淡的饭菜吧。”

临走之前,他们还不忘去作弄鲁瑟一番。

不知道鲁瑟是否是对此产生了免疫力,怒火并没有像黎空预料那般燃烧起来。鲁瑟只是甩甩手,将他们赶走。

离开医院后,黎空与大龙分道扬镳,宣告他们集体活动的一天,就此结束了。

*****

夜晚降临了,今晚是一个月夜。

吃过晚餐的艺朝,坐在庭院里,若有所思地坐在草地上眺望明月。风轻拂他的脸,拂动他侧边的刘海,其表情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萧瑟。

霎时,电话的铃声穿插与蝉鸣的声乐中,显得格外不协调。艺朝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一个名为“马世轮”的人拨打过来的。艺朝的嘴角上扬了少许,食指潇洒地划过手机表面,接通了通话。

“听说你也是转校了?”电话里头传出了略为成熟的声音。

“我是要照顾表妹才转校的。你又怎么了?在英霸读得好好的,怎么忽然转校了?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间谍?”

“我的确是间谍之一。”

艺朝半开玩笑道,没想到世轮竟然自招了。这让艺朝十分无奈,暗地里吐槽:你到底会不会当间谍的啊?

“嘛,我本身是没有兴趣的,只是他们强制性地派我过来,我就过来咯。反正也不是一件坏事,我能认识更多人,招揽更多的势力。不过,我其实对于圆桌骑士这个团体蛮有兴趣的。真想和他们的守护灵切磋一番啊!”

听见这番话,艺朝已经确认世轮并没有改变,还是依旧那个我行我素的他。

“很快就有机会了。你没听说近期内会举行一场选拔,挑选人来填补圆桌骑士空缺的丑之席吗?说不定能与原本的丑之席打上一战啊!”

“你的消息还真是灵通。既然有你在,我就能享受去交际的校园生活,情报那方面就交给你了。过后我会请你吃饭,答谢你的。”

“这当然没问题。”

艺朝安心地笑了。即使曾经身在不同的学校,不会改变的人,依然是不会改变,他通过世轮验证了这一点。本以为自己的一天就能这样结束,天空中掠过的黑影顿时让他觉得“夜晚还很漫长”。

艺朝告知世轮他还有要事需要处理,挂断了电话,将自己的守护灵“滑翔者”——天翊召唤出来,开始了晚上的活动。